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千万高考生过独木桥 3类歧视1大难

人气 3090

【大纪元2020年07月08日讯】大家好,欢迎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7月7日,星期二。

大陆高考第一天,贵州安川传出不幸的消息。中午12点时分,一辆载有高考学生的公交车冲入虹山水库。截至发稿时止,已经造成21人死亡,16人受伤。

由于持续降雨,湖北汛情告急,全省有1081座水库超过警戒线。湖北天门市在今天下午发布洪水黄色预警,指汉北河天门城区段水位将突破29.3米警戒水位。

每日邮报昨天报导,中共企图通过操纵英国精英人物支持华为。英国情报局在一份情报中列出了几位英国高层精英,其中包括伦敦郡长肯尼斯·奥利萨爵士(Sir Kenneth Olisa)、英国电信前董事长迈克·雷克爵士(Sir Mike Rake)等五名英国贵族或政府官员。

下面进入今天的话题。今天是中国高考的第一天,尽管南方洪水泛滥,尽管有的考点已经被水淹了,但是上千万的莘莘学子们还是要坚持赶考。因为一年才有一次,对农村学生来说,这或许是为数不多改变命运的一次机会。

上千万学生的命运又一次被摆上了天平,但是这个天平真的公平吗?对今年的上千万考生来说,除了像往届考生一样面临着三类歧视,今年又至少多了一份难度。

1071万人竞考

如果不是中共病毒的作祟,每年一度的高考通常在6月7日到9日进行。在瘟疫面前,当局将千军万马竞过独木桥的比赛整整推迟了一个月。

说千军万马竞过独木桥并不夸张,中共教育部早先在报告中说,今年参加高考的学生总数是1071万,比去年增加了40万。全国各地设置的考场,也恰好是40万个。

昨天(6日),中共官媒《中国日报》英文版发出一篇报导,称所有的考生“将近90%会被录取”。不过只有很少一部分人可以上全国一流学校,至于被视为中国顶尖大学的清华、北大,每年分别只是招收3000名高中毕业生入学。

作为中共官方媒体,《中国日报》的内容是受到当局严格审查的。美国之音引述批评者的话指出,它在新闻报导中,刻意回避了中国公众最关切的重要教育问题。

三大歧视

公众最关切的重要教育问题,其实也是有关教育的基本问题,这是被不知道多少亿中国人反复抱怨的,其中就包括中共的教育制度和它的高考制度。

人们抱怨,是因为这两项制度的不公平,造成了对不同地区考生的三大歧视。

歧视之一:城乡教育投入严重失衡

第一大歧视是源自于中共的教育资源倾斜。这个教育资源倾斜并不是像中共教育部长袁贵仁所说的,“一直坚持教育资源向农村倾斜”。

袁贵仁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中共从1998年开始了对农村学生的扩招,这似乎成了袁贵仁的一个论据。

还是那句话,中共是缺啥喊啥。事实是,中共对教育的投入,主要用在了北京等大城市地区。无论是办学条件、教育经费还是师资配备等,资源配置明显优于农村和中小城市。

身为浙江省政协委员陈赟曾撰文指出,中共将有限的教育经费主要集中在城市,原本更需要扶持的农村教育,得到的资源远远少于城市。从1993年到2005年的13年间,农村教育经费都低于全国平均水平,更低于城市水平。

其实就是现在,中共对农村的教育经费投入也一样低于全国平均水平。有批评者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共大规模向北京这样的大城市倾斜教育资源。这种教育资源分配政策,实际对农村和中小城市构成了“严重歧视”。

歧视之二:高考录取的政策性歧视

大学扩招,似乎增加了学生的入学名额,但农村学生更多的人是去了专科院校。换句话说,农村学生主要是分布在非重点的地方院校。

中国农业大学曾经主要面向农村学生招生,但是2011年,一个班级三十多人,其中来自农村的学生还不足10人。

清华、北大更不用说,这个比例更低。1978年到1998年,北京大学的学生中,居住地在农村的大约是20%-30%。但是到了90年代中期以后,农村户籍新生的比例被腰斩,一直保持在10%-15%。

对清华大学2010级的调查显示,农村学生只占总数的17%。而当年参加高考的农村考生比例是62%。

上海财经大学2001年也做过一次大型抽样调查,对31个省市区一万多名在校大学生进行问卷调查。在收回的8270份问卷中显示,76.2%的大学生是来自城市,23.8%来自农村。

这是由于名牌重点大学对全国各地考生施行分配名额制度,而不是按照分数录取。批评者指出,这是对农村和中小城市的考生第二次严重的政策性歧视。

就是说,不同地区的考生,即使考出了同样的分数,但是命运却不一样。名校对不同地区,给出了不同的录取分数线。就是说,农村和中小城市的学生要想考入大城市名校,必须要比大城市的考生高出很多分,才有可能被录取。

以2015年为例,北京考生被清华、北大录取的概率是广东考生的30倍。就是说,1万个人中,北京的考生会有106.62人被录取,而广东万名考生中,只有3.65人被录取。

其实,通过中共官员的一番话,也可以看出中共对农村学生的歧视。中共政协委员、北京民族博物馆馆长王平2011年明确表示,“不要鼓励农村孩子上大学”。

大陆网络热传一篇帖文《爸,我考了530分》,揭示大都市与贫困省份的考生尽管高考分数相同却命运迥异的社会现实,引发网民共鸣。图为参加高考的学生。(Getty Images)

歧视之三:官场优于平民

在中国大陆,中共官员都有比普通百姓的优越感,这是人所共知的事实。说是优越感,其实就是中共官场的腐败。而这种“优越”的腐败,早已蔓延到了学生群体。

中国百姓有很多抱怨,当权者以各种黑箱作业或巧立名目,使自家人或者中共当局特意培养的人得以挤占本来就非常稀缺的教育资源。黑箱作业的方式包括招收假留学生、特招生和内部招生。

假留学生,就是指有钱、有权、有势人家的学生,以外国人身份报考北大、清华这一类名校。不用参加高难度的考试,就能够轻松入学。

特招生是指有一些特长的学生。有特长的学生会得到加分奖励,所以很多家庭在这方面没少下功夫。

内部招生,指的是招收来自中共官员家庭的学生,或者是在中学担任中共线人的学生。学校通过内部渠道,将他们招入学校。

中共就是通过种种内部运作,把一些本来得到机会的农村家庭孩子,硬生生退下了独木桥。然后把他们的名额,给了内部人。

大陆有个叫仝卓的影视演员,也是小有名气的歌手,他就自爆是通过各种手段上的大学。

在5月22日的网络直播中,仝卓谈到了自己的高考经历。他说“我当时也有点较劲,我当时非要考这个大学,考不上我就再来一年。但是这个大学只招应届生,然后我就搞了很多很多所谓的(手段),然后我就成了应届生”。

仝卓说的大学,是中央戏剧学院,也是一所名校。他说的很多很多手段,当然就是中共内部运作。但是把复读生身份变成应届生,没有过硬的关系是做不到的。人们发现,他的继父当时是山西临汾市人大副秘书长、办公室副主任。

这就是中共官场型态:朝中有人好做官。还有一句话: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言外之意,考分多少并不重要,只有家里有人有关系,一样上大学,而且会上好的大学。

这种官场腐败,就是对普通家庭考生的严重歧视。

像这种内部运作的事例,前不久我们也曾说过陈春秀和苟晶,这是两例被冒名顶替上大学的典型,现在网络上炒得非常火热。但她们只是被无意间发现了,没曝光的还有多少呢?这可能在一段时间内还将是个谜。

22年前,成绩优异的山东高中生苟晶(左)两度高考成绩被顶替。(苟晶微博)
22年前,山东高中生苟晶(左)高考成绩被顶替。(苟晶微博)

说到这,要说个有意思的事。苟晶被冒名顶替的事在网上发酵后,《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批评她是自我炒作等等。结果引起了前央视名嘴崔永元的炮轰,直接称呼胡锡进“胡叼盘”,什么角度都能叼,斥责他“不怕生孩子缺零件啊”。这段视频在YouTube上可以找到,大家有兴趣可以看看,崔永元是怎么怼胡叼的。(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vdMF2eJtXk&feature=emb_logo

额外难度:瘟疫下的群聚

除了上面的三大歧视,今年的考生似乎比往年更艰难。对南方省市的考生来说,首先要克服洪水的威胁。网友发出视频说,安徽黄山歙县二中的考点被淹了,但是考生们仍然要到这个考点参加考试。不过有最新消息说,原定的语文和数学科目考试,因为洪涝影响而延期进行。

7月7日,中国大陆高考首日,安徽黄山歙县因洪涝,上午语文考试取消,将延期进行。(视频截图合成)
7月7日,中国大陆高考首日,安徽黄山歙县因洪涝,上午语文考试取消,将延期进行。(视频截图合成)

除了洪水,更大的难度歧视还是瘟疫。这次高考,是中国大陆疫情在宣传平稳、舒缓后的最大规模群体性聚集。

面对疫情威胁,各地当局纷纷采规定戴口罩之类的防疫措施。考生同样是凭身份证、准考证入场,但境外或者外地考生如果没有达到14天隔离观察,需要提供考前核酸检测阴性证明,然后进入考场。

这种粗陋的要求,能有效防止病毒的传播吗?我们早在节目中说过,病毒早已产生了变异,传染力更强了,而且潜伏期也更长,最长的达到90天。

所以说,在于疫情未退的情况下,这是中国大陆考生的一个巨大难度:既要参加考试,同时又提防被病毒感染,可谓是双重煎熬。

大陆考生的担心

6月29日,一位大陆应届考生给我们发来邮件,非常清楚地表达了自己的担心。这位同学今年是复读,对于临近高考,他既不激动,也不期待,而是“充满了恐惧与绝望”。

信中表示,在这个疫情爆发的大环境下,自己提心吊胆地活着。在发邮件的前两天,当地招生办通知,每个考生都要到指定医院做核酸检测,并填写考生个人健康状况承诺书。

这时候,他开始紧张了。因为有很多考生是从外地回来的,有北京、辽宁、河北等地方回来的。而他所在的城市没有硬性标准让这些人隔离14天,只需提供7天内核酸检测的阴性证明。

中共的核酸检测准,大家都了解它的准确度。这位同学也知道,即使做核酸检测,也有假阴性。前不久就有一则消息,有一名患者,之前检测了9次都是阴性,但最终还是确诊了。

这位同学很担心,因为大量的人在同一个地方,一待就是几小时。而且学生们在进考场时,需要做面部识别,要摘下口罩。所以他很担心,因为这样将使病毒传播的概率极大增加。

信中表示,他的第六感告诉他,很有可能因为这个高考,因为中共政府不负责任的作为,将引起很多家庭的悲剧。短期内也许看不出什么,但是7月末和8月呢?“一旦学生出了事,将有多少家庭破碎啊!”

他担忧地表示,全国上千万的考生,为了高考聚在一个地方。也有很多家长陪考,“这么大的人员流动量,想平安无事都难”。他说“没办法安慰自己说不会有事,因为我知道事实的真相,自欺欺人只会带来更大的悲剧”。

*****

是祝福?是告诫?

高考,牵动着许许多多人的视线,不仅是学生们的家长,几乎社会各界都在关注着。

今天看到这么一张照片,7名身穿白大褂、戴着口罩的女医护,一起向高考的学生们表达祝福。但是内容却让人颇有感触。

站立的4名医护人员,手里拿的字符是“高考加油”,这是很多人为考生加油打气的一句话。但是前排蹲在地上的三名医护,手里的字符写的是“别学医”。这七名医护每个人的眼睛位置还贴着2个小的字符,都写着一个眼泪的“泪”。

照片是拍自哪家医院,网友没有介绍。这张照片看上去,与其说是对学子们的祝福,倒不如说是作为过来人的谆谆告诫。

在这次疫情之初,就是今年过年期间,中共病毒在武汉爆炸性的扩散。到医院求诊的患者需要排上几个小时的队,即使这样也不一定能够看上病。有的患者住不上医院、看不上病,在病毒的折磨下,双膝下跪,求医护人员救救他们。

而当时的武汉各家医院,都因为疫情大爆发,医疗资源严重匮乏。医护人员们即使有心救治患者,也因为医疗体系的崩溃而无能为力。

而且当时医院的领导在病毒面前都已经逃的远远的,只把一些医护人员丢在一线,让他们在缺医少药、没有有效防护措施的情况下,与病毒抗争。能不能活下来,就看自己的命大不大。

这种困境和压力,特别是直面死亡的威胁,有的医护人员情绪崩溃,在办公室放声大哭。这个画面,很多人都看到过了。对中共的表现,医护人员伤透了心。在利益面前,领导比任何人得到的都多,在死亡威胁面前,他们跑得比任何人都快。

所以这几名医护人员在眼睛位置贴上一个“泪”字,意思像是说,做了医护,心痛酸楚的泪水会时时陪伴。

其实何止是医护人员如此,在中国大陆的所有职位上,中共都是一样的做法。当下面的人舍生忘死之后,中共的官员却摘走所有的桂冠荣誉,拿走大部分好处。

鼠疫卷土重来?专家:严厉防

说医护不容易,相信大家也都能理解,因为他们要直接接触患者,直接接触病毒。所以相对而言,医护感染病毒的概率也就要高。而中共病毒只是其中的一种,医护人员要面对的病毒有很多,各种各样。

最近,内蒙古巴彦淖尔吧鼠疫防控级别上跳到了3级,自由亚洲引述专家的说法,各界绝不能对这次疫情掉以轻心。

中国大陆的天灾人祸真的是接连不断,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个鼠疫,已经成了中共病毒肺炎疫情之后的最新的危机。

巴彦淖尔的鼠疫个案是来自当地乌拉特中旗医院。感染腺鼠疫的牧民在发病前,曾经在鼠疫疫源地活动。当局发布的3级预警,预计将持续到今年年底。

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大病救助专案前高管任瑞红表示,最新发现的病例属于性质相对轻微的腺鼠疫,但一旦失控后,后果不堪想像。她指出,腺鼠疫如果演变成肺鼠疫,“它可以在人际之间通过飞沫传播,这个就很恐怖了”。

任瑞红强调,你不要去看它(中共)的数据,也不要去看它(中共)的说法,该怎么严厉地防,就怎么防。“中国(中共)这样一个专制国家,它们的宣传喉舌是服从于政治的情况下,我们要做的事,用我们的消息来判断”。

去年11月,中共病毒疫情刚刚在武汉出现的时候,任瑞红就根据自己在中共体制下多年工作经验判断,疫情真相不是中共下发文件说的那样。她当时指出,中共说疫情可防可控,但实际可能已经很严重了。结果后来,事实验证了她的判断。

如今这位中共红十字会的前高管又向人们发出了警告,“该怎么严厉地防,就怎么防”。

我们不希望再有什么疫情出现,我们希望中国同胞都平平安安,因为他们的生活已经够悲惨了。所以在专家的提醒面前,建议大家多注意一下各方面的信息,做着准确的判断,以免再出现被中共宣传欺骗、病毒到了身边,而自己却浑然不知。

中共无底线侵犯香港人权,外企拒绝配合

我们接下来再说说香港。港版国安法施行已经一周了,今天港府又生效了实施细则。这个细则规定,港府可以冻结或者没收国安法嫌犯的财产。

另外对警方的权力,也是无限的扩大,其中包括7项。一、搜查可能存有犯罪证据的处所、车辆等有关地方和电子设备;二、要求涉嫌危害国家安全者交出旅行证件或限制其离境;三、冻结意图用于犯罪的财产,申请限制令、扣押令、没收令以及充公;四、要求信息发布者或服务商移除信息或提供协助。五、要求外国及境外政治性组织的代理人提供资料;六、经行政长官批准,对有合理理由怀疑涉及危害国家安全犯罪的人员进行截取通讯和秘密监察;七、对怀疑拥有与侦查有关的资料或者管有相关物料的人员,要求其回答问题和提交资料或者物料。

美国驻港总领事史墨客(Hanscom Smith)认为,现在香港的问题不在于国安法,而在于它的处理方法。他表示,“光复香港,时代革命”被中共认定含有港独或者颠覆国家政权之意,这实际反映着北京有很大程度的不安全感。

他形容,北京政府以国安法剥夺人民自由,甚至制造自我审查的氛围是一种悲剧。史墨客多次重申,香港的成功在于开放性、资讯流通、言论和新闻自由等,北京现在的做法,已经把香港等同于中国大陆其它城市,在破坏香港独有的地位。他指出,北京应该“让香港继续成为香港”。

事实上,中共在实施港版国安法后,各方面都在收紧控制。

脸书旗下的WhatsApp昨天(6日)对《华尔街日报》表示,公司正在暂停处理香港执法机构索取用户数据的请求。

WhatsApp的这个说法,等于是说中共已经提出了要求,向他们索取香港用户的资料。目的当然不言自明,就像对中国大陆用户一样,实施言论管控。如果谁在这上面发表当局不爱听的言论,很快就可以从后门找到这个人。

不过好在WhatsApp没有接受中共的要求,不配合。WhatsApp母公司脸书的发言人在声明中说,“我们认为言论自由是一项基本人权,支持人们表达自己的权利而不必担心自己的安全或其它影响。”

这段话,直接揭露了中共的邪恶,它连人的最基本人权都剥夺。

拒绝中共港共这种要求的还有Telegram。他们也接到了港府取用资料的要求,但他们也声明说,“过去从未与香港当局共享任何数据”。

就是说,WhatsApp和Telegram都是拒绝与中共港共合作的,不出卖香港人。那当然,谁会与邪恶为伍呢?西方公司当然也看中利益,但是在利益之前,它们很多都在坚守着最基本的道德底线。

以上就是今天的节目内容。如果您喜欢新闻看点,请别忘记点赞订阅。欢迎周一到周六,每天准时收看我们的新节目。也请您将新闻看点推荐给您周围的朋友。

我们昨天节目中提到,中共研发的疫苗,在经过了一期、二期临床试验后,跳过了最为关键的第三期万人临床试验,同意直接在军队中使用疫苗。这种做法,我们做了两种分析,一种是因为中共假疫苗、毒疫苗丑闻太多,普通百姓不愿意被中共当成小白鼠做实验。中共在找不到试验对象的情况下,命令军队普通士兵接种。说白了就是把士兵当成小白鼠一样进行试验。

另一种可能是,中共急着把没有完全确定有效、安全的疫苗在军队中使用,可能是因为军队疫情严重的原因,迫使北京当局等不下去了。

大纪元得到一份独家资料,显示中共军队内的疫情相当严峻,以致习近平望而却步。欢迎您加入我们的会员,来了解更多内幕。

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大纪元《新闻看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新闻看点】红色恐怖逼香港 北京恐惧什么
【新闻看点】数万港人上街 美制裁中共下一步?
【新闻看点】习近平“我将无我”?中共末路狂奔
【新闻看点】中共病毒早发现?打疫苗近半发烧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黎智英被抓内幕 美台会建交吗?
【有冇搞错】共机越中线 距战争爆发只差30秒
【重播】川普8·11发布会:新增病例骤降至4万
【纪元播报】中共高调宣传北斗导航 疑窃全球数据
【纪元播报】印度将查孔子学院 涉清华等十所中国高校
【新闻看点】微信是桥是狱?两大危害遭美制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