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设计师:我为何不顾压力走进法轮功

人气 2205

【大纪元2020年05月25日讯】(编者按:阮妹(化名),26岁北京某公司广告女设计师。由于中共的洗脑宣传,她对法轮功不理解甚至害怕,但真正接触了法轮功学员,她彻底改变了。以下是她的口述整理。)

刚开始听说“法轮功”,我吓坏了

上大学时,一位姓于的年轻老师给我讲了一些事,我都没听清他具体讲什么,他一说“法轮功”三个字,我脑子里就一直在重复:他是法轮功,他是法轮功……后来我跟男朋友说,以后咱离这个老师远点,太可怕了!他一定是学法轮功的!

之后于老师问我要不要“三退”?我说“退”,因为面子嘛,还有,我担心如果不退,他会不会伤害我啊?!其实我当时几乎什么都没有听见,光剩下害怕了。“法轮功”三个字是一个禁词,我一懂事就知道了。

这位老师是党支书,人特别好,据说高校管招生的老师,招生一年下来就是一套房。但我们校长就找他管招生,知道他不会干这种事嘛。专业方面,他也能讲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事情。所以后来我还是想跟老师多接触,多学习,别的就不想那么多了。

后来我偶然看了那本禁书《转法轮》,觉得挺好啊,我就跟于老师说我想学,老师说:学这个功,不能让你提高学习成绩,也不能给你带来什么好处,而且,也不是我想让你学你就能学的,要看我们师父要不要你。

我听了挺羞愧,老师可能觉得我想学法是要和他套近乎吧。可是能怎么办呢,那时自己确实是这样一个人啊!我是个乖孩子,耳根子软,没有分辨能力,家人和亲戚都和我说:“上了学你要会来事,你要和老师搞好关系啊!”他们还要我入党,“以后工作的时候对你有好处啊!”

只要我还在位,就不会发展一个党员

一上大学我就积极要求入党,交了入党申请书,我就跟我爸报喜:“我可能会被选上呢!”

大学三年级,我和于老师学了法轮功,那时我21岁。

一天,于老师跟我说:“你成了预备党员了?”因为他是我们学校的党支书记,所以提前就知道了。接着他说:“只要我还在位,就不会发展一个党员。”他提醒我处理一下这事。他说要找一个合理的借口,比如,以后可能会出国啊,如果是党员,美国是不欢迎的,是不给办绿卡的。

然后我就去找辅导员了,我说,我不想入党了,我可能会出国。辅导员就让我写个材料放进文档里,证明不是她不让我入,是我自己主动放弃的。辅导员说:“这么多年,学生都是单独来找我说想入党,你是第一个找我说不想入党的。”

真的,开始我也是挤破了头都想当党员。其实我并不清楚共产党到底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入党意味着什么。后来了解了共产党的真正历史,我才明白它是多么邪恶,手上有数不清的人命,它是会吃人的!

回过头来看,当时自己挺傻的,还觉得自己很精明、不吃亏呢,其实和魔鬼做交易,那能有什么好果子吃吗?这个体制里能做到洁身自好吗?不站队不腐败都会是异类吧?这让我觉得特别恐怖,为了利益什么都能干,什么都能出卖,没有是非,只讲利弊,人不是越活越没有人性?我不想这么活,我一定要远离它。

知道我炼功,我妈开始极力阻止

放假回家我跟我妈说,中央台播的法轮功都是诬陷造谣,开始我妈还挺认同,后来听说我炼功了,她气得摔了自己的手机,然后冲进厨房,拿起菜刀就要砍自己。长这么大,我都没见我妈这么生气,她是一个特别温柔的人呀。

我爸呢,马上问我,谁教你炼的法轮功?我不敢说。我爸觉得我太天真,容易被人骗,觉得我学了法轮功,就会对父母家庭都不在乎了。之后我爸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跟我同框照相。

我跟他们说,如果法轮功不好,我能去学吗?我也不是不懂事的人呀。我妈说是,她其实也相信。但是她说,就像我做生意一样,别人觉得我人好,就会来我这买东西,不用我怎么跟他说,我人有多好,他才会来,你也一样,你也不用怎么跟我说,你就自己做好你自己就好了。

因为国家不允许,我爸就觉得自己女儿这样特别没面子,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来。但无法阻止我,他们也就默许我修炼了。他们很害怕。一天找不到我,他们就会找遍我所有的朋友,非常焦急。

我觉得这个理挺好的,您觉得这个理不好吗

大四那年,我回老家看姥爷,姥爷快不行了。我一路坐夜车浑浑噩噩,一直做梦。梦中,我看到姥爷好像被小鬼缠着。我知道他为什么会被小鬼缠上,因为姥爷是党员嘛。以前我给他听过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音,这次我下决心,一定要尽快和姥爷说“三退”的事,但我真的挺害怕。

当时村里很多人都过来看我姥爷,当姥爷的面,他们讨论人死了应该准备什么东西啊这些事情。

姥爷那时也就剩一口气了吧。我趴在姥爷耳边,跟他说:你要记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会有一个好去处的。

在场很多人听到了我这些话,他们围在一起说我、推搡我,还打我来着,就那么捶。当时真害怕,现在想起来还挺害怕的。

我不理解,为什么法轮功这么好,因为听了谎言,他们就不再听我说什么?就这样对我?我难过得说不出话,强忍着,不想让自己哭出来,但最后还是哭了,我觉得自己挺没用的。

我大妗子后来说我:你上了这么好的大学,怎么还相信这些?我说:真善忍难道不好吗?我觉得这个理挺好的,您觉得这个理不好吗?她就不说话了。

我觉得爱情的意义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我的男朋友后来也修炼了。如果不修炼,我俩很可能会分手,可能像普通青年一样,考虑的物质条件多一些吧。

开始他父母没有那么喜欢我,觉得我这个小姑娘挺机灵的,怕儿子受骗,慢慢接触下来,就觉得我没有坏心眼,还挺懂事的。

给我妈买过一个泡脚桶,泡了之后我妈说很舒服,我就想也给阿姨买。知道阿姨腰不好,倒水不方便,我就挑了可以下排水的,寄到之后,阿姨一直没用,因为卫生间有台阶,不方便接水。我又在网上查,发现有带轱辘的可以拎着走的,就解决了上下台阶的问题。我男朋友很多问题都想不到,所以我就想着,我要让他父母体会到有女儿的快乐。我给我父母买东西时都会给他父母买。还是下排水,这样就很方便了,现在阿姨用着觉得挺好的。

后来他们就很喜欢我,每次他们都拿最贵的水果给我吃,走时还让我带走好多好多。

大学时我和男朋友经常一起看书、炼功,毕业后,我跟他一直是在异地工作,平时也互相提醒,自己哪里做的不对了,怎么做会更好,我们经常互相切磋。用社交软件聊天,敏感词就会编一些我俩能看懂的小暗号,方便交流而不被监控。

修炼让我觉得爱情的意义和以前不太一样了。以前患得患失,芝麻大点小事,就吵吵闹闹,控制不好可能会变成大吵大闹,其实那很伤感情。学法后知道忍是必修课,生气时慢慢学着控制自己尽量不发脾气,多为他考虑,想着想着就真不生气了,还会想到他的不容易,很多矛盾就化解了。这时我最开心,因为消化掉对他的伤害,比发出去那个脾气更让人痛快。

也是因为修炼,我们彼此非常信任,从不会在男女关系方面互相猜忌,他是不是会喜欢别的女孩儿?是不是不喜欢我?等等,这些从来从来我都没有怀疑过,我们有超越普通爱情的那种感觉。

如果他工作中和女同事搭档,我就告诉他如何对女同事更绅士一点。因为我知道他不太体贴人嘛。我俩还会一起商量,怎么做让那女同事感觉更好。想起来也得挺有意思,如果没修炼,我俩可能不会这么想问题吧。

之前男朋友身体特别不好,就是个药篓子,炼功之后,他身体好了,我对他没有什么担心的。相处七年了,我俩也快结婚了。

老板竟让我上台领奖

上班闲暇,同事们玩游戏、上淘宝,我就看书。开始他们不理解,现在的年轻人还有看书的呀!我就把对自己有帮助的书推荐给他们,他们有问题,我还会给他们上“小课”,推荐好用的技巧,他们当然爱听。公司有好几个设计师,一般都不太愿意分享,因为懂得多就能得到老板的赏识嘛。但我到哪个公司,都会建一个分享群,把我会的东西分享给大家。

有位同事工作不上心,大家都不愿与他合作,不喜欢他。只有我与他合作,起初我也默认自己可以不喜欢他,有时对他态度欠佳。还想跟老板抱怨他的工作问题。后来觉得,我怎么能这样?他妻子怀孕七八个月,马上就有孩子了,如果我和老板说了,也许他会失去工作啊。

做广告设计的人会比较自我,都觉得自己设计的好,如果不被认可,就会抱怨客户不懂审美,提出的要求难以理解。但我尽量满足对方。其实每个人都没有错,能理解别人,换个思路,就可以找到最合适的解决方案。

比如做一个海报,对方想让logo放大一点,背景变成红色。如果只是单纯放大logo,可能并不是最好的解决方案;如果背景变成红色,搭配起来可能真不好看。我理解,客户说这话,并不一定表达了他的本意,他可能想说现在的logo不明显,想突出一点。因为他不懂专业,描述就不是很清楚。

我理解他的心,这是食品海报,他想要的是希望看起来有食欲,于是我选择了一个更加合适的暖色,很好看,客户也非常满意。这让我明白,要善意理解对方,人就会有智慧。就会有很多方式解决问题。

年终开会,老板讲了好大一段话,说和总监们一起商量,要发一个奖。没想到最后,竟让我上台去领奖!我特别震惊,我刚来这家公司还没几个月呀。老板说我很努力,有想法,为公司做了很多贡献。后来老板顺道送我回家,说除了这个奖,还给我准备了年终奖,真是想不到啊。

现在武汉肺炎(中共肺炎)疫情期间,老板选效率高、经验足的人上全天班,有的同事每周只给安排两天工作,一个月只有两千的工资,连房租都不够。我却天天很忙,没受疫情影响。

即使我害怕,我还是要说

以前,我被说是一个典型的小女生,现在我关心政治,经常翻墙,我身边朋友也会跟我要翻墙软件。

在公众场合,法轮功是一个比较危险的话题。一次大家聊天,同事说:应该抓法轮功,抓他们没什么不正常。一听他提法轮功,我先就一激灵,但我说:很多宣传都是假的,都有破绽,你们都可以去看看。如果只是因为他们有信仰,就可以把他们抓起来,就可以把他们的器官卖给别人吗?

你可以不信法轮功,但是学法轮功的人没有伤害别人,我们怎么能有权利这么说他们呢?那同事觉得我说得对,他还也提醒我不要出去随便跟不熟悉的人讲,小心被“请去喝茶”。

我认为触及到人的善良本性,人们最后还是会明白的。即使我再害怕,我还是要说,因为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的。

口述:阮妹(化名),文字整理:尚云天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大疫期间 大陆各地法轮功学员传真相遭绑架
香港青年:法轮功反迫害讲真相影响巨大
夫妻修炼法轮功26年 讲真相盼世人明白大法好
陈思敏:法轮功学员广传真相 帮助世界看清中共
最热视频
【西岸观察】微软买TikTok 扎克伯格转弯
【新闻第一现场】发源地疫情再起 武汉再爆确诊
【重播】川普总统签署“美国大户外法案”
【十字路口】微软买抖音?纳瓦罗暗指不适合
【拍案惊奇】美欲黄岩岛开战?闫丽梦再揭内幕
【有冇搞错】李克强受辱 习近平的北戴河危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