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高校培训中共警察 专家忧威胁国家安全

中国问题专家认为,中方对来加拿大学习及研究加拿大警察感兴趣,意味着JIBC的培训计划可能会助长间谍活动。(GOH CHAI HIN/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51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21年01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加拿大卑诗省警察学院Justice Institute of B.C. (JIBC)有一个为中共政权执法人员量身定制的培训计划,而且很受欢迎。专家认为,该计划对加拿大的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据Glacier Media本周一发表的一篇文章,JIBC自2013年以来,已接收近二千名来自中国司法界的学生、新警察及数十名法官参加其培训计划。该校的国际执法研究(ILES)计划为来自中国的执法人员量身定制,但缺乏指导原则和监督。

该文称,参加该计划培训的人,是中国共产党精心挑选的人。批评人士指出,该计划充其量是一个收入来源,但无法实现其所说的改革专制政权警察制度的目标。最糟的是,它带来了国家安全威胁,比如外国渗透、间谍活动,以及侵犯人权问题。

加拿大国防部最近取消了让中共军事人员来加拿大参加训练的计划,因为担心国家安全受损害。但加拿大高校仍然在培训中共警察

JIBC的总裁塔科(Michel Tarko)表示,该校接待来自中国的法官、警察和未来的执法人员,向他们“展示加拿大的刑事司法系统,以拓宽他们对不同司法系统的看法和理解”。

为了赚钱

JIBC的公开文件显示,其针对中国司法界的计划从2013年开始快速增长。该校的国际合同收入几乎翻了3倍,从2014年的60万元增加到2018年的230万元。同期国际学生人数增加了超过5倍。

塔科表示,校方需要增加收入,以便在课程、教学大纲开发,以及发展学校在其它领域的能力等方面投资。

这些年中,中共政权通过其统战部系统,在国际社会(包括加拿大)积极扩展其影响力。中国广东省在2016年与卑诗省就中共政府的“一带一路”倡议达成了一项备忘录,其中包括一项扩大国际学生交流的协议。

省政府在2012年成立了卑诗省国际教育委员会(BCCIE),塔科是其成员之一;高贵林学区主管加特兰(Patricia Gartland)也是成员之一,该校区还开设了一所中共资助的孔子学院。

在2013-2014学年,JIBC接收了三百多名“中国官员”学生,包括中国江苏省高院的19名法官。

2014年,发生在香港的“雨伞运动”,使全球关注中国的警察暴力问题。同时,人权观察(HRW)组织的报告称,在中国执法机构和腐败的刑事司法系统的协助下,该国少数民族的状况不断恶化。

中方响应热烈

JIBC称,中方对该校的国际学生计划表现出“极大的兴趣”,2014年来了400名警察学生。

2017年,由于需求激增,JIBC出台了一个为期4个月、15学分的国际执法研究计划。该校的一项文件中,称此计划“受到(中共政府)官员的高度评价”。

向JIBC派遣警察学生的中国学校包括:河南警察学院、铁道警察学院、山西警察学院、重庆警察学院、江西警察学院、广西警察学院、湖南警察学院、四川警察学院及江苏警察学院。

来自中国的警察学生有机会参观当地的警察局,比如本那比加拿大骑警(RCMP)及温哥华警察局(VPD),等等。

JIBC表示,这些学生“获得了实习机会,并从几个地方市政警察局的专责小组警官处学到了东西。”

温哥华警察局的警官帮助培训过这些来自中国的学生,该警局的警察总长帕尔默(Adam Palmer)参加了很多毕业典礼上的合影。

想研究加拿大警察?

JIBC也提供在海外的相关国际培训。当被问及有多少警察学生在中国使用JIBC的教材接受培训时,塔科说,一个也没有。这意味着,中国的警察学生只对来加拿大感兴趣。

中国问题专家认为,中方对来加拿大学习及研究加拿大警察感兴趣,意味着JIBC的培训计划可能会助长间谍活动。

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区前主管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说,首先,中国的警察学生构成了即时的情报收集威胁。

“他们将经过挑选,并有责任报告正在发生的一切,以及与他们会面的所有人。”他说,“你以为将一些学生带入这里的学院将有助于改变他们的想法吗?这种天真无知的做法是愚蠢的。”

朱诺-卡苏亚说,这是加拿大政府数十年来与中共政权打交道的产物,可追溯到1970年代老特鲁多(Pierre Trudeau)当总理的时候。

西蒙‧弗雷泽大学犯罪学家戈登(Rob Gordon)说:“这些人是因为其(中共)意识形态够纯而被选中,他们来到加拿大收集信息,然后带回中国。”

戈登说,西蒙‧弗雷泽大学也面临来自中方的类似压力,中方最近希望该大学对中国人开放高级网络安全课程。他正在呼吁抵制这做法。

他说,原因之一是担心来自中国的警察或军队人员入读此课程后,“获取各种信息,然后找到我们的工作方式”。

情报分析师和跨国有组织犯罪专家麦格雷戈(Scott McGregor)曾任军事情报顾问,曾在阿富汗工作,也曾为政府调查卑诗省的国际洗钱活动提供咨询。他说,来自中国的警察学生可以做很多事,因为“没人关注执法部门内部的安全,非常,非常少。”

JIBC表示,在2018-2019学年期间,一些中国的警察学生被加拿大政府拒绝了学习签证。不过,塔科说,当局并没有解释拒绝他们的理由。

麦格雷戈表示,拒绝的原因可能有很多,但如果是出于国家安全原因的话,加拿大的行动已经有点晚了。

派驻间谍的渠道?

一些专家认为,JIBC的招生计划,可以帮助中共间谍融入加拿大的执法部门。

朱诺-卡苏亚和麦格雷戈都表示,那些忠于中共的人,可以通过这方式获得加拿大移民身份,他们可以使用如假包换的毕业证书向当地警察局申请工作,然后进入休眠状态,直到中共要求他们出来行动。

麦格雷戈说,中共将选择其最佳人选,并利用其在加拿大警察招聘过程中了解到的信息,将“卧底人员”送来加拿大。

戈登说,中共政权有一个特点,“他们(中共)非常有耐心,他们会将一个人或一群人安置在有用的位置,并让他们休眠,直到需要时为止。”

2005年,中共高级警察、610办公室官员郝凤军脱离中共后说,610办公室于1999年成立,专门负责监视和破坏海外法轮功学员的活动。中共在加拿大的间谍活动比很多国家都要多。

责任编辑:岳怡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