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名家專欄】大多數人反強制接種疫苗 不反疫苗

作者:保羅.格羅爾克(Paul Vincent Groarke)/李平翻譯

圖為2021年10月3日,蒙特利爾市民路過一個疫苗接種站。(Graham Hughes/加通社)
人氣: 45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1年11月18日】前不久的大選期間,特魯多一再強調,他不會讓「反疫苗暴民」主導他的防疫計劃。作為一名政客,隨便就給不同意打疫苗的人扣上這種帽子,讓許多人反感。

實際上,多數反對強制疫苗的人,並不反對疫苗,只是覺得必要時才打疫苗,如感染風險超過疫苗本身風險時才打疫苗。這種立場不僅合理,而且也符合臨床原則。目前COVID-19疫苗都是倉促上市,風險大,但多數主流媒體和左媒視而不見。

疫苗狂熱支持者不僅自己排長隊搶著打疫苗,還要求人人都得打。目前人們在疫苗上的態度,似乎和人們在政治上分歧一樣,都只有兩個極端,沒有中間派別之說。

為了集體就得犧牲個體?

所有疫苗都有風險,在把異物打進身體之前要慎重,何況是把這種病原菌或傷害人體正常免疫功能的不明物體打到體內。

個體打不打疫苗,得視個體具體情況而定,確定打疫苗好處是否大過風險。全球許多有良知的醫生和專家批評強制接種疫苗政策完全忽視這一過程,是一棍子打死的做法,與基於病患需求的醫療原則背道而馳。

強制接種疫苗還涉及法律問題。以色列一個法庭最近判決:兒童感染COVID-19病毒風險極低,不應該打這種剛剛推出的疫苗。各國律師們也指出,強制接種疫苗的做法侵犯個人自由。

對於許多人來說,疫苗風險遠大過好處,疫苗長期影響目前還是未知數,搞強制完全行不通。

所有這些,疫苗狂熱支持者都視而不見,只一味要求所有人都得打疫苗,甚至5歲以下孩童也不放過,理由是即使兒童感染,風險極低,為了他人安全,也得打疫苗。也就是說,兒童打疫苗,不是為了他們自身好,而是為了其他人。多麼令人不寒而慄的邏輯!多麼冠冕堂皇的理由!

上過道德課的都知道,康德曾說,人是目的,不是手段。道德還告訴人們,這種殘忍的功利主義,本質是打著集體利益的名義,犧牲個體的健康和幸福,完全經不推敲和不堪一擊,和過去所謂的優生學、強制絕育和許多站不住腳的醫療做法,如出一轍。

強制接種疫苗是專橫和獨裁

強制接種疫苗涉及的更深層問題,是個體自主性。人類倫理共識認為,在自身醫療決定上,是當事人自己說了算,不是由政府越殂代庖。《普通法》也保留了個體身體完整性的決定權,即往自己身體裡打什麼東西,由個體說了算。

將這種個體醫療自主權,交給所謂的官員和專家來處置,甚至不顧當事人的強烈反對,不再是一種簡單的攻擊和侵犯,更是一種專橫和獨裁。

從《憲法》上講,這種做法是打壓異己。一個社會裡要求所有人都說好,自由就無從談起。對於有識之士的批評和指責,許多政客的回應巧舌如簧。他們根本意識不到,強制疫苗涉及許多道德倫理問題。一位美國大主教最近指出,在這個問題上,需要摸一下自己的良心問一問,然後順良心而為。但在一些政客眼中,在這個問題上人民沒有決定的權利,只有遵從的義務。

從大的角度上講,性質更嚴重。政客違背人民的意志,蠻橫強迫他們遵從政府規定,是對個人尊嚴和不可侵犯的一種攻擊,是對社會核心價值基石的一種背叛。

作者簡介:

保羅‧格羅爾克(Paul Vincent Groarke)是一名退休律師和學者。他擁有哲學博士學位,並發表了大量關於《普通法》、倫理和哲學歷史的著作。最近,他在用淺顯的語言討論政治理論的《規則體系》(the System of Rules)一書中,就COVID-19疫情發表了評論。

原文Most Who Object to Mandatory Vaccination Are Not 「Anti-Vaxxers」刊載於英文大紀元。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