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天下】中共突然示好澳洲 力拓案是前车之鉴

人气 2985

【大纪元2022年05月21日讯】5月13日,中共驻澳洲大使肖千,会见了力拓集团的首席执行官帕克,不但高度评价了力拓和中共的合作关系,还表示,愿以中澳建交50周年为契机,推动两国关系重回“正确”发展轨道。

我们看到,在中澳关系不断恶化之时,中共的这一举动,显然是在讨好澳洲,而且它通过会见力拓来表明这个态度,应该也不是偶然的。力拓集团,自1973年开始就向中国出口铁矿石,目前是中国最大的铁矿石供应商,可以说,确实是见证了中澳建交50年的历程。然而,不管是力拓和中共的关系,还是澳洲和中共的关系,在过去十几年中都是不平坦的,这其中,发生过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甚至影响了两国间的生意往来。今天我们就来回顾一桩十几年前,在中澳政商界引起轩然大波的“力拓间谍案”,聊一聊藏在它背后的故事。

2009年中国爆出“力拓间谍案

2009年7月9日,上海市国家安全局证实,力拓上海办事处的4名员工,因为涉嫌窃取中国国家机密,已经被拘捕,其中包括办事处的总经理、力拓铁矿石部门中国业务负责人胡士泰。

中共外交部的新闻发言人秦刚还表示,有关部门掌握了大量确凿证据,证明胡士泰等人为境外刺探窃取中国国家机密,并对中国钢铁企业的内部人员行贿,这就是所谓的力拓间谍案。

这桩案件当时可是闹得沸沸扬扬,因为涉及到了中国几十家钢企,时任中共总理温家宝和澳洲总理陆克文,都曾经过问过此案。后来,在国际舆论和澳洲施压之下,胡士泰等人的罪名,从涉嫌“窃取国家机密”降格为了“侵犯商业秘密”。

在2010年3月,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力拓公司的胡士泰等4名员工,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侵犯商业秘密罪,判处7到14年不等的刑期。法院还在宣判时提到,商业机密的泄漏,让中国企业在铁矿石谈判中处于不利地位,导致2009年有超过20家中国钢铁企业,为铁矿石进口多支付了10.2亿元人民币。

另外,首钢国际的总经理助理谭以新,也被判刑3年半,罚款30万元人民币;山东莱钢旗下的国际贸易公司国际海运部的经理王洪九,也被判刑4年,罚款40万。两人都被认定,向力拓员工胡士泰等人提供了商业机密,比如钢铁生产成本、铁矿石库存等,可能使力拓在和中国客户的铁矿石合约谈判中获利。

除了北京首钢、山东莱钢之外,涉及行贿的,还包括山东日照钢铁、天津荣程钢铁、唐山国丰钢铁、中化集团旗下贸易公司等等。

国际社会如何看待力拓案?

虽然中共一直在宣称,这是一桩力拓“间谍案”,但是,在国际社会看来,所谓的“间谍案”完全是一个借口,实际上,中共是因为一桩失败的收购案,在对力拓集团进行报复。

什么收购案呢?

据多家外媒报导,事情起因于2008年,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由中共政府控股的中国铝业公司(Chinalco),希望从濒临崩溃边缘的力拓集团(Rio Tinto)手中,买下全球最有价值的西澳洲皮尔巴拉(Pilbara)铁矿石的控制权。

如果中国铝业收购成功的话,那么它在力拓集团的控股分额,将会从9.3%增加到18.5%,并且,能够一举控制澳洲的铁矿石产业,继而掌握全球铁矿石定价权

但是,这一协议遭到了力拓股东和澳洲政治家们的反对。最终,力拓和中共达成的协议,被另外一家澳洲矿业巨头必和必拓(BHP)“截胡”了。必和必拓提出,把两家公司在皮尔巴拉的业务合并,导致了中铝出局。

2009年6月5日,中铝、力拓宣布撤销195亿美元的注资交易,力拓支付中铝1.95亿美元的分手费。原以为,一桩失败的收购案就此划上了句号。然而,几个星期后,中国就爆出了力拓经济间谍案,力拓在上海的整个营销团队,都被以行贿的罪名抓捕。

力拓案背后还有什么故事?

其实,不管中共是因为收购案报复力拓,或者是因为所谓的侵犯商业秘密而逮捕力拓的上海雇员,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阻碍了中共想要达成的一个目标,就是获得铁矿石的定价权。从上海宝钢1985年建成投产后采用巴西矿石开始,中国一直都在为铁矿石的定价权苦苦争夺,但是直到现在也没有如愿拿到。

在二战之后,全球铁矿石的主要供应商,分别是澳洲的力拓(RioTinto)、必和必拓(BHP)以及巴西的淡水河谷(Vale),这三家公司被合称为“三大矿山”,控制着将近70%的全球铁矿石贸易量。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国际铁矿石的价格,都是由日本和“三大矿山”主导,最早的定价模式开始于上世纪60年代末,被称为是“长协机制”。当时,日本钢铁企业通过贸易财团,和澳洲、巴西等国家的铁矿石厂商,签订10~15年的长期合同。这些合同约定了每年的供应量,但是,并不约定价格。每年,买卖双方会再通过谈判,达成一个普遍认同的铁矿石基准协议价格。

在中国钢铁行业迅速发展后,2004年,中国首次加入了“长协”谈判。但是,通过数据可以看到,在中国加入谈判前的1991年到2003年,铁矿石的价格累计下跌了将近20%。而在中国加入谈判后的2003年到2010年,国际铁矿石的价格,累计上涨了337.5%。

而2009年的力拓案,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的。中共将铁矿石上涨的原因,归咎于是因为胡士泰等人刺探情报,帮助澳方在谈判中抬高价格,才导致中国钢企的成本剧增,损失巨大。大陆媒体也在报导中称,自2003年起的6年间,中方,因为澳方抬价而损失了大约7千亿元人民币。

但是,真实情况到底如何呢?一位业内人士,跟我们分享了他所了解的力拓案背后的故事。

这位朋友提到,从90年代末开始,中国房地产业的兴起和中国城镇化的加速发展,带动钢铁、建材的需求量大增,伴随而来的,就是对铁矿石的需求大量增加。数据显示,中国的铁矿石海运进口量,在全球中的分额,1998年时是12%,到2003年后,由于铁矿石供不应求,全中国的钢厂都在抢,导致铁矿石价格持续上涨,严重时甚至每个星期都在涨,到了2017年,中国的全球分额已经达到72%。

正是因为需求量越来越大,中国就更加想获得铁矿石的定价权了。到2008年时,美国发生的次贷危机影响全球,矿业巨头的日子也不好过。于是,中钢协,就是“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看到了机会,自告奋勇地将中国十几家主要钢厂组织在一起,希望通过联手对外谈判、竞价,来达到压低价格的目的。

但是没想到,澳洲判断得非常精确,认为次贷危机对中国的经济没有多大影响,中国还是会大力发展基建、房地产等,所以,中钢协想要大幅压价的愿望没有实现。但是之前,它已经在国务院和温家宝面前夸下了海口,说这次价格谈判一定要有所突破,然而现在没法交代了,所以就恼羞成怒了,为了推卸责任,中钢协就把谈判失败的原因,归咎于力拓和中钢协的内鬼,于是,胡士泰、谭以新这些人就成了“替罪羊”。

所以,所谓的刺探机密,不过是个借口,因为事实上,每个钢厂的一些经济数据,别人是可以通过公开信息计算出来的,特别是一些上市公司,它的数据都是公开的。比如,从一家钢厂的产铁量,就能推算出它需要多少铁矿石,因为产出1吨铁,需要大约1.6吨铁矿石。所以,一家钢厂需要多少铁矿、周转量是多少、港口的货物量等等,这些数据在行业内来讲,并不是什么秘密。

而且,更可怕的是,中共最开始还给这些“替罪羊”安上了窃取国家机密的罪名,这可是够判死刑的,也就是,中钢协不但要构陷罪名,还非常狠地想把人往死里整。

那么,在“力拓案”之后发生了什么事呢?

那就是,世界上前三大铁矿石生产商,淡水河谷、力拓和必和必拓,全部撤出了中国,搬到了新加坡。撤出中国的,还包括其它外国企业和中国企业。

2010年3月,淡水河谷首先宣布,将改变原有的销售政策,执行更为灵活的铁矿石定价模式,原有年度基准定价机制改变为季度定价。随后,力拓也表示,青睐“季度定价”模式,必和必拓(BHP Billiton)也宣布,将在更为短期的价格基础上达成协议,取代以往的年度价格合同。

铁矿石的长协机制也就此终止,普氏价格指数成了新的铁矿石定价依据。从此,铁矿石价格不再是一年一定,而是每季、每月甚至每天都在频繁变动。而中共,在搞了这么一出“间谍案”后,得到什么了呢?那就是,被完全踢出了谈判桌,彻底失去了对铁矿石的定价权。

到头来,中共等于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还让国际社会看清了它的无底线。对外资企业来说,绝对是个警示,因为和中共一个商业谈判没成功,就可能有被中共安上个罪名抓去坐牢的风险,这样,谁还敢和中共谈生意呢?当然是远离祸端了。所以,直到现在,中共仍然没有获得铁矿石的定价权,在谈判中更加处于劣势。

力拓案是前车之鉴 中共本性不会变

在力拓案之后,因为经贸发展,中澳关系也逐渐变得密切。2015年的时候,中澳两国签署了《中澳自贸协定》,给予对方最惠国待遇。但是,自从2020年疫情爆发后,澳洲因为支持调查疫情是否来源于中国,又限制了华为的5G建设,让中共恼羞成怒,又开始对澳洲展开报复,对澳洲进口商品采取了多个限制措施,不过,即便如此,中共还是没敢限制铁矿石。

原因是,澳洲是中国铁矿石的第一供应国,占到中国总进口量的60%,而铁矿石,又是中国发展基建和房地产不可或缺的原材料,只要价格稍有波动,都会给中国相关行业带来巨大影响,再加上澳洲出产的铁矿石质量高,而且和中国之间的贸易实现了人民币计价。所以,铁矿石,也就成了澳洲对中国的杀手锏。

正因如此,中共的贸易制裁也没有成功,因为2020年,澳洲的对华出口损失,比预期要小很多,主要就是受益于铁矿石价格的暴涨。根据《澳洲人报》的数据,2020年,澳洲对中国的出口价值,是1,480亿澳元,虽然和2019年相比,下降了60亿元,但是降幅微小,只有4%。

如今,很多澳洲人也在庆幸,多亏当年及时阻止了中铝收购力拓案,否则的话,澳洲现在在和中共的贸易战中,可能就要束手无策了。

但是,力拓的前雇员、澳洲公民胡士泰,就没有这么幸运了。这位毕业于北大历史系的高材生,原本是一表人才、前程似锦,但是,却无端遭遇了一场飞来横祸,成了中钢协报复澳洲的牺牲品,在46岁时被中共判刑10年,最终在2018年的时候才被释放。

虽然,力拓案已经过去十多年了,但这十几年中,案件的阴影始终盘桓不散,可以看到,在中国开展业务的风险始终存在,因为中共的本性就是这样邪恶,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随时抛弃原则,随时翻脸。

财商经济研究所
策划:宇文铭
撰文:李松筠
顾问:李庭千
编辑:蔚然、宇文铭
剪辑:曲歌
监制:李松筠
订阅财商天下https://bit.ly/2XuEbjP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财商天下】高层权力结构有变 李克强收拾危局?
【财商天下】核检日赚一亿 钱进了谁的口袋?
【财商天下】大陆消费和信贷塌方 失业率创新高
【财商天下】东航坠机是蓄意 环时辟谣反泄密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5.5小时破案?唐山警方通报疑点多
【军事热点】30万北约快反部队对峙俄军 普京的烦恼不止于此
【百年真相】中共大跃进 饿死百姓四千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