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評楊安澤「我們華人不是病毒,我們是克服災難的一份力量」

【有獎徵文】觸動了大瘟疫下華裔族群最敏感的心弦

作者:西北望

多伦多大纪元报社即日举办有奖征文活动。
人氣: 39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0年04月17日訊】編者按:【有獎徵文】注意事項詳列在本文的最後。請大家踴躍投稿,抒發你對此事的看法和感想。

作為2020年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楊安澤(Andrew Yang )先生當然是華人中精英之選。他是華人美國夢的典型代表,也是成功企業家。在多年來積極參與社區事務、貢獻社會服務後,更是豪氣干雲地以政治素人的身分參加總統競選,一鳴驚人躋身民主黨參選人民調前六名。雖然退出競選但雖敗猶榮,在美國亞裔族群參與政治的歷史上樹立了新的里程碑。

相當程度上,楊安澤先生的個人生涯也是整個西方社會中,華裔乃至亞裔人群的歷史發展成就使然,是百年來華人移民胼手胝足的歷程縮影。華裔已經從我們先輩們的「人頭法案」、「賣豬崽」等種種不公正和適應不良中、從飄洋過海下南洋的族群衝突及共產運動牽連,遭到異族屠殺強姦暴虐的慘痛流亡心態記憶中、在越南船民怒海餘生的不堪回首裡,我們華人用我們傳統文化的堅韌堅忍克勤克儉,用我們的血淚汗水,用我們對家庭的責任關愛,用我們的刻苦耐勞勤奮上進,普遍的在美國這樣一個相對公正法治的社會環境中,華裔越來越擁有更高的生活品質和社會地位,我們有大量的工程師、醫生、學者等社會精英。就像楊安澤所說「17%的美國醫生是亞裔」,華裔乃至整個亞裔族群越來越充滿自信,越來越意氣風發的在自由世界裡展示我們的成就,楊安澤先生就是這樣的一個典型代表,雖然我個人並不贊同他的政治主張。

在楊先生的文章中,他首先描寫了一個每個人都非常熟悉的生活場景:紐約上州,夜幕低垂,超市外面的停車場,人們推著的購物車上各種各樣的食品雜物……只是楊先生感到了一種不同以往的怪異陌生的氣氛在夜晚的空氣中瀰漫。三個穿連帽衛衣和運動衫的中年西人正聚在超市門口聊天,偶爾一抬眼之間,楊安澤從他們的皺眉和眼神中讀出了「指責、譴責」,楊先生說他感到了一些不自然、甚至是一閃而過的一絲作為華人的羞慚……

楊先生感慨地回顧他的成長過程,從童年一直到競選總統,他已經很久很久沒有感覺到這種「羞慚」的感受了。

作為典型的美國夢的奮鬥人生,他從一個青澀靦腆的男孩、長大成人、成家立業、事業、合作夥伴、企業家、甚至到競選總統,這一路上也不是沒有問題,但是楊的內心足夠強大,作為一個成功自信成熟的中年人,他也對自己周圍的世界非常了解和有信心,相信那些不過就是無足輕重的小插曲,那些根本就不值一提。

但是,

武漢肺炎像不祥的彗星,用它巨大的彗尾突然橫掃了我們每一個人的生活。

彷彿是一夜之間,我們所有人的生活都被改變了,幾乎一切:職業、房貸、學業、家人的擔憂、安全感等等一切都被摧毀。更不要說那些掙扎在病床上不幸的人和他們憂心如焚的家人。

我當然反對種族主義,楊先生說。但是作為企業家,通常來說,我清醒的認識到,僅僅是負面的情緒化的歇斯底里,說「不要歧視亞裔」是沒有多大作用的。楊先生回憶二戰日裔美國人同樣受到過普遍的懷疑和敵視,但是他們挺身而出為國家而戰,用鮮血忠誠洗刷了屈辱,得到了尊敬。進而他寫到:我們亞裔美國人應該擁抱和展示我們過去鮮少信奉和表露的美國精神,我們在國家的危難時期,要挺身而出,要積極的去做我們一個美國公民應該做的,我們要去幫助我們的鄰居、盡我們的能力捐助他人、參加投票、顯露出我們對國家的熱愛(wear red white and blue)、去做志願者…..貢獻出我們的力量,讓這場浩劫早一點結束。

在文章的最後,楊先生重複了他的重點:我們亞裔美國人不是病毒,我們是克服災難的一份力量。

我對楊安澤先生在這次參加美國大選時的的政治理念是有很大保留的,我並不同意他說的是自動化機器人和人工智能搶走了美國工人的飯碗,這是一葉障目。是畸形的不公正的全球化和放任對美國的傷害才搶走了美國人的工作。而給每個18歲以上美國人每月發$1,000也不能解決美國面臨的麻煩,那不過是抱薪救火南轅北轍,反而有為選票譁眾取寵迎合懶人之嫌。但即便如此,在民主黨的一堆候選人中,他仍然是——我認為,矮子裡拔將軍,他仍然是相對有些理性的,最起碼他在試圖面對問題和解決問題,無論對與不對。總不至於像其他候選人要麼誇誇其談盡是正確的廢話,要麼天馬行空的諸如:牛放屁溫室氣體要少吃牛肉等等之類諸如此類荒誕不經的「政綱」。

但我覺得行走在美國主流社會的他,更加敏感、對天邊不祥的烏雲體察的更早。

他在這篇文章所流露出的那種深深的憂慮,我認為也是真實的、發自肺腑的。

筆者有一對香港夫婦朋友,先生是從事食品添加劑行業的,他告訴我在大陸三鹿氰胺事件中,美國有不少寵物食品中含有大陸的毒奶粉成分,從而導致寵物死亡。而大陸方面最初的反應是無視:狗死了再給你買一條(狗)唄。他們不知道美國人幾乎是把寵物當成了自己的家人。後來涉及到了巨大的賠償和長期的纏訟。寵物尚如此,更何況是人!

迅速席捲全球的武漢肺炎造成的後果,幾乎是讓世人瞠目結舌的:光美國目前已經死亡超過了30,000,英國超過10,000,全球死亡人數超過十萬!而且還在繼續迅速演進之中。這樣的現代人只在歷史書中讀過的史無前例的全球瘟疫大爆發,怎麼可能不引發社會範圍普遍的情緒反應和憤怒追責?推己及人的想一想,人們受到這樣巨大的傷害,怎麼可能不去找造成這一切的原因?怎麼可能不憤怒?城門失火,殃及池魚。

隨著瘟疫發展越來越嚴重,何止楊安澤這樣的華裔美國人精英階層,每個自由世界中的華裔亞裔都感到了壓力和被歧視的擔憂。

對瘟疫的恐懼與歧視其實不是一回事,我們在平時感受到的很多疏遠,那不過是害怕。有個澳洲自媒體youtuber悉尼奶爸說的比較實在,他說試想假如另一個種族的人爆發了傳染病,比如黑人,那麼你會不會也避之唯恐不及呢?這種狀態我們不能說去鼓勵,但最起碼是可以理解的,這是人之常情。單純的瘟疫爆發那是天災,別的族裔一段時間可能會疏遠我們,但是內心中並沒有仇視我們的理由。

但是中共這個奇葩政府的讓人毛骨悚然的反人性的一系列惡行,這才是我們華裔躺著中槍、被誤解乃至被歧視的真正原因。

有哪個政府會把預警瘟疫的醫生用警察手段去威脅封口?這和殺人何異?

有哪個政府可以故意隱瞞瘟疫到來而動員民眾搞什麼「萬家宴」開大趴踢?

有哪個政府會封了上千萬人口的巨型城市而不顧,卻仍然鶯歌燕舞歌舞昇平?

有哪個政府可以肆意抓捕公民記者,僅僅因為他/她說了真話?

有哪個政府可以把居民困死餓死家中,卻假惺惺地說「英雄城市」?

媒體姓黨病毒也姓黨,有哪個國家從一開始,瘟疫病人數字就只隨著黨魁發話而上下竄動……

有哪個政府這樣的群魔亂舞,從上到下演出這樣一出出甩鍋推責的鬧劇、荒誕劇?

有哪個政府說它有好幾個自信(4個?8個?),但是卻唯恐屏蔽不住一絲外在的真實的聲音?
······

最要命的是,明明自己做錯了,造成了瘟疫的世界大流行,但是匪夷所思的是,竟然說「瘟疫爆發在我們這裡,但是不一定來源於我們」、「世界欠我們一個感謝」……

這難道是愚人節的笑話嗎?這就是騙子們的悲劇:它們自欺欺人的以為,只要把水攪混了就可以安全脫身?就像石山在「有沒有搞錯」時政評論中談到的,(中共)不明白西方人的文化,西方人的文化是做錯了要承認,當事人要面對民眾承認錯誤,然後解決這個錯誤。

中共的文化是流氓式的,中共的所為才是我們華人被歧視的真正原因!

我同意楊安澤的結論,我們華裔應該在國家危難的時候更多的站出來去履行我們作為一個人一個公民的義務:去幫助社區,去捐助弱勢、去做志願者、去投票表達你的政治主張。讓我們更加的American-ness, Canadian-ness,單純的坐著喊不要歧視亞裔是作用有限的。

我更認為,我們要站出來對這個中國的共產黨政府說不,譴責這個謀殺本國人和世界人民的邪惡團體。罄竹難書,看看他們已經把我們這個古老的文明民族異化成了什麼樣子,名聲敗壞到了何種程度……

——這恐怕才是我們真正解決困境的正途。

=======================

【徵文】注意事項:

主題:如何看待華人因為疫情被歧視的問題

時間:即日起——截止日期2020年5月15日

投稿電郵:zhengwen@epochtimes.com

本報將選出有見地的好文,在網絡發表,並在報紙上刊登。

獎品:

一等獎300元(1名),二等獎200元(1名),三等獎100元(1名)

優秀獎若干(奉送25元禮品卡)

活動主辦方:大紀元報社多倫多分社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