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海底捞”装60摄像头 中共监视潜入加拿大

中国餐馆连锁店“海底捞”在温哥华的分店,每张餐桌有2个摄像头监视,录像被传回中国。图为,台湾海底捞。(Shutterstock)
人气: 218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1年04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中共政权在大陆大规模监视民众的“社会信用体系”已潜入加拿大,中国餐馆连锁店“海底捞”在温哥华的分店,每张餐桌有2个摄像头监视,录像被传回中国。

据前加拿大军方情报专家麦格雷戈(Scott McGregor)和调查记者米切尔(Ina Mitchell)在“Sunday Guardian Live”网站发表的一篇题为“中国的社会信用体系潜入加拿大”的调查报告,中共政权用来监视中国个人和企业社会和财务行为的系统,已经出口海外,在加拿大境内使用。

该文说,温哥华海底捞火锅店的经理潘瑞安(Ryan Pan,音译)确认,作为中国社会信用体系的一部分,温哥华的分店安装了60多个监控摄像头。温哥华分店有30张餐桌,每张桌子分配了2个摄像头。他说,这是海底捞总公司要求的。

当被问及为何海底捞需要如此多摄像头来监视员工和顾客时,潘瑞安说,安装这些摄像头是为了“惩罚”不遵守公司标准的员工,以及实施人身跟踪(people track),同时,这些录像会传送回中国。

不过,潘瑞安拒绝透露为什么要把这些录像传送回中国,他引用的理由是:这是“秘密”。

这个调查报告引发各界对隐私与资安的疑虑。对此,台湾海底捞发出声明,称“报导资讯与事实情况不符,而且海底捞严格保护顾客隐私,不会滥用”。这从一点上说明,海底捞在台湾的店也可能安装了摄像头,并将影像传回中国大陆。

中国大陆知名连锁火锅店

海底捞成立于中国四川,在温哥华地区有2个开业地点,最近开业的一个是在2018年,位于温哥华基斯兰奴区(Kitsilano),步行可到华为职员租住的临时住所,这些职员是协助正在打引渡官司的华为CFO孟晚舟的。

温哥华这家海底捞分店的位置很近孟晚舟的居所,也很靠近中领馆。

对于海底捞在加拿大的分店安装这种监视系统的做法,香港加拿大之友的组织者之一李艾维(Ivy Li,音译)女士说:“不仅华裔加拿大人和与中国有联系的企业受到威胁,所有加拿大人和我们社会的隐私和安全都受到损害。”

她说,“一家受欢迎的民族风味餐馆(尤其是它位于高档地区)的顾客,可能是外交官和政客,他们在招待客人,一些首席执行官在讨论商业策略,专业人员在谈论公司项目,记者在进行采访。”

可以说,“一家受欢迎的餐馆的餐桌,是窃听某人讲话及监视社会脉搏的最佳场所之一。”

中国大陆的社会信用体系

中共政权2014年在全中国推出的社会信用体系,根据美国国会研究服务处(CRS)2020年发布的一份报告,该体系已发展为2个相互联系但又截然不同的系统:一个仍处于试点阶段的监控个人行为的系统,另一个是监控公司行为的更强大的系统。

2020年是实施该系统的最后期限,所有中国公民都必须进入国家数据库,并根据各自的行为被评分,这些评分会被用来决定惩罚或奖励。

简而言之,在社交媒体上赞美中共会得高分,可能会带来诸如优先入学等好处;抗议中共、忘记支付电费会得低分,你可能因此无法获得公共服务。

针对企业采用的那个系统称为企业社会信用体系(CSCS),旨在为中国本地和外资公司提供统一的声誉系统。该系统评估涉及公司运营的几乎所有方面,中共当局会根据评估结果奖励或惩罚相关的公司。

该文表示,尚不清楚的是,该社会信用体系如何影响居住在加拿大的海外华人,这些华人为与中国有联系的公司工作,而这些公司必须是CSCS的一部分。

可能的情况是,在加拿大境内抗议中共侵犯人权行为的人,会被该系统列入黑名单,不会被中资公司雇用。但是,他们在中国境内的亲友是否会受影响呢?

加拿大未知如何应对

在加拿大境内运营的CSCS系统,可能影响到雇员的安全、人权、隐私权甚至国家安全。加拿大政府已意识到这一点,甚至已就加拿大人如何在中国开展业务提出了相关的建议。但是,加拿大仍未采取措施。

海底捞餐馆的摄像头使用的是以太网(Ethernet),这意味着它们可与一个网络连接,将视频实时传送回中国。这些摄像头在没有许可的情况下随处安装。

卑诗省声称有严格的《个人信息保护法》(PIPA)。当该省的隐私事务专员办公室被问及,是否知道CSCS系统将中国公司的海外雇员和加拿大公民的私人录像送去中国时,该办公室的发言人米切尔(Michelle Mitchell)只是强调说,一个机构在收集、使用或披露个人信息前,必须征得其人的同意。

该文说道,由于海底捞餐馆的许多员工是中国公民,并已加入中国的社会信用体系,他们不太可能要求隐私权。甚至已有加拿大永久居民身份的中国人,也面临着遵守强制性CSCS计划的压力,除非他们宣布放弃中国国籍。在该极权国家里,没有征求同意这回事。

显然的潜在威胁

“毫无疑问,在加拿大实施中国式的监视,与中共控制其公民的需求有关。”该文表示,在餐馆安装大量监控摄像头,实际上可以作为一项渗透测试,看看加拿大会怎样反应,即看看加拿大的执法部门和公众怎么反应。

“加拿大民选官员、执法部门和安全情报机构的被动回应,只会使干预行动更大胆。”该文说,这些本来就是中共在历史上惯用的战术。在加拿大境内,这类干涉行为很可能会增加。

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局长维格诺(David Vigneault)在2021年2月9日的一次公开评论中,在谈到中共政权对加拿大国家安全构成的威胁时说:“很清楚,该威胁不是来自中国人民,而是来自中国(中共)政府,它正在经济、技术、政治和军事等各个方面,谋求地缘政治优势,并利用国家政权的所有要素,开展对我们国家安全与主权构成直接威胁的活动。我们都必须加强防御。”

李艾维说:“作为加拿大人,最令人恐惧的是,知道中国共产党的‘社会信用体系’能够在加拿大公开运作,但我们各级政府都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制止它,以防止其在全国扩散,以保护加拿大人免受专制政权通过私营公司监视。”

“该(中共)专制政权目前正在施行种族灭绝、强迫劳动、按需强摘器官、破坏香港公民基本权利等恶行。”

李艾维说,“该政权正冲着我们而来。在加拿大,中共的社会信用体系应被视为非法;一个私营机构与外国政权的压制性监视系统实时分享我们的信息,应属刑事犯罪。必须尽快制定官方政策,杜绝此类做法。”

责任编辑:文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