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利用中文媒体在加拿大推动大外宣的调查报告(一)

2019年的第十届世界华文传媒论坛境外嘉宾人员名单中加拿大53人名单。 (大纪元)
人气: 29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0年07月29日讯】(大纪元渥蒙记者站报道)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 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2020年6月发表的《中共操控舆论:外国干涉和中共统战系统》(The party speaks for you:Foreign interference and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s united front system)报告全面勾勒出中国(共)全球干预体系的结构、方法和影响。该报告的作者认为这类干预活动包括利用中文媒体渗透加拿大“广泛存在”,甚至是明目张胆的。

该报告作者接受媒体采访时说,2019年10月在河北省举行的一次由统战部赞助的世界华文传媒论坛,有来自加拿大的53名与会者参加。该会议在2018年列出了61个来自加拿大的代表。

何清涟《红色渗透:中国媒体全球扩张的真相》(2019年)一书称,中国官方一直认为“世界上话语权的分配很不平衡,80%的资讯被西方媒体玺断”,因此,中国政府从2008年开始,就大张旗鼓地全力推行“大外宣计划”。这一计划分为中、英文(含其他语文)两大部分,以雄厚的金钱做后盾在世界各国稳步推进。

她表示,从1990年代以来,中共海外“统戦”工作的重点之一就是扶持中文媒体,塑造中国政府的好形象。

(一)中共通过统战控制海外中文媒体实施大外宣的六种策略:

策略一:通过投资、控股、收购有影响力的媒体,控制其文章内容

以《星岛日报》加东版为例,该报多年来受控于亲共商人何柱国掌控的香港《星岛日报》,就连翻译《多伦多星报》的文章,都带有中共大外宣色彩。

加东版的《星岛日报》是加拿大最大英文日报多伦多星报集团属下的社区报,《星岛》翻译《多伦多星报》的文章,但是,《星岛》的最终编辑还是受控于亲共的香港《星岛日报》的影响。

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前亚太区主管卡瑞亚(Michel Juneau-Katsuya)称,在97年香港回归大陆的两年后,《星岛》的主公司就被中共高官及中国烟草巨头何柱国(Charles Ho)掌管。何柱国曾与新华社联合投资中共大外宣的标志性项目——新华在线,采用信息互通方式把中共的政治意图、意识形态传递到欧美、港台等地。

比如,2008年4月13日,《星岛日报》加东版,与加拿大最大的英文日报《多伦多星报》,于同一天在头版发表了一篇有关加拿大华人对西藏问题看法的访谈报导。但是分析人士却发现,《星岛日报》加东版的翻译版中,对海外华人的反对中共的态度进行了很多偷换内容和捏造处理,例如《多伦多星报》原文的标题是:《加拿大华人在西藏问题上的矛盾》,而在《星岛日报》加东版上就变成了《西方借西藏问题攻击中国激发海外华人爱国精神》,并将原文里中性的“藏人”改为有明显倾向性的“藏独”。而且《星岛日报》加东版的主编Wilson Chan还对公众批评其报纸缺乏职业道德,而蛮横抵赖。

2001年正值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高峰时期,《星岛日报》在两年时间内,仿效大陆媒体,在北美刊登了多篇对法轮功的不实报道,被当地法轮功学员吿上法庭。

策略二:通过提供版面或内容影响中文媒体的报导

据港加联主席冯玉兰女士称,加拿大《明报》的中国版来自于《广州日报》,《星岛日报》中国版由深圳制作,一字不改刊发。

英国《金融时报》在2018年报导,加拿大中文报纸《大中报》出版人贾宁杨(Jack Jia),在2005年应邀出席在武汉召开的“世界媒体论坛”会议上得到中国新闻服务社(ChinaNews Service,中新社)提供的免费内容。

中国新闻服务社隶属于侨务办公室,该办公室负责为中共中央统战部工作。中国新闻服务社创建时针对香港和台湾的读者,后来则面向居住在中国以外的华人社区。

贾先生向《金融时报》表示,当他们看到中国新闻服务社提供的文章时,都像是政府喉舌的内容,因而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些以海外新闻机构名义发布的免费喉舌文章,通常有一个小的标注标明来源,但很容易被误认为是海外出版物的原生产品。有时,合作协议还要求出版商将《人民日报》海外版作为单独的插页。

金融时报的报导认为,像贾这样的出版商被积极拉拢,是中共将华人社区在政治上拉近中共轨道的努力的一部分。同时,当全球印刷业的收入因互联网对新闻传播的作用而急剧下降时,中共透过提供完全免费的内容,让出版商不至倒闭,并扩大自己的读者群。

《纽约时报》2016年的报导引用贾宁杨的话说,中国的影响近年来已“越来越大”。“他们想要控制一切,”贾宁杨说。

策略三:中共驻外机构以不同政策对待不同的媒体:扶持亲共媒体、诋毁打压不受其控制的独立媒体

中共海外机构定期召集亲共中文媒体座谈会,指导报道方向和内容,并向这些媒体提供独家新闻,鼓励成立华人媒体协会,以便笼络和控制从业人员。同时打压批评中共的媒体,如把“新唐人电视台”和《大纪元时报》拒于主流、社区活动的门外。

中国驻加大使罗照辉与渥太华、蒙特利尔部分华人媒体负责人座谈。(大纪元)

2004年1月,中国驻多伦多总领馆写信给当地政府官员,要求他们不要给新唐人电视台的重大活动发贺词、不要接受采访等。

2007年4月4日,加拿大中共大使馆公使兼参赞黄惠康亲笔手书的公函被曝光。公函中,提及游说相关加政府部门、组织加中国留学生、华人反对新唐人电视台申请进入加拿大。证据曝光后,新唐人电视台向加拿大政府提出驱逐黄惠康的请求。

图说:中共驻加大使馆外交官之妻张继延向媒体曝光的中使馆内部文件(大纪元)

贾宁杨说,中国驻多伦多的总领事及她的副手几年前曾要求他不刊登来自法轮功人员的广告。他拒绝了。他说,因为大多数媒体雇员在中国仍有家人,他们可以对(媒体)人进行威胁。

2005年,胡锦涛访问加拿大时,参加由加中商业人士在多伦多市中心举办的盛大晚宴,《大纪元时报》和新唐人的采访申请被拒。

2010 年,中共国家主席胡锦涛访问加拿大,加拿大国会记者团总裁Helene Buzzetti在法文报纸Le Devoir撰文说,中共驻渥太华大使馆在胡锦涛访加前几周与他们接触,要求该组织不让其会员新唐人电视及大纪元时报的记者出席哈珀和胡锦涛将要召开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但遭到国会记者团的拒绝。

策略四:对媒体管理层、编辑和记者施压使其按北京政策自我审查

麦克林杂志2010年发表的《影响的问题》一文称,其他的媒体被告之,如果与北京宣传部门关系友好,就会有来自中国大陆的诸多资助机会,否则,北京政府就会断了他们在中国大陆的广告财路。于是这些媒体自我审查,淡化或采用北京对待诸如西藏抵抗、维吾尔独立运动和法轮功迫害的问题上的官方语言。

2020年5月,加拿大中文电台AM470 的主持人李婉华主持15年的电台节目被公司通知停播,理由是因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而做出节目调整。但外界评论认为,是因为她去年9月在主持节目时,播放“反送中”运动歌曲《愿荣光归香港》。

2019年10月,多伦多一家电台主持人因为批评中共被炒。据《国家邮报》报导,Fairchild电台属下的AM1430中文频道客座主持邱伟恒(Kenneth Yau)说,他被开除,电台给的理由是,他的播音风格“太大声”(too loud)。但事实上,是因为他有时对中共所持的批评态度,使他与众不同。

邱称,电台受到了与中国有联系的广告商的压力,以及一些相对较新的移民的压力,这些移民是在共产党统治下的大陆长大的。“只有一名主持人谈论中国和香港问题,谈论在香港发生的事,谈论中国和美国的贸易战,以及谈论华为首席财务官一案。”他说,“只有我谈论这些事。”

2015年,总部位于多伦多的《加华新闻》(Chinese Canadian Post)的前总编王赟(Helen Wang)说,她在发表了批评安省内阁部长陈国治(Michael Chan)的文章后,收到了中国驻多伦多领事馆和亲中国政府组织的投诉,并因此被解雇。多伦多的《加华新闻》以前由林君(David Lim)运营,林是“全加华人联会”(NCCC:National Congress of Chinese-Canadians)的执行董事,该组织被称为中共统战组织。

2016年,多伦多地区的记者冯新(音译,Xin Feng)发表文章,针对加拿大中文网站51.ca的有关问题批评了中国外长王毅,她后来在评论栏中受到死亡威胁。亲中(共)论调普遍影响创造了一种自我检查文化,这种文化在大部分加拿大华人社区中盛行。一些人在发表批评中国政府的文章后,发现自己被孤立了。(大赦国际:《中国政府”软实力”投射加拿大报告》)

据《纽约时报》2016年报道,安大略省的中文记者和媒体主管们说,由于他们出版物面临的经济压力,自我审查已变得相当普遍。他们担心受到亲北京广告商的抵制,也担心失去与中国国家媒体出版物签署的发行合同。安大略省有30多家中文新闻媒体,其中大多数是免费报纸,这些报纸大都避免可能激怒中国领导人的报道。

不仅如此,中共还利用独家资源施压加拿大主流媒体,甚至加拿大英文媒体也出现了同样的情况。例如,2008年加拿大广播公司CBC为争取北京奥运转播权,在中领馆的压力下,把一部关于中国活摘人体器官的记录片在删除了最敏感内容后播出,后来,CBC拿到了奥运转播权。

策略五:中共喉舌媒体设立海外版或喉舌媒体改头换面成加拿大独立媒体

路透社于2015年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在14个国家中至少有33个广播电台的组织结构,掩盖了其主要股东是中共控制的中国国际广播电台(CRI)。这些广播电台具有相同的公司结构,分布在北美、欧洲和亚太地区的三个网络。调查中列出的广播电台包括温哥华的华侨之声(CHMB)。

2008年,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与温哥华华人合作创办《加拿大中国经济周刊》。由此,中共人民日报经济类杂志《中国经济周刊》,原版登陆加拿大。

《中国经济周刊》是人民日报社主办的中国目前唯一一份以政经为主的综合经济类周刊杂志,是中央宣传主管部门指定的中央级重点媒体(中共中央宣传部指定的重点期刊、国务院新闻办确定的63家中央级重点媒体之一)。

中共为了壮大喉舌媒体,还在加拿大渥太华设立新华社分社,在多伦多设立中新社分支机构。

策略六:利用商业利益、回国免费旅游等手段拉拢海外中文媒体人员,为中共所用

加拿大民阵主席盛雪表示,中共的大外宣有一定成效有三个主要原因。第一,它砸的钱足够多的时候,肯定能够影响一些媒体。比如它参股、收买、渗透、雇用其中的编辑、记者甚至高层等等。第二,它确确实实对很多媒体人进行了长期的拉拢、腐蚀、渗透、收买。

盛雪举例,中共(国务院侨办举办的)两年一届的“世界华文媒体大会”,就邀请大量中共认为对其有用的媒体人与会,吃喝住行全包,还有礼物相送。会后还安排他们到各地旅游。

盛雪说:“我在这边有朋友参加过它们的项目,所以详细的跟我介绍过。而且在旅游的时候它还分不同的几条线,就是它这种暴政的精细化非常能够深入到这些人的需求和心理。那么很多人呢,回到自己的所在国,在报导中国事务的时候,他就会有倾向性。他就会有点不好意思去直面批评中共的那些人权的劣迹。”

盛雪说,第三点是中共利用西方国家对新闻自由权利的保护政策,发起了非常强势的攻击。特别是在世界各地的中文媒体受到影响、胁迫、收买的情况比较严重。

如何让海外华语媒体如此听话?《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广告是其软肋。以加拿大为例,中共通过与中国有业务关系的加拿大公司在中文媒体版面发布广告为诱饵,强制媒体遵守中共路线。

在悉尼科技大学从事中国研究的副教授冯崇义表示:“(公司)不会在所谓‘敌对’媒体上刊登广告。即使报纸是中立的,领事馆也会悄悄注意并指示公司或爱国组织不要在这些报纸上刊登广告。因此,如果你保持中立,收入来源将立即消失。”

责任编辑:岳东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