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专家:大学不应屈服外国政府 牺牲学术自由

图为新南威尔士大学图书馆。(Dean Lewins /AAP Image)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08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睿悉尼采访报导)近日,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删除了一则批评中共破坏香港民主的推文。对此,澳洲知名社会学家、悉尼大学副教授巴博斯(Salvatore Babones)表示,澳洲大学应该意识到只有不屈服于敌对的外国政府的压力,保护学术自由,大学才能更好地履行其公共服务的职责。

图为澳洲知名社会学家、悉尼大学副教授巴博斯(Salvatore Babones)(本人提供)

事件起因

7月31日,新南威尔士大学的官网发表了一篇题为“国际应施压中国(中共)以制止其在香港的错误”的文章。文章引用澳洲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主任、该校兼职法律讲师皮尔森(Elaine Pearson)的评论, 评论说中共强推《港版国安法》已威胁到香港“一国两制”, 联合国应该建立特使来关注香港日益恶化的人权状况。皮尔森还呼吁国际社会,包括澳洲政府,要向中国(中共)问责。

同日,该校在推特账户上推出此文链接,并在推文的简述中写道:“现在是国际社会向中国(中共)施压挽回其对人权侵害的时候了。”并引用了皮尔森的评论:“现在是提请人们关注香港迅速恶化局势的关键时刻了”。

然而几小时后,该校又发布了第二条推文说:“我们学术人员表达的看法并不总代表新南威尔士大学的观点。我们与大中华地区有着悠久而宝贵的合作关系,可以追溯到60年前。”

不久后,该校将这两条推文一起删除了。 文章在8月1日一度从该校的新闻编辑室(Newsroom)下架,现时亦可以浏览,但文章已移至法律系的网页。

推文冒犯了谁?

推文删除后,新南威尔士大学被质疑“自我审查”,而与此同时,中共官媒《环球时报》周末版则报导称 “该大学的行为给中国学生带来了‘耻辱’,并要求道歉”。还声称化名Lin Xia的一名学生告诉《环球时报》说,“如果大学保持强硬立场,我会退学”。

巴博斯表示,“没有证据表明在澳洲的中国学生实际上(对此推文)抱怨。 《环球时报》是中共的喉舌。 我们不能简单地相信它的断言,即它代表中国学生提出抱怨。 它更有可能代表共产党提出抱怨。”

他说:“没有证据表明中国学生要求该校禁止言论自由。 所有证据都表明中国(中共)政府正在这样做。”

据柏乐志(Drew Pavlo)的社交媒体帖文显示,有支持民主的中国学生向他提供法律学系的中国学生群组的对话,一个微信名为“Solicitor-黄雨文”的用户在微信群里组织中国留学生向校方施压。

 

在群公告中,“Solicitor-黄雨文”详细地指示学生该如何向该校表达抗议,说:“关于此次抗议活动,我们需要达到的目的是让学校删除推文,下架学校官网的新闻页面,同时(让校方)给出公开的道歉。”“Solicitor-黄雨文”还表示“尝试联系已经毕业,并在悉尼工作的UNSW Law校友,看能否在社会层面上给予学校一定压力。”

此外,微信群组里有学生表示,已把文章截图传给中国大使馆馆,也有学生问是否先与“组织联系上”。

 

巴博斯:澳洲大学不应向有敌意的外国政府屈服

新南威尔士大学在推文中解释之所删除该则推文是担心该校学者的观点被误认为代表新南威尔士大学在香港议题上的观点。

但巴博斯认为,澳洲的大学应该意识到只有不牺牲学术自由,并不屈服于来自敌对外国政府的压力,才能更好地履行其公共服务的职责。

巴博斯说“新南威尔士大学似乎不惜一切代价,牺牲该校公开和自由辩论的声誉去取悦中国(中共)政府。”“该校宁愿压制校园言论自由,以确保延续与中国(中共)政府的经济利益关系。”

巴博斯表示,他的2019年研究报告发现新南威尔士大学财政总收入的25%依靠中国生源。此外,该校与中国也有其它研究合作项目,如中国研究项目的合同、 孔子学院和对中国政府官员的培训项目等。 该校这些更广泛的财务关系可能更直接受到中国(中共)政府压力。

巴博斯表示,新南威尔士大学“应该记住他们从中国获得的财政收益,虽然非常有吸引力,然而与他们从澳洲政府和澳洲人纳税中获得的总体财政支持相比,这是很小的一部分”。

澳议员社交媒体发文 批评大学放弃核心价值

针对这起事件,部分澳洲议员在社交媒体上发表评论,批评新南威尔士大学自我审查

工党议员谢尔顿(Tony Sheldon)在推特上发文表示:“如果新南威尔斯大学容许这样的事件发生,他们还怎么有资格自称是大学?当他们审查皮尔森与人权观察所提出的重要观点时,这代表澳洲正面临严重的问题。”

 

自由党参议员帕特森(James Paterson)在脸书上发文说:“新南威尔士大学决定审查一篇批评中共的文章,更多地证明了我们的高等教育机构的核心价值观是如何受到损害的 。”

自由党议员沙马(Dave Sharma)在推特发文,指责该大学实行自我审查。 他认为皮尔森的评论完全没有争议,该校却要审核,究竟为何呢 ?

联邦自由党参议员阿贝茨(Eric Abetz)发推说:“当澳洲大学对那些揭露中共对待港人行径的自己员工进行审查时,你就知道澳洲人的基本价值观和我们艰苦奋斗得来的自由已被彻底出卖。”

 

澳洲大学与中共学术机构的合作更堪忧

根据2020年7月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院发布的“The Australia and China Science Boom”报告显示,中国现已经超过美国,成为澳洲在科学出版物的主要国际合作伙伴。 2019年,涉及中国机构附属研究人员的澳洲科学出版物数量增长了13.1%。  澳洲与中国的合作目前在澳洲科学出版物总数排名第一,占16.2%。

巴博斯认为“澳洲应该关注与任何中国大学进行的所有战略敏感性的研究合作”。

他举例说“材料科学的前沿是军事应用。如用于喷气战斗机的机翼的材料,我不知道澳洲正在研究这些东西,但从安全角度来看,材料科学研究通常是一个非常敏感的领域,而且任何中国大学不能独立于共产党的控制。”

责任编辑:宗敏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