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情报机构介入 两名亲共议员辞职

人气 3701

【大纪元2021年05月31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李思璐报导)新西兰媒体上周爆出,该国两大政党于去年大选前夕,在受到情报机构的警告后,迅速将各自党内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华人议员甩包。

多年来媒体报导和公众一直质疑这两名议员与中共和中共统战组织保持紧密关系。新西兰情报机构也因没有任何作为而广受公众诟病,此次情报当局介入该两名议员的辞职事件,被认为是受到五眼联盟情报机构施压后,新西兰开始清理国内的中共间谍活动。

来自中国的两名华裔国会议员分别是国家党的杨健(Jian Yang)和工党的霍建强(Raymond Huo)。前者在2017年被国际媒体曝曾为中共军事学院培养间谍,并在2019年把该党领袖带到中国去会见中共政法委书记郭声琨;后者是中共“一带一路”新西兰研究会会长,曾把习近平签名的《习近平谈治国理论》以15万新西兰元(美金10.9万)拍卖给当地的一位华人买主。

杨健2017年被国际媒体曝曾为中共军事学院培养间谍。图为2017年11月《新西兰先驱报》(NZ Herald)就杨健事件发表长篇深度报导和编辑评论文章。(易凡/大纪元)

情报机构出手 两政党快速割席

杨健和霍建强去年大选前夕的7月10日和7月21日先后辞职,当时外界就猜疑他们给外界的理由——“陪伴家庭”并非真正的辞职原因。

5月26日,资深记者理查德.哈曼(Richard Harman)在他的个人政论网站Politik上撰文披露,工党领袖也即现任总理杰辛达.阿登(Jacinda Ardern)以及时任国家党领袖托德.穆勒(Todd Muller)在接受了新西兰情报机构的简报后,共同商定分别与霍建强和杨健割席,紧接着两人在前后不到两周的时间内相继宣布辞去议员身份,不再寻求连任。

哈曼在文章中表示,他是从多个官员和消息人士那里获知两人辞职的真正原因,但没具体点出提供消息的人物。

Politik网站文章披露此消息的第二天,时任新西兰国家党领袖穆勒的政治顾问马修.胡顿(Matthew Hooton)在《纽西兰先驱报》(NZ Herald)的个人专栏中,证实了两人的离职是情报机构介入的结果,并透露更多信息。他写道,两党领袖以及他们各自的首席幕僚与情报机构开会达成协议,决定让霍建强和杨健两人离任,并商讨要让两人的去职尽可能不那么“大惊小怪”。

总理阿登上周被媒体提问时表态说,“对情报局的简报既不做肯定也不做否认答复”;同时,现任国家党领袖朱迪思.柯林斯(Judith Collins)拒绝对媒体就此事进行评论。

陈维健:五眼联盟施压 情报机构开始行动

新西兰维多利亚大学的现代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杰森.杨(Jason Young)在当地电视采访中认为,霍建强和杨健已给各自政党招致太多的媒体批评和社会质疑,继续保住两人会影响他们的党派利益。

新西兰著名作家和异见人士陈维健则表示,媒体和社会舆论不是真正原因,而是他们为中共的代理行为已严重危及新西兰国家安全利益以及与五眼联盟之间的合作,新西兰情报机构受到五眼联盟的压力才开始行动。

他说,“杨健和霍建强两人新西兰跟中共的联系既活跃又高调,已经被媒体曝光很多年了,但是受到其党派高层的庇护,新西兰的情报机构一直都是听之任之。现在才开始行动,肯定是受到来自五眼联盟的压力。”

他接着解释说,“由于对中国的贸易出口依赖,新西兰的两大政党全都亲共,等于说在对抗中共渗透、控制新西兰以及中共迫害人权这些重大国际议题上,新西兰国会内没有什么反对声音。杨健和霍建强作为中共代理人分别把持两党,他们互不监督,甚至还引导政府与五眼联盟产生隔阂。”

他还透露,2020年大选前他从可靠的消息来源得知,霍、杨两人已经得到各自党内的承诺:在大选后将获得提升并被许以重要职位。他因而认为,“两人在这么短时间内快速辞职,只能是情报部门干预的结果。”

新西兰情报机构在过去几年一直受到媒体诟病,指其与五眼联盟的同行脱节,对中共在新西兰的间谍和渗透活动没有作为。但在新西兰安全情报局(NZSIS)今年3月发表了2020年的报告后,外界开始改变了看法。

在报告中,该局首次把外国干预列为改情报机构的作为调查优先选项,并在报告中列举了情报机构已经掌握的两个涉嫌为外国政府收集情报和进行游说的案例。

陈维健表示,中共在新西兰安排的间谍或者代理人并非只有霍、杨两个人。他认为情报机构也应该调查2020年大选进入国会的华人议员陈耐锶(Naisi Chen)。通过政党排名成为议员的陈耐锶曾经担任中共海外学生统战组织奥克兰大学中国留学生学会的会长。

他质疑说,“作为新西兰长大的华人,身为新西兰公民,陈耐锶如何成了中国留学生学会的主席;作为受西方价值观影响成长的年轻人,为何宣讲的都是代表中共的理念呢?”

两华人议员与中共关系密切

辞职前,国家党的杨健已经担任国会议员超过十年,而工党的霍建强也在国会后排席位坐了七年。两人都不是直接从选区被选出的议员,而是按照新西兰的混合选举制度,选举后依照各党得票比例,作为排名议员进入国会。

在数年的国会任职期间,两人在国会辩论上几乎没有发言机会,但他们在中共使、领馆和亲共统战组织的活动上频频露面。

在新西兰2017年9月大选前两周,由英国《金融时报》和新西兰Newsroom.co.nz的一项联合调查把杨健推上了国际头条。该调查发现杨健曾经在两所中国军事学校学习、任教和培养间谍,但杨健在递交移民和公民两项申请时,没真实申报他的履历,隐瞒了他在军事语言学院培养间谍的经历。

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中国问题学者安妮.玛丽.布莱迪(Anne Marie Brady)教授在2017年发表的《魔法武器》(Magic Weapons)的报告中,列举多处有关杨健、霍建强两人与中共政府以及中共在新西兰的统战组织之间的密切交往。

除了与杨健一起支持中共“一带一路”,布莱迪教授在报告中指出,虽然霍建强的亲共活动在华人媒体上的曝光度不比杨健,但其实霍建强在新西兰为宣传中共的政策上表现得更公开和更广泛。

报告中提到了一场由霍建强组织,为现任奥克兰市长菲尔.高夫(Phil Goff)举办的竞选筹款晚宴上,一本由习近平签名的《习近平谈治国理论》被拍卖到了15万新西兰元(美金10.9万),而这场基本是华人参加的宴会共筹得资金超过36万元新西兰元(美金18.8万)。

新西兰著名作家和异见人士陈维健上周在《北京之春》网站上撰文,指霍建强配合中共一带一路全球扩张声势,在新西兰成立“一带一路”研究会并自命会长。

陈维健表示,新西兰主流社会对西藏文化和宗教怀有尊敬,对中共迫害西藏人的人权和信仰抱有同情,但是霍建强却在新西兰宣传中共的价值观,试图改变新西兰人的价值观。

他列举说,霍建强曾经曾阻止新西兰邀请达赖喇嘛访问,他告诉新西兰人达赖喇嘛是分裂分子,是奴隶主等传播中共言论。在2019年9月,他还把中共支持的“新旧西藏”展览引到新西兰展出。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新西兰可能被“五眼联盟”除名?
纽资深记者揭去年华裔议员辞职内幕
澳时事节目:新西兰为中国快钱抛弃了我们
纽澳总理疫情后首次会晤 讨论共同面临的挑战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孟晚舟真自由了?美加中谁赢了
【新闻看点】人质外交背后 中西两个不同教训
【马克时空】B-2隐身轰炸机造就美国梦 反成中共噩梦
【时事军事】核动力潜艇 将平息一切争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