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评杨安泽“我们华人不是病毒,我们是克服灾难的一份力量”

【有奖征文】触动了大瘟疫下华裔族群最敏感的心弦

作者:西北望

多伦多大纪元报社即日举办有奖征文活动。
人气: 45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04月17日讯】编者按:【有奖征文】注意事项详列在本文的最后。请大家踊跃投稿,抒发你对此事的看法和感想。

作为2020年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杨安泽(Andrew Yang )先生当然是华人中精英之选。他是华人美国梦的典型代表,也是成功企业家。在多年来积极参与社区事务、贡献社会服务后,更是豪气干云地以政治素人的身份参加总统竞选,一鸣惊人跻身民主党参选人民调前六名。虽然退出竞选但虽败犹荣,在美国亚裔族群参与政治的历史上树立了新的里程碑。

相当程度上,杨安泽先生的个人生涯也是整个西方社会中,华裔乃至亚裔人群的历史发展成就使然,是百年来华人移民胼手胝足的历程缩影。华裔已经从我们先辈们的“人头法案”、“卖猪崽”等种种不公正和适应不良中、从飘洋过海下南洋的族群冲突及共产运动牵连,遭到异族屠杀强奸暴虐的惨痛流亡心态记忆中、在越南船民怒海余生的不堪回首里,我们华人用我们传统文化的坚韧坚忍克勤克俭,用我们的血泪汗水,用我们对家庭的责任关爱,用我们的刻苦耐劳勤奋上进,普遍的在美国这样一个相对公正法治的社会环境中,华裔越来越拥有更高的生活品质和社会地位,我们有大量的工程师、医生、学者等社会精英。就像杨安泽所说“17%的美国医生是亚裔”,华裔乃至整个亚裔族群越来越充满自信,越来越意气风发的在自由世界里展示我们的成就,杨安泽先生就是这样的一个典型代表,虽然我个人并不赞同他的政治主张。

在杨先生的文章中,他首先描写了一个每个人都非常熟悉的生活场景:纽约上州,夜幕低垂,超市外面的停车场,人们推着的购物车上各种各样的食品杂物……只是杨先生感到了一种不同以往的怪异陌生的气氛在夜晚的空气中弥漫。三个穿连帽卫衣和运动衫的中年西人正聚在超市门口聊天,偶尔一抬眼之间,杨安泽从他们的皱眉和眼神中读出了“指责、谴责”,杨先生说他感到了一些不自然、甚至是一闪而过的一丝作为华人的羞惭……

杨先生感慨地回顾他的成长过程,从童年一直到竞选总统,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感觉到这种“羞惭”的感受了。

作为典型的美国梦的奋斗人生,他从一个青涩腼腆的男孩、长大成人、成家立业、事业、合作伙伴、企业家、甚至到竞选总统,这一路上也不是没有问题,但是杨的内心足够强大,作为一个成功自信成熟的中年人,他也对自己周围的世界非常了解和有信心,相信那些不过就是无足轻重的小插曲,那些根本就不值一提。

但是,

武汉肺炎像不祥的彗星,用它巨大的彗尾突然横扫了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

仿佛是一夜之间,我们所有人的生活都被改变了,几乎一切:职业、房贷、学业、家人的担忧、安全感等等一切都被摧毁。更不要说那些挣扎在病床上不幸的人和他们忧心如焚的家人。

我当然反对种族主义,杨先生说。但是作为企业家,通常来说,我清醒的认识到,仅仅是负面的情绪化的歇斯底里,说“不要歧视亚裔”是没有多大作用的。杨先生回忆二战日裔美国人同样受到过普遍的怀疑和敌视,但是他们挺身而出为国家而战,用鲜血忠诚洗刷了屈辱,得到了尊敬。进而他写到:我们亚裔美国人应该拥抱和展示我们过去鲜少信奉和表露的美国精神,我们在国家的危难时期,要挺身而出,要积极的去做我们一个美国公民应该做的,我们要去帮助我们的邻居、尽我们的能力捐助他人、参加投票、显露出我们对国家的热爱(wear red white and blue)、去做志愿者…..贡献出我们的力量,让这场浩劫早一点结束。

在文章的最后,杨先生重复了他的重点:我们亚裔美国人不是病毒,我们是克服灾难的一份力量。

我对杨安泽先生在这次参加美国大选时的的政治理念是有很大保留的,我并不同意他说的是自动化机器人和人工智能抢走了美国工人的饭碗,这是一叶障目。是畸形的不公正的全球化和放任对美国的伤害才抢走了美国人的工作。而给每个18岁以上美国人每月发$1,000也不能解决美国面临的麻烦,那不过是抱薪救火南辕北辙,反而有为选票哗众取宠迎合懒人之嫌。但即便如此,在民主党的一堆候选人中,他仍然是——我认为,矮子里拔将军,他仍然是相对有些理性的,最起码他在试图面对问题和解决问题,无论对与不对。总不至于像其他候选人要么夸夸其谈尽是正确的废话,要么天马行空的诸如:牛放屁温室气体要少吃牛肉等等之类诸如此类荒诞不经的“政纲”。

但我觉得行走在美国主流社会的他,更加敏感、对天边不祥的乌云体察的更早。

他在这篇文章所流露出的那种深深的忧虑,我认为也是真实的、发自肺腑的。

笔者有一对香港夫妇朋友,先生是从事食品添加剂行业的,他告诉我在大陆三鹿氰胺事件中,美国有不少宠物食品中含有大陆的毒奶粉成分,从而导致宠物死亡。而大陆方面最初的反应是无视:狗死了再给你买一条(狗)呗。他们不知道美国人几乎是把宠物当成了自己的家人。后来涉及到了巨大的赔偿和长期的缠讼。宠物尚如此,更何况是人!

迅速席卷全球的武汉肺炎造成的后果,几乎是让世人瞠目结舌的:光美国目前已经死亡超过了30,000,英国超过10,000,全球死亡人数超过十万!而且还在继续迅速演进之中。这样的现代人只在历史书中读过的史无前例的全球瘟疫大爆发,怎么可能不引发社会范围普遍的情绪反应和愤怒追责?推己及人的想一想,人们受到这样巨大的伤害,怎么可能不去找造成这一切的原因?怎么可能不愤怒?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随着瘟疫发展越来越严重,何止杨安泽这样的华裔美国人精英阶层,每个自由世界中的华裔亚裔都感到了压力和被歧视的担忧。

对瘟疫的恐惧与歧视其实不是一回事,我们在平时感受到的很多疏远,那不过是害怕。有个澳洲自媒体youtuber悉尼奶爸说的比较实在,他说试想假如另一个种族的人爆发了传染病,比如黑人,那么你会不会也避之唯恐不及呢?这种状态我们不能说去鼓励,但最起码是可以理解的,这是人之常情。单纯的瘟疫爆发那是天灾,别的族裔一段时间可能会疏远我们,但是内心中并没有仇视我们的理由。

但是中共这个奇葩政府的让人毛骨悚然的反人性的一系列恶行,这才是我们华裔躺着中枪、被误解乃至被歧视的真正原因。

有哪个政府会把预警瘟疫的医生用警察手段去威胁封口?这和杀人何异?

有哪个政府可以故意隐瞒瘟疫到来而动员民众搞什么“万家宴”开大趴踢?

有哪个政府会封了上千万人口的巨型城市而不顾,却仍然莺歌燕舞歌舞升平?

有哪个政府可以肆意抓捕公民记者,仅仅因为他/她说了真话?

有哪个政府可以把居民困死饿死家中,却假惺惺地说“英雄城市”?

媒体姓党病毒也姓党,有哪个国家从一开始,瘟疫病人数字就只随着党魁发话而上下窜动……

有哪个政府这样的群魔乱舞,从上到下演出这样一出出甩锅推责的闹剧、荒诞剧?

有哪个政府说它有好几个自信(4个?8个?),但是却唯恐屏蔽不住一丝外在的真实的声音?
······

最要命的是,明明自己做错了,造成了瘟疫的世界大流行,但是匪夷所思的是,竟然说“瘟疫爆发在我们这里,但是不一定来源于我们”、“世界欠我们一个感谢”……

这难道是愚人节的笑话吗?这就是骗子们的悲剧:它们自欺欺人的以为,只要把水搅混了就可以安全脱身?就像石山在“有没有搞错”时政评论中谈到的,(中共)不明白西方人的文化,西方人的文化是做错了要承认,当事人要面对民众承认错误,然后解决这个错误。

中共的文化是流氓式的,中共的所为才是我们华人被歧视的真正原因!

我同意杨安泽的结论,我们华裔应该在国家危难的时候更多的站出来去履行我们作为一个人一个公民的义务:去帮助社区,去捐助弱势、去做志愿者、去投票表达你的政治主张。让我们更加的American-ness, Canadian-ness,单纯的坐着喊不要歧视亚裔是作用有限的。

我更认为,我们要站出来对这个中国的共产党政府说不,谴责这个谋杀本国人和世界人民的邪恶团体。罄竹难书,看看他们已经把我们这个古老的文明民族异化成了什么样子,名声败坏到了何种程度……

——这恐怕才是我们真正解决困境的正途。

=======================

【征文】注意事项:

主题:如何看待华人因为疫情被歧视的问题

时间:即日起——截止日期2020年5月15日

投稿电邮:zhengwen@epochtimes.com

本报将选出有见地的好文,在网络发表,并在报纸上刊登。

奖品:

一等奖300元(1名),二等奖200元(1名),三等奖100元(1名)

优秀奖若干(奉送25元礼品卡)

活动主办方:大纪元报社多伦多分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