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维特齐台湾首场演说:抱歉,捷克来晚了

捷克参议院议长维特齐31日参访政治大学并发表专题演讲,分享自由、民主与台捷经济合作。(中央社)
人气: 436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0年08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怡欣台北报导/吴约翰编译)捷克参议院议长维特齐(Miloš Vystrčil)率团访台,8月31日下午2时于政大进行演讲。他说,对于民主台湾“很抱歉,捷克来晚了”,他相信欧洲国家也意识到此点并将陆续访台。

维特齐提醒台湾一定要好好守护“自由、真理和正义”,因为这是台湾最好的利剑与盔甲。此外,维特齐也赞叹台湾的美丽与好客,并期待台湾与布拉格促成直航,以及经贸、文化等各项合作。

捷克参议院议长维特齐31日参访政治大学并发表专题演讲,分享自由、民主与台捷经济合作。
捷克参议院议长维特齐31日参访政治大学并发表专题演讲,分享自由、民主与台捷经济合作。(中央社)

维特齐在台首场演讲主题是“行动是最好的语言”。他在开场时首先赞赏台湾是福尔摩沙、美丽的岛屿,并表示敬佩台湾捍卫自由民主的勇气;但遗憾的是,在捷克第一任民选总统哈维尔(Václav Havel)2004年访台后的16年,参议院议长才来台,没能早点访台,令他感到“非常后悔”,“很抱歉,捷克迟到了”,但至少某程度上,他弥补这样的拖延,相信欧洲其它民主国家与欧盟将意识到,他们对台湾也已“民主延迟”,并很快会到访台湾。

维特齐说,哈维尔是永远的捷克总统,也是捷克民主之父,就像李登辉是台湾的民主之父;他还幽默谈到,哈维尔之妻奥尔加·哈夫洛娃(Olga Havlová)在1990年就以慈善名义访问台湾,比哈维尔2004年访台更早,“这让我们男人意识到,有时女人比男人更早做出正确的事,甚至比男人更有勇气”。

他还说,尽管现任捷克总统泽曼不建议他访台,但幸好,欢迎他到访的台湾首位女总统蔡英文2020年连任成功,支持了他这次访问,因此他很期待与蔡英文的会面。

以民主的勇气 战胜对极权的恐惧

维特齐演讲有两大主题。首先他认为“没有痛苦和勇气就无法成功地实现民主”,台捷两国有相似通往民主艰难之路。他反省,捷克在1989年(丝绒革命,又译天鹅绒革命)民主化前,遭受四十多年压迫,“当时没有太多人站出来反对共产党,人民排队等配给供应、看共产洗脑电影、并欢庆歌颂它,虽然不满,却没勇气改变”,只因“害怕”极权政权,而保持沉默;对于少数挺身而出的异议人士,遭国家秘密警察迫害和监视,捷克人却漠不关心,只想过着喝啤酒、种菜的日子。

维特齐说,因为年轻学生与反对派的勇气鼓舞了社会,后来有越来越多人对共产政权不满,并增强对自由的渴望,“1989年捷克学生的‘丝绒革命’,就如同台湾学生在1990年‘野百合学运’角色相似,一样勇敢。”

维特齐坦言,自己在丝绒革命前,也跟多数人一样不喜欢被共产党统治,却默不吭声、向命运妥协,由于学生与西欧、美国民主力量带来改变的机会,至此他对自己发誓,“将积极奋斗,争取民主自由”,不再被动、坐以待毙任凭自由逝去,所以选择参政。

“就像今日,我选择来到台湾。”维特齐说,他不愿听从或接受最高层权力(即使来自总统本人)的劝退,那会削弱自主、主权和独特性,同时破坏“世界任何一处”的自由与民主;他站在这里,就是用“行动”作出最好承诺;并呼吁,民主国家团结一致,支持为民主奋战或可能受到强国威胁的国家,“我们有义务共同支持香港,支持自由白俄罗斯”。

捷克参议院议长维特齐(前左)31日下午参访政大,并在创新育成中心发表演说,外交部长吴钊燮(前右)到场迎接,双方以手肘互碰打招呼。(中央社)

感谢年轻人关注社会

演讲第二个重点,维特齐谈到,世界价值正面临冲突,必须尽速回应以守护未来光明,因此,他要表扬捷克与台湾青年,对当前社会的关心。他说,在捷克有名为“百万民主时刻”(Million Moments for Democracy)的青年组织,关切政经与媒体挂钩对民主的危害;而台湾先前也有“318太阳花学运”,反对政府与中共当局贸易协议的不透明,他要说“做得好,年轻人,谢谢你们。”

谈到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维特齐表示,台湾防疫表现优秀,向台湾取经也是此行目的之一,“同时,我们注意到世界卫生组织(WHO)非常奇怪的举动,且国际社会在处理台湾的态度上,令我个人非常不满意。就像《慕尼黑协定》(Munich Agreement)牺牲捷克,换得屈辱,却仍无法避免战争,相信世界足以获得教训。”

维特齐指出,此行有40位捷克商人,并期盼促成台捷经济、学术、文化等方面合作,希望台湾与捷克商业合作无间。

维特齐总结表示,台湾以自己的方式造就繁荣强大与自由民主的国家,捷克人非常了解“背后无所不在的老大哥意味着什么”,所以“捷克一定会与台湾在一起”,自由、真理和正义是台湾最好的利剑与盔甲,所以“拜托了,请好好保护你的剑和盔甲”,祝福台湾未来自由、真理与正义永存。

捷克参议院议长维特齐(Miloš Vystrčil)8月31日政大演讲全文:

女士们,先生们,大家好!我很高兴有机会与同事一起拜访福尔摩沙、美丽的岛屿:台湾。

因此,我要特别向您致以最诚挚的问候,所有台湾居民、台湾人,我赞赏这美丽的岛屿,以及你们为自由和民主所投注的力量,勇气和精力,深感钦佩。

同时,我想在演讲开始时再提一件我非常遗憾的事。很抱歉捷克参议院以前的议长都没能访问台湾。很抱歉,在我们第一任民主总统瓦茨拉夫·哈维尔(Václav Havel)到访后,相隔16年,我们才再次访问台湾和贵校。

在这方面,我们捷克迟到了,但我至少在某程度上,来弥补这样的拖延,我以享有捷克参议院的支持的现任政治家身份访台,也就是我们国会的上议院,我个人认为它是捷克最民主与自由的机构。

同时,我相信,其它欧洲的民主国家和欧盟本身将会逐渐意识到自己的“民主延迟”,并很快会到访台湾。

尽管瓦茨拉夫·哈维尔(Václav Havel)早在2004年访问政大时已不是总统,但他将永远是我们捷克共和国总统,也是捷克现代民主与自由之父,就像李登辉是你们的民主与自由之父。

谈到哈维尔的家人,我记得是瓦茨拉夫·哈维尔的妻子奥尔加·哈夫洛娃(Olga Havlová)夫人,她比总统本人更早访问了贵国。奥尔加·哈夫洛娃应台湾慈善团体的邀请访问台湾,当时是1990年,即30年前,担任善意委员会(Committee of Good Will)的主席。

我提到这一点的原因,是因为我们男人应该意识到女人有时比我们男人更早、更好地辨别什么是好事,而且她们有时候甚至更有勇气。

补充一点,尽管我们捷克共和国的总统不建议我访问台湾,但令我高兴的是,在台湾最近有位女总统连任。我非常期待与她会面,因为她支持我的拜访及与民主国家的合作。我确实非常感谢。

这使我进入了今天想谈的第一个议题或主题。我想阐述一个事实,我认为没有痛苦和勇气就无法成功地实现民主。

您知道,我们两国:台湾和捷克共和国,在赢得自由与民主方面都走了一条艰难的路;我们在通往民主的道路上有些相似,有些则不同。因此,请让我谈谈我们也许永无止境的捷克斯洛伐克以及后来的捷克通往全面民主和负责任的自由之路。

我认为这对我们所有人都可能有用,甚至很有启发性。1989年,在所谓的“丝绒革命”(Velvet Revolution,又译天鹅绒革命)遭受了四十多年的压迫之后,我们捷克共和国终获得了自由与民主。

尽管我们所有人——我要说绝大多数人——并没有极力反对捷克共和国的高压极权共产政权或共产政府,但我们在1989年11月赢得了自由与民主。

我们依旧上班,排长队等待供不应求的商品,去电影院强迫看苏联电影,我们被迫参加共产主义庆祝活动。我们心生不满,我们没有自由,除了某些国内事务可以批评外,我们都保持沉默。不知何故,我们没有勇气去改变。我甚至不敢说情况其实更糟。

我们害怕、害怕抗议、害怕争取改变,害怕反对极权政权并大声表达我们的反对。正如我们常说的,几乎每个人都只是闭嘴,做着相同的事。

但是,有一些勇敢且有想法的人,即所谓的异议人士,他们没有闭口,不想从众;但,他们受到国家机密警察的迫害和持续监视。其他人通常对这些人没什么兴趣。

我们过着不自由的生活,远离那些异议人士,逃到酒吧里喝捷克啤酒,或者躲在我们花园里的篱笆和屋墙后面。

那些较专心和积极的人士显然注意到,捷克公众的情绪正在迅速变化,尤其是在1988年和1989年,对共产主义政权的不满以及捷克民族对自由的渴望正日益增强。

尽管如此,1989年11月的“丝绒革命”对我们许多人来说是以惊人的速度获得胜利。在1989年11月17日的国际学生日上,这是一种象征性的方式,年轻人和学生尤其具足勇气,与少数异议人士一起,其中最著名的就是瓦茨拉夫·哈维尔(Václav Havel),这给了我们所有的精力和力量,使我们能够在丝绒革命中获得自由,我们开始了永无止境的建设(正如我所说的),达到完全民主。

我不确定这种比较是否够准确,但是根据我对台湾历史及其通往民主之路的了解,捷克学生在1989年就如同台湾学生在1990年3月所扮演的角色非常相似,一样勇敢。

当时,你们的学生和公民以所谓的“野百合”运动,静坐在总统府附近的广场上,要求施行真正的民主议会选举和总统民选选举,这在台湾而言是一个转捩点——追求民主,就像1989年11月的捷克共和国一样。所以,你看,我们两国的学生,一个在1989年11月,一个在1990年3月。虽然有些人说我们没有太多相似之处;但恰恰相反!

我自己是一名学者和老师,这对我来说是一种荣幸,同时也象征着我可以提醒我们捷克和台湾学生在这著名的国立政治大学,共同争取自由与民主中的重要角色,感谢他们带给捷克共和国和台湾民主,对他们的勇气和荣誉表示赞赏。

再次非常感谢你们,让我能提醒我们所有人,学术自由和自由的学术基础是民主的支柱。我们将永远不会忘记这点!

我提到这些不仅是对我们彼此的共通点多做提醒,更要坦白一件事。在1989年11月以前的几年内,我跟大多数捷克人一样,他们不喜欢共产主义、渴望自由,但对外却与自己的命运妥协,在公开场合也不会说什么。

1989年11月,由于学生和异议人士的勇气,以及来自西欧和美利坚合众国的民主力量支持,带来了获得自由的真正机会。我对自己发誓,我将积极奋斗并把握这个机会。

所以,这是在1989年底。在1990年,在我们小而美的城镇特尔奇,我以市政议员及公民论坛参选人的身份加入了政界。

在我的政治生涯开始之初,我发誓不要让自己变得被动,或轻易辞职。我向自己保证,我将永远不容许不战而失去我们的自由,就像今天一样的重要——我也不会听从或接受最高层或最有权力的代表(即使来自总统本人)的建议,那会削弱我们的自主、主权和独特,同时破坏世界任何地方的自由与民主。

让我再重复一遍,是世界任何地方!

好吧,誓言是誓言,行动是最好的话,所以在这里,我站在台湾,你们的面前!

感谢你们的邀请,到访这美丽、自由和民主的国家!

女士们,先生们,所有拥有真民主的人显然都知道,民主国家尊重同样的价值,应该团结一致。民主国家也应相互支持,同时也应支持实际上为自己的民主而战或可能受到强国和强国威胁的其它国家。

因此,我们有义务共同支持香港,我们有义务共同支持自由白俄罗斯!

前任已故捷克参议院长雅罗斯拉夫·柯佳洛(Jaroslav Kubera),遵循民主国家合作的逻辑,决定要访问你们美丽的国家台湾。但随后,他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无法成行。

不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使馆或是在其他最高宪政代表的压力下,他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尽管如此,雅罗斯拉夫·柯佳洛从未放弃访问台湾,虽然他不得不应付巨大的压力。

令人遗憾的是,我们永远不会知道这种压力和无处不在的压力在多大程度上促成了他的意外突然离世。

他的死给我们所有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的家人遭受的打击最大。我希望他心爱的妻子薇拉·柯佳洛娃(Věra Kuberová)今天能和我们在这里一起。尽管她想和我们一起访问台湾,但由于她目前的健康状况,她的医生基本上禁止她旅行。因此,我想借此机会向她传递一则消息:亲爱的薇拉,这是来自台湾的问候,祝您身体健康,活力十足。贾达(Jarda)是个好人,一个很棒的丈夫,爸爸和爷爷!你要保重。

对我们来说,前参议长雅罗斯拉夫·柯佳洛(Jaroslav Kubera)是一个勇敢而自由的人。个人自由和民主对他来说是全世界。他是一位人权政治家,坚持自己的观点,从未改变。他教了我很多东西。谢谢,雅罗斯拉夫。我们怀念你。

我要提到的第二个主题,是当今我们必须解决的价值冲突。很多事情正在发生,并存在风险,如果我们不作出正确回应,我们的前途就不会光明。

我要做一些我不常做的事情——我要赞许。我必须承认,我对年轻人要求很高,并经常挑剔苛刻他们;但是这些日子他们反而使我感到高兴。他们让我在捷克共和国以及台湾这里都感到高兴。他们对当前的社会问题表现出关心兴趣,这使我高兴。

在捷克共和国,我们有一群年轻人,他们名为“民主的百万时刻”(Million Moments for Democracy)。这些人关切的是:经济、政治和媒体力量互相挂钩,这会危及自由和民主。最近在台湾的“318太阳花学运”反对台湾政府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的贸易协议不透明。做得好,年轻人,谢谢你们!

COVID-19(中共病毒)肺炎正在全世界大流行,已成为我们日常生活不可避免的一部分。你们在台湾这里做得很好。世界该从你们身上汲取经验。这是我们来拜访的另一个原因。同时,我们注意到世界卫生组织非常奇怪的举动,且国际社会在对待台湾的态度上,令我个人非常不满意。

你知道,在捷克斯洛伐克的历史中,我们经历了一次事件,称为“慕尼黑协定”(Munich Agreement)。简而言之,四个欧洲超级大国于1938年在慕尼黑达成协议,为了从希特勒手中,把世界和平拯救出来,为了避免二战爆发,因此他们牺牲了中欧的一个小国,就是我们捷克斯洛伐克。

后来,我们都知道结果如何。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随后表示:英法两国政府必须在屈辱与战争之间作出选择。他们选择屈辱。可是屈辱过后,他们仍得面对战争。我相信这对世界是足够的一个教训了。

现在让我简短地提及我们的经济、研究、发展、文化和其它类型合作的可能,因为在其它论坛上,这些问题将进行详细讨论。

近40位捷克商人与我一起来到台湾。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的公司都拥有最先进的技术。我们的企业界和科学家之间强烈希望对智慧及互利合作奠定基础。

当我在思考关于这个问题我还要说些什么时,我决定提出一个反问,而不是详细说明和证明台湾和捷克之间的合作有多么有利。

“你知道台湾女孩与捷克女孩合作时会得到什么吗?”世界排名第一的网球双打搭档。我说的是2019年温布敦网冠军得主谢淑薇与巴博拉·斯特里科娃(Bára Strýcová)联手。

现在试想一下,当台湾商人开始与捷克商人合作时结果可以实现什么。

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你们的岛屿确实美丽而好客。毕竟,葡萄牙海员对你们岛上的美景非常着迷,于是决定将其命名为Ilha Formosa,即美丽的岛。

因此,我想提请你们注意,另一个我们相同的之处。我们的国家捷克也非常好客,我不仅在谈论布拉格,我刚提到我的故乡特尔奇(Telč)——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城镇。极权时代,开明的公民阻止了Telč广场的重建,同时为后代保留了这一享誉全球的历史瑰宝。同样地,我们设法保留了库特纳霍拉(KutnáHora)或特热比奇(Třebíč)的犹太区的历史核心。

我可能会花很长时间谈论我们的自然之美。当COVID-19大流行结束时(很肯定会发生),欢迎来捷克共和国,我们诚挚地邀请您。我衷心希望你们能在不久的将来,能开启台北和布拉格之间的直航。

容我直言,我还是要回到我们的共同点,和我认为非比寻常的地方。当我试图了解台湾奇迹的原因时,我与许多非常了解你们国家的人交谈。我问他们许多问题,并尝试阅读他们向我推荐的文章。

但一如既往,我也阅读了不在推荐行列的文章。因为有时不要盲目地跟随比较好。但是,认真聆听有智慧的人说,总是好的。

有趣地,我发现台湾的认同感,具备令人钦佩与健全的起源。我查找台湾历史时,我很高兴找到其他欧洲海员的踪迹。当然,我还发现了许多其它痕迹和影响,在此我当然不会一一列举。

我必须承认,我非常佩服你们以自己的方式衔接和编织自己的认同感,从而造就一个繁荣、强大、自由民主的国家,势必比起在欧洲的我们,更专注努力地捍卫你们的自由和民主。

在捷克的我们,也能理解,被背后无所不在的老大哥,对台湾人民意味着什么,而老大哥永远不会原谅、软弱和错误的。看吧,我们又有另一个共同之处。我们理解你们,我们与台湾站在一起。

尽管我已经说了很多,但我不得不提到一个我认为最重要的共同特征。我相信,台湾和捷克人民最主要的共同点,同时也是我们最大优势,是我们两国都选择自由,自愿地生活在民主之中。

我认为,源于自由、真理和正义的民主是我们最珍贵的共同价值,是实现幸福和公平生活的必要条件。

因此,让我以与演说开始时相似的观点做个总结。你们生活在美丽的岛屿上。您生活在民主国家,必须每天照料和保护。

请记得,自由、真理和正义是你们最好的利剑。
请记得,自由、真理和正义是你们最好的盔甲。
拜托了,请好好保护你的剑和盔甲。
让我祝你们未来持续拥有自由、真理与正义。

责任编辑:晓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