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前大使:宗教自由正在被侵蚀

最近通过的法案C-7,将安乐死扩大到适应于那些并非患绝症的人和精神病人。信仰团体、帮助残疾人的团体和医生猛烈抨击该法案,指该法案营造一种易于获得死亡的文化,会使弱势人群处于被迫死亡的风险中。(Shutterstock)
人气: 20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1年03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Justina Wheale报导/周行编译)加拿大宗教自由大使贝内特(Andrew Bennett)表示,加拿大的宗教自由正在被侵蚀。

贝内特是加拿大第一位、也是唯一的一位宗教自由大使。2013年到2016年,他是当时新成立的加拿大宗教自由办公室主管。之后自由党当政,该办公室被取消。贝内特现任卡德思宗教自由研究所(Cardus Religious Freedom Institute)所长。

他告诉《大纪元时报》:“它(宗教自由被侵蚀)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但是在我们的时代,它正以各种不同的方式更清楚地展示着。”

贝内特说,宗教自由被“缩小”体现在良心权利等方面,政府在做立法时,没包括允许信仰人士遵守其信仰的条款。

他说,在民间社会和公众对话中,宗教观点也经常被排除在外,包括在围绕敏感的道德问题进行立法时。

“我认为,对我们国家那些具有强烈宗教信仰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贝内特说,“我们的媒体缺乏宗教观点和宗教语言,这些(宗教观点及语言)在我们的政治对话中没有,在我们的大学里也没有。”

歧视性的立法

贝内特指出,2项典型的有争议立法中,一项是禁止与性别相关的“转换疗法”;另一项是扩大获得医疗援助死亡(简称安乐死)的途径。

最近通过的法案C-7,将安乐死扩大到适应于那些并非患绝症的人和精神病人。信仰团体、帮助残疾人的团体和医生猛烈抨击该法案,指该法案营造一种易于获得死亡的文化,会使弱势人群处于被迫死亡的风险中。

贝内特说,尝试将良心权利保护加入C-7法案的努力被否决了,这使他感到忧心。

卫生保健及良心联盟(CHC)指出,一些省级监管机构根据C-7法案制定了一些政策,迫使医生违反自己的信仰,转介安乐死。

贝内特说,安省最高法院在2019年作出一项裁决,迫使该省的医生转介流产和安乐死等医疗服务,没理会此做法与他们的宗教信仰相抵触。

他说,这些政策看起来就像是,你没有直接去抢劫银行,但你是那个开车帮劫匪把赃物运走的司机。

贝内特曾公开反对政府在2018年对学生暑期工作计划做出的变更,新计划仅资助那些肯定所谓“生殖权利”(包括流产)的机构。

“突然间,信仰组织被排除在政府资助之外。”他说,“这是不可接受的,因为这是歧视。”

联邦政府于2020年10月1日在国会提出法案C-6,建议设立一个新罪——任何治疗或服务,旨在改变一个人的性取向;改变一个人的性别认同;改变一个人的性别表达,以抑制或减少非异性恋吸引力或性表现。

贝内特说,此新罪的定义,将常规的牧师辅导归入了“心理和身体虐待”类别。

他说:“与父母和孩子之间的对话需要得到保护一样,牧师的辅导性对话也需要得到保护。”

歧视性的防疫措施

在这次病毒大流行期间,宗教自由已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教堂在礼拜权和宗教服务是否应被视为“必需”服务方面,与卫生官员发生了冲突。

贝内特表示,限制室内聚会和保持社交距离是合理的。但是,他对某些司法管辖区对宗教服务与世俗服务采取的不同的处理办法表示质疑,认为这些做法具有歧视性,与科学证据也不相符。

他说:“在卑诗省,礼拜场所已被关闭了几个月,但却允许在餐厅内用餐。而且,其它室内聚会场所也已开放。”

“在我看来,这是对宗教自由的不合理限制。”他说,病毒大流行凸显了社区身心健康的重要性,无论你是否信奉宗教。

贝内特说,在日益世俗化的社会和机构压力下,宗教社区已采取了一定程度的自我审查。“我们让本国的公开辩论变得贫乏,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勇气,通过我们的信仰经验和宗教信念发表讲话。”

他说,宗教自由的健康反映了民主和其它基本自由的整体健康,只有珍惜和行使自由权,才能保护自由。

“我们必须确保,不要将自由视为理所当然,而是要去培育她。” 贝内特说。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