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狐狸般的初心

作者:戴晓溪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21年06月30日讯】

一个家族的世纪遭际和一个政权的谎言溃败

我家的亲戚,无论是替国民党做事,还是为共产党卖命,到了共产党掌权后,都没有好结果。

1945年抗战胜利后,毛泽东在《论联合政府》中明确说道:“我们这个新民主主义制度不可能、不应该是一个阶级专政和一党独占政府机构的制度。”并郑重承诺“保障人民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思想、信仰和身体等自由”。

毛泽东的这番话就是共产党狐狸般的初心,使千千万万的知识分子受骗上当。

我们家的好些亲戚看到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要建立一个“保障人民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思想、信仰和身体等自由”的新民主主义的国家,以为这是中华民族的希望,于是,冒着坐牢杀头的危险加入共产党为建立一个新民主主义的国家而革命。

共产党革命胜利后,看看我们家这些亲友的遭遇:

姑夫文革被批斗

父亲的姐夫也就是我的姑夫,是乔家大院的后代,也是九三学社的骨干,还是周恩来中学时的同班同学,与共产党一起从事反蒋。

文革”中在刘少奇邓小平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时期,在四川北路上海市复兴中学校园的外墙上突然出现了二条巨幅标语:

把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乔刚揪出来!

打倒乔刚!

乔刚就是我的姑夫,就是周恩来的同班同学,就是九三学社的骨干,他躲过了“反右”却逃不过“文革”,作为万人机械厂的总工程师,被这个厂的党委揪出来了。

工厂里的老师傅并没有因为自己文化水准不高而忌妒知识分子,他们对厂里的工程师、技术员除了尊敬还有仰慕。那个年代,工程师、技术员要下车间劳动,老师傅们总是让他们干最轻便的活。

“文革”中厂里的工程师、技术员没有一个人被老师傅们贴过大字报,更不用说被批斗了,有的只是在刘少奇邓小平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时期被当权派贴大字报。

姑夫被戴高帽子,挂牌子,被批斗,受尽苦难。

民主党配合共产党干革命,共产党革命成功就过河拆桥。

小阿姨被打成右派

母亲的小妹妹就是我的小阿姨,在共军打下上海后,就参加了华东军政大学,随刘邓大军去了大西南,并与小姨夫都入了党。

小阿姨在十七岁读高中时,就跟着刘伯承邓小平的野战军参加了大西南的战役,在部队入了党,谈了恋爱。

大西南被共产党打下后,部队就地转业。过去部队的首长现在成为了她的领导。这些从农村出来的领导进城后,纷纷抛弃在农村的结发妻子,在城市里找有文化的漂亮姑娘。

这个领导看中了我的小阿姨,小阿姨对他说自己已经有了男朋友,就婉言拒绝了他。他不死心就用手中的权对小阿姨软硬兼施,小阿姨始终不肯就范,而且坚决和小姨夫结了婚。

小阿姨和小姨夫的结婚使他怀恨在心,到了“反右”时,他把小阿姨和小姨夫双双打成右派分子,降职降薪,发配到边远地区去工作,受尽磨难。

小阿姨和小姨夫在“文革”中的刘少奇邓小平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时期,再次受到冲击。

胡耀邦以大无畏的气概为毛泽东所创下的大量冤假错案进行平反。

平反时,我的小姨夫得到了平反,但是,说我的小阿姨不存在平反的问题,因为,小阿姨的档案中根本就没有被打成右派分子的结论。

然而,事实上这个领导在公布右派分子的名单和降职降薪的名单中小阿姨的姓名赫然其中,所受到的处罚就是与右派分子的处罚丝毫不差,这简直开了个国际大玩笑,共产党的干部卑鄙无耻到如此地步!

小阿姨在人生最好的年华中在精神上、身体上和物质上所受到的迫害和损失向谁去清算?

表舅被隔离审查

母亲的一位表弟,也就是我的表舅,他是上海交通大学最早的地下党员,他还是交大穆汉祥的入党介绍人。

表舅在“文革”开始不久,在刘少奇邓小平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时期就被隔离审查了,说他入党这么早,为什么会没有被国民党逮捕,要他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好从中找出所谓的破绽。表舅把经历写好交了上去,有好心人提醒他再抄写一份为自己留个底。

表舅说自己做过的事情自己最清楚,用不着为了说一句谎话而要用一百句谎言来补漏,谎言越补越漏洞百出。

他们为了达到目的,不给表舅喝水,不给表舅放风,不让表舅睡觉,逼着表舅一遍又一遍地写经历,妄图在表舅精力疲乏时写错经历,好让他们在象牙筷上找刺。

表舅为了革命拿掉了身上七根肋骨,身体本来就很虚弱,在他们“三不”的压力下,仍然写出了二十多份始终如一的经历,连审查表舅的人都能把表舅所写的经历背出来了。

表舅一生介绍过好多人入党,也领导过很多人,这些往日的战友也和他一样被隔离了,这些人就需要表舅为他们写证明,表舅都如实写了证明,为他们要回了清白。

有的被隔离人的专案组逼迫表舅按他们的要求来写,表舅就说,你们已经知道了,你们就自己写吧,为什么还要来找我呢?

表舅是穆汉祥的入党介绍人,穆汉祥被捕后,地下党考虑到表舅的安全就把表舅撤离到在淮南的新四军总部去工作了。

共产党获胜后,表舅放弃了当高官,主动提出回到母校当个教书匠。

表舅教热力学,他写了一本《热力学》的书。“文革”中在破“四旧”时,他们说这本书是大毒草,没有突出毛泽东思想,没有突出毛泽东思想就是反毛泽东思想。

有一天,我去看表舅,表舅就把这本书给我看,要我把看后的感觉告诉他。

那时让我看这本书,对于我来讲,好像是看天书,看不懂。但是,有一点是看得懂的,这纯粹是一本自然学科的教科书。

如果,在“诸论”中不写那句“以毛泽东思想的唯物辩证法”那么则更好,因为这句话与《热力学》根本没有任何关系,套上这句话反而牵强附会,画蛇添足。

当我把自己的读后感告诉表舅时,他听了笑个不停……

“文革”结束后,表舅对我说:“一个人说话做事一定要实事求是,是什么就是什么。”

小姑婆的丈夫和儿子被共产党枪毙

民国时期的政府管理是三级管理,即中央、省及县,县以下的乡镇完全由乡绅自主管理。

中国几千年能够顺利延续,其中,乡绅文化是个重要原因。无论怎么战乱,以乡绅为主体的那部分当时的精英,他们始终勉力维持着各自所在地区的社会。中国几千年的社会文化,基本以乡村文化为主题,乡村文化基本以乡绅文化为先进文化的代表。

乡绅就是地主,他们大多数靠勤劳致富,致富后为提高乡村的文化和发展乡村经济,以及维持乡村的治安,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江阴的曹氏家族的当家人就是当地著名的开明绅士,他是我的小姑婆的丈夫。

他们育有一子一女。儿子学成后就回乡帮助父亲治理家业。后来子承父业表舅被乡绅们推荐为镇长,主持乡里的政务。

共产党来了以后,表舅家被划为地主,又因为表舅父子俩当过镇长,在地主前加上恶霸二字,成了恶霸地主,又因为是恶霸地主就不分青红皂白被枪毙了。

我的小姑婆和舅妈就成了地主婆。

过去的二流子现在成了村长。

这个二流子在辈份上要叫小姑婆为太婆,也就是说他是小姑婆的灰孙子。

二流子虽然不务正业,必竟他还是小姑婆的灰孙子,每逢过年过节总是把他叫到家里请他吃饭。酒足饭饱后还给他钱物,并叮嘱他要务正业,好好种地干活。

现在这个灰孙子恩将仇报,把从来没有下过田的太婆赶到田里去拔草。

有一天,小姑婆和舅妈在田里拔草时,走来一位贫农,她手提一个篮子往小姑婆的面前一放:“地主婆,你只配吃草!”说完放下篮子就走了。

小姑婆一看,篮子里都是草。于是,她就把篮子拎起来移个地方,喔唷,怎么这么沈啊,拨开草一看,里面有只锅,打开锅盖,锅里放满了小姑婆喜欢吃的油爆虾和五香牛筋,还有糯米做的糕团甜点。

舅妈告诉我,有时早上起来开门,发现地上有从门缝里塞进来的钱,谁塞的呢?

过去在农村,地主和村民们不是血亲就是姻亲,大家都是和睦相处的,谁家有难大家互相帮助,当然,大家得到地主家的帮助最多。这就是中国几千年能够顺利延续,其中,乡绅文化是个很重要的原因。

列宁创建了世界上第一个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他说:无产阶级专政就是暴力夺取政权,暴力维护政权,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的政权。乡绅文化被共产党的无产阶级专政彻底地摧毁了。

我母亲的表妹在上海的同德医学院读书时,就与林佳媚一起成了中共地下党员。小姑婆的女儿就是那位在上海的同德医学院读书时就参加了地下党的我的表阿姨,她看到自己的母亲和嫂子年老体弱,就把她们接到上海来赡养。

地主婆竟然到大上海去享清福了,这还了得,那个灰孙子一纸告到上海市卫生局。

是啊,地主婆怎么能逃避监督劳动呢?

于是,卫生局党委派人找表阿姨谈话,要么把地主婆送回乡下,要么就自己退党。

表阿姨是老革命了,退党就意味着冒死干革命等于白干,许多福利也就没有了。

现在,那一边是我把党来比母亲,这一边就是自己的亲生母亲,选哪一边?

事实是父亲和哥哥被镇压了,只剩下我这么一个女儿,我不赡养谁赡养?再说中国传统文化是天下孝为先,表阿姨选择了退党。

表阿姨退党后,被降职降薪,从大医院发落到小医院。

表阿姨告诉我,上海有些地方地势低,遇上下大雨,马路上就积了很深的水,行人就卷起裤腿,把脱下的鞋袜拿在手里涉水走路。

她说老百姓是穷人,穷人可以这么做,而她们这些参加了地下党的大学生不能这么做,因为她们是富家子弟大家闺秀,富家子弟大家闺秀就要有富家子弟大家闺秀的气派,你没有这个气派就很容易暴露身份,遇到这种情况,她总是叫辆黄包车涉水过路。但是,叫车都是要钱的,干革命要用钱的地方多的是,钱从哪里来?

只有向家里要啊……

父母对这个在上海念大学的女儿视如掌上明珠,家里有的是钱,只要囡囡开口要多少就给多少,这些地主家的钱就用到了共产党的身上,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文革”中在刘少奇邓小平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时期,表阿姨被当权派冠以阶级异己分子揪出来批斗。批斗会上,当权派要表阿姨低头,表阿姨说:“老子参加革命的时候,你还在穿开档裤呢!你们这些无名之辈,谁比老子革命得早,老子就低头!”

表阿姨平日素面朝天,衣着朴素,烟酒不沾。被批斗后,她一反常态涂脂抹粉,时髦衣服穿起来,欧米茄手表戴起来,中华牌香烟抽起来,办公室里巧克力吃起来,午餐威士卡喝起来,当权派找她谈话她就英语说起来,搞得当权派没了方向,最后只好向她交枪投降:“好,好,曹医生算侬狠,这件事到此结束行了吧?”

软蛋,欺软怕硬的软蛋!

不要说这些无名之辈,就是曹荻秋也惧怕表阿姨三分。

曹荻秋生病住院,在医院里摆臭架子不听医生的话,不遵守医院的规章制度。

这些事被表阿姨知道了,就对曹荻秋说:“走在路上,我是市民你是市长,在医院里,我是医生你是病人,你得听我的。”

说得曹荻秋脸发红,想发火又不敢发,他在淮南新四军总部就知道了表阿姨是军中女汉子,搞得不好,不要说面子连里子都会没有了,只好服服帖帖换上病服……

“文革”结束后,表阿姨对我说,人在上风时要谦卑,人在下风时要坚强!

大表哥文革被毒打

妈妈的大外甥就是我的大表哥,以在我们的学校任教为掩护,从事共产党的地下活动,到共军打下南京后,他突然不知了去向,到中共掌权后,他成了东海舰队宣传科的科长。

大表哥十六岁读高中的那年,回乡下过暑假,恰逢佃农来交租,账房先生上厕所去了,大表哥就帮忙把这租子记了一笔账。

到“肃反”时要向党交心,这件微不足道的事不说谁也不知道,但是,党性高于一切,他就向党交了心,结论是不满十八岁不作为替地主收租。

“文革”中,东海舰队司令员陶勇被林彪整得到现在连尸骨都找不到。在我家学校里以教书掩护自己干革命的大表哥,属于陶勇线上的人。林彪一伙人以漏网地主莫须有的罪名,对大表哥施以棒棍皮带毒打,差点没命。

大表哥被戴上漏网地主分子的帽子扫出军营,发配到祖籍江阴的一家县办工厂监督劳动,在厂里也吃足苦头。

“文革”结束后被平反了,但是,再回部队是不可能的事了。

离休后不久,因“文革”中在部队被棒棍皮带残酷毒打留下的后遗症复发而过早的离开了人世,享年六十七岁。

另一表舅被打成反革命

当年我的父母因为看到抗战胜利后国民党腐败而弃政从教,都是有良知的知识份子。在开办学校后,因为国共的内战造成物价飞涨,民不聊生,共产党就利用这个机会在国民党的统治区发动反饥饿大游行。

母亲的另一个表弟那时正在复旦大学读书,是中共的地下党员,他组织并参与了全市大学生的反饥饿大游行。

反饥饿大游行结束后,饥肠辘辘的他带着他的一位同学来我家蹭饭,这时已是下午二点多了,我家午饭早已吃过。

父亲看到小舅子来了,赶紧到街上买了一只酱鸭、二斤卤肉和十个菜包子招待他俩,他俩风卷残云吃了个精光。

几十年后,这位表舅离休后来我家,还讲起使他念念不忘的这顿饱饭。

那位参与了学生反饥饿大游行的表舅,在他毕业时,抗美援朝战争爆发,他成了一名志愿军的随军记者,战争结束后回到复旦工作。

“反右”运动中,非但被打成了右派分子而且还被打成反革命分子,说他在志愿军当记者写的文章中有反革命之嫌,雪上加霜的是,我的这位舅妈的父亲是海峡对岸中华民国的外交部长,他们又成了敌台分子的家属,无论在政治上、经济上和精神上都受尽了磨难。

“文革”后,虽然他俩被平反了,但是精神和身体受到长期的摧残,一直遭受病魔的折磨……

母亲的两个弟弟就是我的舅舅,是大中华橡胶厂的股东,在李维汉的领导下,为共产党筹措活动经费。这两个舅舅每年都要找各种借口向妈妈借钱,这些钱也都是有借无还,成了共产党的活动经费。我的二位舅舅在上世纪四十年代都病故于肺结核,如果,他们活下来了,那么,看看李维汉的下场,再看看亲友们的遭遇,他们会好到哪里去呢?

工人和贫下中农的最后结局与知识分子殊途同归

我父母的这些社会关系在共产党的政治审查中,都查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家的亲戚,无论是替国民党做事,还是为共产党卖命,到了共产党掌权后,都没有好结果,为什么?

因为他们都是知识分子,知识分子是社会的脊梁,老百姓的灯塔。打压知识分子就能使老百姓失去方向,就能愚弄老百姓,从而巩固共产党的政权。

其实,共产党把工人和贫下中农划入红五类,是不得已而为之,共产党的衣食住行哪一样能离开得了工人和贫下中农?共产党表面上把工人和贫下中农划入了红五类,实质上是为了骗取工人和贫下中农的信任,从而最大限度的榨取工人和贫下中农的劳动剩余价值,来维护共产党的政权。

当共产党遇到困难时,饿死的都是贫下中农!

当共产党富裕后,摔包袱被下岗的都是工人师傅!

工人和贫下中农的最后结局与知识分子殊途同归!

我在上中学时,从初二开始每星期有一节政治课,教材是毛泽东所写的《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这本书直到初三毕业才讲完。

大考时能写出中国共产党获得中国革命胜利的三大法宝就算考试通过,不打分数。

毛泽东所讲的中国共产党获得中国革命胜利的三大法宝是:统一战线、武装斗争和党的建设。

当年,我进厂当工人,在班组政治学习时,我大讲了这三大法宝,老师傅们听了默不做声。

事后,一位老师傅对我说,统一战线是欺骗,武装斗争是专政,党的建设是控制。

那时我听了不理解,怎么老师课堂上讲的,会和老师傅们所讲的不一样?

原来老百姓已经识破了他们的伎俩,老百姓已经醒悟了,共产党已经失信于民!

共产党在自己弱小时,用统一战线的方法,把知识分子和工商界骗到了自己的这一边,成为了他们夺取政权的重要力量。共产党夺取政权后,就翻脸不认账,这些曾经的不可缺少的重要力量,统统被镇压了下去。由此可见,“骗”和“过河拆桥”是他们的贯用伎俩。

毛泽东讲:历史是由胜利者写的。

我说:历史是由老百姓写的。

天下有杆秤,秤砣就是老百姓

说到老百姓,就使我想起曾经在老百姓中流行的一个游戏—“老百姓讲‘摇摇’”。

这个游戏的参与者,通过剪刀石头布的方法产生一名发号施令人,其余人伸出右手,握拳,拳心向下,大拇指竖起向上。

施令人看到大家都准备好了,就开始发口令:“老百姓讲‘摇摇’”,其余人就把大拇指摇摇。

施令人接着说“摇摇”,这时若有人摇了大拇指,这个人就出局了。因为,只有老百姓讲“摇摇”你才能摇,这个“摇摇”的前面没有“老百姓讲”这个定语,所以,你是不能摇的。

“老百姓讲‘朝下’”,其余人立刻把手腕旋转180度,拳心向上,大拇指朝下。

“朝上”,这时,如果有人把手腕旋转180度,拳心向下,大拇指竖起向上,那么,你也出局了。

总而言之,无论是“摇摇”、“朝下”和“朝上”,只有在这些动词的前面有了“老百姓讲”这个定语后,你才能行动,否则,你所做出的一切行为都是错误的,因为,只有按老百姓的意愿来做事才是正确的。

这个游戏在玩的时候,施令人发出的口令时快时慢,其余人必须根据口令迅速地做出正确的反应。这个游戏不受人数的限制,老少皆可参与。当年我虽然还小,但是,跟着大人一起玩,笑声不断,玩得很开心……

这个游戏充分体现了共产党向老百姓承诺的初心是所谓的建立一个民主自由顺应老百姓意志的国家。但是,“骗”是共产党的核心,一旦政权到手,就翻脸不认人!

那场“反右运动”的腥风血雨,渗透了社会的每一个细胞,就此,这个“老百姓讲‘摇摇’”的游戏也就销声匿迹了……,共产党狐狸般的初心欺骗了老百姓!

著名的苏州弹词评话艺人吴君玉先生在说《水浒》时的最后一句话,使我感受非浅,我借用他在说《水浒》时的最后一句话作为本文的最后一句话:

天下有杆秤,秤砣就是老百姓……

************************

著作:戴晓溪;1946出生于上海,在少年时代就树立了“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信念,是独裁专制的抗争者和民主自由的实践者。

责任编辑:田园·

了解更多澳洲即时要闻及生活资讯,请点击 dajiyuan.com.au
(本文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网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