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中共明推监管风暴 暗行极限施压

人气 5294

【大纪元2021年08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龙腾云、诺亚采访报导)从审查互联网公司到整肃民营教育,中共发动的监管风暴正在全球激起涟漪。在中美对抗日趋激烈的背景下,习当局自残式的改革,究竟是内外交困下的昏招,还是别有居心的暗战?各方见仁见智。有分析认为中共或是在暗行极限施压,迫使西方接受中共规则和意识形态。

美媒的认识:中共给华尔街上了一场惊吓课

《华尔街日报》7月27日刊发编辑部文章(链接)称,“中共给华尔街上了一课,共产党的控制总是高于投资者的利益。”《华尔街日报》在该文中指出,从严厉限制私营教培业的“双减政策”,到整肃滴滴、蚂蚁这些掌握了中国人大数据的互联网公司,中共实施监管虽有各自的理由,但实质都是“共产党的政治控制”。

《华日》认为,习当局并不在乎外国投资者会不会因北京的监管随意性受损,而且这种政治打压对于外国投资者正在成为常态。

《华日》7月29日另一篇评论《中国(中共)如何玩弄美国投资者》(链接)更直接,称中共特色的资本主义给华尔街上了一堂惊吓课。

该文分析说,中共把外国投资者玩弄于股掌之间,它诱使外国为中国经济中风险最大的部分提供发展资金,但又不放手对中企的控制权,尤其不愿因外资介入带来的透明度、暴露了中国经济的窘迫真相。

该文最后指出,外国投资者实际上是在对习当局对于外资对中共政治目标作用的认知极限,下赌注。

分析:习或暗行极限施压 逼迫国际接受中共规则

《华日》最新观点“党的控制高于一切”,似已成为目前国际社会对中共监管新政的主流认识。中共的确给了华尔街一次代价不菲的教训。

追踪98家科技类中概股的纳斯达克金龙中国指数三天连跌20%、市值蒸发五千亿美元。与中共高层交好的黑岩集团(贝莱德集团)在好未来和新东方等私教中企的数以十亿美元计投资可能化为乌有。

香港和中国大陆股市同样遭到监管风暴的重创。最新表现是“双减政策”诱发大陆A股及港股连日下跌;其中A股两天蒸发了4万亿人民币,而腾讯、美团、阿里和快手这四家公司港股市值三天合计蒸发了2.21万亿港元。

7月28日晚,中共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召集国际银行紧急电话会议,解释近来对民营教育行业的整治政策。彭博社报导说,这是中共当局试图安抚市场。

中共为何会这么做?大纪元评论员唐敖认为,这可能是中共在明施监管内政,暗行极限施压。

“出台打压政策的后果,包括中企股价大跌、外国投资者的恐慌,以及外国监管层的避险反应,对习当局而言应该是一个显而易见的结果、而并非问题。”唐敖分析说,“所以真正的问题是,习为何要这么做?”

他认为,“党控制一切”一直是中共的执政理念,从未改变过,因此习当局最近的动作,目的可能并不仅限于如此。

“当局实施这些自残式的改革,当然会有其具体的政策目标,例如控制大数据或对民众的教育、洗脑等等,还可能有表现强硬形象来巩固权力的内部因素。”唐敖分析说,“但同时,也可能暗藏了极限施压的对外战略,因为这些内政必然会对外国利益相关方造成冲击。习当局有可能籍此逼迫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接受中共制订的游戏规则。”

所谓“极限施压”,是中共在2019年美中贸易战中提出的、用来抨击美方的名词。

在贸易战中,美国政府利用加征关税等手段,要求中共停止不公平贸易和窃取技术,并遵循基于普世价值的国际规则。中共拒绝美方的要求,称其为是美方单方面制定的秩序,并将美方行动斥之为“极限施压”。

唐敖说,其实中共才是极限施压的老手,惯用内政外交等各种手段迫使对方就范,达到中共的政治目标。

“国际社会尤其是华尔街精英一直在对中共的认知极限下赌注。中共又何尝不是如此。习当局可能反过来,试图迫使国际社会不断突破自己的认知极限,从而接受中共制订的规则。”

这种暗战的表现之一,是中共与西方近年来在“数据本地化”上的交锋。

中共2016年11月7日通过了一部具有争议的《网络安全法》,该法律引发外国企业和人权团体的担忧。(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2016年11月中共通过了2017年开始生效的《网络安全法》。2017年中共又通过并实施了《国家情报法》。

2021年6月,中共推出了将于9月1日正式生效的《数据安全法》。该法案比前两者走得更远,是第一部明确了长臂管辖权的中共法律。

这些法令的一个共同点,是要求包括外企在内的所有在华企业,都必须接受中共所谓的国家安全和数据安全规则,简言之就是“数据本地化”。

在没有独立法治的中国大陆,“数据本地化”意味着向中共交出或开放手中的数据。

2016年中共推出《网络安全法》前夕,46家在华国际企业团体曾联名抗议《网络安全法》会侵犯公司商业机密和员工及客户隐私。西方政府也曾经多次向中共提出抗议。习近平当局并未让步。

截至目前,并未发生西方企业因“数据本地化”而大规模退出中国市场的情形。

事实上,今年5月25日特斯拉宣布在中国建立数据中心实现数据存储本地化后,宝马、戴姆勒(奔驰母公司)和福特汽车准备或已在中国建立数据中心,来实现数据本地化。

苹果公司也在2017~2018年将中国大陆的数据交给了中共官方运营的“云上贵州”。微软、亚马逊等国际互联网巨头几年前就已在中国建立了数据中心,以符合中共法规。

唐敖分析说,过去5年中习近平当局在“数据本地化”上的试探可能让其尝到了甜头,“那就是利用国内立法和政策对境内外企业实施极限施压,不断逼迫外企、外国资本市场、甚至外国政府突破下限,最终接受中共制订的规则和标准。”

中共监管风暴的后续:零和游戏

中共证监会对外国资本的最新安抚能否起效,目前各方尚无定论。但美国证交会(SEC)已作出回应。

中共去年叫停蚂蚁IPO,引发外界对其随意性监管的恐慌。知情人士透露,中共令蚂蚁集团交出数据控制权。(STR/AFP via Getty Images)

7月30日,美国证交会主席加里‧根斯勒(Gary Gensler)宣布中企IPO(首次公开募股)须提供额外风险披露信息,其中包括中共政府干预其业务的风险。根斯勒并未正面回应关于暂停中企IPO的消息。同日稍早前,路透社曾引消息人士披露SEC暂停了中企IPO申请。

与此同时,美国资深参议员马可‧卢比奥(Marc Rubio)、约翰‧肯尼迪(John Kennedy)等也一直在敦促SEC加强对中概股的审查。

唐敖相信,尽管美国有所行动,但习当局这次的监管风暴可能并非游戏终点。

7月30日,习近平在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中,要求“完善企业境外上市监管制度”,以及“完善生育、养育、教育等政策配套”。境外上市监管和教育改革正是中概股暴跌以及美国SEC最新反击的肇因。

唐敖表示,中共最高层经济会议中的相关政策表述,应当是习在为近期的监管风暴定调。“习当局可能认为是时候表现强硬了。尤其疫情后,中国经济官方数据表面上领跑全球,而美国经济却受困于劳动力和供应链瓶颈。”

他对比了去年和今年的中央政治局经济工作会议,“去年会议通稿提了3次消费,只字未提监管;今年通稿没提消费,反而重提去年一度消声的‘一带一路’;并且将‘境外上市’提升至‘重点领域风险’的高度。”他认为,这反映出习现在可能把强化监管和对外扩张,设定为比扩大消费(内需)更高的优先度。

那中共会不会严格“执法”、执行这些政策,以及未来有没有可能推出更多的监管政策?

他推断这可能要取决于西方,主要是美国政府的应对。“如果这里面包含了极限施压的隐藏目的,而极限施压其实就是零和博弈;那么谁坚持不住、被突破了极限,谁就会输掉这场游戏。”零和博弈也称零和游戏,是博弈论的一个概念,简言之就是一方有所得、其他方必有所失。

唐敖对美国持谨慎乐观的看法。“这不仅是因为拜登政府目前并未放松对中共的警惕,应对较为有力;同时也要感谢前任政府留下的政治遗产,那就是对中共及其官员和经济实体的各种制裁。”

他进一步分析说,民主国家由于不能像中共那样玩弄法令,所以应对极限施压的手段可能有限。

“但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他认为,“在现有法律框架下,保持或加强对中共方的审查和制裁,可能是赢得这次博弈游戏的关键。”

“如果西方强硬反制,例如强化关税制裁,加强对中概股的审计、实施对等政策,或者制裁协助中共侵犯人权的企业,那中共的极限施压就会不攻自破,那些监管措施就可能不了了之。”他补充说,“因为中国经济伤不起,真正弱势、亟需外资输血的是中共政权。中共抛出的监管风暴,在经济战场上的极限施压,其实是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的自残。”

习当局可能给美国出难题:被监管过的中企该不该放行

反之,结果可能就不乐观。

唐敖提出了一种预测,“一个现实的难题可能摆在面前:如果蚂蚁或滴滴满足了习当局的数据、国安等监管要求后被中共放行,那美国资本市场的大门是否还应该向它们开放?”

他认为中共的监管要求大概率会与美国市场的透明度规则、投资者的利益甚至美国国家安全相互冲突。

“如果西方政府反应冷淡,那商界更大的可能是屈服或者被驯服,无论是中企或外企。”他分析说,“就像数据本地化等先例一样,你不能指望企业去对抗强权。资本只要有利可图,极限施压就可能奏效,从而逐渐让西方接受中共的规则,包括党的统治凌驾一切、随意性的政策法令等共产党特色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

唐敖还列举了习当局一个危险的趋势,“从去年喊停蚂蚁上市,到今年整肃滴滴,最近又突然叫停整个民营教育业;从前几年国安、数据安全等法律只执行到数据本地化的层面,到如今腾讯、阿里、滴滴据传须直接交出手中的数据;可以看出来,习当局的动作越来越激进。”

“如果从极限施压的角度去解读,这种趋势可能是当局加大试探的力度,开始利用内政去逼迫出美国对中共制定规则的反应。”

有鉴于此,他认为中美经济脱钩的可能性反而不太大。“利用内政去暗中施行极限施压,本身是习当局色厉内荏的表现。”“美国只要强硬,中共大概率会退缩。”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中共续推网络数据安全法 在华外企将受影响
王赫:从整肃滴滴谈中共“数据”政策动向
美媒:中共给华尔街上了一课 党的控制高于一切
美国证管会暂停处理中企首次公开募股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专访廖天琪:六四和中共决裂
【未解之谜】穿越时空 二战飞行员的奇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