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海底撈」裝60攝像頭 中共監視潛入加拿大

中國餐館連鎖店「海底撈」在溫哥華的分店,每張餐桌有2個攝像頭監視,錄像被傳回中國。圖為,台灣海底撈。(Shutterstock)
人氣: 218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1年04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報導)中共政權在大陸大規模監視民眾的「社會信用體系」已潛入加拿大,中國餐館連鎖店「海底撈」在溫哥華的分店,每張餐桌有2個攝像頭監視,錄像被傳回中國。

據前加拿大軍方情報專家麥格雷戈(Scott McGregor)和調查記者米切爾(Ina Mitchell)在「Sunday Guardian Live」網站發表的一篇題為「中國的社會信用體系潛入加拿大」的調查報告,中共政權用來監視中國個人和企業社會和財務行為的系統,已經出口海外,在加拿大境內使用。

該文說,溫哥華海底撈火鍋店的經理潘瑞安(Ryan Pan,音譯)確認,作為中國社會信用體系的一部分,溫哥華的分店安裝了60多個監控攝像頭。溫哥華分店有30張餐桌,每張桌子分配了2個攝像頭。他說,這是海底撈總公司要求的。

當被問及為何海底撈需要如此多攝像頭來監視員工和顧客時,潘瑞安說,安裝這些攝像頭是為了「懲罰」不遵守公司標準的員工,以及實施人身跟蹤(people track),同時,這些錄像會傳送回中國。

不過,潘瑞安拒絕透露為什麼要把這些錄像傳送回中國,他引用的理由是:這是「祕密」。

這個調查報告引發各界對隱私與資安的疑慮。對此,台灣海底撈發出聲明,稱「報導資訊與事實情況不符,而且海底撈嚴格保護顧客隱私,不會濫用」。這從一點上說明,海底撈在台灣的店也可能安裝了攝像頭,並將影像傳回中國大陸。

中國大陸知名連鎖火鍋店

海底撈成立於中國四川,在溫哥華地區有2個開業地點,最近開業的一個是在2018年,位於溫哥華基斯蘭奴區(Kitsilano),步行可到華為職員租住的臨時住所,這些職員是協助正在打引渡官司的華為CFO孟晚舟的。

溫哥華這家海底撈分店的位置很近孟晚舟的居所,也很靠近中領館。

對於海底撈在加拿大的分店安裝這種監視系統的做法,香港加拿大之友的組織者之一李艾維(Ivy Li,音譯)女士說:「不僅華裔加拿大人和與中國有聯繫的企業受到威脅,所有加拿大人和我們社會的隱私和安全都受到損害。」

她說,「一家受歡迎的民族風味餐館(尤其是它位於高檔地區)的顧客,可能是外交官和政客,他們在招待客人,一些首席執行官在討論商業策略,專業人員在談論公司項目,記者在進行採訪。」

可以說,「一家受歡迎的餐館的餐桌,是竊聽某人講話及監視社會脈搏的最佳場所之一。」

中國大陸的社會信用體系

中共政權2014年在全中國推出的社會信用體系,根據美國國會研究服務處(CRS)2020年發布的一份報告,該體系已發展為2個相互聯繫但又截然不同的系統:一個仍處於試點階段的監控個人行為的系統,另一個是監控公司行為的更強大的系統。

2020年是實施該系統的最後期限,所有中國公民都必須進入國家數據庫,並根據各自的行為被評分,這些評分會被用來決定懲罰或獎勵。

簡而言之,在社交媒體上讚美中共會得高分,可能會帶來諸如優先入學等好處;抗議中共、忘記支付電費會得低分,你可能因此無法獲得公共服務。

針對企業採用的那個系統稱為企業社會信用體系(CSCS),旨在為中國本地和外資公司提供統一的聲譽系統。該系統評估涉及公司運營的幾乎所有方面,中共當局會根據評估結果獎勵或懲罰相關的公司。

該文表示,尚不清楚的是,該社會信用體系如何影響居住在加拿大的海外華人,這些華人為與中國有聯繫的公司工作,而這些公司必須是CSCS的一部分。

可能的情況是,在加拿大境內抗議中共侵犯人權行為的人,會被該系統列入黑名單,不會被中資公司僱用。但是,他們在中國境內的親友是否會受影響呢?

加拿大未知如何應對

在加拿大境內運營的CSCS系統,可能影響到雇員的安全、人權、隱私權甚至國家安全。加拿大政府已意識到這一點,甚至已就加拿大人如何在中國開展業務提出了相關的建議。但是,加拿大仍未採取措施。

海底撈餐館的攝像頭使用的是以太網(Ethernet),這意味著它們可與一個網絡連接,將視頻實時傳送回中國。這些攝像頭在沒有許可的情況下隨處安裝。

卑詩省聲稱有嚴格的《個人信息保護法》(PIPA)。當該省的隱私事務專員辦公室被問及,是否知道CSCS系統將中國公司的海外雇員和加拿大公民的私人錄像送去中國時,該辦公室的發言人米切爾(Michelle Mitchell)只是強調說,一個機構在收集、使用或披露個人信息前,必須徵得其人的同意。

該文說道,由於海底撈餐館的許多員工是中國公民,並已加入中國的社會信用體系,他們不太可能要求隱私權。甚至已有加拿大永久居民身分的中國人,也面臨著遵守強制性CSCS計劃的壓力,除非他們宣布放棄中國國籍。在該極權國家裡,沒有徵求同意這回事。

顯然的潛在威脅

「毫無疑問,在加拿大實施中國式的監視,與中共控制其公民的需求有關。」該文表示,在餐館安裝大量監控攝像頭,實際上可以作為一項滲透測試,看看加拿大會怎樣反應,即看看加拿大的執法部門和公眾怎麼反應。

「加拿大民選官員、執法部門和安全情報機構的被動回應,只會使干預行動更大膽。」該文說,這些本來就是中共在歷史上慣用的戰術。在加拿大境內,這類干涉行為很可能會增加。

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局長維格諾(David Vigneault)在2021年2月9日的一次公開評論中,在談到中共政權對加拿大國家安全構成的威脅時說:「很清楚,該威脅不是來自中國人民,而是來自中國(中共)政府,它正在經濟、技術、政治和軍事等各個方面,謀求地緣政治優勢,並利用國家政權的所有要素,開展對我們國家安全與主權構成直接威脅的活動。我們都必須加強防禦。」

李艾維說:「作為加拿大人,最令人恐懼的是,知道中國共產黨的『社會信用體系』能夠在加拿大公開運作,但我們各級政府都沒有採取任何措施制止它,以防止其在全國擴散,以保護加拿大人免受專制政權通過私營公司監視。」

「該(中共)專制政權目前正在施行種族滅絕、強迫勞動、按需強摘器官、破壞香港公民基本權利等惡行。」

李艾維說,「該政權正衝著我們而來。在加拿大,中共的社會信用體系應被視為非法;一個私營機構與外國政權的壓制性監視系統實時分享我們的信息,應屬刑事犯罪。必須儘快制定官方政策,杜絕此類做法。」

責任編輯:文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