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三记重锤砸下 石正丽“洗白”无力

人气 4537

【大纪元2021年06月15日讯】大家好,现在是美东时间6月14日晚上6:30,北京时间6月15日。欢迎收看时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贺;我是秦鹏。

今天焦点:三记重锤打击中共,石正丽公开回应,沮丧和抱怨能否洗清“实验室泄漏”质疑?一群业余“侦探”打败美国家队和专业媒体?神秘的调查组DRASTIC。

Sydney:周末,连续三记重锤打在中共身上:G7领袖、欧盟、世卫组织谭德塞,纷纷表态支持对武汉实验室进行调查,而澳洲《天空新闻》更是全球独家爆出了一个武汉实验室饲养蝙蝠的内部视频,我们等等节目中会播放。

秦鹏:周一(6月14日),处于漩涡中的石正丽露面,在《纽约时报》的独家采访中,她表现出了沮丧、反驳和质疑,我们今天来看看她提供了什么证据和反驳,并且会分析一下这些是否能够站得住脚。

Sydney:我们今天会聊这些话题。

三记重锤落下 “令人震惊的掩盖”

Sydney:对于病毒来源的调查,还有实验室泄漏说的发酵,这周末给了中共三记重锤。

欧盟、G7支持调查病毒来源

首先,欧盟表示支持美国推动的重新调查新冠病毒的来源,敦促中共给予研究人员“完全的准入”。

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对媒体说,“需要(中共)完全透明。世界有权利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以便能够吸取教训。”

另外,G7会议公报中,七国集团领导人呼吁世界卫生组织对病毒的来源进行一次新的、透明的调查。

所以这是第一记给中共的重锤,因为等于世界领袖都在说中共不透明,也都开始怀疑实验室泄漏说。

秦鹏:在《华尔街日报》报导武汉病毒所三名研究人员在2019年11月生病住院之后,病毒实验室泄漏的理论引起了前所未有的重视。拜登之后发起美国情报机构展开调查,还说要与世界各地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呼吁中共给予透明度。

Sydney:在美国促使下,G7一致对中共展现出更强硬立场,最终发布的联合公报触及包括多项敏感议题。G7领袖除了要求全面彻查新冠病毒来源,也就新疆人权问题大力谴责中共,要求维持香港高度自治,也呼吁“维持台湾海峡稳定与和平的重要性”。公报也对于中国东海与南海的状况,表示“强烈反对任何单边企图改变现状和升高紧张情势。”

拜登总统也矢言对抗中共宛如“经济虐待”的行径与侵犯人权的问题。

秦鹏:现在反映出西方盟友正在更广泛地团结起来对抗北京。

谭德塞:不排除病毒来自实验室泄漏

Sydney:第二记重锤,来自原本大家认为的,中共的好朋友,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

他这次告诉G7领袖,在疫情溯源问题上,仍不排除病毒是自实验室泄漏的可能;他还批评中共在疫调期间未“充分合作”,透明度也不够,原始数据取得困难。

因为世卫专家1月间到武汉考察后,3月发表报告称实验室泄漏论“极不可能”,但当时一向靠拢北京的谭德塞,就意外地反对此一结论,强调要继续调查,还遭中共媒体和舆论抨击他“叛变”。

秦鹏:这次谭德塞强调,武肺疫情已造成全球三百七十多万人死亡,出于“对这些死难者应有的尊重”,有必要确定病毒的来源,这需要与中国合作,中国(共)应协助解决谜团,防范类似事件再度发生。

Sydney:当然现在外界也怀疑他是为求连任倒向美国,在美国重返世卫不久后,谭德塞就态度大变,将矛头对准中共。有分析认为,谭德塞首次任期将于明年届满,美国重返世卫后,对秘书长人选有重要影响力,所以怀疑谭德塞可能为了连任而倒向美国。中共也说他是美国压力下“背叛”了。

秦鹏:我觉得不是这么简单,谭德塞这个人,就是一个从中共拿钱混事儿的,而且因为当初是中共扶植他上台,所以小小不言的他可以帮助中共,但是他又不是中共的死党。现在有三个原使他不愿意再帮中共了:

第一是现在几千万感染和数百万人死亡,这口保黑锅太大了,他不愿再替中共背,第二,中共自己在一月份的调查中自己玩砸了,什么证据都不提供,就想靠收买几个科学家混事儿,真当其它科学家都是傻子,以及那些跟随的科学家就会得过且过?第三,国际追责现日益强硬,他必须给自己留后路。

我个人不认为他还有连任的机会,能够平安下台,他已经千恩万谢了。

Sydney:不管怎么说,现在的确包括福西博士,还有美国主流媒体、科技平台在内,态度都变了。舆论现在整个转向。

工作人员被曝将活蝙蝠关笼子里

第三记重锤,我们看到,澳洲媒体Skynews也爆出了武汉病毒研究所工作人员将活蝙蝠关在笼子里的视频,10分钟的视频名叫做《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武汉P4实验室建设与研究团队》,还采访了主要科学家。

秦鹏:大大打脸世卫,世卫报告没有提到武汉病毒研究所保存了任何蝙蝠,还说这个说法是阴谋论。去年,世卫组织调查团的主要成员之一,也是“生态健康联盟”主席达萨克,还多次说他曾在武汉合作过15年的实验室 “其中没有活的或死的蝙蝠。任何地方都没有证据表明发生了这种情况””。

中科院自己的网页也显示,武汉病毒所,专利名称:一种食虫蝙蝠饲养笼。(专利号:CN201820934123.6)。

Sydney:英国媒体《星期日邮报》也报导这件事,就是武汉病毒研究所,在2018年6月申请了“蝙蝠饲养笼”的专利,表示该笼子将“能够在人工条件下,让蝙蝠健康成长和繁殖”。

这项专利于2019年1月获得专利授权,也就是在北京报导首例病毒病例爆发的11个月前。

该研究所于2020年10月16日还申请了另一项专利,涉及“野生蝙蝠的人工繁殖方法”。

现在情况真是越来越可疑了,感觉真相即将水落石出。

秦鹏:是。这一连串的新闻,在世界引起很大震动。特别是天空新闻的视频,揭穿了之前的很多谎言。我看到美国下一届总统热门人选、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指责中国(共)对 COVID-19 进行“令人震惊的掩盖”。

石正丽罕见露面发声 “洗白”无力

秦鹏:就在这三记重锤打击中共的关键时刻,深处舆论漩涡中的中国顶级病毒专家石正丽,周一罕见地出现在《纽约时报》中,公开发声,我们来看看她说了什么,还有我们也邀请了病毒专家来分析一下,她的说法到底是帮助洗清了中共的嫌疑,还是暴露出更多的疑点。

Sydney:《纽约时报》的这篇报导中,石正丽说,对于她在武汉实验室的那些猜测是毫无根据的,但中国习惯性的保密让她的说法难以证实。

《纽约时报》的报导,开篇这样写道:“对越来越多的美国政界人士和科学家们来说,她是世界能不能知道毁灭性的 Covid-19 大流行背后,病毒是否从实验室泄漏的关键人物。而在中共当局和中国民众眼里,她是中国成功遏制疫情的英雄,也是恶意阴谋论的受害者。”

秦鹏:这段话半真半假,前一句石正丽本人是关于病毒的关键真相的枢纽型人物,这句话不假;后面一句,《纽约时报》有点自作多情了,因为很多中国人也怀疑武汉病毒所是病毒的来源,著名主持人崔永元去年做的调查就显示超过51%的华人认为病毒是泄漏出来的。

Sydney:是的。石正丽现在是处于舆论夹击当中,网上一些人还担心她被中共灭口,说她知道太多秘密了。

从《纽约时报》的文章中说,石正丽接电话的时候,拒绝了记者的电话采访,最后是通过邮件做了更详细的回应。

秦鹏: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细节。因为我们知道,面对面的交谈,或者打电话是很难被Big Brother及时的、准确的纠正或者指导的,但是邮件或者短信是可以仔细思考和提前获得检查。

Sydney:《纽约时报》称,在电话中,石正丽说,她能直接与记者交谈,研究所的政策不容许。但她听起来是非常沮丧。她说:“我怎么能为没有证据的事情提供证据?” 说在这个没有提前预约的、很短的通话中,她的声音变得愤怒。随后,她在短信中写道:“我不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变成这样的,不断向无辜的科学家泼脏水。”

秦鹏:很委屈。我们知道,外界的所有猜测,实际上归结为一个核心问题:在大流行爆发之前,石正丽的实验室是否掌握了新型冠状病毒的任何来源?当然,石正丽这一次再次否认了。

但是,因为中国政府拒绝允许对其实验室进行独立调查或共享研究数据,这使得石正丽的说法难以被证实,并且只会加剧人们对实验室的怀疑。

武汉病毒所三名研究人员染病

Sydney:《华尔街日报》报导武汉病毒所三名研究人员在2019年11月生病住院这件事,石正丽也反驳了,说没有根据。

此前中共党媒《环球时报》也出一篇英文报导,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主任袁志明说,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每年为实验室工作人员保存血清样本,没有收到任何异常疾病的报告,所有工作人员新冠病毒抗体检测均呈阴性。

对于2019年10月至11月的流感阳性病例,他表示,这是该所与武汉协和医院合作进行的回顾性的研究,总共从医院患者身上采集了1001份样本,2019年12月样本中未发现阳性样本,2020年1月的700份样本中发现四例流感和新冠病毒混合感染。报导说,这四例混合感染病例不是武毒所的工作人员。

他说,有关新冠病毒是由武汉病毒所“制造”或“泄漏”的说法,是无中生有的,完全不符合学术界共识、不符合病毒学常识、更不符合客观事实。

看到他们现在口径是一致的。

秦鹏:是的。石正丽在邮件中写道:“武汉病毒研究所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病例”,她写“可以的话,能不能提供一下三人的名字,帮我们查一下?”

必须说明一下,现在外界对武汉病毒所怀疑,不是只是因为这个爆料,更多的还是因为中共之前一直在撒谎,留下了太多疑点,比如,病毒源发于武汉,中共一直在掩盖疫情消息,当地没有吃蝙蝠的习惯、华南海鲜市场也没有蝙蝠在卖,但是中共早期报导说是蝙蝠,可是这样一来又把目标自己引向了长期研究蝙蝠、拥有11,000多个蝙蝠病毒库的武汉病毒所。

所以,一些国际科学家和研究人员已经表示,中国和世卫组织对新冠病的联合研究没有提供这个大流行病如何开始的可信答案,因此需要进行更严格的调查,无论北京是否参与。

Sydney:现在福西博士、谭德塞,还有北卡罗莱纳大学、长期和武汉病毒所合作的科学家巴里克,他在5月14日《自然》杂志上和其它17名科学家都公开联名要求调查中国实验室。

生成新病毒的“功能获得性”试验

秦鹏:现在大家怀疑的,就是武汉病毒所和石正丽他们曾经做了大量可能生成新病毒的“功能获得性”试验,这也让他们的合作者、资金提供方——也就是,美国的公益组织“生态健康联盟”和它主席达萨克成为舆论焦点。提供资金给他们的美国国立卫生学院NIH和重要的参与者福西博士,也因此连续几个月被美国国会和媒体架在火上烤。

Sydney:恩,石正丽在通过电子邮件回复《纽约时报》记者的问题时,辩解说,她的实验与“功能获得性”工作是不一样的,因为她的目的并不是要让病毒变得更危险,而是要了解病毒是如何跨越物种的。

她说:“我的实验室从未进行过或合作进行过增强病毒毒力的 ‘功能获得性’实验”。

秦鹏,你怎么看待石正丽的这个辩解?

秦鹏:这个问题,今天中午的时候,我和林晓旭博士进行过讨论,晓旭大家可能都知道了,他是病毒方面的专家,美国微生物学博士,前美国陆军研究所病毒系实验室主任,曾经在沃尔特 · 里德陆军研究所工作,也就是川普在去年生病时住院的那个研究所。

那么他的回应是,石正丽2015年在《自然》杂志的论文中自己也揭示了,通过让SARS冠状病毒和蝙蝠病毒的骨架结合,能有效地利用SARS受体人血管紧张素转换酶II(ACE2)的多个同源基因,在原代人气管细胞中高效复制,并在体外获得与SARS-冠状病毒流行株相当的效价。这意味着传染力更强。

所以,这就进一步证明,跨物种试验本身就会创造新的病毒,自然界并没有这种病毒。现在她们通过试验,使得其不但产生了,而且具有更强的毒性或者传染力

在试验中,他们的过程也在帮助病毒进化,通过小鼠,然后通过灵长目,一次次筛选,带来跨物种的突破。

所以,石正丽这种辩解是站不住脚的。因为不管她的目标如何,结果是一样的。

Sydney:《纽约时报》报导中写道,石正丽辩解说,中国的蝙蝠病毒可以在 BSL-2 实验室进行研究,因为没有证据表明它们直接感染了人类。这个能不能和大家解释一下?

秦鹏:先说一下她说的这个实验室,实际上是人们俗称的P2实验室。因为人们发现,武汉病毒所有多个实验室,包括P2、P3、P4实验室。石正丽之前被发现曾经多次在低防护性的P2实验室(即BSL-2 级别实验室)进行了危险性很高的蝙蝠等病毒的研究,而不是在高度安全的P4实验室,所以这一次《纽约时报》的记者也问了他这个问题。

但是,石正丽的这个解释不能自圆其说,因为媒体报导过多次,2012年的云南矿洞,6名感染蝙蝠冠状病毒的矿工,其中3人死亡,后来石正丽她们有那里采集和研究搜集相关病毒做研究,这个可以直接感染人的神秘的病毒怎么解释呢?

当然,作为一个严谨的科学家,唯一合理的解释是,石正丽很清楚不同病毒的属性,知道哪些会直接感染人,哪些不会,所以才有恃无恐,而不是盲目的胆大。

云南矿洞背后的秘密

Sydney:是。我们5月24-5月30日那个周,有一期节目还揭示个这个神秘的云南矿洞背后的秘密。

关于云南矿洞,石正丽这次回应说,她的实验室没有在矿工样本中检测到类似蝙蝠SARS的冠状病毒,她将很快在科学期刊上发表更多细节。

石正丽说,她和研究所一直对世卫组织和全球科学界持开放态度。

石正丽在电话中说:“这不再是科学问题,这是根植于完全不信任的猜测。”

秦鹏:“不信任”这句话是说对了。但是这种不信任是中共当局自己造成的,如果中共当局2003年SARS和2019年这一次发生大瘟疫之后不掩盖、不因此批判李文亮等人,那么世界也不会这样不信任中共和石正丽。

而且,石正丽也不是无辜的,她自己多次说了一些自相矛盾的话,导致外界对她也越来越不信任。

比如,关于云南那个神秘的矿洞,那6个矿工感染的原因,她对外说是真菌感染,但是在5月24日,《华尔街日报》的报导中就详细报导了很多反例:2013年中国硕士研究生李旭说是冠状病毒感染,钟南山也说是蝙蝠冠状病毒感染,中国CDC主任高福的博士生论文也说是冠状病毒感染,结果石正丽还骂他们“胡说八道”,结果,武汉病毒研究所(WIV)近年来进行的三篇学术论文(一篇博士论文和两篇硕士论文)被曝光,石正丽自己的研究生也在论文里面说那些人是冠状病毒感染。

Sydney:是。 我们在5月28日那一期节目中还分析了,石正丽的研究生写的论文,对外只提供摘要、只能在中科院武汉病毒所内部借阅,现在这样的论文居然都能全文曝光,很可能是因为中国科学家起义。

秦鹏:这种可能性我认为还是有的,即石正丽本人是希望通过研究病毒预防人类下一次大瘟疫,但是试验过程中,因为P4实验室管理不善,动物处理不当,或者实验人员感染导致病毒外泄。这可能还真的不是石正丽本人的责任。因为她只是P4实验室的副的主任,正主任和研究所所长另有其人。

Sydney:那么,在《纽约时报》报导中,石正丽还写道,“我确信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所以我没什么好怕的。”

秦鹏: 既然这样,我希望石博士利用她的各种渠道把真实的消息和证据传递出来,这样对自己的声誉是一种清洗,对世界了解真相也是做出了重大贡献。

Sydney:是,我们也会为观众朋友进行更多的病毒真相的追踪。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秦鹏直播】牛津研究推翻世卫病毒溯源报告
【秦鹏直播】习对拜登失望?美持续联盟友抗共
【秦鹏直播】《无间道》恐成绝唱 疫苗大战打响
【横河观点】习邓都避洪灾?美打击中共猎狐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死亡隧道存3谜 江浙沪发196警报
【时事军事】中印边境续对峙 共军暴露军事劣势
【财商天下】快速降负债 恒大走出危局?
【横河观点】习邓都避洪灾?美打击中共猎狐
【小宇宙传说】时空穿越 他从1952来到2006年
【马克时空】波音CST-100星际航线 将于7月30日升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