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埃塞乱局打破中共“非洲梦”

人气 11528

【大纪元2021年12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龙腾云报导)奔驰的列车越过埃塞俄比亚广袤的高原和荒野,将新兴的莫焦港(Modjo)和风景秀丽的世界遗产小镇德雷达瓦(Dire Dawa)连接起来,最后奔向国际航运主航道上的吉布提海港(DJIBOUTI)……

大纪元所获内部文件揭示,这原本是中共吉林省外宣纪录片《埃塞情缘》中的镜头,拍摄思路是将中共在埃塞兴建的亚吉铁路(Addis Ababa-Djibouti Railway),宣传为“中共模式”在非洲的成功样板。

吉林省外事办2020年1月10日发给中共驻埃塞俄比亚大使馆的公函截图(大纪元)

 

2020年度吉林省文化专项资金支持项目名单显示,吉林广播电视台拟拍摄制作纪录片《埃塞情缘》。(中共党媒《人民日报》截图)

埃塞俄比亚因复制中共的政治集权和经济发展的套路,过去一直是中共宣传其发展模式的罕有样板。

中共内部文件显示,该外宣片在2020年3月初已完成拍摄,原定于在中埃建交50周年之际向中共献礼。

中埃于1970年11月24日建交,到2020年11月24日两国建交50周年,已时过境迁一年有余,《埃塞情缘》却杳无音讯。

吉林省政府《埃塞情缘》外宣纪录片拍摄大纲截图(大纪元)

中共的所谓外宣纪录片,定位就是对外宣传。但该片至今未向中国境外发布,中国境内也未见踪影。

向党献礼的中非关系《埃塞情缘》不了了之,或泄露中共的“非洲梦”已破碎。

吉林官方明知埃塞动荡 仍用外宣片向党献礼

习近平在2021年11月29日开幕的中非合作论坛上,发表了题为“携手构建新时代中非命运共同体”的演讲。

然而大纪元所获中共吉林省政府内部文件显示,当局明知埃塞国内“动荡”、“矛盾日渐激化”,仍然决定前往埃塞拍摄外宣纪录片,来宣传中共的“命运共同体”。

“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习近平提出的,建立以中共主导的国际新秩序的宣传口号。

中共吉林省外事办2020年1月10日发给中共驻埃塞俄比亚大使馆的公函显示,为贯彻落实中央关于对外宣传的指示精神,吉林省广播电视台拟与埃塞俄比亚通讯社联合拍摄外宣纪录片《埃塞情缘》,以此宣传习近平关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思想。吉林省外事办特向大使馆报告,并请使馆予以协助。

吉林省外事办2020年6月3日发给中共驻埃塞俄比亚大使馆的感谢信截图(大纪元)

吉林省外事办2020年6月3日发给中共驻埃塞大使馆的《感谢信》则披露了,在拍摄《埃塞情缘》的1月15日—3月7日期间,埃塞全国“政党间、各民族间的矛盾日渐激化,国家内部仍时有动荡”,大使馆始终密切关注和支持拍摄,“最终保证该片在困难重重中如期完成拍摄任务”。

吉林省政府不顾埃塞政局动荡、民生凋敝的现状,也要赴埃拍摄《埃塞情缘》,向党献礼。这种外宣片的制作本身,已成中非关系的真实写照——名为友好、予取予求。

事实上,2020年的疫情重挫了中共对外大撒币的财政能力,相应地也将严重依赖中共经援的埃塞经济推向了崩溃边缘。

而内战的爆发不但打破了埃塞这个仅有的“中共模式”展示柜,还将中共在非洲投资失败的真相暴露无遗。

中共在埃塞投资失败:“中共模式”破灭

埃塞俄比亚是非洲第二人口大国,因长期学习中共施行社会主义,并接受中共大量经援,一度成为世界上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而被西方媒体喻为东非“小中国”。

埃塞仿效中共换取来的经济增长,与中共对非洲的投资几乎同步。2006年到2015年期间,中资在公路、铁路、工业园区等众多领域提供了超过130亿美元的贷款。

中共的投资推高了埃塞的债务,吸引了大量中企前往埃塞淘金,令华人成为埃塞第一大外籍族群,但未能改变其仍旧是全球最贫困国家之一的现实。

埃塞俄比亚目前270亿美元的外债,有一半来自中国,主要是大型基建项目投资。

随着2018年埃塞加入中共的一带一路,中国在埃塞的投资急速增长。中国目前已是埃塞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投资来源国和第一大工程承包方。

不过,中共的扩张在2020年遭遇了埃塞内乱的严峻挑战。

埃塞总理阿比·艾哈迈德(Abiy Ahmed)与最北部提格雷州的反叛势力“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简称“提人阵”)爆发的战斗已持续一年,并引发数百万人流离失所的人道危机。提人阵是一个马列主义政党,已被埃塞政府认定为恐怖组织。

其实,中共与埃塞内战各方都关系匪浅。

提人阵(2019年前是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民主阵线,简称“埃革阵”)与中共同根同源。提人阵(埃革阵)在统治埃塞的20多年间,几乎照搬了中共控制社会和发展经济的所谓“中国模式”。曾因遮掩中共瞒报疫情而遭非议的世卫总干事谭德塞,就是提格雷人。

现任政府总理阿比虽被视为亲西方的政治家,但他同样亲近中共,多次表达了对中共的赞赏和学习之意。另据防务网站Oryx报道,在这次内战中,埃塞政府军还购买了中共和伊朗的武器。

埃塞内战的原因错综复杂,但直接诱因被认为是总理阿比推行的中央集权制,遭遇提人阵的暴力反抗。

不过罕有媒体提及的是,中央集权压制下的民族政策,也是中共贩售的“中共模式”的一部分。

埃塞内战的前景难测,但中共投资非洲的战略美梦几可宣告破灭。

例如中共对埃塞最大的投资,耗资逾42亿美元的亚吉铁路,堪称中共在非洲投资的缩影。

亚吉铁路由中国铁建中国土木工程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中土集团”)承建,2012年开工。

2016年开通后,亚吉铁路成为非洲第一条全电气化跨境铁路,也是非洲首条全产业链“中国标准”的电气化铁路。

亚吉铁路终点吉布提港,承载着埃塞90%-95%的贸易流量。同时,其终点距离中共海外唯一军事基地——吉布提保障基地,仅2公里。

虽然亚吉铁路成为中共一带一路的样板项目,但并未如同中共宣传那样给埃塞带来显着的经济效益。

实际上,参与投资和运营的中国各方损失惨重。

2016年亚吉铁路正式通车后,采取“6+2”形式,即亚吉铁路承建方中土集团和中国中铁获得亚吉铁路6年运营权;之后将运营权移交给当地人,同时中方再提供2年的技术服务。

据埃塞媒体《Addis Fortune》2020年9月报导(链接),2019年亚吉铁路营收4,000万美元,比2018年增涨了29%,但也仅能弥补每年7,000万美元营运开支的一半略多而已。2020年上半年,亚吉铁路运载了73万吨货物,收入也只是达到2,630万美元。亚吉铁路设计的年货运能力为500万吨。

2018年10月,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Sinosure,简称中国信保)首席经济学家王稳在出席“一带一路”基建融资论坛暨对话时表示,中国信保已被迫注销亚吉铁路的10亿美元亏损。中国信保是中共央企,是中国唯一承办出口信用保险业务的政策性保险公司。

与此同时,埃塞俄比亚因无力偿还中共的债务,总理阿比于2018年9月与中共达成了延期还贷的协议,将40亿美元铁路贷款还款期从10年延长至30年。

不过,2020年爆发的战乱,彻底粉碎了亚吉铁路扭亏为盈的希望,亦可能将埃塞偿还中国债务的期限无限后延。

在中共对非洲的投资中,亏损的亚吉铁路并非孤例,称得上是“一带一路”的典型。

中共官媒新华社旗下《国际先驱导报》2016年8月16日的报导(原始链接:http://ihl.cankaoxiaoxi.com/2016/0816/1268529.shtml ),列举了亚吉铁路的前车之鉴,20世纪60年代中共援建的坦赞(坦桑尼亚—赞比亚)铁路。

坦赞铁路是迄今为止中国最大的援外成套项目。承建亚吉铁路的中土集团,前身就是负责援建坦赞铁路的铁道部援外办公室。

该报导说,坦赞铁路经营状况却并不令人满意。坦赞铁路设计年运量200万吨,运量在1977年达到最高的127万吨后便大幅下滑。如今,铁路在货源充裕的情况下依然连年亏损。维持运转的资金和机车设备,长期依赖中国援助。

多年来,中共一直优先考虑投资非洲的基础设施建设,为急于效仿中共模式的非洲国家政府(从加纳到莫桑比克)修建公路、桥梁、机场和发电站。然而中共与非洲的关系越来越具有争议和不确定性。

截至2021年,中国连续13年蝉联非洲最大贸易伙伴国。自2002到2020年间,中非贸易额增加20倍,从100亿美元增加到2000亿美元。

不过,中国并非是非洲最大的投资国,而是非洲最大的债主。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 Hopkins University)中国非洲研究中心(China Africa Research Initiative) 的最新估算,在2000至2019年间,中国金融机构与非洲共签署了1141个债务协议,债务金额达1530亿美元。

但与西方“债务陷阱”的指控不完全一致,亚吉铁路和坦赞铁路等投资案例都表明了陷入债务泥沼的不仅仅是接受援助的债务国,也包括了中国这个债权国。

分析:中共投资非洲的未来

2021年11月29日习近平视频连线出席了在塞内加尔首都召开的第八届中非合作论坛,成为仅有的出席论坛的几位政府首脑之一。而三年前他在北京主持上一次中非论坛时,非洲国家包括40位总统、10位总理前往参加。

中非论坛规格的大跌,显然不是出自中共的政治意愿。就在论坛召开之前,中共专门发表一份中非关系白皮书,称与非洲的关系是其对外政策的重要基石。

无论是在历史上帮中共突破国际孤立,还是现今对抗西方对中共的人权批评,非洲一直发挥着重要作用。

中共外交官吴建明在其著作《外交案例Ⅱ》中披露了当年赢得联合国席位斗争的关键,就是向亚非拉地区提供“经济技术援助”,其中援助重点就是非洲国家,包括中共援建的坦赞铁路。

吴建明在《外交案例Ⅱ》中透露说,1971年10月联大通过了恢复中共联合国席位的决议后,毛泽东曾感慨说“是非洲兄弟把我们抬进了联合国”。

而中共回报亚非拉盟国的则是经济援助,尽管随着中共“一带一路”扩张战略的推行,这种援助正在被越来越多的受援国批评是债务陷阱。

台湾财经专家黄世聪告诉大纪元,“联合国的一国一票,让非洲成为中共很重要的票仓,所以中共会继续投入非洲。”

他列举了乌干达国际机场的例子说,“中共一直在用不公平的条款,签订合约,用债务套出非洲国家。你没钱还债,就接收资产。”

《纽约时报》等外媒认为形势发生了变化,中共正在非洲争夺资源,包括绿色能源所依赖的钴、锂、镍等稀有金属矿产。其中包括,美国总统拜登的儿子亨特·拜登参与创办的渤海华美(BHR)公司,帮助中共控制的前国企洛阳钼业集团从美国企业手中收购了储量丰富但尚未开发的刚果钴矿产。

黄世聪表示,“非洲有很重要的资源和矿产,所以中共不会放弃。但中共现在自己财政也很紧张,不太可能像以前那样大撒币,所以只能是集中投资少数重点国家。”

而财团法人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副研究员李正修则认为,一带一路已经失败,中共只是为了面子,不能承认失败,所以要继续投注更大的资金。

他表示,中共在非洲的投资之所以失败,是因为中共造成了恶性循环。

“中共援助非洲有一个原则,就是不对非洲贷款提出任何要求。”李正修解释说,“这其实意味着,中共并不要求这些借款最后被用于援助项目,这就导致很大一部分资金流入腐败官僚手中,最终造成了恶性循环。”

他总结说,“非洲一边严重依赖中共,另一边又想摆脱一带一路的债务。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早在中共与西方争夺非洲稀有金属资源之前,越来越多的非洲人士也认为,中共在非洲实行的是一种新的殖民主义。例如时任尼日利亚央行行长Lamido Sanusi曾于2013年3月12日在《金融时报》刊文说,中共在非洲援助基础设施,进行采矿,拿走了非洲的自然资源,再转回身向非洲销售制成品,这就是殖民主义的真髓。

(大纪元记者骆亚对本文有贡献)

责任编辑:叶梓明#

相关新闻
俄乌边境持续紧张 西方国家寻求一致立场
SAT将数字化 考试时间减少 几天可知分数
台湾不派官员出席冬奥 吁北京勿政治干预赛事
疫情加通胀 IMF下调全球经济增长预测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俄乌冲突 普京会开战?四大关键点
【百年真相】亲历两场“政变”的华国锋
【新闻看点】蔡鄂生涉经济政变?中纪委罕见措辞
【微视频】蔡英文尊崇蒋经国 不与任何共党妥协
【秦鹏直播】蔡英文赞蒋经国反共保台 引发热议
【军事热点】美日航母迄今最强力量展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