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注射疫苗后意味着生活恢复正常?

接踵疫苗后能做什么?人们能否聚会?能否看望自己的亲人?

加拿大居民表示任何政府网站上都几乎没有关于接种疫苗后日常生活中可以做什么或不能做什么的信息。(Shutterstock)
人气: 156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21年02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王兰多伦多报导)随着变种病毒感染者增多,加拿大也正在加紧为国民注射疫苗,那么已经注射完两剂疫苗的人是否就意味着拥有了保护伞,生活可以恢复正常?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报导,多伦多家庭医生塔利·博格勒(Tali Bogler)在1月份注射了第二剂COVID-19疫苗后,感到了一种解脱,但她也知道她的日常生活不会突然改变。

2月下旬的一个下午,在圣迈克尔医院(St. Michael’s Hospital)上班后,她抱着自己的双胞胎女儿中的一个,同时和她的父母进行视频聊天。

她说,接种疫苗并不意味着她会很快在没有任何预防措施的情况下和自己的父母相聚。

“需保持谨慎行事”

但是,经过一年的封锁和各种限制之后,肯定会有很多人想和朋友和家人一起度过时光。但专家们也强调,人们仍然需要谨慎行事,并保持警惕一段时间,无论是否已接种疫苗,要保护周围的人。

当然,随着时间的流逝,更多加拿大人会接种疫苗,无论是朋友、家人还是同事也许都会接种疫苗。

那么,那些受疫苗保护的人群在什么时候可以像瘟疫爆发前那样聚在一起,不再担心感染病毒?

传染病专家苏西·霍塔(Susy Hota)博士说:“如果您的父母年龄较大,并且已经接种了疫苗,而您也已经接种了疫苗,则风险很低,尤其是如果彼此继续维持所有其它公共卫生措施,则尤其如此。”

但尽管迄今为止使用的疫苗在阻止严重疾病和死亡方面已证明是非常有效的,但它们并非100%具有防护性,也不提供即时免疫力。研究人员还不确定疫苗可以在多大程度上抑制病毒的传播。

这意味着,即使扩大疫苗接种量,人们仍需要保持公共卫生措施,例如戴口罩和与其他人保持距离。

好消息是,在已经进行大规模疫苗接种的以色列,迄今为止,该国最大的卫生保健系统报告了有症状的COVID-19感染率下降了94%,而且早期研究结果表明,注射一剂疫苗也可以帮助遏制传播。

麦吉尔大学健康中心的传染病专家和医学微生物学家唐纳德·文(Donald Vinh)博士说,这些预示着疫苗可带来良好的结果,但要确认这些结果具有广泛性还需要时间。

霍塔说:“如果疫苗中断了感染,那么就是通过减少感染者的数量而阻止了这种传播链的发生。但是仍然可能有一些无症状的感染者,他们身上仍然携带病毒可以传播。”

而且,加拿大更多的人仍在等待接种疫苗,他们仍然很容易受到COVID-19感染的影响,甚至可能入住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即使康复,也有人的症状久久不去。

感染病毒对部分人尤其危险,例如“患有癌症的人,进行过器官移植的人,患有遗传病的人。”霍塔说。

寻找降低风险的方法

乍一看,这可能不是大多数人想听到的信息,人们会想,疫苗运输量猛增,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将会有更多的居民卷起袖子注射疫苗,但是什么都没有改变?

霍塔表示,虽然起初人们会有这种感觉,但随着疫苗接种从高危人群向年轻人群的普及,各种防疫限制会缓慢地降低。

汉密尔顿麦克马斯特大学(McMaster University)传染病学专家默兹(Dominik Mertz)博士说,在未来几个月中,您自己要评估风险。

他说:“抛开政府政策决定,这将是一场讨论。”

“有些家庭可能会决定,好吧,我的祖父母或父母已经接种了疫苗,他们属于染疫高风险人群,但是已经受到疫苗高度保护,我们作为一家人认为可以在他们的家中聚会。”

他说,但是您也可以做出这些努力,开始彼此见面,但不要完全放弃预防措施。可以在传播风险较低的地方聚会一段时间,而不是在疫苗接种后在室内见面。

默兹说:“不要完全去冒风险。在两者之间找到满足您个人需求的平衡点,同时不承担最高的风险。”

而且,他说,重要的是要关注整个社区中正在发生的事情,而不仅仅是您自己的社交圈。

社区病毒传播的高水平意味着您认识的人被感染的机会也会增加。而且考虑到高度传染性的变种病毒已经社区传播,这可能会导致病例激增。这些都是卫生官员们在密切关注的。

“正常生活会到来”

明年,加拿大人可能还会面临一些挫败感和道德困境。

多伦多居民玛丽·埃艾布拉姆斯(Mary Ellen Abrams)目前居住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棕榈泉的退休者社区,她说,她在美国逗留期间能够参加当地的疫苗接种计划感到很惊讶,但后来发现自己接种疫苗后应该怎么做感到困惑。

这位65岁的老人说:“大家都说,到3月中旬,第二剂疫苗接种后两周,我们所有人应该能够聚会,一起去吃晚饭。” “他们已经在加利福尼亚州开设了户外餐厅,我们想,‘天哪,我们能这么做吗?’”

她还想知道回到加拿大,并完成强制性酒店检疫后,在多伦多见孙子孙女是否安全?因为自从去年三月以来,她没有与他们见面了,只能视频,或在前廊或在走廊上打招呼,他们开车经过时问候一下。

艾布拉姆斯说,要找到她的问题的答案并非易事,在任何政府网站上都几乎没有关于接种疫苗后日常生活中可以做什么或不能做什么的信息。

她说:“如果每个人知道自己可以使自己的生活恢复到某种程度的正常,他们都希望接种疫苗。”

文博士说,人们需要更多的耐心,以避免在可能标志着大流行转折的时期给病毒更多的传播机会。

“我们不想说,‘好吧,我们要来一种疫苗,他们说它几乎是100%有效的,一旦我打了第一针,我就可以出去做我的事情,做我的疫情前做的事情。’”他说: “还没到时候。”

到目前为止,注射疫苗的功效仍然是它提供的个人保护,并不是影响生活中每个人的病毒大流行突然结束,尽管这是大规模疫苗接种工作的最终希望。

博格勒是双胞胎的母亲,既是家庭医生,又是多伦多圣迈克尔医院的家庭医学产科主任,肯定会更加谨慎。

她对工作中接触COVID-19病患仍然记忆犹新,包括去年她不得不隔离两个星期。即使完成疫苗注射,她现在继续戴口罩,保持社交疏远和远离父母一段时间,让她感到更放心。

她有信心:“正常生活即将到来。”

责任编辑:严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