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企搜集3.5万澳人信息 专家:中共用于监控

深圳振华数据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振华数据)(Zhenhua Data)已搜集整理了全球240万人的个人资料档案,其中包括35,558名澳洲人。 (NICOLAS ASFOURI/AFP via 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09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陈光澳洲悉尼编译报导)一家与中共军方有关联的中国公司建立了一个专门针对全球有影响力人物的巨型全球数据库,该数据库中搜集了超过3.5万名澳洲人的详细个人资料,其中包括众多的澳洲政要名流、企业家、科技人物等。这些资料信息据信是为中共情报部门和安全部所用。

《澳洲金融评论报》披露,该数据库中的个人资料档案是深圳振华数据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振华数据)(Zhenhua Data)搜集整理的,其内容包括个人的出生日期、地址、婚姻状况、政治倾向,同时还有照片、亲属关系和社交媒体账号等;此外,还包括银行记录、工作申请和心理状况等信息。

许多数据是从公共记录中搜集的,包括社交媒体推特、脸书、LinkedIn、Instagram、抖音(TikTok)等的账号,以及新闻报导,但也有一些信息似乎来自机密文件,如犯罪记录和公司恶劣品行记录等。

振华数据列出的主要客户包括中共军方和中国共产党。该公司已搜集整理了全球240万人的个人资料档案,其中包括35,558名澳洲人

被搜集的澳洲人主要是来自政界、法律界和军界的知名人物、外交人员,但也包括人们不太熟悉的科技企业家、学者、商界人士、企业高管、公务员、新闻记者、律师、会计师和宗教领袖。一些有犯罪记录或受到企业监管部门制裁的人也在其中。 其中有656人被列为“特别感兴趣”的人和“高知名度政治人物”。

在这个被泄露出来的数据库中,从澳洲现任总理莫里森到前联邦自由党领袖皮考克(Andrew Peacock);从前澳洲海军司令、洛克希德-马丁澳洲公司前总裁盖茨(Raydon Gates),到前航天飞机指挥官梅尔罗伊(Pamela Melroy);再从 Atlassian创始人、澳洲科技界亿万富翁坎农-布鲁克斯(Mike Cannon-Brookes),到大数据与人工智能公司Kepler Analystics联合创始人、参与了墨尔本加速器计划的马赫(David Mah)以及区块链能源交易平台Power Ledger的联合创始人凡艾克(Gov van Ek) 等人都在其中。

除这些澳洲的关键人物外,这家中国公司还搜集了大量的、被称为“关系图谱”的家庭成员的个人信息,其中包括国会情报与安全常设联合委员会主席哈斯蒂(Andrew Hastie)的父亲彼得(Peter)、妻子露丝(Ruth)和5岁的儿子乔纳森(Jonathan),还有前财长科斯特洛(Peter Costerllo)和现任联邦反对党工党领袖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的子女的资料。

振华公司的这个数据库被称为“海外关键人物数据库”(OKIDB),它为每个人做了一个数字排名,被情报界视为是中共安全机构用于针对和更好地了解一个国家中具有影响力的人物的工具。

《澳洲金融评论报》报导说, 该公司将这一数据库称为“互联网大数据军事情报系统”。该公司的合作伙伴表示,这种开源数据收集的能力强大,“90%的军事级别的情报数据可以从这些开源数据的分析中获得。”

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 分析师霍夫曼(Samantha Hoffman)说,这个数据库显示了开源情报收集的力量,她说振华公司将其活动称为“信息动员”。

霍夫曼说:“该公司参与了数据收集工作,以支持中国(共)的党国并破坏澳洲的安全。”

振华数据公司曾大谈要通过社交媒体操纵舆论和“心理战争”,以发动“混合战争”。该公司数据库除对个人资料编档外,还将其用于舆论干预,或放大极端社交媒体的声音,以挑拨离间或散布虚假信息。

该公司在其网站贴出一篇介绍其公司的文章中说:“社交媒体可以操纵现实,削弱一个国家的行政、社会、军事或经济力量。” 该公司说,这可能导致“一个国家出现内部冲突、社会两极分化和激进主义”。该公司称此为“混合战争”,并说“比传统战争更便宜”。

据澳洲广播公司(ABC)报导,该数据库被泄露给了驻越南的美国学者巴尔丁(Chris Balding)教授。 巴尔丁教授在2018年之前一直在北京大学工作,因为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离开了中国。

巴尔丁教授对ABC说:“中国绝对是在国内和国际上建立一个大规模监视国家。” “他们正在使用各种各样的工具。这个工具(振华数据库)主要来自公共资源,也有非公共数据。”

他说:“我认为中国(共)正在做的具有更大的威胁,他们监控、监视和影响的不仅是他们自己的公民,还包括全世界的公民。”

巴尔丁教授在被告知越南已不再安全后,回到了美国。

他表示,泄露数据库给他的人也冒着巨大的风险,这些人在他开始发表有关华为的文章时联系了他。“他们仍然在中国。但我希望他们会安全。”

巴尔丁教授已将振华的数据库提供给了堪培拉网络安全公司Internet 2.0,该公司能恢复该240万条档案记录中的10%。

Internet 2.0的总裁波特(Robert Potter)表示,振华已经建立了跟踪海军舰船和国防资产、评估军官生涯,以及对中国竞争对手的知识产权进行编目的能力。

他告诉ABC:“大量数据的搜集是由中国的私营部门进行的,就像北京将其网络攻击能力外包给私人分包商一样。”

“在此过程中,该公司侵犯了数百万全球公民的隐私,违反了几乎每个主要社交媒体平台的服务条款,并入侵了其它公司以获取其数据。”◇#

责任编辑:岳明

了解更多澳洲即时要闻及生活资讯,请点击 dajiyuan.com.au
(本文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网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