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西兰和澳大利亚 谁的防疫政策更好?

为抗击covid19,新西兰进入封锁。(Phil Walter/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4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安琪新西兰编译报导)随着新西兰继续实行严格的封锁,一些人开始羡慕澳大利亚更为宽松的限制。新西兰和澳大利亚似乎在中共肺炎的对抗中取得了同样的成功,只是澳大利亚封锁期间,经济表现更好。抱怨由此而来。但澳洲的政策真的好过新西兰吗?

封锁是什么样子的?

这两个国家的封锁更多的是相似而不是不同。外出是违法的,除非你是在进行必要的购物、锻炼、就医,或者你是必要服务业的工作人员。

两国政策都要求保持严格的身体距离,新西兰的是呆在你的“泡泡”里,澳大利亚的是更多的基于活动。人们在聚会、酒吧、电影院和健身房等地方见面的活动是受限的,但如果能遵守社交距离规则(如每人四平方米的活动)面积),大多数工作场所都能正常运作。

国家边境自1918年流感流行以来首次关闭,但澳大利亚人可以有更多的活动范围,例如,他们可以骑自行车穿过城镇。建筑和制造业继续运营,更多的商店在营业,如卖酒的商店和零售商店,咖啡馆也对外卖开放。Bunnings营业。学校开放。你还可以去理发。

但是,很多专家都说,尽管这些措施在纸面上看起来不同,但在现实生活中,它们的相似之处比你想像的要多。

墨尔本大学(University of Melbourne)奥塔哥大学(University of Otago)荣誉流行病学家托尼·布莱克利(Tony Blakely)说,虽然商店可以开门,但实际上,大多数商店都关门了,因为没有足够的人流量。同样,尽管学校允许开放,但家长希望孩子留在家里,所以实际上大多数学校都关了。约70%的公务员在家办公,多数企业也在效仿。只有在不可能在家工作的地方,人们才会去上班。

为何会有这样的差异?

虽然澳大利亚的封锁比较宽松,但预计封锁时间也会更长。这是因为,新西兰采取的是“消灭”战略——彻底消灭这种病毒,澳大利亚更倾向于采取一种“抑制”措施。

奥塔哥大学(University of Otago)教授、流行病学家戴维·斯基格(David Skegg)本周对流行病应对委员会表示,新西兰的封锁可能只会持续四周(如果专家对数据没有信心,可能会持续长时间),但澳大利亚的封锁可能会持续至少六个月,甚至可能长达18个月。

两种战略对经济的影响是什么?

截至上周五中午,澳大利亚股市较2月底的近期高点下跌了24%,而新西兰股市的跌幅为12%

预计2020年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出口均将下降;国际旅游、交通和教育行业将受到严重打击。农业和加工食品受到的影响较小,因为它们可以继续运作。

澳大利亚预计失业率将达到10%左右,而新西兰预计失业率将达到13.5%的峰值(如果我们在现有政府援助水平的基础上实施四周封锁的话)。

这两个国家都为企业提供了大规模的支持计划,包括工资补贴和财政刺激。

一些人认为,由于“基本”服务的定义较为宽松,因此更多的企业能够继续运营,因此迄今为止,澳大利亚的经济损失并没有那么大。这些人表示,这不仅有助于现金流,还能让澳大利亚企业更快地恢复——因为员工得到了保留。

新西兰还面临着其他挑战,因为许多企业都是中小型企业,没有庞大的资产负债表来消化重大冲击,因此封锁的时间越长,对它们来说就越困难。

不过,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表示,疫情的有效控制,将有利于商业运作和经济发展。她说:“财政部模型显示,从长远来看,我们将需要更长的时间维持在第4和第3级,而不是太快地在各级别之间来回移动,或在这些级别中停留更长的时间。”

同样,澳大利亚表示,虽然目前的封锁较宽松,但如果疫情恶化,它也会关闭建筑、制造业和零售业。

谁的疫情指数更好?

按人均计算,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病例数相似。澳大利亚有6533例病例和67例死亡,而新西兰有1422多例病例和11例死亡,但澳大利亚人口接近2500万,而新西兰有480万,澳大利亚人口是新西兰5倍多。

到目前为止,与国际病例相比,这两个国家的社区传播率也相对较低——不到10%(尽管关于“国际”和“社区”的术语存在争议)。在这两个国家,事实证明关闭边界是至关重要的,这使得他们能够“拉平”covid19感染曲线。

但两国之间有一些不同之处。澳大利亚的住院人数要高得多。澳大利亚住院人数是378人,新西兰为20人。澳大利亚做了更多的测试——例如,新南威尔士州每10万人做了1950次测试,而新西兰1300次。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够解释这种差异。有几种理论:可能澳大利亚的住院门槛较低,或者他们漏掉了一些病例。托尼·布莱克利(Tony Blakely)说:“可能是新西兰在检测方面做得更好,找到了那些没有症状或只有轻微症状的人,而这样的人在澳大利亚可能被遗漏了。”

但由于数据太少,任何差异都可能是偶然的。

TePūnahaMatatini建模小组成员尼古拉斯·斯汀(Nicholas Steyn)说,在出现某种免疫力之前,流行病的人均发病率并不重要。“病毒并不关心人口的数量。如果允许,它将继续传播。”

布莱克利说,最重要的是,目前还无法知道新西兰或澳大利亚采取的措施哪个更有效。这种比较所需要的测量方法是R0——繁殖率,即一个人传染的人数。到目前为止,要量化R0仍然很难。

结论是什么?

奥塔哥大学的流行病学家迈克尔·贝克(Michael Baker)表示,国际间的比较总是很困难的,尤其是在研究微小的差异时,因为有太多的未知因素。这包括案例定义、应用方式和许多其他因素。其他专家也表示,在澳大利亚,州与州之间的报告方式以及锁定政策的实施方式也存在差异。

布莱克利说,对两国最大的威胁仍然是无症状的感染链,即一些人没有表现出症状,但仍然把疾病传播下去。他说,研究似乎表明,每有一个有症状的病例,就有另一个没有症状的病例。“这意味着解除封锁后,可能会出现无症状传播。”

因此,在采取任何放宽限制之前,需要对接触者进行良好的追踪和监测。

周二,斯基格对国会议会说了同样的话: 如果没有先大幅改善快速的联系追踪,并在弱势社区中收集有关Covid-19的更多信息,就做出解除封锁决定,那就是在拿新西兰人的健康来赌博。

斯基格认为,新西兰应该能够在23天内追踪所有新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并进行监测检测,不仅要开始运行,而且要在本周末之前完成。“如果做不到这些,我认为我们是在要求内阁拿新西兰人的健康来赌博。”

责任编辑:上官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