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世大观】鲜为人知:五面间谍被毛泽东逼疯

人气 6858

【大纪元2020年08月26日讯】大家好,欢迎来到大纪元的【欺世大观】。最近美帝抓共产党特务很猛,咱也赶个时髦,插播一个鲜为人知的五面特务给大家看看。

请新客人订阅咱这个故事台,真人真事,保您不后悔。

4年前,共军网站抛出“军事解密”系列,第一组就爆出“红色特工”,其中最爆的就是“五方特务袁殊,没有之一。就是说,除了是中共特务,这家伙居然同时兼有中统、军统、日伪和青红帮等多重身份。

这位五面间谍在近代史上真是罕见。不过,共军网没好意思晒出他的可悲下场。没关系,我们来。本片若干史料参考了顾雪雍撰写的《我所知道的“五方特务袁殊》。这位顾雪雍被中共划为“极右分子”,也是九死一生。他的舅父恽逸群是袁殊的结拜兄弟,还是中共高干,曾担任新华日报、解放日报社长,华东新闻出版局长。顾雪雍和袁殊还有袁的部下也有过接触。

误入歧途 成为“五方特务”

袁殊1911年生于湖北蕲春,早年在上海立达学园读书时,接受了“无政府主义”思想,参加学生团体“黑色青年”。他16岁参加北伐战争,露出左倾思想。后来留学日本学新闻,开始接触马恩学说。回国后,他担任了中国左翼文化总同盟的常委,创办左联《文艺新闻》周刊,积极发表著作和译作,宣传马克思主义。

1931年是袁殊入行

归国的起始年。他离开左联,加入中共和中央特科(就是中共最早的特务组织),在有名的特务头子潘汉年手下干活儿。潘要他褪去左的色彩,伪装成灰色人物,好打入国民政府上层。1932年春,袁殊通过表兄贾伯涛的关系,见到上海市社会局长吴醒亚,之后打入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大名鼎鼎的“中统”。后来他由吴醒亚介绍,当了新声通讯社的记者,可以出席南京政府的记者招待会,在此期间认识了日本驻沪领事馆的副领事岩井英一,这也让他能又快准地获取涉日情报。因为关系处得不错,岩井后来每月还付给袁殊200元的“交际费”。

为获取更广泛的情报,袁殊又加入上海有名的青红帮,成了和帮主杜月笙等人平起平坐的兄弟。1937年6月,潘汉年回到上海做八路军驻沪办事处主任,袁殊就又投入党的怀抱,在潘领导下为中共输送多方情报。

抗战全面爆发后,袁殊与日本领事馆的关系又引起国民党军事情报机关的重视,他阴差阳错又钻进了军统,还被戴笠局长亲自任命为军统上海区国际情报组少将组长,他积极表现,出面组织了惩办日军和诛杀臭名昭著汉奸的行动,还得到军统局的奖励。不料,小袁的军统身份忽然被南京汪伪政府特务组织识破,不仅抓了他,还差点被处死。千钧一发之际,日本副领事岩井一声“枪下留人”,小袁又活了。为感谢岩井的救命之恩,袁摇身一变,又参加了日寇的特别调查组,还住进日本特务机关“岩井公馆”,公开了汉奸身份。

到此,袁殊成了拥有五方背景的“五面间谍”,按现在看,这简直就是中国版007啊!不过,这种小命掖在胳肢窝下面,随时掉地上摔碎的活计,可没有詹姆斯·邦德的大片好玩和浪漫。

不过小袁的表演也很惊险,各位,还没订阅请赶快,有节目您就能及时得到通知,谢过!

为中共提供大量情报

表面看小袁五个主子,但他心里还是想着为中共服务。鼓吹解放全人类的共产主义伪理想,到现在不还在欺骗大家吗?

从“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到1946年,袁殊为中共提供了大量有价值的情报,他甚至拿了日本人岩井英一给他的钱为中共设立电台和提供活动经费。那时候,“岩井公馆”几乎成了共产党的情报据点。他从日本人手中获取的情报包括远东慕尼黑活动、苏德战争爆发后日本战略动向的变化、日伪内部的人事更迭、苏南日军的兵力部署和清乡行动具体时间,等等,而他交给日本人的情报并没有什么特别价值。

中共依据这些情报,建立了通往根据地的秘密交通路线,方便人员进出,而新四军栗裕部队则凭借袁殊的情报,跳出了日伪的“篱笆墙”合围。

袁殊发给军统的情报是有选择性的。但他也按军统的命令组织了两次特别行动,包括暗杀日伪特务头子李士群。

袁殊在日伪政府中很努力,受到日寇赞赏,因此不断升官,担任汪伪政府许多要职,什么清乡政工团团长、教育厅长、宣传部长、保安司令等,1945年抗战胜利前,他是仅次于汪精卫的大汉奸。

参与屠杀国民党报人

顾雪雍说,袁殊之所以能得到日本人的信任,还因为他帮助镇压抗日报人。江浙沦陷,上海外国租界被日军包围成了“孤岛”之后,国共两党抗日报人为抵制日寇新闻检查,纷纷聘请外国人当挂名老板,十多家报纸变身“洋商报”。日伪政府于是采用恐怖手段来对付抗日报刊和报人,先后有近40位报纸总编辑、经理、主笔、记者、编辑遭到杀害和绑架,报社被炸弹袭击,恐怖得很。

后来却发现,遭难的报人全是国民党的,被炸的报社也都是国民党的,中共的报社和报人却安然无恙!于是人们渐渐怀疑到袁殊身上,原因是日伪特务并不了解报界情况,名记者袁殊却是中共党员,一定是他向日伪提供了施暴黑名单。

袁殊为党性而泯灭人性,不惜残害抗日的同行朋友,其主子中共假抗日、真破坏行径便也昭昭然。

代表中共与日军秘密谈判

1955年潘汉年被捕时,中共公布其罪状是:“瞒着党私自会见汪精卫,违反党纪,造成不良影响。”事实上,潘是在毛的授意下,去和日军秘密谈判的。

顾雪雍披露,抗战开始后,毛泽东深感与日军作战只会消耗实力,就制定了“联日反蒋”的谋略,就发密电给新四军政委饶漱石,让他派人代表毛与日军谈判。

饶把这个任务交给情报部长潘汉年,潘随即赴上海“岩井公馆”找他的搭档袁殊,一起去会见特务头子岩井,然后三人再去见日寇驻中国最高特务机关“梅机关”首脑影佐帧昭少将。岩井和影佐早就与潘汉年熟悉,有“交换情报”的亲密关系,这次知道潘是“毛特使”,就更优待他,发给他特别通行证,让他以“胡越明”的假名,按月在“岩井公馆”领取大量活动费,还在最高档的汇中饭店开房给他住,还为潘举办欢迎盛宴,双方会谈3天后,达成重要默契,写了会谈纪要。如今成为毛共通敌的证据。

纪要主要内容是:日军与共军停止一切军事行动,和平共处;中共负责保护铁路交通安全,不得破坏;中共可到日占区采购战略物资;对中共开放长江封锁线,中共人员物资可顺利在长江两岸通行等。

这使双方获得极大好处:日寇不再受中共部队威胁,得以抽调大量兵力通过铁路进攻西南的国军和东南亚盟军;中共则不再担心日寇扫荡,开始在日占区后方攻占所有国民党抗日根据地,使中共大大扩张了地盘和军力,为最后推翻国民政府奠定了基础。

谈判结束后,影佐指派汪伪江苏省长兼警政部长、特工头目李士群陪潘汉年去南京会见汪精卫,通报会谈内容。

潘代表毛与日寇谈判,袁殊既是翻译,又是潘的助手,所以袁殊也是中共代表之一,全都受命于毛泽东,潘、袁也成了毛卖国行为的背锅侠。

改名但抹不去印记

袁殊成功的伪装,让国民政府一直都没有识破。抗战胜利后,他被任命为忠救军新制别动队第5纵队指挥和军统直属第3站站长,中将军衔。直到1946年初,国民党方面才发现袁殊溜去了中共根据地,小袁这个“抗战有功人员”立即变成“共党汉奸”。军统对其下达通缉令,去苏州抄了他家。

当时的华东组织部部长的曾山,也就是曾庆红的老爸亲自找袁殊谈话,让袁殊暂时改名,跟他姓曾。此后,他在山东、东北、大连等地从事策反和在遣返日本军人侨民中收集情报。“曾达斋”的名字一直用了几十年。

坐了二十多年中共的牢

中共建政,袁殊来到北京,转到李克农的情报部门,做日美动向调研工作。潘汉年每次到北京开会,两人都会见面。1955年,袁殊到北京饭店最后一次看潘汉年,潘十分伤感地说了一句:“凡是搞情报工作的大多数都没有好下场,中外同行都一样。”大概预感出“狡兔死,走狗烹”的下场。

果不其然,潘汉年、袁殊先后被捕,袁被判12年。到1967年刑满时,赶上“文革”,又被关了8年。

1971年,袁殊在秦城监狱写下诗句“豪情自负忘生死,毁誉一生甘自羞”。谁都不知道他为什么“羞”、羞愧还是羞耻?1975年5月袁殊终于出狱,却又被送到武昌大军山的一个农场,劳动改造了5年。1980年才回到北京。他老婆离婚后再嫁,文革中受不了批斗自杀了,两个儿子宣布与他划清界线。潘汉年呢?早就病死在湖南劳改茶场了。

惊人的是,潘、袁案牵连了二千多人。中共炮制这个大冤案,根本原因是潘和袁掌握了毛泽东勾结日寇破坏抗战的卖国罪证,毛必杀之方心安。

死前常嚎啕大哭

袁殊活到文革结束后的1982年被中共平反,但精神状况不佳。据他舅舅恽逸群回忆:“有一年春节,袁照例邀请多位老友到他家吃饭庆贺新岁,大家坐在他家客厅里等他,袁从楼上卧室走下来,走到楼梯一半时停下,突然嚎啕大哭起来,等一会走下与大家见面,又谈笑如常,好像没有发生过这一幕,大家也不问他,因为大家明白,经常变脸使他心理扭曲,变得悲喜无常了。”

晚年,袁殊回忆几十年曲折多变的经历和坎坷苦难,精神时时受到折磨,到最后竟像疯子一样经常大叫大喊,大哭大闹,狂燥不安。1987年11月26日,五面间谍袁殊在北京咽下最后一口气。结束了为共产党奋斗一生得到的凄惨下场。

故事讲完了。您肯定会联想,中国共产党今天还在为了保自己,不断甩掉没用的间谍,就像扔垃圾一样。那位被旧金山中领馆推出馆外的唐娟,就是中共长长的牺牲品名单上最新的一个。

如果您对我们的节目还满意,请别忘了点赞、分享给朋友,谢谢您,我们下集再见!

欺世大观》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林辉:毛除之而后快的中共“五方特务”
【美东南随笔】日本鬼子为什么从来不轰炸延安
9‧18事变后 中共勾结日军夹击国军之真相
【秘档】毛泽东加罪潘汉年的内幕
最热视频
【唐青看时事】可防可控秘诀 砸了中美关系的锅
【横河直播】病毒起源核查 世卫能做什么
【时事军事】三角洲9队揭秘 剑指中俄太空武器
【财商天下】美国大媒体的中国生意
【珍言真语】姜嘉伟:外星人和UFO探秘
【珍言真语】蔡咏梅:港“禁书天堂”全军覆没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