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英澳组新军事联盟 学者:加国需明确对华政策

特鲁多新政府是时候拿出令盟国瞩目的对华政策。(Shutterstock)
人气: 28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1年10月06日讯】随着两名被中国(中共)当局囚禁了近三年的加拿大人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在上周末恢复自由回到加拿大,两名加拿大外交领域的教授表示,加拿大是时候拿出明确的对华政策了,包括直截了当的对中共侵犯人权的批评。

他们表示,加拿大不再需要像以前那样的小心翼翼却又毫无目标地对待中共,甚至被动地迎合中共。加拿大不能继续容忍中共这种明目张胆的人质外交。而加拿大的明确的对华政策也是重要盟国——美国所希望看到并得以合作的。

学者:制定新的抗共政策

滑铁卢大学政治科学系的教授韦尔奇(David Welch)近日向加拿大《邮报》表示,除了人质外交,中共的很多做法都是加拿大不能容忍的,诸如言而无信地公开撕毁对香港“一国两制”的国际承诺、系统地对维吾尔族的种族灭绝、不断升级地叫嚣对台湾海峡实施战争等等。

韦尔奇教授认为,中共如此种种的做法都是与加拿大价值观格格不入的。他认为,现在两个迈克尔回来了,是时候明确我们的对华政策了,让加拿大在这些问题上摆放正确的位置,谱写正面的历史。

加拿大卡尔顿大学国际事务教授汉普森(Fen Hampson)也表示,过去几年加拿大在处理对华问题上总是战战兢兢,他认为加拿大的“自我约束”形象应该改变。汉普森教授预测道,未来加拿大会采取一个“更为公开和直言不讳的途径”,来表达对中共一系列的侵犯人权行径的关注。

他指出,加拿大同时也会试图和中国有更多的贸易合作。

上周日,加拿大外交部长加诺(Marc Garneau)一定程度上承认两名人质问题已经伤害到加中关系,表示在两名迈克尔被释放之前,没法谈对华关系问题。

加诺说,加拿大对中国(中共)现在是“睁大眼睛”看,政府现在对华采用的是四重策略:“共存”、“竞争”、“合作”和“挑战”。加政府谴责中共政权拘留康明凯和斯帕弗,就是对其提出挑战的一个例子。

缺乏连贯性政策

韦尔奇教授指出,对于亚太地区,加拿大从来就没有连贯性的政策。在他看来,这是因为某种“内部对峙”造成的。

他进一步分析说,在加拿大对华政策的制定问题上,一向以来都缺乏共识。政府常常是在处理有关中国事务问题上举棋不定,无法定夺是否应当加强交往并包容中国(中共),还是应该维护加拿大的原则及价值观,坚定地对抗中共的不守承诺和一意孤行。

汉普森教授认为,加拿大目前还面临着来自美国的压力。美国希望加方有非常明确的对华政策,这将有助于两国加强合作共同对抗中共强权。

被拜登政府提名为下一任美国驻加拿大大使的科恩(David Cohen)在上周向参议院委员会表示“我们等待着加拿大出台他们对华政策的框架”。科恩表示,如果他被确认大使之职,在处理当前存在的一大威胁即中国(中共)的问题上,美国和加拿大加强合作是非常合理的。

汉普森教授认为,科恩的这些陈述和美国联邦政府的用意是相呼应的。他分析说,美国非常欢迎两国间更为紧密的合作、更为一致地共同对付中共。他举例说,现在加拿大在阻止华为进入5G的问题上就是在拖后腿。

韦尔奇教授对此表示,在5G问题上,加拿大确实该尽快做决定,五眼联盟的盟国都已表态了。

汉普森教授还指出,加拿大在军事合作方面也需要有清晰计划,考虑是否同美国、澳大利亚加强合作,考虑是否要在亚太地区加大投资和加大外交力度。

新军事联盟 加拿大何去何从

在9月中旬,美、英、澳形成了冷战后的第一个新军事联盟AUKUS,联盟运作的第一步是帮助澳大利亚获得核动力潜艇,首先就是要对战中共的核潜艇。美国罕见地愿意转让核动力潜艇技术给澳大利亚,应该是希望与澳大利亚合作,随时监控中共潜艇从南海进入印度洋或绕行至太平洋的通道。

美、英、澳联合声明也明确指出:“澳大利亚核动力潜艇的开发将是三国的共同努力,重点是互操作性、通用性和互利性”,“确保我们每个国家都拥有所需的最现代化的能力,以处理和抵御快速展开的威胁。”此前的一份报告称,加拿大迫切需要一支新的潜艇舰队。

汉普森教授对此认为,加拿大不必完全仿效澳大利亚的做法购买核潜艇,但加拿大还有一个急需解决的问题,那就是购买战斗机的需求。他说,在澳大利亚和太平洋盟国眼里,在很多方面,加拿大与他们的期望值相差甚远。

韦尔奇教授则指出,在印太地区战略上,加拿大曾经是一个积极参与的国家,也曾经相当有建设性,但当下的加拿大已不复从前。他说,加拿大虽然应该对中国(中共)采取强硬态度,但这并不意味着加拿大必须和美国的政策同步。

自由党大选期间承诺要制定新的亚太战略,加强亚太贸易关系,扩大现有亚太外交和军事关系等。加拿大的对华政策确实是令人翘首以待。

责任编辑:文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