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逃外科医生谈中共体制下的医疗乱象

人气 10060

【大纪元2021年11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徐绣惠洛杉矶报导)近期从大陆出逃的外科医生骆成(化名),因调查、搜集大陆非法器官移植证据而遭医院开除。他11月24日接受大纪元新唐人联合专访,披露自己在中国医疗界所看到的诸多怪现状。

骆成说:“中国许多的问题在于讯息的不公开。只要讯息公开了,一些问题都能很好解决。”例如这次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如果中共公开了零号病人的讯息,并且及时通报和防控,疫情就可能及时控制,不会波及世界。随着时间的推移,对病毒追本溯源,在极权体制下的中国更加困难重重。

疫苗问题非人道防疫管理

尽管中共当局竭力掩盖接种国产疫苗的并发症,但在大陆的互联网仍可看到许多接种疫苗后罹患“白血病”的案例。网上曾有微博汇集了部分曝光的“国产疫苗注射后事故”,其中很多人得了急性白血病,但这些讯息与引用的多条微博都快速被删除。

骆成表示,在过去,因中国劣质疫苗而引发的民间受害者维权的案例不计其数,而中国大陆生产的COVID-19疫苗是属于“灭活疫苗”,例如科兴疫苗(Sinovac)和国药疫苗(Sinopharm)。

据未证实的消息,科兴疫苗是使用“甲醛”灭活,从医学上看,若人体长期摄入过多的甲醛,就会出现骨髓中血细胞变异,可能演变成白血病。骆成说:“甲醛作为目前已知的白血病致病因子,长期暴露于含有甲醛分子空气中的人员,例如装修工人、实验室人员,其罹患白血病的概率大大高于普通人。”

而上述人员只是透过空气吸入甲醛分子;在经过肺泡毛细血管气体交换后,只有少数甲醛溶解于血液中,危害人体。如果是残留甲醛的疫苗经由静脉输入人体,所有甲醛成分全部溶于血液中,危险系数大幅度上升。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接种大陆产疫苗后的白血病并发症如此之多。

网络上曝光因接种疫苗罹患白血病的案例可能只是冰山一角。骆成说:“中共强迫民众去打疫苗,但却不公布并发症、副作用。”表面上形势大好,可实际上在这么短时间内推出疫苗,未通过第三期临床试验、未公开严谨的实验数据;对于此类消息,大陆媒体加以全面封锁,并“辟谣”所有质疑,根本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此外,骆成认为中共的防疫管理非常没有人性,“全国各地利用‘健康码’和大数据监控民众,侵犯隐私权。一旦出现核酸阳性患者,强制隔离大批人群,还要民众自己负担高昂的隔离费用,害得很多人费时、费力、费钱”。许多人因为中共“一刀切”式的过度防疫而错失商机、丢失工作、经济窘迫,甚至发生轻生自杀等人伦惨剧。

医生和患者间的社会矛盾

骆成说:“共产党一直在各行各业创造一种‘类文革式’的人斗人的局面。”以医疗界为例,当局用于国民医疗保障的投入一直在全世界排名倒数;令人发指的是,这点微薄的资金,其中大部分用于中共官员的医保。如何填补巨大的医疗资金短缺?中共不仅要公立医院自负盈亏,同时极度压榨医护人员合法的薪资待遇,平均水平只有国外同行的1/6至1/8。

在薪资微薄的情况下,医生也要生活,也有经济压力;骆成说,虽然说收红包和回扣的问题取决于个人意志和品行,但若不收贿赂,在医院可能也很难立足,一般人总是会向现实妥协。他表示:“这是中共逼你这样做,即所谓的同流合污,转嫁医疗投入不足的社会矛盾。医护人员出于自我的经济压力,收受医药公司的药物、医疗器械回扣;变相向病患索要红包,加重病患的经济负担。”

骆成表示,另一方面,病患把看病贵、看病难归责于医护人员的不良职业行为,进而发生层出不穷的病患伤医、杀医事件,造成医患彼此敌视、缺乏信任。然而,很少有人会向中共政府问责、要求医疗改革。

逆淘汰

骆成表示,有些医生为了拿回扣,开巨额药物给患者、安排过度治疗,不仅没有帮助,反而加重病情。这类医生不仅不称职,也几乎丧失了人性,是业界“败类”。

但这种业界败类在“东窗事发”后,不仅没受到严厉惩罚,反而变本加厉。这就是大陆医疗界的“逆淘汰”现象。

高干医保

骆成说,大陆特权阶层的医疗服务一直鲜有公开披露。首先,近二十年时间内,各地大型医院都兴建“高干”或“干保”大楼,这些是专为特权阶层所盖,普通百姓基本不可能入内接受诊疗服务。

这些特殊的干部医疗大楼内部装修豪华、设备齐全,配备高年资医务人员长期轮班驻守,为权贵服务。而且,这些“人民公仆”的医疗费用基本全免,包括一天约1万人民币的重症监护病房(ICU)费用、天价进口肿瘤药物、罕见病特效药和器官移植费用。由此可见,医疗健保的“社会主义”只是在特权阶层中实行。

“科研为纲”与默认造假

大陆医疗界另外一个奇怪现象是,以医疗人员发表科研论文作为晋升职称的主要条件。许多人为了晋升、评优评先以提高待遇,花钱找人代做科学实验、撰写科研论文,这早已不是新闻。中国学者在SCI(Science citation index,科学引文索引,国际公认的科学统计、评价的检索工具)期刊论文中灌水、造假等问题层出不穷,虽也曾被国际同行举报、取消发表,但这种现象从未停止。这一定程度上和政府相关机构不作为、默许造假有关系。

骆成认为上述“科研为纲”的情况,像极了上世纪中共的“大跃进”运动,后者造成大量自然资源和人力资源的浪费,并且引发了几千万人饿死的悲剧。“一条龙”包办的写论文公司在中国社会应运而生,从实验到发表文章,只要付钱通通可以完成,费用则依据文章要发表的SCI期刊的影响力大小来决定。据骆成所知,“影响因子”在5分以内的SCI期刊,每因子的收费可能是1万~2万人民币,5分以上的文章就是天价了。

骆成举自己亲眼目睹的例子,某篇文章中说大约有90%的患者接受过前期实验,但据他所知,实际上只有不到40%的人做过前期实验。该文章的作者通过编造数据完成论文,最后还发表在影响因子分数比较高的国外权威科学期刊上。

“这种临床型的论文很难去调查原始数据,若是基础型论文或许还可以分析作假成分。但中国学者很聪明,会用一些投机倒把的手段造假。例如把实验结果的图片旋转180度或旋转270度,用在下一篇文章,这种例子非常多。”所以骆成认为,中国的科研论文数据大多数不能采信。

大陆医疗界托人做实验、写文章,以诈骗科研基金,医院和政府一起谋私利,这已是公开的秘密。骆成说:“国际同行能查出来论文造假,但是要花很大的力气。而且就算查出来,国内相关机构也多半不了了之。”这些造假者的名誉地位并不受影响,继续混得风生水起。

骆成认为以“科研为纲”统管医疗系统,最终只会造成像“大跃进”中大炼钢铁这样的浪费。他说:“中国目前大型医院就是医疗流水工厂,只有虚夸的效率,无论对医护人员还是病患,都没有以人为本的人情味。”

根本问题

骆成表示,中共所制造的恶劣社会环境,即使一个品行端正的人进入其中,出于生存本能,也有很大可能被“同化”。大陆医疗界乃至社会的各种乱象,本质上就是体制和政治环境问题。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只要被卷入中共所炮制的社会泥流,正常人很难全身而退,尤其思想上的‘共产主义’残毒会伴随终生,很难清除。”他说。◇#

责任编辑:方平

相关新闻
美前国务院官员:梵蒂冈或收取中共大量资金
《鱿鱼游戏》引发外界再关注中共活摘器官
外科医生野外急救两男子 手术台上再相遇
前大陆外科医生揭器官移植黑幕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从钱学森到导弹专家出逃 风水轮转?
吴明德:中共为保GDP 虚报中港贸易数字
【秦鹏直播】美中科技战升级 晶元巨头撤离上海
【新闻看点】手术室里全是钱?大陆医院爆黑幕
【财商天下】中共数据造假 世茂“断臂求生”
【百年真相】凶手是谁?“封疆大吏”离奇送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