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家:人口老齡化將對經濟和政治產生重大影響

加拿大將與其它高收入國家類似,面對全球最嚴重的人口老化問題,勞動力在迅速老齡化。(Shutterstock)
人氣: 449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22年10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報導)在影響經濟和社會的諸多因素中,人口趨勢屬於高度可預測因素。有專家認為,人口老齡化將對經濟和地緣政治產生重大影響。

傑克‧M‧明茨(Jack M. Mintz)是卡爾加里大學公共政策學院排在首位的校長研究員(President’s Fellow),他在《國家郵報》發表的一篇專題文章中,將人口老齡化形容為「人口定時炸彈」。

明茨認為,與近年來的日本一樣,隨著越來越多人退休,許多高、中收入國家的國內生產總值增長將停滯不前。除非生產力顯著提高,否則,許多大國的年度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率將低於1.5%。

另外,未來幾年的勞動力市場將趨緊,並將助長通脹。隨著國民儲蓄率下降,刺激投資的儲蓄過剩和低利率將消失。

加拿大將與其它高收入國家類似,面對全球最嚴重的人口老化問題。據聯合國預計,到2035年,全球65歲以上人口占工作年齡人口(15〜64歲)的比例,將從2020年的14.5%增加到20.5%。其中高收入國家中的此項比率,將從目前的不到30%升至接近40%。

中等收入國家的65歲以上人口,占工作年齡人口,也將從目前的不到15%升至接近20%。只有在最不發達國家中,此比率一直保持在5%〜10%之間。

老齡化加劇在職者負擔

該文稱,在過去50年,全球見證了勞動力供應的巨大增長,這得益於嬰兒潮一代和女性進入勞動力市場。許多亞洲國家,尤其是中國,依靠其大量的勞動力,促進了經濟發展,並更多地融入了全球市場。

運輸和通信成本的下降,使生產轉移到低工資國家成為可行,但這反過來又抑制了工業化國家的工資增長。明茨表示,隨著高、中收入國家停滯的勞動力增長推高工資水平,該趨勢將會改變,這對許多工人來說是個好消息。

在最不發達的經濟體中,隨著大量年輕人進入勞動力市場,將經歷勞動力繁榮時期。其年齡依賴性——年輕人(1〜15歲)和老年人(65歲以上)占15〜64歲人口的百分比將急劇下降:從2020年的75%降至2035年的66%。這與較發達的經濟體剛好相反。

該文稱,年齡依賴性下降將阻止不發達經濟體的工資上漲,但也意味著,富國和窮國之間的收入不平等將擴大。

在高收入國家,老年人將出售資產以支持他們的退休生活,這意味著國民儲蓄率將下降。最近政府赤字的增長,將進一步加劇該狀況。

最終,由於國防需求、能源轉型,以及旨在減少勞動力支出的工業投資增加,將吸收當前的儲蓄過剩,並提高實際利率。明茨說:「這已經開始發生。」

加拿大的勞動力在迅速老齡化。到2035年,對應每2名退休者將只有5名在職人員。人們的壽命將更長,但他們患痴呆症等疾病的時間也更長。許多低收入加拿大人將無足夠資源來支付他們的生活開支,這將迫使政府在醫療保健、長期護理和養老金等方面提供更多支持。

「與此同時,勞動人口會埋怨老年人使他們背負沉重的公共債務、高房價和更多稅收。這些幾乎肯定會成為選舉議題。」該文寫道。

努力應對人口老齡化

一些高收入國家會從國外引進更多工人以促進人口增長,包括加拿大,但吸引移民並非易事。

2007年,在金融危機之前,有400萬人移民到歐洲、大洋洲和北美洲,他們主要來自亞洲、加勒比和拉丁美洲。

該數字在穩步下降,現在降至230萬。移居其它國家的中國人也越來越少,從2007年的超過43.9萬人下降到2021年的20萬人。同樣,移居G7國家的人數也越來越少——淨移居人數從2007年的270萬下降到2021年的140萬。該文稱,隨著世界進一步從COVID-19大流行中復甦,目前的狀況可能會改變。不過,隨著收入增加,特別是在中等收入的國家,人們移民的動力會下降。

明茨認為,即使勞動力停滯不前,人均收入也可通過創新和教育帶來的生產力提高而增長。然而,對於生產力,未來10年將是一個充滿挑戰的時期,政治衝突、貿易摩擦和能源轉型等,將在未來10年擾亂經濟。「機構薄弱的高負債國家將尤其受到通脹和利率上升的影響,導致其匯率崩潰,就像最近在土耳其發生的那樣。」

如果移民和生產力的提高都難以實現,政府還可以通過鼓勵更多本國人參與勞工市場來促進增長。比如幼兒教育和方便的託兒服務,將使一些父母有更多時間去工作。去年,日本將退休年齡從65歲提高到70歲,並減少60〜64歲之間的人的退休福利,目的就是為了增加勞動力人口。

「未來10年的人口老齡化是非常可預測的。但是,應對勞動力市場和由此產生的財政壓力的公共政策,將較難預測。」該文寫道。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