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隐匿肺炎疫情 动用军方进行掩盖

图为武汉病毒研究所(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36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1年02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吴旻洲台湾台北报导)中国武汉市2019年底时爆发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疫情,中共究竟是否隐匿疫情,一直是各国持续关注的议题。熟知中国事务的美国前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Matt Pottinger)近日受访时表示,中共在疫情发生初期,曾动用军方全力控制、掩盖疫情。

博明21日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专访,提到了美国国务院1月15日发布的一份关于武汉病毒研究所(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的调查报告。内容显示,美国尚无法知道疫情的起源,病毒可能是人类与受感染动物接触自然产生的,但也可能是因为实验室发生事故造成的结果。

博明说,“近年来,我们已经看到了(实验室)事故的发生,包括在中国一些最知名的实验室。2004年他们当时正研究的SARS病毒爆发了一次意外。那是一次致命的爆发,感染了9个人。”

他还表示,目前讨论病毒起源只能依靠间接证据,因为没有直接证据;由于中共政府的态度,使外界拿到直接证据变得非常困难。但从目前的间接证据来看,其中一种分析认为,中共病毒是由某种人为失误造成的,而这种解释远远压过了疫情是自然爆发的说法。

共军4年前 就对动物进行秘密实验

博明说,“我们有非常强而有力的理由相信,中国(中共)军方在同一个实验室(武汉病毒研究所)做机密的动物实验,至少可以追溯到2017年。”

他说,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人员,曾在2019年秋天爆发了类似流感的疾病,这是在武汉肺炎病例曝光之前的首例纪录,美国也知道他们在研究病毒,进行“基因功能获得型”(gain of function)研究,包括在云南发现一种病毒最相似于COVID的病毒。

博明还提到,尽管没有证据证明疫情大流行是有人故意“种下”的。但无论是武汉工程大学的文职研究员,还是与之有密切关系的军方研究人员所开展的研究,都显示中共正在研究与武汉肺炎有96%相似度的病毒,并透过基因转殖小鼠模型(Humanized
mouse)做“基因功能的获得”研究。

他表示,中国疾控中心负责人直到2019年12月底才意识到,武汉肺炎正在全中国传播,“看起来中国疾控中心在某种程度上被切断了,因为中国共产党转向动用军队试图掩盖这件事,试图遏制它,直到为时已晚。”

不仅如此,有中共官员希望分享疫情资讯却遭阻止。“毫无疑问,有些人想更积极地分享,但被中国共产党压制住了。”博明说,“各级政府都有许多官员,他们都被告知要闭嘴,不要在你的微信上发资讯,不要在社群媒体发送讯息,不要告诉任何人。你得保守秘密。”

WHO的说法 逻辑上均站不住脚

对于世界卫生组织(WHO)在疫情初期的作为,博明说,WHO提出了多项错误的说法,包括病毒不会人传人,且不会是无症状传播,甚至还赞扬中共关闭国内旅游的作法,却又批评美国关闭国际旅游,这在道义和逻辑上都是站不住脚的。

博明也说,WHO派往中国调查的专家小组成员都是中共挑选的,“这就像是让兔子去调查它们护着的莴苣发生了什么事,这不是一个可信的做法。”

博明说,虽然人们对疫情起源提出了许多问题,但WHO的研究人员不太可能提供答案。他说:“中共政府让查清和追查确凿证据变得非常困难。”

美国安顾问:中共未提供足够数据

白宫国家安全顾问苏利文(Jake Sullivan)21日接受CBS采访时也说:“我们需要WHO进行可信、公开、透明的国际调查。他们即将提出一份大流行病起源的报告,但我们对此有疑问,因为我们不认为中国(中共)提供了足够的原始数据。我们认为WHO和中方都应加紧努力。”

在被问到美国总统拜登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交谈的2小时中,是否特别要求中方提供这些数据时,苏利文说:“我不会这样描述它。我要说的是,进行科学调查的唯一方法是研究所有数据,不仅要了解这种流行病的发生情况,还要能够预防未来的流行病,因为我们从这次学习到的经验教训,将在未来应用。”

他还说,拜登确实提出了COVID-19的问题,并提出了所有国家都须承担责任,即承担起自己的责任,来保护包括中国在内的全世界。◇

责任编辑:郑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