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有奖征文】 我看华人因疫情被歧视的问题

作者:韩俊梅

我来海外已近9个来月,这种自由的社会和中国集权的社会形成鲜明对比。(明慧网)
人气: 10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0年04月29日讯】现居海外的华人很多,来的时间长短不等,身份不同,每个人的经历、阅历、 思想都不同。面对这次疫情,华人因为疫情被歧视这一问题,我想谈一下我的感想。

现在世界大多数受疫情影响严重的国家,纷纷谴责中共隐瞒疫情、和世卫勾兑。 如果中共及时通报疫情,各国会及早重视,做好防范,不至于损失这么惨烈,是中共一贯造假、说谎的本性,才造成它必然是这种表现。

什么样的人最容易被歧视呢?有很多是中共的既得利益者,很多有钱人是因为中共的制度漏洞而大发其财 ,所以他不想让以假、恶、骗,流氓起家的中共灭亡,此等人在利益与良知面前 ,选择了利益。在面对世界的谴责声中去为邪党辩护,表现形式是爱国,他们不能把中共和中国分清。

还有海外留学生,从小学到大学一直受无神论的洗脑教育,没有对人性的理性认知,对中共的邪恶看不清楚,会为中共辩解,这也是引起矛盾的缘由。

歧视的事情发生,因为海外的西人不清楚中共代表不了全部中国人,无辜地迁怒到中国人身上,这也是中共的罪恶殃及池鱼。我们给予包容和理解,相由心生,境由心转,可能那种歧视的事件就不会发生在您身上,关键是每个人在这次疫情事件,能对中共的本质有个清醒的认识,从中共的绑架中解脱出来。

我再谈一下自己的感受,我来海外已近9个来月,这种自由的社会和中国集权的社会形成鲜明对比。在中国我93年分配到电厂做统计工作,2000年只因为炼法轮功就被开除公职,没有任何理由投入马三家劳教所。20年被剥夺正常工作的权力,这也没使我认清中共的邪恶,从小受它的洗脑,能识破它真的很难,直到近几年 ,我才认识到我生活在中共统治下的大监狱里,我才迫切的想逃出这个监狱。来到国外,我感受到一个正常社会给人的尊重和友好,在西人单位里工作,真的很开心,也很感动。一个做好人的人是受到社会尊重和欢迎的。

中共的疫情数字真的不可信,我原来是做基层统计工作的,我有切身体会。电 厂每年发电煤耗是多少,是一项政治任务,上级让你达到多少就得达到多少,关系到全厂职工的奖金、工资、福利等。发电量一般不好造假,要想让煤耗达到所要的数,只有调整耗煤量、耗油量。当时我就想,中国统计数字从基层开始造假,那中国的最终统计数字不可能是真的。这是我20多年前亲身经历的事情和感想。

还有一件事,大约10年前,我家大儿子5-6岁时,得了手足口病,症状不严重, 因为当时我不太懂,也担心,就去了河北省的医院。我们住在辽宁省和河北省的交界处,属于辽宁,但离河北很近,我们就习惯性去了河北一家医院。当时电脑输入信息,我如实的填了个人信息,历行一系列检查之后,确认是手足口病,因为不太严重,只开了些药就回家了。回来后就惹了大祸似的,我儿子所在幼儿园关闭 15天,被各级领导批评,园长把怒气全撒到我们身上,问为什么到河北医院去看病 ,人家给上网通报了,在辽宁所属医院就医,就不会给上网通报。因为跨省,河北医院接不到辽宁医院下达的上报指示,所以我们这个数字就公开了。从那时起,我才真正认识到,原来什么事都和政治挂沟,都要受上级指示。

某一年开两会期间,辽宁阜新一个煤矿塌方,100多年被困井下,省长、市长从北京马上返回,生怕让上级知道,官位不保。高速公路上发生车祸,死30多人也从来不上报,报上去,官位就没了,所以基层永远是拚死掩盖真相,层层造假,正像一个煤体人所说,中共以假治国。

这样的造假信息,在中国已经是见怪不怪的常态,所以面对这次伤及全世界的疫情,中共隐瞒、掩盖,那是它的治国之本 。中共打压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善良民众,迫害正义人士和敢于反抗的民众,中共在全世界人面前戴上伪善面具,迷惑了无数的中国人和全世界人,没在中国社会生活过的西方人,真的很难想像和理解这种邪恶的可怕。

========================

【征文】注意事项:

主题:如何看待华人因为疫情被歧视的问题

时间:即日起——截止日期2020年5月15日

邮寄地址:344 Consumers Road, Toronto, ON M2J 1P8

投稿电邮:zhengwen@epochtimes.com

文章体裁不限,字数不超过2,000字。

本报将选出有见地的文章,在网络发表,并在报纸上刊登。

奖项:

一等奖(1名,奖金300元),二等奖(1名,奖金200元),三等奖(1名,奖金100元)

优秀奖(若干名,奉送25元礼品卡)

活动主办方:大纪元报社多伦多分社

责任编辑:文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