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卑诗反洗钱调查报告:联邦监管失败 中国富豪有染

人气: 6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2年06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君成加拿大温哥华综合报导)6月15日(周三),库伦反洗钱调查委员会出炉最终调查报告,用数据展示出卑诗省洗钱问题是如何恶化的,并称联邦反洗钱机构监管失败,建议成立省级监督机构。

调查专员奥斯汀库伦(Austin Cullen)说,前省长简蕙芝 (Christy Clark)和负责博彩业的前副省长高利民 (Rich Coleman)在收到政府赌场涉嫌洗钱的现象不断增加的警告后,没有确保将这些资金拒之门外,而让其中的收益流向国库。有时他们还无视反复和不断升级的警告。不过尽管如此,库伦说没有证据表明是因为腐败而导致政治官员不作为。

报告中的数据显示,调查人员在2008年首次发现卑诗省赌场的现金交易惊人增长,并持续到至少2014年,期间赌场接受了一笔笔1万元或以上的现金交易,总计达12亿。库伦说,许多笔交易符合现金犯罪指标,因为这些钱是被累成现金砖,用行李袋送到赌场的。

库伦是卑诗省最高法院法官,于2019年5月受命调查洗钱问题。此前有3份报告概述了数亿元非法现金是如何影响卑诗省房地产、豪华汽车和博彩行业的。库伦反洗钱调查委员会(Cullen commission of Inquiry into Money Laundering)的职责是调查洗钱的地点和方式,并且研究防止洗钱活动的方案。该委员会无权定罪或追究责任,但有权在报告中提出建议。

此番最终调查报告,长达1,800页,不仅指出省内政客的问题,还指出赌场、房地产、银行和律师事务所这些经济机构面临的巨大洗钱隐患。同时还发现加拿大骑警和联邦反洗钱机构Fintrac的失败,促成了洗钱活动的增加。

Fintrac的报告制度基本无用”,“至少自2012年以来,加拿大骑警的不重视使得洗钱活动失控。库伦说。

由此,库伦提出一个广具影响力的建议:建立一个新的卑诗省反洗钱机构,以填补联邦反洗钱机构调查和执法的不足;同时任命独立的反洗钱专员,该专员对公众负责,而不是对省政府负责。

据《环球新闻》报导,库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老练的犯罪份子在卑诗省大量洗钱,这从根本上破坏了我们所期待的经济稳定。尽管自2008年以来,洗钱的证据不断涌现,公众的担忧不断增加,但他认为“省政府未能掌握问题的实质现在是永久改变这一趋势的时候了

同时,他也承认自己的一些建议可能会触及到加拿大宪法。宪法规定联邦政府在许多执法事务中具有首要地位。

中国富豪参与洗钱

在调查期间,库伦听说在卑诗省赌场,高利贷者将一捆捆贩毒所得的20元面值的钞票交给外国豪赌客——主要来自中国,让他们在赌场隐蔽和专属的区域玩高赌注的百家乐。然后这些豪赌者经常利用其在中国和香港的交易,向高利贷者偿还他们的赌资。

2010年,加拿大骑警的反洗钱部门和一位名叫巴里巴克斯特(Barry Baxter)的警官对该省赌场内的这种洗钱方式展开了调查。

在其案件摘要中,列治文市的河岩赌场(River Rock Casino)和新西敏市的星光赌场(Starlight Casino)被列为目标,因为它们是非常重要的洗钱活动源头,让富裕的中国赌徒自愿成为其中的一枚棋子。

当时巴克斯特的报告中说:“实际上,在赌场买入并赌博的人是富有的中国商人,(他们中的)许多人与加拿大几乎没有联系。这些豪赌者通常通过在中国或香港的银行存款来偿还他们的损失,最终由高利贷者(以非现金形式)作为合法资金带回加拿大。这通常是由国际洗钱集团做的。

然而,库伦发现,上述调查在2012年被取消了,因为联邦政府削减了资金,加拿大骑警的回应是不再关注对洗钱的起诉。

库伦还发现,主管博彩业的前副省长高利民与巴克斯特警官之间有冲突,高利民应对此冲突负责:巴克斯特在2011年初公开表示他的团队怀疑有组织犯罪正在利用卑诗省赌场进行复杂的洗钱活动,而高利民的回应是公开斥责巴克斯特,说巴克斯特错了。

库伦的报告说,高利民的此种回应构成了一种真正的风险,即误导公众相信,没有理由担忧卑诗赌场有可疑交易。而实际上此时高利民是有理由对这些交易中的资金来源感到担忧的。”

在回答《环球新闻》的提问时,库伦同意,高利民的言论可能会阻碍加拿大骑警对洗钱的调查。

责任编辑:李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