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军事】伊核问题背后 摩萨德在行动

【大纪元2021年05月01日讯】大家好,我是《时事军事》节目主持人夏洛山。4月13日,伊朗宣布将把铀浓缩纯度提高到60%,这是它有史以来的最高水平。伊朗称,这是对4月11日纳坦兹核电站遭到袭击的回应。伊朗原子能组织(AEOI)称,其最新型离心机的机械测试已经开始。该离心机的铀浓缩速度将比2015年伊核协议中允许的速度快50倍。早在1月4日,伊朗就宣布它已经开始在其福尔道地下核工厂将铀浓缩纯度提高到20%,远远超过伊核协议规定的门槛。

伊朗总统鲁哈尼指责以色列应该对其关键核基地的爆炸负责。以色列当局一如既往地没有对这次袭击发表评论。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承诺,绝不允许德黑兰获得核武器。虽然伊朗此举并没有使其浓缩铀达到90%的武器级水平,但它离武器级只有一步之遥。

法国、德国和英国发表联合声明,对伊朗增加浓缩铀的决定表示“严重关切”。因为高浓缩铀是生产核武器的一个重要步骤,他们认为伊朗对这种程度的浓缩铀没有可信的民用需求。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表示,伊朗的声明是挑衅性的,他说此举让人怀疑德黑兰对维也纳核谈判的严肃性。

我们就来看看4月11日发生了什么,以致其结果几乎颠覆了接下来的维也纳伊核会谈。

一周前,伊朗公开了纳坦兹核燃料浓缩设施发生爆炸的一些细节。伊朗承认袭击造成其高性能铀浓缩设备重大损失,其规模类似于2010年Stuxnet软件病毒所造成的损失。

我们就从那次网络攻击说起。2010年6月,伊朗人发现一个名为Stuxnet的蠕虫病毒攻击了他们的电脑系统。这种500KB的电脑病毒,通过隐蔽的木马程序和USB拇指驱动器,在不知情的使用者的帮助下,成功地进入了大约14个伊朗工业设施的电脑系统,其中包括纳坦兹铀浓缩设施的电脑系统。外界猜测这次行动是以色列所为。

他们的办法是设法让装有Stuxnet病毒的USB驱动器混入伊朗工业系统的本地或与互联网连接的电脑,当Stuxnet病毒被触发后,就会自动将自己复制到与网络连接的所有电脑上。Stuxnet通过用于控制设备的工业微处理器,侵入了纳坦兹的离心机控制软件。这种电脑病毒模仿设备故障类型,修改了离心机控制软件。之后在设备操作过程中,导致离心机高速旋转而解体。当纳坦兹的设备操作人员发现问题时,数千台昂贵的新式离心机已经严重损坏。

基于这次教训,伊朗人花了很多时间、精力和金钱,防止类似Stuxnet的攻击再次发生,在电脑防御上有了充分的戒备。2021年4月11日,致命的攻击再次发生,这次以色列人改变了做法,他们首先弄到了纳坦兹电气系统的技术细节,包括其中新一代离心机的结构。在分析了资料以后,他们决定使用炸药。他们的计划是将炸药事先放置在电源关键部位,当最大数量的离心机通电时,引爆炸药,造成主电源和备用电源系统同时失效,这样就可以造成离心机的严重损坏。实际的行动是,爆炸物被正确放置并按时爆炸。其结果就是我们已经看到的,纳坦兹再次遭受重大离心机损失,需要数月时间才能再次生产,一年以后才能完全修复。

目前伊朗急需解决其设施的安全升级,但问题是,伊朗人并不清楚这次袭击的确切情况,更无法预测下次袭击又会是什么方式。他们只知道有很多炸药被带入设施内部,但不确定袭击者是如何放置这些炸药而不被发现的。伊朗公开了一个被怀疑的关键人物的名字,雷扎.卡里米(Reza Karimi),他是一名43岁的伊朗人,在袭击发生前几天离开了该国。可能还有其他伊朗人参与其中,他们被怀疑是以色列摩萨德(Mossad,全称为以色列情报和特殊使命局)特工,他们来到伊朗,与越来越多的伊朗人合作,试图推翻目前的极端宗教统治。

伊朗急于抓捕雷扎.卡里米,他们在电视上播放了看起来像国际刑警组织的“红色通缉令”。但在国际刑警组织的网站上找不到电视播放的这份“红色通缉令”,显然国际刑警组织并没有决定是否接受伊朗的红色通缉令请求。这次对纳坦兹核设施的袭击没有造成人员伤亡,许多伊朗人支持这次袭击,许多生活在国外的伊朗人公开表达了他们对伊朗核计划的反对态度。而伊朗核计划的全面曝光是基于2018年以色列摩萨德特工的另一次绝密行动。

2018年1月31日凌晨,摩萨德特工闯入德黑兰工业区的一个仓库,他们在6小时29分内完成了夺取伊朗核武资料的全部行动。深夜他们进入仓库后,首先关闭了警报器,撬开两扇库门,用超过3000摄氏度的喷灯切割了几十个保险柜。在早上7点上班之前,带着半吨重的秘密材料包括5万页的文件和163张光碟顺利撤离。这次行动中摩萨德显然得到了内应的帮助,他们准确地打开了那些藏有敏感文件的保险柜,而那些与行动目标无关的保险柜连碰都没碰一下。

约20名特工参加了这次行动,他们通过几条不同的路线运走了这些材料。上午7点,如摩萨德预料的那样,警卫发现门和保险柜被打开。他拉响了警报,伊朗当局很快开始在全国范围搜捕,动员了数以万计的伊朗安全人员和警察。结果当然是一无所获。

档案中最吸引人的部分是在伊朗关键设施内拍摄的照片。伊朗人的照片显示,在德黑兰附近的帕尔钦(Parchin)军事基地的一栋建筑中,有一个用于高爆实验的巨大金属舱。

以色列人获取的资料证实了情报机构长期以来对帕尔钦基地有核活动的怀疑,而伊朗一直拒绝让国际观察员进入其中,理由是军事基地是观察禁区。2015年,国际原子能机构观察员被允许访问时,该基地已经空无一人,基地看起来好像设备刚刚被拆除。这些照片证实了所发生的事情。

伊朗的文件反复提到一种用于制造中子引爆器的特定物质:氘化铀。这种物质除了用于制造核武器之外,没有任何其它民事或军事用途。而且已知中共和巴基斯坦都采用氘化铀引爆器。

从这里我们看到了中共的身影。2020年,因中共向伊朗出售导弹、设备和相关技术,美国根据《伊朗、北韩和叙利亚不扩散法》,对八家中国公司实施制裁。

60%的浓缩铀除了向武器级浓缩铀过渡外,没有任何其它用途,这等于伊朗向全世界宣布要制造核武器。伊朗核计划是一笔“赔到姥姥家”的买卖,在美国和强悍的以色列等国的坚决反对下,其成功的机会渺茫。但因此而招来的国际制裁却已使其经济陷入崩溃边缘。由于宗教狂热政治的存在,伊朗政权离核武越近,其面临的灾难就会越大。

时事军事https://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3V8J3zzkEXK8SJFR7Vg-9H1Ct0NU8Ay9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时事军事】美军远征打击群 可替中共收场
【军事热点】韩国新型战机 开启防务新时代
【时事军事】太空战争有多近 出乎你我预料
【军事热点】犹豫对台军售 将捅破美挺台的窗纸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中共欲房产税试点 共军练抢滩登陆
【预告】专访余茂春:中共统治模式威胁世界
【未解之谜】流落人间的金箍棒 印度德里铁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