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华为逃避美国制裁的暗招(下)

人气 15383

【大纪元2021年12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龙腾云报导)美国政府最新制裁了34个中国实体,其中包括一家一年前华为剥离出的通信科技公司。大纪元通过调查华为手机品牌在市场上的异动,发现华为已经布下种种暗招,试图逃避美国制裁

(上接前文)

听新闻: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

分析:华为欲借手机突围的背后原因

华为能否透过暗中布局手机业务、最终逃避美国制裁,目前尚不得而知。但从官宣中看,华为似乎是在挣扎求生。

2021年8月华为发布上半年经营业绩后,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表示,公司未来5年的战略目标就是“活下来”。

2021年上半年华为实现营收3,204亿元人民币(495.6亿美元),下滑将近三分之一;其中降幅最大的是包括手机业务在内的消费者业务部门,营收下降47%至1,357亿元人民币。

18年前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曾誓言“决不做手机”。时至今日,任正非依旧发出誓言,但变成了“决不放弃手机”。原因之一在于,时代的变迁使得手机业务撑起了华为庞大的商业帝国。

过去十多年中,华为手机业务收入几乎持续两位数增长。

华为年报显示,以手机为主的消费者业务收入,2018年在华为营收中占比升至48.4%,超过了华为的运营商业务;此后成为华为最大的营收和利润来源,2019年占比高达54.4%。

换言之,在美国制裁华为之前,华为所挣的每一元钱,其中大半是来自手机。

2020年起,美国的贸易禁令开始奏效,当年华为消费者业务同比增幅仅为3.3%,还不足2019年(34%)、2018年(45%)增幅的十分之一。

到了2021年上半年,华为消费者业务营收同比暴跌47%。其中,手机业务更是加速坍塌。

按照消费者业务目前近乎腰斩的跌势,华为手机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淘汰出局,所以徐直军定下未来5年的目标是活下来。

不过,单纯“活下来”,对华为而言可能不难。

因为华为并非普通的中国民营企业,它拥有中共政权超乎寻常的支持,并据此确立了不同寻常的经营路线:国外低价倾销,国内高价中标。

例如十多年前,国际电信业知名分析师、Recon Analytics公司创始人罗杰‧恩特纳(Roger Entner),曾经估测华为和中兴的报价,要比竞争对手便宜30%~50%。

陆媒财新网2014年1月也曾报导,华为抢夺非洲电信市场,靠的不仅是低价,还有中共国资银行庞大的资金支持。

与在海外的低价策略截然相反,华为在中国大陆走的是高价路线。

多年来,华为给中国运营商和企业客户的报价通常都高过对手价格,甚至按照招标方的上限进行报价。

尤其是在2019年美国制裁华为后,华为在中国大陆的运营商和企业业务保持了相对稳定,甚至逆势上涨,从而大大抵销了美国制裁带来的冲击。

最新的一个例子,是华为2021年10月29日从中国移动手中拿下的5G大单。

根据中移动官方采购与招标网(网址:b2b.10086.cn)公告信息,华为拿下了中移动“2021年4G/5G融合核心网新建设备”75亿元人民币采购招标的第一份额,该招标的第二份额由中兴获得。

中移动在2021年共放出2个5G大单。更早前(2021年6月26日)的“5G 700M无线网关主设备集中采购”大单,总金额约380亿元人民币;华为也中标最大份,约占60%份额,金额约为230亿元。

中移动是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之一。与中移动一样,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集中采购大单通常也都分给了华为、中兴等中共支持的企业。

华为在国内横扫电信业大单的态势,显示其实际上并无所宣称的生存压力。因此,华为在手机业务所下的种种暗招,目的似乎超出了经济利益。

华为“大老板”任正非2021年11月做出的充满挑战意味的宣告——“打出一个和平环境,让任何人都不敢欺负我们”,或可揭开华为布局手机的谜底。

任正非发出战前动员令 暴露华为以美国为敌

2021年11月3日,华为官方网站心声社区发布“军团组建成立大会”视频,任正非在视频中做出战争动员,宣称打出“和平环境”。(视频截图)

2021年11月3日,华为官网心声社区对外公布一则题为“没有退路就是胜利之路——军团组建成立大会”的视频。

任正非在视频中做出类似“战争”动员的表态,宣称“要打出一个未来30年的和平环境”。

该视频显示,2021年10月29日,华为在广东省东莞松山湖科技产业园区举行“军团组建成立大会”,任正非和公司领导为华为员工进行所谓授旗。

由于美国制裁重创华为主力业务,华为被迫在2021年成立“煤炭军团”、海关与港口、智慧公路、数据中心能源和智能光伏等“华为军团”,企图拓展新的业务领域。

任正非偏爱共产党军事化语言的癖好,常遭西方媒体诟病,并被中共党媒辩解是东西方文化的差异。

然而,检视华为发展手机的战略,例如华为海思的布局,不难看出任正非所做“战争”动员的敌对目标就是美国,华为公司的发展战略正是以美国为假想敌。

例如,2018年美国对中兴实施断芯制裁,中共随即在国内掀起所谓打破美国卡脖子的“造芯热”。然而,那时候华为创立的海思半导体(Hisilicon)已经研制芯片14年。2018年海思营收达75.73亿美元,在全球无晶圆厂IC设计公司营收榜单中,排名第五。

2004年华为成立海思的初衷,是为2003年创立的华为手机公司研制芯片。但在当时,华为还给海思安排了不为人知的任务。

直到2019年5月15日美国宣布对华为实施出口管制,华为面临美国断芯打击,海思女总裁何庭波在做出回应时,无意间泄露了华为创办海思的深层目的。她在当年5月17日发布的内部邮件中承认,海思是华为为“极限生存”而打造的“备胎”。

何庭波在邮件中称,华为多年前就“做出了极限生存的假设,预计有一天,所有美国的先进芯片和技术将不可获得”,而海思为公司的生存打造“备胎”。

那么,华为是何时对海思做出“极限生存的假设”?华为官网文件证实了是在2004年,海思成立之时。

2019年11月,华为官网心声社区公布了《任总与2012实验室座谈会纪要》,披露了任正非为海思设定的战略目标。

根据该文件,2004年任正非告诉海思总裁何庭波,“我给你四亿美金每年的研发费用,给你两万人,一定要站起来,适当减少对美国的依赖”,“芯片暂时没有用,也还是要继续做下去。”(《任总与2012实验室座谈会纪要》网络存档

有趣的是,那时候中美关系并不紧张,而是正处蜜月期,美国政府才刚刚支持中共加入关贸总协定。

而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2021年8月的内部讲话(网络存档),成为华为“反美”的又一个注脚。他在座谈会上告诉新员工,“美国打不死我们”,“不能打倒我的都会让我更坚强”。该讲话纪要现已被华为官网撤下。

华为“芯片梦”建立在手机上

实际上,海思研发芯片的道路并非坦途,成立10年中推出的手机芯片都不堪重用。直到2015年推出麒麟950 SoC芯片后,海思才开始翻身。

在海思砸入重金研发手机芯片的十多年中,无论海思芯片性能如何欠佳、恶评如潮,任正非坚持让华为手机搭载海思芯片。业界由此公认,海思的成功是建立在华为规模庞大的手机业务之上。

据市场研究公司IC Insights报告(原始PDF链接),海思(HiSilicon)2020年一季度成为中国大陆首家跻身全球半导体十强的企业。报告说,海思营收的激增主要归因于华为,因其产量的90%用于华为产品。

不过,海思的蹿升之路同样被美国的贸易禁令给终结了。

Counterpoint数据显示,海思的智能手机芯片出货量,全球份额占比在2020年一、二季度攀升至12%、15%后,迅速滑落;2021年二季度已跌落至3%,掉出全球前五名。

而且,由于美国的禁令,以及华为前两年囤积库存的耗尽,海思芯片出货量预计将加速下跌。因为海思是芯片设计公司,其设计出的芯片依赖外部厂商进行制造。

以华为最先进的麒麟9000芯片为例。它的生产要经历设计、制造、封装和测试等环节。其中最重要的设计和制造环节,必须依赖美国技术。尤其是类似麒麟等高端芯片的制造,全球只有荷兰ASML公司的光刻机可以满足要求,而后者严重依赖美国科技;所有用到这些光刻机的企业,都会因此受美国禁令钳制。

海思即便能设计出麒麟芯片,也制造不出来;因为中国大陆的晶圆厂无力制造,而台湾和日本美国的芯片厂不能为其代工。

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曾承认,后悔当初只做了芯片设计,而没有做芯片制造。

在芯片梦濒临绝境的背景下,手机突围似乎成为华为的救命稻草。

华为对美国构成新威胁

三年前任正非之女孟晚舟被加国羁押,以及中共发起的人质外交报复行动等事件,让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对华为和中共的危害,有了更为清晰的认识。

美国政府随后陆续发布了反制华为的一系列贸易禁令,遏阻了华为在手机、5G等业务上的不当扩张,消弱了其助中共为虐的科技能力。

美国政府反制华为的三连击,主要包括:

第一击,2019年5月15日,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及其70家公司列入出口管制实体名单。

第二击,2020年5月15日,美国商务部升级禁令,要求使用美国设备和技术的外国半导体公司,也须遵循针对华为的出口禁令。

同时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BIS)修改美国《出口管理条例》(EAR),包括修改“直接产品规则”(Foreign Direct Product Rule)和“最低含量计算准则”(De Minimis Rule),以封堵华为利用关联公司、或透过美国境外供应链来获取美国芯片的漏洞。

第三击,2020年8月17日,禁令进一步升级。美国政府不但扩大了制裁范围,将共计152家华为关联公司列入贸易黑名单;同时还加大了制裁的力度,限制华为采购外国制造商使用美国技术制造的芯片。

然而,华为最近在手机领域的异动,表明它正试图逃避美国的封锁,对美国构成新的威胁。

对此,美国政治家们已经做出了预警。例如2021年10月共和党联邦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呼吁拜登政府将华为公司拆分出来的“荣耀”公司也列入黑名单。

卢比奥说,“荣耀”公司本质上就是中共政府的一个“武器”,它不受限制的接触美国拒绝华为使用的技术,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了威胁。

本次调查也确认了,不仅是荣耀,整个手机业务都是华为和中共手中的武器。

华为和海思的业绩记录,以及多国政府对华为的公开指控都表明,手机业务不但为华为赚取到大笔的金钱,渗透中国和海外社会、窃取隐私数据;还直接消化掉华为研制的芯片,推进华为在芯片领域的发展。

在此背景下,华为在手机领域中的众多合作伙伴,都可能成为被其利用的漏洞。尤其是华为产业链中,那些既未被华为控股,也没有任何异常贸易记录的合作公司,通常很难被美国监管机构关注到。

大纪元披露的华为手机布局,也曝光了华为向美国发起的另一个挑战,那就是华为正在与美国政府争夺时间。

2021年8月,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在内部会议中说,“美国对华为卡脖子”涉及到的只是成本问题、工艺问题和时间问题。

近年来华为多次表示,要突破芯片、操作系统等卡脖子的问题。公开报导显示,华为和海思正在涉足芯片制造,甚至准备在武汉市新建其首座晶圆厂。

针对谷歌停止GMS授权,华为推出了鸿蒙系统(Harmony OS),而且正试图全面推广。

就连先进芯片关键设备极紫外(EUV)光刻机的唯一制造商,荷兰艾司摩尔(ASML)公司的CEO Peter Wennink也曾于2021年4月表示,出口限制行不通,他认为中国15年内就能自己做出来。

另据腾讯深网2021年11月报导,余承东近期在消费者业务内部宣讲会上表示,华为手机还会做下去,2023年要王者归来。

与此同时,美国政府在对华为的制裁上,面临国内厂商和就业等多重因素的掣肘。

路透社2021年10月21日报导说,2020年11月至2021年4月期间,华为和中芯国际的供货商向美国商务部申请下来总额分别达610亿美元、420亿美元的出口许可。

目前美国对华为的制裁,除了限制出口的实体清单外,还有投资禁令“中共军工企业黑名单”(Non-SDN Chinese Military-Industrial Complex Companies List)。

不过,美国制裁措施中被公认威力最大的,是有“经济核武”之称的SDN黑名单(特别指定国民和阻截人员名单,Specially Designated Nationals and Blocked Persons List)。SDN制裁要求银行、美元清算机构等金融机构将遭制裁对象踢出美元主导的金融系统。

路透社2019年12月曾报导说,川普(特朗普)政府考虑过对华为实施SDN制裁,但最终搁置了该计划。

在不久前的军团组建大会上,华为大老板任正非不点名地针对美国发出了挑战令“要打出30年的和平”。

美国,做好准备了吗?

责任编辑:叶梓明#◇

相关新闻
【拍案惊奇】习亲自处理孟晚舟案 传向任正非承诺
袁斌:关于孟晚舟回国任正非没接机的对话
颜丹:华为将成弃子 任正非其鸣也哀
【名家专栏】华为2012年曾攻击美澳网络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英首相为何突然飙中文 大陆网沸腾
【远见快评】四大舆情搅翻网络 中宣部被拆台
【新闻看点】郑州大洪水89官被问责 疑点未解
【马克时空】俄乌冲突vs台海危机 普京vs习近平
【车评】微型的豪华 2022 Lexus UX 250h Luxury AWD
【军事热点】美国F-35战机在西太最大规模集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