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高校培訓中共警察 專家憂威脅國家安全

中國問題專家認為,中方對來加拿大學習及研究加拿大警察感興趣,意味著JIBC的培訓計劃可能會助長間諜活動。(GOH CHAI HIN/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氣: 513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21年01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報導)加拿大卑詩省警察學院Justice Institute of B.C. (JIBC)有一個為中共政權執法人員量身定製的培訓計劃,而且很受歡迎。專家認為,該計劃對加拿大的國家安全構成威脅。

據Glacier Media本週一發表的一篇文章,JIBC自2013年以來,已接收近二千名來自中國司法界的學生、新警察及數十名法官參加其培訓計劃。該校的國際執法研究(ILES)計劃為來自中國的執法人員量身定製,但缺乏指導原則和監督。

該文稱,參加該計劃培訓的人,是中國共產黨精心挑選的人。批評人士指出,該計劃充其量是一個收入來源,但無法實現其所說的改革專制政權警察制度的目標。最糟的是,它帶來了國家安全威脅,比如外國滲透、間諜活動,以及侵犯人權問題。

加拿大國防部最近取消了讓中共軍事人員來加拿大參加訓練的計劃,因為擔心國家安全受損害。但加拿大高校仍然在培訓中共警察

JIBC的總裁塔科(Michel Tarko)表示,該校接待來自中國的法官、警察和未來的執法人員,向他們「展示加拿大的刑事司法系統,以拓寬他們對不同司法系統的看法和理解」。

為了賺錢

JIBC的公開文件顯示,其針對中國司法界的計劃從2013年開始快速增長。該校的國際合同收入幾乎翻了3倍,從2014年的60萬元增加到2018年的230萬元。同期國際學生人數增加了超過5倍。

塔科表示,校方需要增加收入,以便在課程、教學大綱開發,以及發展學校在其它領域的能力等方面投資。

這些年中,中共政權通過其統戰部系統,在國際社會(包括加拿大)積極擴展其影響力。中國廣東省在2016年與卑詩省就中共政府的「一帶一路」倡議達成了一項備忘錄,其中包括一項擴大國際學生交流的協議。

省政府在2012年成立了卑詩省國際教育委員會(BCCIE),塔科是其成員之一;高貴林學區主管加特蘭(Patricia Gartland)也是成員之一,該校區還開設了一所中共資助的孔子學院。

在2013-2014學年,JIBC接收了三百多名「中國官員」學生,包括中國江蘇省高院的19名法官。

2014年,發生在香港的「雨傘運動」,使全球關注中國的警察暴力問題。同時,人權觀察(HRW)組織的報告稱,在中國執法機構和腐敗的刑事司法系統的協助下,該國少數民族的狀況不斷惡化。

中方響應熱烈

JIBC稱,中方對該校的國際學生計劃表現出「極大的興趣」,2014年來了400名警察學生。

2017年,由於需求激增,JIBC出台了一個為期4個月、15學分的國際執法研究計劃。該校的一項文件中,稱此計劃「受到(中共政府)官員的高度評價」。

向JIBC派遣警察學生的中國學校包括:河南警察學院、鐵道警察學院、山西警察學院、重慶警察學院、江西警察學院、廣西警察學院、湖南警察學院、四川警察學院及江蘇警察學院。

來自中國的警察學生有機會參觀當地的警察局,比如本那比加拿大騎警(RCMP)及溫哥華警察局(VPD),等等。

JIBC表示,這些學生「獲得了實習機會,並從幾個地方市政警察局的專責小組警官處學到了東西。」

溫哥華警察局的警官幫助培訓過這些來自中國的學生,該警局的警察總長帕爾默(Adam Palmer)參加了很多畢業典禮上的合影。

想研究加拿大警察?

JIBC也提供在海外的相關國際培訓。當被問及有多少警察學生在中國使用JIBC的教材接受培訓時,塔科說,一個也沒有。這意味著,中國的警察學生只對來加拿大感興趣。

中國問題專家認為,中方對來加拿大學習及研究加拿大警察感興趣,意味著JIBC的培訓計劃可能會助長間諜活動。

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亞太區前主管朱諾-卡蘇亞(Michel Juneau-Katsuya)說,首先,中國的警察學生構成了即時的情報收集威脅。

「他們將經過挑選,並有責任報告正在發生的一切,以及與他們會面的所有人。」他說,「你以為將一些學生帶入這裡的學院將有助於改變他們的想法嗎?這種天真無知的做法是愚蠢的。」

朱諾-卡蘇亞說,這是加拿大政府數十年來與中共政權打交道的產物,可追溯到1970年代老特魯多(Pierre Trudeau)當總理的時候。

西蒙‧弗雷澤大學犯罪學家戈登(Rob Gordon)說:「這些人是因為其(中共)意識形態夠純而被選中,他們來到加拿大收集信息,然後帶回中國。」

戈登說,西蒙‧弗雷澤大學也面臨來自中方的類似壓力,中方最近希望該大學對中國人開放高級網絡安全課程。他正在呼籲抵制這做法。

他說,原因之一是擔心來自中國的警察或軍隊人員入讀此課程後,「獲取各種信息,然後找到我們的工作方式」。

情報分析師和跨國有組織犯罪專家麥格雷戈(Scott McGregor)曾任軍事情報顧問,曾在阿富汗工作,也曾為政府調查卑詩省的國際洗錢活動提供諮詢。他說,來自中國的警察學生可以做很多事,因為「沒人關注執法部門內部的安全,非常,非常少。」

JIBC表示,在2018-2019學年期間,一些中國的警察學生被加拿大政府拒絕了學習簽證。不過,塔科說,當局並沒有解釋拒絕他們的理由。

麥格雷戈表示,拒絕的原因可能有很多,但如果是出於國家安全原因的話,加拿大的行動已經有點晚了。

派駐間諜的渠道?

一些專家認為,JIBC的招生計劃,可以幫助中共間諜融入加拿大的執法部門。

朱諾-卡蘇亞和麥格雷戈都表示,那些忠於中共的人,可以通過這方式獲得加拿大移民身分,他們可以使用如假包換的畢業證書向當地警察局申請工作,然後進入休眠狀態,直到中共要求他們出來行動。

麥格雷戈說,中共將選擇其最佳人選,並利用其在加拿大警察招聘過程中了解到的信息,將「臥底人員」送來加拿大。

戈登說,中共政權有一個特點,「他們(中共)非常有耐心,他們會將一個人或一群人安置在有用的位置,並讓他們休眠,直到需要時為止。」

2005年,中共高級警察、610辦公室官員郝鳳軍脫離中共後說,610辦公室於1999年成立,專門負責監視和破壞海外法輪功學員的活動。中共在加拿大的間諜活動比很多國家都要多。

責任編輯:岳怡 #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