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中关系紧张 专家称印台关系有发展空间

人气 780

【大纪元2021年01月26日讯】过去几年来印度与中国的边境争议使双方关系更加紧张,但与此同时印度与台湾的往来也日益增加,印度社会中也有越来越多声音呼吁印度政府与台湾加强关系。分析人士说,新德里在一中政策下将持续在与台湾的关系上保持低调谨慎,但双方的关系有许多值得开发的空间。

印度与中共军队边境冲突不断,上星期在喜马拉雅山边界再度发生冲突,1月24日双方举行了第9轮军事会谈,希望能缓和边境的局势。

在印中两国关系持续紧张之下,印度与台湾的关系过去几年来也在低调发展,新冠疫情(中共病毒)蔓延及台湾应对疫情的出色表现,使台湾在印度的能见度随之增加。

去年5月,印度最大反对党国大党的国会下议院议员乔杜里(Adhir Ranjan Chowdhury),以及与印度外交部有联系的新德里“观察者研究基金会”(Observer Research Foundation)主席萨米尔·萨兰(Samir Saran),都发推呼吁印度政府支持台湾参与世界卫生组织相关活动,乔杜里在推文中说,印度应该给台湾外交承认。

乔杜里的推文后来据报在压力下删除,国大党领袖夏尔马(Anand Sharma)发推称,乔杜里是发表个人观点,并不代表党,该党重视印度与中国的特殊战略伙伴关系。

乔杜里删文的现象反映出印度与台湾发展关系的政治顾虑。观察人士说,印度在同台湾交往上一直都会采取非常谨慎的态度。

新德里智库马诺哈尔·巴里卡国防研究与分析研究所东亚事务研究专家贾格纳·潘达(Jagannath Panda)博士,专门负责该智库与中共、韩国、日本及台湾的一轨半及二轨对话,著有多本包括印中关系印台关系及南亚安全的著作。

上星期,潘达从新德里参与美国胡佛研究所的视讯讨论中指出,正如美中关系的动态与美台之间的积极发展连动一样,印台关系印中关系也有连动性,印度与中国之间的历史会影响到印度与台湾的关系如何发展,“在政治上,它会是一个低调的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要看美国的反应,也在很大程度上要看区域国家对台湾的态度,印度会以此来作为参考。”

潘达说,印度与台湾有三个领域可以聚焦与合作,首先是教育,因为台湾希望能够维持与中共的不同认同,教育是一个最佳媒介达到这个目的,对印度学生来说,无论是学习中文、理解台湾与中共之间的复杂关系、认识到台湾以不同于中共的形式存在,这些都有利于台湾情况。此外,由于印中关系出现问题,印度也在增加与台湾经济、智库及知识界网络的连结,未来这个领域的合作应该会越来越多。

第二个领域是科技,包括半导体在内。潘达表示,印台正在讨论如何推进彼此在这方面的合作,其中网络安全是一个双方还有更多空间可以合作的领域。另一个领域是双边及地区的问题,那就是投资及经济合作,也涵盖农业、基础设施及连通性等议题,台湾已经展现极大兴趣在印度投资,印度也希望能吸引更多台湾的投资。

他说,自去年印度与中共发生加勒万河谷事件后,印度已经在转移对中国的投资,而印度越是与中共“脱钩”,它也会越朝台湾的方向移动,因此人们应该会看到印度与台湾在经贸方面的合作越来越多。

潘达提醒说,关于香港人权问题及任何涉及更紧密公民社会连结的议题,都不大适合被包含在这个范围里,“主要原因是我认为,新德里对这些议题仍然有政治上的保守主义。”他说,由于历史上印度与中共在关于达赖喇嘛及西藏议题的紧张,印度政府在处理涉及西藏人权议题或倡议的公民社会活动时总是非常谨慎和保守。

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印度项目负责人坦维·马丹(Tanvi Madan)近日也在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关于印太地区安全框架的讨论中也提到,印度与台湾的关系仍然有许多开发的空间。

不过在谈及印台关系的发展前马丹说,有必要先了解几个前提。首先是印度官方持一中政策,尽管自2010年之后它就不愿明确重申这个立场。其次是印度不会抛弃一中政策,尽管由于印中边境争议目前双方关系处于特别敏感时刻。

在这两个前提下,马丹认为,印台关系还有许多未开发空间,几个趋势都反映出双边关系存在许多潜能,首先就是疫情后台湾在印度的能见度大大提高,印度人民对台湾有正面印象,媒体也多次采访台湾高层官员,包括外交部长吴钊燮和数码政委唐凤等,这在过去是极少见到的情况。

其次,印中边境冲突后印度对中共的看法渐趋强硬,马丹说,印度内部已出现要求重新审视中共政策的声音,另外就是中共在应对疫情与印中边境争议的作为对印度的经济、教育及科技政策产生影响,印度政府对中共在经济、科技、通信、公共外交及教育等各方面活动开始加以限制或提出质疑,这可能导致印度寻求开发其他替代选项,包括资本、科技及知识,这些对台湾都非常有利。

马丹认为,台湾可以采取两个方式来改善与印度的关系,一是建立并扩大与印度各阶层、各领域人士的交往,例如经济、教育、观光、旅游等各领域的交流,增加台湾与印度地方政府、企业、公民社会、媒体及学生的接触,印度正在寻找“非中国”的替代选项,这与台湾同样试图要分散市场的需求是一个很好的组合。

另一个方式则是深化印台之间“不在雷达上”的防务与情报及半隐形政治关系。马丹说,台湾与印度可以常态化彼此外交官及军事人员的往来,以往这种往来多半极为有限且不定期,双方还可以增加彼此国会议员和政党交流,同时台湾也可以与印度分享情报,包括进来地区情势下对中共的观察。

马丹认为,美国及理念相近国家对印台关系的发展也可以起到促进作用,例如美国可以提供印度与台湾发展非官方关系的经验,美国与其他国家也可以为印台的更多接触提供平台,例如通过外交或军事演习项目,或是让台湾参与国际体系,一方面也能确保台湾的声音能被听到,包括鼓励让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参与一轨半或二轨对话,例如“四方会谈”(QUAD Plus)的一轨半对话就可以将台湾包括在内。

台湾驻印度代表葛葆萱去年11月接受《印度斯坦时报》专访时说,台湾的“新南向政策”与印度的“东进”政策有汇聚之处,双方也有共同的民主价值,现在彼此在面对的新安全威胁上汇聚,例如“其他国家对国际共同秩序与价值,和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忽视”,都为印度与台湾的合作提供更多机会。

(转自美国之音)

责任编辑:钟元#

相关新闻
印媒:中共在印度境内建村 含百栋房屋
中印举行第9轮军长级会谈 传边境再爆冲突
印度永久禁止59款中国APP 含微信和TikTok
【时事军事】嚣张的轰-6 实战中将沦为笑柄
最热视频
【西游义趣】之三:唐僧宝象国逢难
【拍案惊奇】港共暴政下相约 照片中只剩她
【有冇搞错】为香港默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