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洛:三峡库区居民更危险 现在赶紧逃

人气 42275

【大纪元2020年06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目前大陆全面进入汛期,三峡大坝安全问题再成为各界关注的话题。近日,三峡库区水位接近147米,超出防洪限制水位近2米,中共水利官员暗示三峡大坝面临的风险,包括防不住洪水、失事等。

著名国土规划专家、《三峡工程三十六计》作者王维洛表示希望通过媒体,让三峡库区民众知道,一旦三峡大坝溃坝,三峡库区的居民比三峡大坝下游的民众处境更危险,现在逃,还有地方逃。

三峡水库已超防洪水位近2

6月8日,中共多家媒体还引述三峡集团的消息称,在长江主汛期来临前夕,三峡大坝提前腾出了221.5亿立方米,并宣称三峡工程将在汛期发挥巨大防洪作用。不料半月不到,三峡大坝告急。

据《央视财经》6月21日报导,受到近日强降雨影响,三峡水库持续上涨。6月20日,三峡大坝入库流量增加至每秒26,500立方米,相比19日的每秒20,500立方米,增加了每秒6000立方米。目前库区水位接近147米,超出防洪限制水位近2米。

此前6月11日,中共水利部副部长叶建春宣称,大陆这两年汛期有“三大风险”,一是超标洪水,就是现有的水利工程防不住的洪水;二是水库失事;三是山洪灾害。这些风险不仅防起来特别难,更重要的是有可能造成重大的伤亡。

他还称,超标洪水对现有的防洪工程,“可能是一个‘黑天鹅’事件”。

时事评论员李沐阳认为,三峡大坝的承压情况是非常严重的,当局已经提前甩锅了。

中共当局对三峡大坝的防汛功能的说法一再改变。

在2003年党媒曾称“三峡固若金汤,可以抵挡万年一遇洪水”。

在2007年党媒改口称“三峡大坝今年可防千年一遇洪水”。

到了2010年7月是,党媒已经改口称“不能把希望都寄托在三峡大坝上”。

到今年,三峡大坝可能不能防洪变成了“黑天鹅事件”。

图为三峡资料图。(Getty Images)

王维洛库区居民更危险 现在逃还有地方逃

近日网传大陆建筑结构专家、博导黄小坤在微信上发出一条警告:“宜昌以下跑,最后说一次。”

王维洛向大纪元表示,不仅三峡大坝下游的人危险,其实库区的人更危险,“三峡的这些移民新城都是建在滑坡体上的。”

他提醒说:“三峡上游的这些老百姓自己去了解一下,你居住的那个地方是不是在滑坡体上?是不是在将来被山洪冲击的这个范围里面,自己去了解、自己去看一看。”

王维洛提到了巫山县、建始县、巴东县、奉节县、开州县等库区。他说,“它(三峡大坝)在坝址处就蓄到一百七十五米。你住的地方就是在这个河流的这个洪水下面的,你住的地方很危险。”

“现在是靠着这个防洪工程给你挡住了水,如果水上来了,照叶迎春副部长说的,黑天鹅事件发生了,你找谁去?”他说。

王维洛表示:“所以你们这些地方老百姓现在逃,还有个地方逃,赶紧去到地势高的地方,不是滑坡的地方、不受山洪影响的地方去租一个房子或者买一个房子。”

图为宜昌三峡大坝。 (Getty images)

王维洛: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 不保证老百姓住房安全

王维洛还提醒道,“现实的是找一个能够防地震的,因为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里面它只论证了当遇到六级地震的时候,三峡大坝不倒。”

他说:“库区的所有建筑,除了三峡大坝以外,可能那些县委书记、市委书记的家的房子是有防震措施的。一般的老百姓住房都是没有防震措施的。”

他表示,读这个可行性论证报告,得把每一个字都给它读清楚了,它说的是三峡大坝不倒、是安全的,不是说你家的房子是安全的、你家的房子是能防震,“所以大家要关心自己的这个生活环境、自己的这个安全。这不是靠政府来替你想的,老百姓要学会自己替自己想。”

王维洛分析说,三峡形成的地质条件决定了三峡库区的地质灾害很严重,“为什么在这个丛山峻岭中会有这么漂亮的一座峡长的三峡?就因为河流这个水在山体最薄弱的地方,就是在结构最差的地方冲出来的一条水道,这就是三峡,这是它形成的地质条件。”

他说:“因为它那里是最薄弱的,它首先被水冲开了,如果我有机会的话我会把一些地质图给挂网上,我希望通过你向老百姓讲讲,自己去看。”

王维洛:水库溃坝是灰犀牛事件 大量存在的

王维洛还提醒说,“水库是一个很脆弱的系统。水库不安全的时候都是无预警的泄洪,就说股票要下跌的时候,你能发出预警?”

他说,水来的比你通知还快,现在面临着立即放水,那个闸门已经提起来了,打电话告诉下游也没用的。

他表示,中国有九万八千座水库,起码有百分之四十以上的水库是不安全的,因此中国水库的溃坝它不是一个黑天鹅事件,它是个灰犀牛事件,它是大量存在的。这个政府不是由老百姓选出来的,它考虑的不是老百姓。

炸三峡大坝就是废掉它的功能

大陆著名水利专家黄万里生前反对兴建三峡大坝,曾预言三峡高坝若修建,终将被迫炸掉。

王维洛对此表示,“炸掉的意思就是首先把它的功能给废了。就像黄河三门峡一样,不用你来控制水流,把所有的闸门全部打开,河流原来是怎么流的,就让它怎么流,这也是炸的意思,就是废了它的功能。”

他表示,“你先废了它的功能,然后再来考虑怎么把它拆了。拆和炸是一样的,无非是手段不一样,只是用什么东西。你是水泥的,可能最后要用炸药炸掉。其实最后它也可能是水自己把它毁了,就像小孩在沙滩上玩城堡一样的,玩沙堡一样,那个水一来把你冲平了。”

责任编辑:李穹#

相关新闻
王维洛:为什么三峡大坝非拆不可之八
凌晓辉:三峡大坝扭曲变形引“溃坝”担忧
湘江多处决堤酿灾 三峡防洪效果再遭质疑
三峡工程祸患系列之二 工程设计错误及问题
最热视频
【纪元播报】传任志强坚持自辩 全揽下涉案人刑责
【纪元播报】王赫:反制中共三绝招 川普或不战而胜
【重播】川普8·8发布会:签署4项救助令
【薇羽看世间】 制裁中港官员 推倒中共防火墙
【新闻看点】胡编称等着擦枪 中美冲突谁胜算
【珍言真语】袁弓夷:美国“净网”可瘫痪中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