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澳英意纷表态 中共对外关系正在崩解

【大纪元2022年10月02日讯】(大纪元专题部记者梁玉炎综合报导)中共病毒疫情爆发三年,世界各国纷纷与中共脱钩。中共利用疫情对外继续施行“一带一路”扩张战略,遭到越来越多国家和组织抵制。而中共政权多年来以各种手段包括斥钜资买来的对外“友好”关系正在崩解,而且正走在没有最坏、只有更坏的路上。

小马科斯上台 菲对北京态度剧变

今年5月,在菲律宾总统大选中获胜的小马科斯(Ferdinand Romualdez Marcos Jr.),其对外政策转变,尤其对中共的态度转变之快,令外界相当惊讶。选战前夕,小马科斯曾多次向北京示好,对美国则相对冷漠。

中国大陆门户网站网易曾发文称,小马科斯会继续与中共保持良好联系,不会跟随美国对抗中共。也有国际媒体认为,小马科斯的获胜对美国不是好消息,美拉拢菲律宾对抗中共想法几乎不可能实现。

菲律宾选战前,中国腾讯网站发表文章,引述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的库兰茨克(Joshua Kurlantzick)4月21日的报告称,小马科斯可能会继续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政府的亲共政策。

然而,一切外部评断都在小马科斯访美时逆转。

9月20日,小马科斯在第77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中发言,重申“会继续跟所有国家友好,不与任何人为敌”。

22日,小马科斯与美国总统拜登在联合国大会期间举行场边会谈。他对拜登说:“美国在维护我们地区和平方面的作用,得到该地区所有国家,尤其是菲律宾的高度赞赏。”

两人承诺加强两国盟友关系,强调对南中国海航行和飞越自由的支持,以此回应中共在南海的挑衅行为。小马科斯说:“菲律宾和美国之间已有一百多年历史关系继续发展……我想在很多方面重新定义。”

小马科斯的这些话被外界解读为,他已转为亲美。有菲律宾学者表示,菲律宾正修正过往的反美路线,新政府并不认同前总统杜特尔特的亲共反美路线,将与西方世界愈靠愈近。

菲律宾前总统杜特尔特任内未会见过任何西方领导人,包括美国。

高举美菲《共同防御条约》 菲转变软弱态度

小马科斯告诉彭博社,菲律宾希望继续与中国保持贸易联系。对中共声称拥有南中国海中属于菲律宾领土范围的部分地区主权的问题,小马科斯在联大表示,菲律宾会透过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CLOS)等国际法解决与别国的争议。

2013年,中共实质占领位于南中国海的菲律宾斯卡伯勒浅滩(Scarborough Shoal,中国称“黄岩岛”),被杜特尔特政府状告到荷兰海牙国际仲裁法院。仲裁法院2016年7月裁决,中国在南中国海“九段线”范围拥有历史权利说法并不符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但中共至今拒绝承认此裁决结果。两国关系骤然紧张。

杜特尔特前政府原本和中共保持的友好关系,随着近年中共军队一再侵犯争议领海而走冷。

在2021年11月“中国-东盟建立对话关系30周年纪念峰会”上,杜特尔特于习近平在场时公开表示,他对近期中国船只在南海与菲律宾发生的争端感到“厌恶”。他指的是,之前不久中共海警船向两艘前往南海第二汤玛斯礁(Second Thomas Shoal)给菲律宾士兵运送物资的补给船发射水炮。

近年来,中共还通过人工扩岛的方式在几个争议岛屿修建飞机跑道和其它设施,并通过海军和海上民兵驱赶被视为闯入该国专属经济区内的他国船只。

2021年3月,菲律宾表示,有超过200艘中共民兵船(俗称“小蓝人”)未经允许,擅入菲专属经济区的牛轭礁(Whitsun Reef,菲律宾称朱利安·费利佩礁),让局势再度紧张。

中共则称,牛轭礁是中国南沙群岛的一部分,中国船只只是在那里“避风”。

菲新政府转向美国 中共看走眼

现已探明,南海富含油气资源,又是太平洋与印度洋间的重要航道。史上中国大陆、台湾、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和汶莱皆称在南海享有主权。

美国曾数次保证,若菲律宾在南中国海遭到攻击,美国将依《美菲共同防御条约》(Mutual Defense Treaty)协防菲律宾。在中共海警船向第二汤玛斯礁菲船发射水炮事件后,菲外长洛钦(Teodoro Locsin)向中共驻菲大使黄溪连和中共外交部表达强烈抗议,并提醒中共当局,菲船受美菲《共同防御条约》的保护。

美国和菲律宾2014年还签有《加强防务合作协定》(EDCA)。

菲驻美大使罗慕尔德兹(Jose Manuel Romualdez)9月初接受《日经亚洲》采访时说,菲律宾正在与美国谈判,以增加美军可以使用的军事基地的数量。《加强防务合作协定》使美国能够在菲律宾的五个基地保持轮换军事存在。

9月23日,小马科斯表示,由于菲律宾地理上靠近中国和台湾,如果台海开战,菲律宾将不能“幸免灾难”,菲国在军事上无能力自己打仗,必须依靠盟友。

这个盟友无疑指美国。

令人玩味的是,这次中共又看走了眼。小马科斯当选总统不到24小时,中共驻菲大使黄溪连就表明中方态度,称中菲一衣带水,是朋友、邻居。

中共外交部也表态称,中菲沟通和发展无止境,两国互惠合作未来大有可为。

据中共驻菲使馆今年6月公布资料称,中国已连续六年为菲最大交易伙伴,跃升为菲第二大出口市场。过去六年间,中国对菲协定投资额达1,610亿比索(约27.3亿美元),成为菲第二大协定外资来源国。

澳洲新人上任 中共空欢喜

中共病毒疫情延续三年,俄乌战争爆发近7个多月以来,一批大国和原先亲中共的政府纷纷转变立场,参与到以美国为主的围剿中共的阵营中。在菲律宾小马科斯之前,5月下旬,澳洲新总理安东尼·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当选后,就给了中共一个“惊喜”。

5月21日,阿尔巴尼斯领衔的工党击败对中共强硬的莫里森(Scott Morrison)的自由党。北京暗喜。23日,中共总理李克强致电祝贺阿尔巴尼斯就任总理。李克强在贺电中表示,期待阿尔巴尼斯在中澳建交50周年之际推动中澳战略伙伴关系稳定发展。

但23日,阿尔巴尼斯在上任后首个记者会上谈到澳中关系时说,改变的是中国而不是澳洲。澳洲始终如一地坚持自己的价值观,而他领导的政府会继续这么做。

但中共喉舌《环球时报》在社论中声称,中澳关系恶化是坎培拉先开的“第一枪”。这“第一枪”是指2018年的特恩布林(Malcolm Turnbull)政府禁止华为进入澳洲。“澳洲是全球第一个禁止华为等中国供应商提供5G设备的国家,”《环球时报》声称,“也是在涉疆、涉港、涉台等一系列问题上挑衅中国(抵制中共)的急先锋。”

网易5月22日发文承认,阿尔巴尼斯政府转变莫里森政府对中共敌对立场的空间十分有限。

据澳洲人网(The Australian)7月13日报导,中共外长王毅在巴厘岛会见澳洲外长黄英贤(Penny Wong)时,向她列出了改善中澳关系的四项要求:澳洲要将中共视为“伙伴而不是对手”;双方必须寻求“求同存异的相处之道”;澳洲必须拒绝“受制于协力厂商”;双方必须建立“积极务实社会民意基础”。

对这种战狼式的“指示”,阿尔巴尼斯总理对外界表示,澳洲“不回应要求”;“我们回应我们自己的国家利益”。

网易也称,中共对阿尔巴尼斯政府不应抱有太多幻想。

英意向右转 北京再失两城

英国、意大利这两个重要的西欧国家,9月也相继选出右翼女强人特拉斯(Liz Truss)和梅洛尼(Giorgia Meloni)主政。

特拉斯9月20日首次以英国首相身份出席联大。出访纽约期间,她会见了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和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呼吁志同道合的民主国家坚决反对“专制政权”。

成为英国总理后,特拉斯多次表示将对俄罗斯和中共政权采取强硬态度。她说,英国正与G7盟国合作,减少对中国的战略依赖,确保对来自中共的军事威胁有“共同反应”。

被问到若中共侵台,英国是否会像拜登近日所说在军事上保卫台湾时,她说:“我们决心与盟友合作,确保台湾能够自卫……我们需要从乌克兰的经验中吸取教训。”

据《印度斯坦时报》早前报导,特拉斯在私下称中共在新疆的人权迫害为种族灭绝。

据英国《卫报》报导,由于中英两国关系恶化,英国政府计划逐步关闭境内的30所孔子学院,转为聘请台湾教师来英教授汉语。

在意大利,兄弟党党魁梅洛尼(Giorgia Meloni)9月25日胜出,接替左派前任当选总理。她在大选前曾表示将加强与台湾的合作,招致中共强烈不满。

梅洛尼在中央社9月23日刊发的书面专访中表示,她所领导的政党与台湾“因诚挚友谊互相连结”,她所领导的兄弟党与自由世界的民主国家一致强烈谴责中共对台军事威胁,欧盟应运用一切政治与外交手段,尽全力施压,避免台海发生冲突。

梅洛尼在8月路透的专访中说,她若当选意大利总理,将限制中共在意大利和欧洲的扩张,并表明无意继续参与“一带一路”计划。

意大利转向对中共是沉重打击。意大利是北约和欧盟的创始会员国,也是七国集团、20国集团的成员。意大利在2019年3月与中共签署“一带一路”合作协定,是首个加入该倡议的G7国家。

德国对中共“不再天真”

德国目前是七国集团的轮值主席国。联邦副总理兼经济部长哈贝克(Robert Habeck)9月15日说,七国集团已同意在贸易问题上对中共采取更强硬、更协调一致的立场。

哈贝克会后对媒体说,“对中国(中共)不再天真”,要确保国际贸易高标准并防止中共利用其经济实力碾压其它国家。

“当人们说‘无论如何都要进行贸易’,不管社会或人道主义标准,……是我们不应该再允许的事情。”哈贝克说。

德国前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经常被指责因对中共采取“经济友好路线”而在人权问题上不够强硬。统计资料显示,截至2021年底,中国连续6年成为德国在全球的最大交易伙伴,2021年的双边贸易额为2351.2亿美元,同比增长22.5%。中共实力加大离不开默克尔的德国。

哈贝克敦促德国和欧盟对中共政权“制定更强有力的贸易政策”,并对中共“采取的强制性措施”做出回应。

美国一直在游说其盟友、伙伴协调行动,共同应对中共挑战。目前因英、意、德的转变,美国的游说见到了曙光。

不久前泰国外交部发言人塔尼(Tanee Sangrat)向媒体确认,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于11月份前往参加在曼谷举办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会议。

美国总统拜登尚未表态是否出席此次峰会,“拜习会”还是未知数。

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最近访台时表示,过去数十年美国政策一直鼓励与中国的贸易,现在已不再如此,所有美、台投资者都应了解跟中共打交道的危险,企业当然都会着眼于中国14亿人口的市场,但他祈祷的是,那14亿人口都能享有每个人类都应得的基本人权、自由。◇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中共提四条件恢复中澳关系 澳总理:不予理会
G7对中共“不再天真” 专家析贸易立场调整
英日首相共同声明 联手对抗中共威胁
美菲总统会晤谈加强联盟 向中共释何信号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中共终结“动态清零”背后两原因
【中国禁闻】习悼江?悼词埋多重伏笔
【晚间新闻】 驻马店卫健委揭中共防疫内幕
【环球直击】中共推新十条松绑 官宣病毒似流感
【时事军事】B-21的暗箱 让中共不淡定了
【全球新闻】普京:俄乌或陷持久战 核战风险上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