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名家专栏】大多数人反强制接种疫苗 不反疫苗

作者:保罗.格罗尔克(Paul Vincent Groarke)/李平翻译

图为2021年10月3日,蒙特利尔市民路过一个疫苗接种站。(Graham Hughes/加通社)
人气: 45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1年11月18日】前不久的大选期间,特鲁多一再强调,他不会让“反疫苗暴民”主导他的防疫计划。作为一名政客,随便就给不同意打疫苗的人扣上这种帽子,让许多人反感。

实际上,多数反对强制疫苗的人,并不反对疫苗,只是觉得必要时才打疫苗,如感染风险超过疫苗本身风险时才打疫苗。这种立场不仅合理,而且也符合临床原则。目前COVID-19疫苗都是仓促上市,风险大,但多数主流媒体和左媒视而不见。

疫苗狂热支持者不仅自己排长队抢着打疫苗,还要求人人都得打。目前人们在疫苗上的态度,似乎和人们在政治上分歧一样,都只有两个极端,没有中间派别之说。

为了集体就得牺牲个体?

所有疫苗都有风险,在把异物打进身体之前要慎重,何况是把这种病原菌或伤害人体正常免疫功能的不明物体打到体内。

个体打不打疫苗,得视个体具体情况而定,确定打疫苗好处是否大过风险。全球许多有良知的医生和专家批评强制接种疫苗政策完全忽视这一过程,是一棍子打死的做法,与基于病患需求的医疗原则背道而驰。

强制接种疫苗还涉及法律问题。以色列一个法庭最近判决:儿童感染COVID-19病毒风险极低,不应该打这种刚刚推出的疫苗。各国律师们也指出,强制接种疫苗的做法侵犯个人自由。

对于许多人来说,疫苗风险远大过好处,疫苗长期影响目前还是未知数,搞强制完全行不通。

所有这些,疫苗狂热支持者都视而不见,只一味要求所有人都得打疫苗,甚至5岁以下孩童也不放过,理由是即使儿童感染,风险极低,为了他人安全,也得打疫苗。也就是说,儿童打疫苗,不是为了他们自身好,而是为了其他人。多么令人不寒而栗的逻辑!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

上过道德课的都知道,康德曾说,人是目的,不是手段。道德还告诉人们,这种残忍的功利主义,本质是打着集体利益的名义,牺牲个体的健康和幸福,完全经不推敲和不堪一击,和过去所谓的优生学、强制绝育和许多站不住脚的医疗做法,如出一辙。

强制接种疫苗是专横和独裁

强制接种疫苗涉及的更深层问题,是个体自主性。人类伦理共识认为,在自身医疗决定上,是当事人自己说了算,不是由政府越殂代庖。《普通法》也保留了个体身体完整性的决定权,即往自己身体里打什么东西,由个体说了算。

将这种个体医疗自主权,交给所谓的官员和专家来处置,甚至不顾当事人的强烈反对,不再是一种简单的攻击和侵犯,更是一种专横和独裁。

从《宪法》上讲,这种做法是打压异己。一个社会里要求所有人都说好,自由就无从谈起。对于有识之士的批评和指责,许多政客的回应巧舌如簧。他们根本意识不到,强制疫苗涉及许多道德伦理问题。一位美国大主教最近指出,在这个问题上,需要摸一下自己的良心问一问,然后顺良心而为。但在一些政客眼中,在这个问题上人民没有决定的权利,只有遵从的义务。

从大的角度上讲,性质更严重。政客违背人民的意志,蛮横强迫他们遵从政府规定,是对个人尊严和不可侵犯的一种攻击,是对社会核心价值基石的一种背叛。

作者简介:

保罗‧格罗尔克(Paul Vincent Groarke)是一名退休律师和学者。他拥有哲学博士学位,并发表了大量关于《普通法》、伦理和哲学历史的著作。最近,他在用浅显的语言讨论政治理论的《规则体系》(the System of Rules)一书中,就COVID-19疫情发表了评论。

原文Most Who Object to Mandatory Vaccination Are Not “Anti-Vaxxers”刊载于英文大纪元。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