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安省公司获省府250万开发产品 买中国货交差

人气: 3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21年10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安省公司FacedriveInc.获得安省政府200多万元(加元)的资金,用于开发方便人们保持身体距离的设备。后来,该公司看起来是从一家中国制造商那里购买了类似的设备。

据《环球邮报》报导,他们获得的购买发票显示,Facedrive从中国制造商KKM Co. Ltd.购买了超过20万台可穿戴的设备。KKM在电子商务网站阿里巴巴上,以每台几元的价格出售该产品。

今年2月,安省政府宣布,将给位于多伦多的Facedrive公司提供250万元,用于开发TraceSCAN——类似手表的设备,旨在帮助进行病毒接触者追踪,以及保持身体距离。省府将这笔资金称为一个“安省制造的解决方案”。

省经济发展厅长费德利(Victor Fedeli)当时说,Facedrive“预计将在安省制造150,000台设备。”

Facedrive最初是一家叫车服务公司,然后宣布扩展到其他几个领域,包括在线零售、食品送货和电动汽车订购服务。《环邮》的报导称,2020年初,Facedrive在多伦多证券交易所以每股约2元开始,价格在病毒大流行初期攀升,然后在今年初飙升,在2月份达到59.95元的高位,当时使该公司的市值超过50亿元。

由于公司的财务损失不断增加,Facedrive的股价最近已回落至1元左右。该公司的高管,包括其共同创始人之一,在过去2个月出售了大量股票。

Facedrive称自己是一个优先考虑人类和地球的技术生态系统,并在全球病毒大流行的早期转向了接触者追踪业务。

安省政府在2月份宣布该笔资金时,省经济发展、创造就业和贸易厅表示,这些钱将“加速TraceSCAN的开发”,TraceSCAN将用于工作场所,当佩戴者彼此距离太近时,会通过振动或发声警告,并为接触者追踪提供记录。

各方保持沉默

《环邮》的报导称,今年4月,他们注意到KKM的设备和TraceSCAN之间有许多相似之处。他们获得的发票确认,TraceSCAN至少是部分来自中国的产品,而且没有迹象表明,Facedrive在安省或其他地方制造了任何东西。

不过,该公司没有直接回答制造方面的问题,只是表示,它开发了在TraceSCAN上运行的软件。该公司此前强调有滑铁卢大学的2位教授参与,旨在将人工智能纳入产品中,但是,这2位教授都没有就他们所起作用的问题做出回应。

相关的发票显示,这些可穿戴设备是由前Facedrive首席运营官、现任首席执行官普什帕拉贾(Suman Pushparajah)购买的。普什帕拉贾通过他自己作为唯一董事的私人公司Firm Group购买了一些设备,并将他的家列为送货地址。

KKM为Facedrive特制了带有标识的设备。LiUNA是一个建筑工会,是TraceSCAN的早期支持者,该工会没对其成员是否仍在使用该设备做出回应。

Facedrive没有按时完成该省政府资助项目要求的任务,但表示他们后来获得了延期。该公司在2月份从省府获得了150万元,其余的资金在公司于7月5日前交付160,000台TraceSCAN设备时支付。

安省经济发展厅发言人肯格(Sumita Kanga)以保密为由,不回答Facedrive项目的细节问题,但表示,省政府会在收到相关设备,经过审查并对该项目的完成感到满意后,才会向Facedrive发放最后一笔款。

根据相关发票,Facedrive从KKM那里购买了至少270万元的产品,Facedrive仅从TraceSCAN产品中获得了178,980元的收入。

随着疫苗接种率的攀升,TraceSCAN的使用前景面临挑战。Riverside Natural Foods Ltd.和加拿大航空公司均曾采用TraceSCAN。但他们表示,已经不再使用该设备。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