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中共】疫情冲击下 阿根廷面临抉择

人气 704

【大纪元2020年07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吴蔚溪 黄云天报导)2020年3月3日,拥有4000万人口的阿根廷首次发现中共病毒(武汉肺炎)。3月7日,卫生部确认了该国的第一例死亡病例。截至2020年7月2日,阿根廷确认有67,184人感染,1,363人死于该病毒。

阿根廷总统费尔南德斯3月19日宣布全民强制隔离以遏制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传播,3月20日起生效。政府采取了强制防控措施,学校停课、禁止举办人员聚集性活动、边境关闭,等等。后来强制隔离措施又多次延长,到6月28日才解除。自中共病毒肆虐以来,阿根廷是世界上采取隔离措施最长的国家之一。

中共病毒为何在阿根廷扩散?阿根廷为何采取如此长的隔离措施?究其原因,大纪元的两篇特稿——《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和《越亲中共疫情越重 防疫有良方》已有透彻论述。

阿根廷是拉丁美洲第三大经济体,成为中共重点入侵的对象。时至今日,中共的渗透仍在严重困扰、毒害着阿根廷。阿根廷政界虽推崇自由民主,但在诸多重大事件中,或向中共妥协,或在中美之间摇摆不定,左右逢源。瘟疫冲击阿根廷也就不足为奇。

中共在拉美地区贸易投资总额飞涨

阿根廷位于南美洲东南部,领土面积达278万平方公里,位居西班牙语诸国之首,拉丁美洲第二,世界第八。

阿根廷是一个传统的农业大国和新兴市场国家,是仅次于巴西和墨西哥的拉美第三大经济体。豆制品是阿根廷主要出口产品,近年来其绝大多数豆制品都出口到中国。2018年,中国从阿根廷进口了170亿美元的大豆产品,这占到了阿根廷总出口收入的25%以上。

阿根廷罗萨里奥市贸易委员会负责经济研究的副主任伯格罗(Patricia Bergero)曾直截了当地说,“我们的经济非常依赖大豆和中国——也许是过于依赖了。”

中美贸易战后,阿根廷向中共出售了大量大豆。缓解了中共打贸易战造成的国内大豆紧缺的状况。

对于阿根廷,中国是仅次于巴西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在过去十几年里,中国在拉美地区的贸易总额飞速增长。美国智库布鲁金斯研究所一份报告中指出,2000年中共对拉美的贸易只有120亿美金,2013年飙升到了2600亿,增长了二十多倍。中共承诺到2025年将向拉美提供2500亿美元的直接投资,双边贸易将达到5000亿美元。拉丁美洲是目前中国投资的第二大目的地,仅次于亚洲。

阿根廷深陷债务危机

中共打着“南南合作”等旗号,对拉丁美洲进行全方位渗透。通过外贸和投资,不断扩大在拉美的影响力。

阿根廷出口商会(Argentine Chamber of Exporters )最近发布的报告称,中国在4月成为阿根廷最大的贸易伙伴,取代了邻国巴西。阿根廷2020年4月与中国的贸易顺差是9,800万美元,而去年同月是逆差3.51亿美元。然而,在前3个月里,阿根廷都是几个亿美元的贸易逆差,在1月份逆差4.68亿美元,2月份3.85亿美元,3月份2.53亿美元的贸易逆差。

《布宜诺斯艾利斯时报》2020年2月22日报导了一篇题为“总统费尔南德斯(Alberto Fernández)把目光投向中国以缓解阿根廷的债务危机”的文章。文章说由于资金紧缺且基金匮乏,费尔南德斯会重启关键基础设施项目,并增加中央银行的储备。

过去几年中,中国制造商不受限制地开放了当地市场,而且限制出口主要商品,这增加了阿根廷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去年阿根廷对中国的贸易逆差达到22亿美元。这将是费尔南德斯政府必须处理的关键问题之一。

结果,就在费尔南德斯总统刚刚把中共看作“救世主”不久, 3月3日,阿根廷出现了首例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在3月20日阿根廷实行强制居家隔离,然后,由于感染人数直线上升,强制隔离令又一延再延,直到6月28日。但是感染人数依然在疯狂上涨,逐日增多。

中阿关系历史回顾

阿根廷与中国建立了“整体战略联盟”,这是中共仅提供给少数国家的,具有很高外交地位的关系。在前总统基希内尔(Cristina Fernández de Kirchner)领导的2007年至2015年政府间,两国之间的关系得到了加强,基希内尔与北京签署了二十多个条约。在过去的十年中,中国产品占阿根廷进口总额的比例从5%上升到20%。

早些时候,中国只是在拉丁美洲地区获取其经济所需的资源, 比如巴西和阿根廷的大豆,厄瓜多尔和委内瑞拉的石油、秘鲁和智利的铜和铁。但是,随着中国在该地区影响的扩大,中共的野心也随之增长,特别是2014年,在阿根廷政府拖欠了上千亿美元国际债务难以偿还后, 中共看到了机会,可以大举进入阿根廷,扩大中共在阿根廷的影响。于是中共向阿根廷提供了110亿美元的货币互换,增加了阿根廷枯竭的外汇储备,同时,还在阿根廷建造了铁路线,一个空间站和两座水电站。

马克里总统对中共的抵制,最终妥协

但是在毛里西奥·马克里(Mauricio Macri)2015-2019年担任总统期间,双边关系风云突变。当保守倾向的、商人出身的马克里于2015年12月成为基希内尔继任者后,他立即暂停修建两个大坝,因为该项目缺乏透明度,也影响环境。

作为报复,中共立刻威胁马克里,如果他暂停大坝项目,中方承建的所有项目,包括铁路都会暂停,同时把从阿根廷的大豆进口削减了30%,以逼迫马克里就范。到2017年初,马克里为了利益而放弃了自己的价值观原则,他选择了妥协。他开始试图在中国和美国之间寻找平衡。

在2017年中国在该地区的投资就超过了美国,成为该地区最大的贸易伙伴。 2018年,阿根廷出口了170亿美元的大豆产品到中国,占其总出口收入的四分之一以上。同年阿根廷出口到中国的牛肉也达8.83亿美元。

在2018年年底布宜诺斯艾利斯的G20峰会上,马克里与川普(特朗普)会见。在阿根廷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获得560亿美元贷款方面,美国给予了重要支持。但是当川普的时任新闻发言人桑德斯(Sarah Huckabee Sanders)说美阿两位领导人谈讨了关于“中国掠夺性的经济活动”时,马克里为了讨好中共说,“这则评论……不代表阿根廷的观点。”他的一位副手也对媒体说,“我们非常珍视同中国的关系,我们和中国有着相当重要的商业关系。”

几天后,马克里与习近平会面,签署了三十多项农业及投资协议。随后,阿根廷马球协会向习近平赠了一匹马,马克里还为习近平准备了一顶印有中共旗的马球帽。

马克里政府还为中共在石油、基建、采矿等领域的投资敞开了大门。中共正迅速控制阿根廷和智利的锂矿,这两地锂矿的产量在2017年几乎占到了全球的一半。 2020年2月中国赣锋获得了阿根廷锂矿控制权,与美洲锂业公司联合开发阿根廷锂矿,加强了对电动汽车锂电池原料来源的控制。

现任总统费尔南德斯在中美之间找平衡

专家说,现任总统费尔南德斯的想法是进一步与中共发展联系,同时还要与美国总统川普及其政府保持良好的关系,这是一条艰难的路。特别是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进行债务重组谈判时,美国是阿根廷未来的关键。

阿根廷经济2018和2019从总体来看已经连续2年负增长,资本外流现象较为突出。身陷经济危机的阿根廷,采取“灵活和务实”的立场,为扩大出口摆脱困境,日益依赖中国。除水果农产品,日前双方政府签定协议开放豆粕出口中国,每年有16亿美元市场,新增7家禽肉厂出口。

豆粕油籽副产品一般主要作为禽畜饲料,是阿根廷主要出口产品。阿根廷农产部估计2020年初可出口500万吨豆粕至中国。中美贸易战适时协助阿根廷打入中国市场。除了新开放的豆粕,多年来也一直持续向中国出口豆类和大豆油。阿根廷绝大多数豆制品都出口到中国。

费尔南德斯努力寻求与中美建立成熟的关系,力求从两国中获得最大的收益。“如果中国想投资并提供资金,那就太好了。需求将战胜意识形态。”咨询公司DNI的贸易专家艾利宗多(Marcelo Elizondo)告诉《纽约时报》。

正是 “需求战胜意识形态” 之唯利是图的策略,给阿根廷带来了灾难,使中共在美国的后院得以迅速发展,中共在拉丁美洲国家的野心继续膨胀。一方面中共可以削弱美国在这个地区的影响和优势;另一方面可以便于它自由进出美国的后院,扶持这个地区的政权与美国抗衡,为实施称霸全球的野心做准备。

中共在阿根廷拥有“中国领土”

另一鲜为人知的因素,阿根廷也是中共在南美军事扩张的立足点。 2014年,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基希内尔(Cristina Fernández de Kirchner)政府与中共签署了一项秘密协议,同意中共投资约5亿美元在内乌肯省建立并运营一个太空监测站。该协议早于中共目前在全球推行的“一带一路”战略,其条款引起了众多分析师的质疑。

这项为期50年的无产权协议,提供完全的免税待遇,并允许中国劳工可以根据中国劳动法在这个太空监测站自由活动,然而,协议条款很大程度上限制了阿根廷对这片土地和外国军队运营的太空站的主权控制。

阿根廷与欧洲民营的航天局也有类似的协议,不同的是中国的航天计划由中共人民解放军(PLA)负责,位于内乌肯省西北城市内乌肯市355公里外的太空站由中国卫星发射与跟踪控制总局(CLTC)管理。而中国卫星发射与跟踪控制总局向中共人民解放军的战略支援部队(PLA’s Strategic Support Force)报告。美国表达了对可能的间谍活动和太空军事化表示关注。

六年前签署的这项协议是阿根廷政府试图加强与中国战略伙伴关系的结果。有人认为这个协议比其它任何尝试都更成功,例如在2004年,前总统内斯托尔·基希内尔(克里斯蒂娜·基希内尔的已故丈夫)未能从北京获得200亿美元的投资。

尽管中共宣称该站的既定目标是和平进行太空观察和探索,但是外界一直认为中国在阿根廷的由军方操控的太空站是一个“黑匣子”。正是诸如此类的协议使批评者对“一带一路”的倡议引起了怀疑。

中共允许一些当地学童参观内乌肯基地,并发放有关探月计划的小册子。但阿根廷当局对该地区没有控制权,该设施以带刺的铁丝网环绕,具有方圆100公里的射频封锁,是阿根廷境内的事实上的中国领土。

2019年2月,美国南方司令部司令克雷格·法尔海军上将在国会作证,警告议员们中国正在迅速向拉丁美洲扩张。他在给参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的书面证词上说, “北京可能违反与阿根廷进行的仅进行民用活动的协议条款,并可能有能力监视并潜在地瞄准美国,盟国和伙伴的太空活动。”

结语

其实中共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它屡试不爽的办法,就是以经济利益为诱饵,以十几亿人口的大市场为条件, 使对方忽视其人权恶棍的本质,放弃自己的原则和价值观,同时,忽视其不透明,不公开,不公平竞争的手段,只追求经济利益,以达到把对方拉下水的目的,使其唯利是图。事实上,这种关系是被邪恶利益所驱动,背离普世价值,是阴暗、无益的。对于任何政府来说,与中共交好,会后患无穷。

中共在阿根廷的渗透由来已久,并与阿根廷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图谋在美国后院筑起反美基地,统领拉丁美洲各国和美国抗衡。

现在,遭受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冲击后, 阿根廷政府应该清醒起来,跳出中共的战略陷阱,远离中共,这才是阿根廷走出瘟疫困境的唯一出路。

责任编辑:李缘

相关新闻
中共病毒肆虐 百老汇暂停2020所有演出
瑞德西韦治疗中共病毒 7月起每剂390美元
南澳一个月来首次确诊三宗新中共病毒病例
福西:无法保证会有有效中共病毒疫苗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答谢10万订阅特别报导
【珍言真语】港府打压传媒 卢俊宇:加速制裁
【一线采访视频版】前军报记者:黎智英被捕 港人创3奇迹
【十字路口】中共九大威胁 利用网红当外宣?
【罗厨寻味】咸鱼鸡粒茄子煲
【珍言真语】王岸然:美制裁林郑 中资银行割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