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国科研人员曾在澳研究蝙蝠 五眼联盟关注

五眼联盟正在调查中共病毒源头,调查显示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石正丽和周鹏曾在澳洲一家实验室研究过活体蝙蝠病毒。图为实验室。 (Misha Friedman/Getty Images )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04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天睿澳洲悉尼编译报导)西方情报机构正在调查两名中国科研人员——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石正丽和周鹏。他们曾在澳洲维州海滨小城吉朗(Geelong)的一家实验室研究过活体蝙蝠,这是一个澳洲和中国政府合资的研究项目。

据每日电讯报报导,五眼联盟国家——澳洲、加拿大、新西兰、英国和美国的情报机构正在调查最先出现在武汉海鲜市场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是天然形成的,还是来自于武汉的P4实验室。

对此,澳洲政府正在不断施压要求中共配合调查。澳洲议会情报与安全联合委员会主席、自由党议员哈斯蒂(Andrew Hastie)说:“中共必须对在其境内爆发的疫情负责,并与国际社会合作来避免这一幕重演。我们的要求很简单——透明和合作。”

石正丽和周鹏曾在澳洲做蝙蝠实验

拥有P4实验室、与致命冠状病毒打交道的武汉病毒研究所成为西方情报机构调查的重点,其资深科研人员周鹏的研究工作正被密切关注。这是一项被认为具有很高风险的研究工作,任何意外泄漏都可能造成蔓延全球的大规模传染病爆发。

根据武汉病毒研究所公布的信息,周鹏曾于2011年至2016年在位于维州吉朗的澳洲动物健康实验室(Australian Animal Health Laboratory)从事与蝙蝠所携带病毒相关的免疫博士后研究。这是澳洲生物防护水平最高的P4实验室。

在此期间,周鹏所用的野生蝙蝠是从昆士兰空运到维州吉朗实验室的,该项目由澳洲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CSIRO)和中科院共同资助,其工作“以蝙蝠作为研究对象,通过与人体免疫系统的比较,阐明为何萨斯(SARS)、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及埃博拉等烈性病毒对人致死而可以与蝙蝠长期共存。主要探讨蝙蝠干扰素产生及下游的特殊性,以及其与冠状病毒长期共存的分子机制”。

周鹏和备受外界关注的石正丽目前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博士生导师。石正丽也曾在2006年2月至5月以访问学者的身份在吉朗的动物健康实验室做过与蝙蝠相关的研究工作。

对于质疑病毒来自武汉病毒实验室的声音,石正丽在微博上发文说,她用“生命担保”,疫情的爆发“与(武汉)实验室没有关系”,还奉劝做“做学术分析的人…闭上臭嘴”。

蝙蝠所带病毒危险性极高 武汉实验室管理不善

周鹏和石正丽在澳洲做过的研究旨在防范致命病毒由蝙蝠传染至人类。业界认为蝙蝠所携带的病毒危险性极高。在武汉肺炎疫情之前,科学家曾提出这些病毒万一泄露将导致世界性瘟疫的顾虑。

华盛顿邮报获得的一份“敏感但非机密”电报显示,美国科学家2018年造访武汉实验室的时候,对中方实验室薄弱的管理和不足的安全措施感到担忧,随即向华盛顿发回了这份警讯电报。

澳洲政治家齐声呼吁启动独立调查

对于最近来自中方的威胁,澳洲的政治家们非但没有缄口不言,还率先向全球发出呼吁,要求对中国大陆疫情爆发的内幕进行独立调查。

在澳洲总理莫里森和外交部长佩恩(Marise Payne)率先发出独立调查的呼吁后,中共驻澳洲大使成竞业试图以经济手段胁迫澳洲放弃推动调查的努力。但更多澳洲政治家开始站出来发声力挺独立调查。

维州自由党参议员帕特森(James Paterson)预计独立的国际调查最终会启动,“唯一的问题就是中共是否配合”。“他们没有理由不这样做,但如果他们不这样做,整个国际社会都将严厉地批评他们。”

自由党议员、前澳洲驻以色列大使沙马(Dave Sharma)说,疫情爆发源头和中共处理疫情的方式都需要被调查,而调查将不可避免地发现一些疏漏之处,“我怀疑其中一些将落在中国(中共)头上”。“我认为病毒很可能来自海鲜市场,但也有可能源自病毒实验室。必须有一个独立的调查,而且要以一种中立且可信的方式进行。”

澳洲贸易部长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对成竞业的言论表示“失望”。他强调说,澳洲不会因此而改变立场,这是全球几十万逝去的人应该得到的对待。

前白宫首席战略师、川普总统高级顾问班农日前在自己的节目里表示,一名武汉P4实验室的高级研究员成功出逃,稍后会公开曝光这家实验室的一些内幕。

责任编辑:岳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