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瘟疫与中共】法国大东部为何成重灾区?

人气: 242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4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吴沃法国综合报导)六周的时间里,法国大东部死了3700多人,成为法国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第二个疫情严重地区。目前,住院人数略有减缓,但当地医院仍担心有第二次爆发的可能。

据法国卫生部统计,截至4月18日,大东部住院人数4632人,重症治疗757人,医院死亡人数2422人,若加上在老人院感染的死亡人数,则超过3700人。据当地媒体透露,该地区的感染人数远远不止这些。

大东部作为法国第二大工业区,电子、航空和汽车业发达,该地区组成部分之一的阿尔萨斯(Alsace)历史文化悠久,旅游资源丰富,如被誉为欧盟“第二首都”的斯特拉斯堡(Strasbourg)、被誉为“法国的曼彻斯特”的米卢斯(Mulhouse)和拥有“小威尼斯”之称的科尔马(Colmar)。不幸的是,这些城市均沦陷为中共病毒重灾区。

米卢斯市疫情之严重,约11万人口,医院1000多张病床住满了中共肺炎病患。3月21日,法国军队首次在该市近郊搭建临时野外医院。此外,为转移重症病患至邻国德国治疗,医疗直升飞机出动,医护人员全副防护装备护送病患的场面惊心动魄。

3月28日,法国派军用医疗直升飞机NH90从梅斯市运送中共肺炎病患至德国治疗。 (JEAN-CHRISTOPHE VERHAEGEN/AFP via Getty Images)

大东部疫情为何如此严重?

这是当地民众和法国媒体都在疑惑的问题。

《法国晚报》3月30日发表文章总结了以下三个因素:

1. 米卢斯和中国济宁市(自1996年)、意大利贝加莫(Bergamo )结为姐妹城市,在二月份假期间,来往于中国和意大利之间的出游频繁。

2. 在法国各地机场中,米卢斯机场(Bale Mulhouse)是少有的提供直飞中国航线的机场之一,米卢斯和济宁两地有直达航班往返。

3. 科尔马成为中国游客的热门目的地。2019年12月3日,科尔马已出现中共肺炎感染病例,有可能是法国的“零号病人”。

综合上述背景,米卢斯于2月17日至21日,举办了一场拥有25年历史的大型宗教活动,约有2000至2500人参加了活动,据称绝大部分参与活动的人感染了中共病毒,其后快速传播至法国各地。

根据大纪元特稿《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它循着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国家、城市、组织和个人一路蔓延。”本文探寻法国大东部背后的中共因素,以作警示。

大东部与四川签署全方位合作协议

根据大东部2018年5月18日的新闻发布稿,因为看好中共的“西部大开发”和“一带一路”项目,大东部大区主席让·罗特纳(Jean Rottner)带领阵容强大的地方政治、经济和旅游业团体前往四川,于2018年5月16日和四川省副省长朱鹤新、省政府秘书长唐利民签署了全方位合作协议,协议范围包括工业、农业、文化、旅游、科研、教育和健康等方面。

此前,早在2010年,四川省政府已与香槟-阿登(Champagne-Ardenne)大区有合作关系,该大区于2016年法国地方行政区划改革后,并入大东部大区。

罗特纳希望通过和中共的合作协议,让大东部的大中小型企业进军四川,并想专门开通一条成都直飞米卢斯的航线来吸引四川游客。

在2018年时,法国已有六十多家大型企业在四川建立分支,其中包括能源(阿雷瓦、苏伊士)、运输(阿尔斯通、法航Air France – KLM)、分销(家乐福、欧尚、德卡斯隆)、IT(Ubisoft、Alcatel)和食品(Pernod Ricard、 Moët Hennessy)等领域,还有总部设在大东部的商亿讯集团(AXON CABLE)。

图为2018年3月23日,法国大东部大区主席让·罗特纳(Jean Rottner,右)和总理爱德华·菲利普在一起。 (FREDERICK FLORIN/AFP via Getty Images)

现年53岁的罗特纳原是米卢斯的第一副市长,共和党派人士,又是一名急诊科医生,自2017年当选大东部大区主席。阿尔萨斯民选代表对他的评价是“右派的叛徒”,“思想灵活和陶醉权力”,担任大区主席后,大力花钱发展大东部走向全球化,“并消除了旧地区的特色”。

他与中共签订合作协议,一度被当地媒体评论道“他去中国不是关注中国人权或环保,而是为经济利益”,“中国市场不是一个容易的市场,没有当局(中共)政府的批准,什么也做不了,但是一旦打通了渠道,一切会发展得非常快。”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9月25日,当中共在斯特拉斯堡举办篡政70周年庆典时,大东部的重要政治人物、外交团代表和地方官员均出席参加。

中共肺炎疫情爆发后,3月25日,总统马克龙前往米卢斯视察疫情,并在野外医院发表讲话,但罗特纳却缺席。3月27日,《世界报》报导说,罗特纳因为出现中共肺炎症状而自我隔离,避免与总统见面。

“中国梦”落空 大东部搭上华为

为发展地方市场,大东部瞄准了国际投资者。2015年底,大区一度计划在洛林地区开发一个大型中欧商务中心,预计从开业3000名员工,到2025年发展到3万员工,结果梦想一场空。

后来,又专门为中方开拓了130公顷的物流平台,结果是接待了一家只有120名员工的德国建材公司。

再有是林业,大东部拥有190万公顷森林,年砍伐木材760万立方米,占全法国产量的19%。自1999年开始,该地区向中国供应木材,二十多年来,随着中国市场的需求越来越大,当地大多木料加工厂面临严重威胁,员工失业又无法获得政府“半失业”的资助。眼看林木资源的不断流失,欧洲方面仍没有采取任何措施。

2020年2月27日,华为公布将在法国建立其首个在海外的生产基地供应欧洲市场,投资额2亿欧元。1月30日,法国《绑鸭报》(Canard enchaîné)披露,阿尔萨斯地区对华为基地项目有“很大兴趣”。2月28日,《L’Usine nouvelle》亦报导,阿尔萨斯已准备好接待华为的工厂,但华为仍未公布工厂地点。

华为跟中共关系密切,美国政府已将华为列入黑名单,此外司法部还对华为提起两项诉讼,指控华为窃取美国公司技术以及违反了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令。但今年2月13日,法国经济部长公开表示,在发展第五代移动通讯技术(5G)问题上,不排除华为作为技术供应商。

武汉人游科尔马 加速病毒传播

有“小威尼斯”之称的科尔马自2018年6月迎接了湖南卫视电视真人秀《中餐厅》第二季的拍摄后,受到中国游客的欢迎,游客量暴涨了70%。拍摄地点是在小镇上的一家传统法国餐厅——Bistrot des lavandières,拍摄组有赵薇、黄晓明等五位大陆影星亮相,后来成了中国游客必去的地标。

据当地旅游局统计,人口不到7万人的科尔马,每年接待近400万游客。

瑞士法语地方媒体1Dex 3月24日消息,法国驻武汉领事馆透露,“领事馆签证部平均每周收到三个旅行社约一百多人的团体签证申请,都是专门去参观科尔马的。”

科尔马一位40多岁居民向1Dex披露,他在2019年12月3日生了重病,他曾在圣诞市场里接触过来来往往的中国游客,再加上他的父母当时从中国旅游了五个月后回来。这位居民先是去看了心脏医生,医生怀疑是冠状病毒(中共病毒),但无法进行测试。后来,该病人通过私人关系进行了测试,结果呈阳性。那时离法国官方统计的感染病例早两个月,他可能是法国的“零号病人”。

这位居民还透露,2019年12月份,他在科尔马医院获悉有好几宗中共病毒感染病例,那麽,在法国官方正式公布第一例之前的两个月中,有多少人可能受感染?有多少人因此死亡?目前仍有待调查。#◇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