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用巧手与耐心影雕 黄秋红把最美留下

艺术家黄秋红。(秋水缘脸书提供)
人气: 1060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21年02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彭秋燕台湾南投报导)“那个佛像从每个角度看都在对你微笑。”艺术家黄秋红用影雕技艺刻画佛祖慈悲的容颜。她在创作时,小心地拿捏著作品深浅的表现,就怕一不小心把整个作品报废掉。

影雕创作需要巧手与耐心,持续不懈地创作,让黄秋红这位有着圆圆脸蛋、飘逸长发的阿里山姑娘,与集集大山青翠蓊郁的山景,融合成一幅美好且宁静的画作。

在南投县集集大山下一处外观贴着浊溪石的“秋水缘”是黄秋红孕育无数影雕创作的基地。她的创作,自2003年起即陆续入选包括南投工艺首选、工艺所工艺礼品等竞赛,并获邀参加埔里酒厂百瓮联展、石画石说工艺大展连展等。

醉心创作佛的慈悲

黄秋红影雕佛像
黄秋红影雕佛像。(秋水缘脸书提供)

一件件的影雕作品,渗透了她对艺术的执著与热情。黄秋红对佛祖有虔诚的信仰,她也醉心于佛经的创作。一次,一家电视台向她订制了100套的佛教心经,她闭关半年多创作。期间,每当完成作品,她看到独一无二的纹路,都会感动落泪。

“我终于做到了!这么美的东西,我怎么有那种耐力和毅力把她完成!”黄秋红难以置信自己办到了。她不可讳言地说道,创作的困难在于字体的上色,一般而言,图片少一点是无所谓的,但心经的字要少一点就是瑕疵品,必须心无旁鹜才能做好。

作品呈现在地特色

黄秋红介绍说,影雕是蜕变自传统绢印的工艺创作。过程中,一方面,要将被加工物用水磨机抛光;另一方面,还要在电脑中把图片调整后印出底片,以便进行暗房冲版。然后将被加工物与版结合进行手工喷砂,最后再上色,才是大功告成。

黄秋红表示,以她的经验,创作中,网点影雕的技术比较困难,因为这种创作有着繁复的细节,在冲版或喷砂的时候必须一口气完成,才不致于让整个作品前功尽弃。

稀有的红贝壳化石影雕作品
稀有的红贝壳化石影雕作品。(秋水缘脸书提供)

提到创作的素材,在她琳琅满目的创作中,举凡石头、木头及陶瓷等都是她的选材。而且,包括佛经、人像、风景照等都是她很好的创作主题。黄秋红甚至可以依照个人需求订作纪念品。

集集火车站影雕作品
集集火车站影雕作品。(秋水缘脸书提供)

她的作品不仅展现佛的慈悲,更将在地的人文之美发挥的淋漓尽致。她的作品“集集火车站”,刻划的是南投集集的地标,有桧木建构的车站及广场上立着的纪念火车。整个作品呈现出一种古朴的韵味,成了游客到此一游的纪念品选择。

把作品如同孩子般对待

艺术家经过一番的呕心沥血,才能呈现出栩栩如生的作品。黄秋红把自己的作品如同孩子般对待,如果有人想收藏,她会哭着喊心痛。“那种感觉就像我们的孩子辛辛苦苦地养大,要去住别人的家,感觉心好痛喔!”

黄秋红寂寞地走在影雕创作之路,这个开始是2000年的一个偶然。台湾工艺中心在集集开设“集集家园重建石材影雕工艺班”,吸引一些爱好艺术的人参与,黄秋红也是其中一员。从此,她便一头栽进了这个世界。

可惜6年以后,工艺班由于政府的补助款用罄必须结束,黄秋红因不忍放弃花钱买来的昂贵器材,在结束的前几天,她才下定决心要成立工作室投入经营。她这一举,一开始并不被看好,“你秋红不用三天就关门了!”但不服输的她用行动证明一切。

二十年磨一剑 备尝艰辛

黄秋红二十年磨一剑,创作的过程备尝艰辛。工作室成立1年后,上门的访客只有寥寥几个,她开始感到忧心:“做出来的东西没人收藏也不是办法!”因此决定举办一场盛大的开幕式,来吸引更多的目光。

然而,等待是难熬的,开幕式前的10分钟,她的先生看到只来3个人便开始骂道,“叫你不要做,你要做!”但是没想到,她的先生话一讲完,转身奇迹便出现了,“一辆一辆的车开了进来,把她们家挤得水泄不通,算一算至少来了100多个人。”

后来,黄秋红把秋水缘经营得有声有色,但是磨难也伴随而来。随着3D列印的风行,她努力创作的结晶却被别人抄袭。再加上,在地的不重视,附近机关宁可买便宜的礼品馈赠宾客,就是不愿多掏钱来买她的作品。这些都让她感到很是受伤。

网点影雕作品
网点影雕作品。(秋水缘脸书提供)

另一方面,影雕是一件费力的创作,长期搬运石材造成的脊椎受伤,加上制作时聚精会神造成的眼力受损。更不幸的是,她为了保护婆婆造成的伤害必须手术治疗,让她的创作一度中断。不过,这些并没有将她击倒,她仍积极复出,寻找未来的出路。

巧手展现艺术天赋

客制南田石花器。(秋水缘脸书提供)

喜欢艺术的黄秋红从小就展现她的天赋,每次回娘家,黄爸爸总是期望她能帮忙修剪盆景。“奇怪呢,那个东西看起来没什么,但是你把它稍微修一下就这么漂亮!”东西吃完的盒子丢掉可惜,黄秋红把它配上一个小巧的花器,就可以变身一盆可爱的小植栽。

艺术即生活,黄秋红也喜欢摄影,经常拿着相机到处“卡嚓,卡嚓”地拍。一次一位叫石妈妈的朋友病逝,她知道石妈妈生前没有留下任何可供回忆的照片,于是回去将自己拍的80几张照片冲洗出来送去给她的家人;另外,她也用相机替自己80多岁的父母亲留下珍贵的回忆。

回首近20年的影雕创作,不管是搬运石材造成的脊椎受伤,或是聚精会神创作所造成的眼力受损,都体现出她对艺术的坚守与不悔,因为她要把最美好的留下来。◇

责任编辑:李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