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家:人口老龄化将对经济和政治产生重大影响

加拿大将与其它高收入国家类似,面对全球最严重的人口老化问题,劳动力在迅速老龄化。(Shutterstock)
人气: 448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22年10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在影响经济和社会的诸多因素中,人口趋势属于高度可预测因素。有专家认为,人口老龄化将对经济和地缘政治产生重大影响。

杰克‧M‧明茨(Jack M. Mintz)是卡尔加里大学公共政策学院排在首位的校长研究员(President’s Fellow),他在《国家邮报》发表的一篇专题文章中,将人口老龄化形容为“人口定时炸弹”。

明茨认为,与近年来的日本一样,随着越来越多人退休,许多高、中收入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将停滞不前。除非生产力显着提高,否则,许多大国的年度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将低于1.5%。

另外,未来几年的劳动力市场将趋紧,并将助长通胀。随着国民储蓄率下降,刺激投资的储蓄过剩和低利率将消失。

加拿大将与其它高收入国家类似,面对全球最严重的人口老化问题。据联合国预计,到2035年,全球65岁以上人口占工作年龄人口(15〜64岁)的比例,将从2020年的14.5%增加到20.5%。其中高收入国家中的此项比率,将从目前的不到30%升至接近40%。

中等收入国家的65岁以上人口,占工作年龄人口,也将从目前的不到15%升至接近20%。只有在最不发达国家中,此比率一直保持在5%〜10%之间。

老龄化加剧在职者负担

该文称,在过去50年,全球见证了劳动力供应的巨大增长,这得益于婴儿潮一代和女性进入劳动力市场。许多亚洲国家,尤其是中国,依靠其大量的劳动力,促进了经济发展,并更多地融入了全球市场。

运输和通信成本的下降,使生产转移到低工资国家成为可行,但这反过来又抑制了工业化国家的工资增长。明茨表示,随着高、中收入国家停滞的劳动力增长推高工资水平,该趋势将会改变,这对许多工人来说是个好消息。

在最不发达的经济体中,随着大量年轻人进入劳动力市场,将经历劳动力繁荣时期。其年龄依赖性——年轻人(1〜15岁)和老年人(65岁以上)占15〜64岁人口的百分比将急剧下降:从2020年的75%降至2035年的66%。这与较发达的经济体刚好相反。

该文称,年龄依赖性下降将阻止不发达经济体的工资上涨,但也意味着,富国和穷国之间的收入不平等将扩大。

在高收入国家,老年人将出售资产以支持他们的退休生活,这意味着国民储蓄率将下降。最近政府赤字的增长,将进一步加剧该状况。

最终,由于国防需求、能源转型,以及旨在减少劳动力支出的工业投资增加,将吸收当前的储蓄过剩,并提高实际利率。明茨说:“这已经开始发生。”

加拿大的劳动力在迅速老龄化。到2035年,对应每2名退休者将只有5名在职人员。人们的寿命将更长,但他们患痴呆症等疾病的时间也更长。许多低收入加拿大人将无足够资源来支付他们的生活开支,这将迫使政府在医疗保健、长期护理和养老金等方面提供更多支持。

“与此同时,劳动人口会埋怨老年人使他们背负沉重的公共债务、高房价和更多税收。这些几乎肯定会成为选举议题。”该文写道。

努力应对人口老龄化

一些高收入国家会从国外引进更多工人以促进人口增长,包括加拿大,但吸引移民并非易事。

2007年,在金融危机之前,有400万人移民到欧洲、大洋洲和北美洲,他们主要来自亚洲、加勒比和拉丁美洲。

该数字在稳步下降,现在降至230万。移居其它国家的中国人也越来越少,从2007年的超过43.9万人下降到2021年的20万人。同样,移居G7国家的人数也越来越少——净移居人数从2007年的270万下降到2021年的140万。该文称,随着世界进一步从COVID-19大流行中复苏,目前的状况可能会改变。不过,随着收入增加,特别是在中等收入的国家,人们移民的动力会下降。

明茨认为,即使劳动力停滞不前,人均收入也可通过创新和教育带来的生产力提高而增长。然而,对于生产力,未来10年将是一个充满挑战的时期,政治冲突、贸易摩擦和能源转型等,将在未来10年扰乱经济。“机构薄弱的高负债国家将尤其受到通胀和利率上升的影响,导致其汇率崩溃,就像最近在土耳其发生的那样。”

如果移民和生产力的提高都难以实现,政府还可以通过鼓励更多本国人参与劳工市场来促进增长。比如幼儿教育和方便的托儿服务,将使一些父母有更多时间去工作。去年,日本将退休年龄从65岁提高到70岁,并减少60〜64岁之间的人的退休福利,目的就是为了增加劳动力人口。

“未来10年的人口老龄化是非常可预测的。但是,应对劳动力市场和由此产生的财政压力的公共政策,将较难预测。”该文写道。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