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旧金山与菲利蒙炼功点的故事(8)

——炼功点周边的人群、提早炼功延长学法

菲利蒙(Fremont)炼功点的故事。(属真提供)

人气: 9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0年12月14日讯】文:属真
有几年,我只跟大家一起炼功一小时,之后提前离开。一天离开时快走到小道尽头,看到前面刚停了一辆车,车上走出5个人。我看到全部人下车后的第一眼就望向炼功点。我们的炼功点是在公园这一侧的中央位置,四周是大片平整的草地。他们有人手捧食物,从靠近小道的草地上走,我估计这些人是从大陆来美不很久的人。

不同的认识

当第一个人走到我的右侧时,她看着炼功点说:“法轮功的⋯⋯在一起了。”我没有听清中间的话,但感觉她说的话没有敌意,但有贬意。“法轮功好。”我说。那人说:“各人有各人的观点嘛。”显然她不愿意改变她第一句话中对法轮功学员的贬意。

这时,他们中的最后一人走到我的右侧,他把脸转向我,带着歉意说:“法轮大法好。”他接连说了两遍,边说边向我点头,最后露出笑容。我也微笑向他点头。

我坐进车子,没有立刻开走,静静地观察了片刻。这群人已经走到炼功点旁边,炼功点上“法轮大法 真善忍”的横幅是公园唯一的黄色,那么鲜亮、那么吸引人。

我知道我该怎么做

另一次“法轮大法 真善忍”横幅的两侧是两个不同的人群。那天,我刚走上平台,上面已有数人,一位女士上前对我说:“我们会有13人来这里跳舞1小时,请你到平房那边去。”本来这人比我早到,又很有礼貌地提出要求,我接受她的要求是可以的,但我又看见平台的另一侧有一个人在打坐,我未能确定他是谁,我告诉那位女士我要挂横幅,而且我要先去看清楚打坐的是谁,再想清楚该怎么做。

后来,我确定了打坐的是我们学员后,我不能让学员单独在这里,我要跟她在一起炼功。挂了横幅后,我在横幅边,学员后方坐了下来。那位女士见我没离开,又走过来叫我去平房那边。我很平静地告诉她,我知道我自己该怎么做。

法轮功在跳舞?

随着先到的学员的轻微炼功音乐,我闭上眼睛打坐,然后又听到身后也发出轻微的音乐,另一个学员也到了,也开始打坐。平台中间跳舞的人开始跳舞了,起先他们的音乐声量不大,但随着他们的人越来越多,超过二十或更多,他们加大了音量,伴着高音量还有大动作的跳跃、叫声。

我不知道这些人是否以往在我们离开后才使用平台,或是否那批人接受过我们的真相资料?于是我起身去车上拿资料,准备在他们结束后给他们。回来后我发现草地的另一侧,湖边的小道上有一块布告板,我好奇走过去想看一看。这时,群舞者在平台中间喧嚣震天,小道上跑步的、行走的人全部转过头向平台看去。

“法轮功?”一位运动的女士满脸疑惑地说,我正走到她面前,“不是的,那里的不是”,我手指平台中间,“我说呢!”她的语气一下子轻松了。她那6个字的意思是:“这些喧闹的人是法轮功吗?怎么会?不是的。”她继续向前走,应该就能看清楚旁边打坐的学员了。

一个平台,横幅两侧,一边喧哗、一边平静,法轮功怎么样一目了然。群舞结束后,领舞者到我前面说声对不起,我告诉她如果有那么多人、高声量,是应该向公园管理处申请批准的。她有所感触,也很平静地听我讲述法轮功真相,接受了真相资料,说会认真看。以后的数星期,与我们相同的时间他们出现过3次,但他们没有来平台,直接到平房边去了。

而那天,我们有几位学员比平时来得晚,在群舞离开后到达,我们继续在平台上集体练功。

提早炼功

有一次我坐一个学员的车去参加活动,他住在远离我们炼功点的城市,跟我们炼功点的学员实际上没有关联。当他知道我们的炼功时间是早晨8点至10点时,他说你们应该在早晨6点练功,这样能有很多时间做其它事。

我是在炼功点进行了六七年后加入的,不知道开始时,学员是如何决定炼功时间,等我加入后的五六年间,一直是按照这个时间,没人提过改变时间。有早来晚走的,就调整自己的练功顺序以配合集体时间炼功。听了这位学员的话后,我总觉得没有实现的可能,因为我们能早到的学员很少。然而很多年后他的话变成了事实。

疫情禁足令发出后,人们停止了户外活动之后,公园里慢慢出现了体育锻炼的人,我们炼功点一位男学员和一位访美的境外学员带领,开始了早晨6点钟的炼功,接着学员很快增加到十多人,那位学员的话就这样变成了事实。

坚持学法 增强力量

而这位带头的学员,让我想起了他十多年前说过的一句话。十多年前我参加了学员的晚间学法,这之前我是既不晚出、又不晚睡的人,通知学法时间却是晚上8点至10点。在第一个地点,时间一到10点,我就开门走了;换到第二个地点,我自动加了半小时,10点半我离开;再改到第三个地点,我又自动增加了半小时,而我离开时,学法交流仍在进行中。我一次一次地提延长时间,是因为我看到学员们的韧性,认识到在过去,学员们是在学法中增强力量去坚持信仰、抵制迫害的。

那天晚上11点我离开了学法点,这位学员跟在我后面离开,他说:“我送你回家。”我说:“不用了,谢谢。”这是我俩第一次交谈。十多年后他重复了这句话,而且做成了,只不过他送回家的不是我,是我的一个朋友。#(待续)




关注我们facebook主页,及时获得更多资讯,请点这里。
本文刊载于旧金山12月5日教育版

每周为您献上旧金山最新消息

责任编辑:李曜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