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菲访谈】桑普:解读台海局势与中共政局

人气 1569

【大纪元2022年06月28日讯】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方菲访谈】。

近日,中共提出台湾海峡非国际水域的说法,同时习近平发布“非战争军事行动”军令引发关注。外界分析,中共似在二十大前人为提升台海紧张局势。另一方面,中共国内重大社会事件频发,从唐山打人到河南银行爆雷,显示社会危机四起。

本期节目我们专访资深时评人士桑普先生,来解读台海局势以及中共政局。桑普先生您好,非常感谢您再次上我们节目。

桑普:方菲女士你好,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

中共称台湾海峡不是国际水域:对内强势 对外试探

主持人:好的,谢谢。桑普先生,我先请您来解读一下,中共说的这个台湾海峡非国际水域的说法。因为之前中共一直也说,说台湾海峡是它的什么专属经济区,每一次美国的军舰通过的时候它都要抗议,但是好像并没有明确地把法律地位提出来。那它现在开始明确说台湾海峡不是国际水域,您觉得这个背后的意图是什么呢?

桑普:背后的意图是双重的,第一个它要求美国的军舰不得未经解放军,即中共的允许下通过台湾海峡。这个是恫吓台湾之外,也是恫吓韩国跟日本。因为一旦台湾海峡内海化,台湾内国化之后,台湾海峡就变成是中共掐住的咽喉,韩国跟日本的能源跟补给也是成为问题。美国在全亚太、全印太的策略就崩了一大块,整个国际和平就受到非常大的威胁。

所以它的目的是要试探美国在现在拜登政府的领导下,会不会说真的是硬起来,强硬起来去对抗中共。同时第二方面,也是在二十大前,跟很多不同的敌对势力有一个叫买账的情况。就是你知道很多人都是怂恿习近平一定要对台湾强硬,那他一定要摆出一副非常强硬的态势。一旦他软弱,就会被政敌乱箭齐发。所以在政争跟国际局势不妙的情况下,习近平会采取这一种非常荒谬的做法。

当然习近平这样的做法是经不起考验的,因为无论从中共所签署的这一个国际海洋法公约来看,所谓的专属经济区是在领海以外的地区,就是在临海,临海界线是12海里。12海里之外还有个临界区12海里。那其它的区域就是到200海里为止,就是专属经济区。

专属经济区基本上即便中共能拥有部分,但只能够去做一些专属经济的行为,包括捕鱼,包括大陆棚、大陆架上面的开采行为。不包括去禁止外国的商舰、民用航空飞机,还有军舰,还有军机去飞越跟通行。

所以美国最重视的是一个自由航行权,这个是非常重要。第二方面,国际海洋法公约,中华民国台湾跟美国都没有签署,都不是签署国,那它们守的是国际惯例。即便要守国际惯例,也没有一个说这是内海,从来举世无双的一个说法。所以看得到美国五角大厦发言人迈纳斯中校说,台海大部分的地区都是国际水域,经常派遣海军军舰通过,实现自由航行权。

海军第七舰队的发言人莱普特也说过,共军一定是不能够这样子轻举妄动,声称所有都是它的。因为按照国际惯例,美军是确守国际法,利用台海穿越南海跟东海,而且外国很多的军舰经常性地去穿梭、互动,所以这个地位是不能够质疑。

而且2018年7月以来,从川普(特朗普)政府时代对外公开反制中共军队的是非常多。但是去年2021年12次以上去巡弋台湾海峡,可以看到自由航行权跟日本、韩国的生命线、运输线非常重要,所以中共不能造次。

美中台海交锋 中共只能说不能做

主持人:是,我们看到现在美国已经拒绝了这种说法。国务院就说台湾海峡是国际水道,受国际法保护,我们还是会时不时的,我们的军舰会穿越台湾海峡。那么如果说美国方面它还是照例,军舰仍然会穿越台湾海峡的话,那么一旦发生,外界就在关注说那你中共能做什么?所以您觉得中共它真的会用行动来支持它这种新的说法吗?

桑普:我认为它表面上非常凶悍,但实际上不敢造次,你就看得到。中共如果用实际行动很容易擦枪走火,主动权会给美军。它以为这个是逞英雄的说法,其实不可能。它希望在这个论述上面能够去占尽优势。比方说它是从大陆沿岸推12海里,那也由台湾的地方往外推,就变相地希望美国漠视,承认台湾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权的。但美国没有这么笨,口舌之争,美国也不会落人的口实。

但中共也不敢在二十大之前轻举妄动,因为很简单,它一旦发动这个战争,整个主动权就让给自由世界。因为中共的军力跟所有的实力,跟自由世界,尤其以美国为首的自由世界,你根本不可比较。一旦发生战争,中共根本是吃不了兜着走。所以它在二十大之前,尤其要顾全的时候,是只敢大声地呐喊,但不敢实际采取行动。

习颁布“非战争军事行动”军令 彰显中共野心

主持人:是,很难想像中共会做出什么样的行动。那我们再来看看另外一个事情,近期中共一些强硬的举动。习近平他是在6月十几号发布了一个非战争的军事行动的军令,他声称以后我们非战争军事行动,就以这个军令为依据,从6月15号开始实行。那么它这个发布以后就有很多的解读。那么两种,一种认为它主要是针对内政,另外一种,认为它主要是针对台海,甚至南海。您怎么看呢?

桑普:我认为两种都有。内政可以分为两个,一个是防政变,因为防其他政敌去搞垮他。另外一个是防民变,尤其是防89“六四”的情况。当然我们讲到就像中国现在风起云涌,不只是香港的问题,上海封城封那么久,还有铁链女的问题、河南爆雷的问题、健康码转红的问题,还有最近唐山发生那个非常耸动的事件。你看到全世界都在关注中共的民变会不会演变成更庞大的冲突。

但这个可以说是10年,习近平执政以来最风起云涌的时候。所以他有防止内部的变乱,所以有六章59条,没有公布全文。写的词非常耸动,他讲这个非战争军事行动纲要,要着眼有效防范、化解风险挑战,但他们有定义。应对处置突发事件,创新军事力量运用方式,跟规范军队非战争军事行动的组织实施。所以对内,里面的政变跟民变它可以去处置。

对外也分两头,一个是对于台湾,它可能懂得学普京那个说的,是特殊军事行动,不说是战争,也不说是侵略,去用战争的方式去伤害乌克兰,侵占人家1/5的领土。这个地方也是可以有样学样,先把台湾内国化,台海内海化,再做侵略行动。另外,对全世界,所罗门群岛的问题、南太平洋群岛的问题,柬埔寨云港的军事基地的问题。去涉外的非战争军事行动也有可能。

以前有个罗援,中国军事科学院的世界军事研究部前副院长罗援就说过,在12年前,2010年的时候,提议一个涉外的非战争军事行动法要订立。可以看到中共对外面继续扩张,野心勃勃,而且希望通过军演、反恐、维和等等借口,去向外争取海军的基地。从商业发展到军事发展都会有。所以看到这是二乘二,二加二,四方面都会产生这样的一个效果,大家注意。

中共表面强势内在无安全感 面临生死抉择

主持人:那您觉得为什么中共近来在台湾问题上表现这么强硬,甚至似乎是在人为地这样去提升台海的紧张局势呢?

桑普:一个是为党内的政争去立威,尤其不能退不能让,树立一面非常强硬的旗帜。那当然也是顺着有一些反对他势力的人,不断地让子弹飞的一种情况、一种态势。另外一个情况可以看得到,它是要彰显它不能输,它对在自由世界的抗争当中,不能输给美国。尤其当美国现在,待会会讲到,它在乌克兰战争等等的事情,开始慢慢有一种劝泽连斯基,可能说要达成协议的可能性的情况。

尤其北约史托腾伯格有这个要求的时候,它就看准这个时机,希望再充当起快乐第三人的角色。快乐第三人是说一方面要对美国强硬,一方面又要跟俄国保持一定的距离。希望美国的一些怀柔的人或者强硬的人,造成一种分裂。那这种情况可以看到中共很善于操纵这一种认知作战,那这个地方也是有这一点。对台湾强硬会不会真的要打台湾,说到做到,我觉得今年为时尚早。

你看到在美国,美军的参谋长联席会议的主席米利上将也向国会表示,中共仍然是把台湾作为目标的,这个不能掉以轻心的。计划是在2027年前,具体去采取武力犯台的计划。那如果这样的话,那可以看得到,美国也在,拜登总统也是3次以口误的方式,去跟中共传达明确的信息,是美国会为台湾军事干预,虽然声称还是战略模糊,但是底牌翻一翻给大家看,而且美国也加强日美安保条约,跟AUKUS、QUAD等等的设置可以看得到,保护台湾是势在必行。

现在问题是,中共信不信美国的这一个宣誓,若不信,贸然进攻非常坏。所以这一种表面是非常恶,里面是非常害怕的情况,是中共现在的底色。

主持人:所以您认为中共目前的这种强势的表态,一个是为了对内展示强势,一个是对美国来做试探,是吗?

桑普:没错,就两方面都有。那尤其它看得到,对内要展示所谓的强势,证明它自己对它的实力没有安全感;对外要试探,就证明说对美国的态度非常不清楚,对内不明确,对外也不明确,这是习近平的中共政权,就面对这样的一个生死抉择。

美国及盟友印太防御机制化

主持人:那您刚才说美国方面的应对,因为我们看到说最近在中美这个防长的会议上双方各自划线,美国方面说怎么怎么样一中,一中政策,然后包括这个就是不能单方面改变台海的这个局势。那在这个中共提出这个台湾海峡不是国际水域之后,美国方面据说也在内部讨论说,应该如何应对,就是中共这些新的说法到底说明什么。所以您觉得就是迄今为止美国方面应对中共这种挑衅的方式是否奏效?您觉得他们可以再做些什么更多的吗?

桑普:可以这样说吧,现在美国对于中共的看法是分两头的。刚刚主持人也说到,是比方你看奥斯汀跟那个魏凤和防长会议,双方非常强硬。但你看苏利文跟那个杨洁篪的会谈,相对比较柔弱一点,他们就保留很多空间,希望大家可以谈。所以美中现在的关系非常的诡谲不定。一方面有硬的一面,一方面也有软的一面。

硬的一方面引申开去,就是你看得到5月美国不是有个亚太经济框架,它6月想成立个印太军事架构,但上一次在香格里拉的对话里面,美日韩澳都提起台海安全,美日韩三国的国防部长有会晤声明,说台海安全是首要的关切。那这个月底29号30号会在西班牙的马德里会有北约峰会。到时候更加会谈及到北约要不要加AP4,就是加亚太四国,就日韩澳纽进去,这个等于形成一个印太军事架构,不但是经济架构还有另外的军事架构。

那中共呢,防长当然是非常的强硬,说对台湾,如果说有任何势力把台湾分裂出去一定是不惜一战,他声称台海不是国际水域等等。但你看到美国,还有其他国家,对台海安全的重要性已经形成共识,而且到了一个机制化的阶段,就形成了印太的军事架构,所以这个地方是硬的一面。

软的一面,你也看得到美国跟乌克兰战争方面就有点说,跟俄国的战斗超过120天了。那慢慢这个时间一直拖下去的话,结果是大家都不好受。制裁方面,很多欧盟国家也觉得说,要不要劝乌克兰赶快跟俄国去和谈。

那现在俄罗斯出口的石油也有930亿的欧元,中国占126亿欧元,还有德国占120亿欧元,所以出口也是继续,乌克兰人的死亡也继续,占领乌克兰的五分之一的领土也是持续。所以这个时候,美国这个时候要怎么去判断这个局势的发展,要不要把援乌跟抗俄要分开,因为抗拒中共是排第一位,这是美国各个文件都找到。那抗中共跟抗俄是要一二分得很清楚。那乌克兰这个事情会不会去抵消掉很多美国的军备,还有那个资源,这个地方也要去看。

所以习近平看准这一点,要跟美国逞强要去示强,但结果是它不得要领,一旦一直逞强下去,你不采取行动,那党内的反击势力也会反扑。如果你采取行动,美国真的来了来跟你对抗,你也吃不消,所以只能讲不能做,现在是中共现在的问题。

普习通话貌合神离 中共押宝

主持人:是。所以您刚才谈的俄乌战争的战局,我觉得也就是因为这一点,习近平看到这样一个时机,所以最近他跟普京通了一个话,他觉得说现在局势有所逆转吧,那这个通话就是,他在通话中我觉得有一点,就是似乎双方都在说支持对方的这种行动。比如说中共方面,应该有说支持俄国对乌克兰的行动,那俄国方面可能也是在显示说支持中共,如果说一旦对台湾有什么行动的话,俄国也会支持,我不知道这一点是不是您有这样的观察?另外一方面您觉得习近平和普京的通话,是不是说明双方在进一步结盟的这样一种体现呢?

桑普:我认为现在中俄不到结盟的阶段,中俄从来没有真正的结盟。那2月4号谈的那个所谓的全面战略合作伙伴的计划,或者当时的乐玉成,外交部副部长现在已经被调职。乐玉成本身当时说的无上限,不封顶,这些说法都是说说而已,中俄之间当然有密切的联系,但是它们之间不是铁杆的兄弟,绝对没有这个事情,从国家利益跟实际情况也不是如此。

中共跟俄国其实是貌合神离,最近这一次6月15号,习近平跟普京的通话也有这个痕迹。比方说各自发布的新闻稿都不一样的。那你看到普京说我们是很关切那个,也是主张所谓的新疆、香港、台湾的问题,别的国家不能干涉中国内政,那中国可能是共产党非常爽,就觉得说这一句话。

但是那个俄罗斯也讲到,中共在会议当中答应有军事、经济跟财政上的支持。那中共是取消这一点的,因为你一旦说清楚这一点,在新闻稿上面写的话,遭遇美国方面的次级制裁。你说援助俄罗斯对抗乌克兰,好啦,中共这一方面有没有答应去援助乌克兰呢?从来没有。你看到在整个宣言里面没有这样说,从来都是说乌克兰的冲突,不能说战争,不能说侵略,也不能说美国爱听的话。但也不敢说俄罗斯爱听的话,说那个强力捍卫主权,一定是支持它,那个收回乌克兰的主权,从来不敢说,也没有说有什么办法去援助。

那如果说我们2月4号当时,中俄之间达成的一个秘密协议,如果有的话,是说乌克兰是先由俄罗斯去侵略,是春天的事,今年秋天就是中共侵略台湾的话,肯定在这个地方已经停下来了。因为乌克兰现在是尾大不掉、被吃不掉、吃不下去。俄罗斯只能吃掉五分之一也吃不下了。

那个俄罗斯现在要求中国能够援助俄罗斯更多,但是中国也退避。那俄罗斯要不要帮助中国去打台湾呢?我觉得说现在已经搁置了。所以说彼此之间有一个互相帮忙的关系,如果你说2月4号的确会有这个可能性,按照现在这个时候,时空环境不一样,大家貌合神离各自表述的情况出现的话,情况就不一样了。

主持人:那您觉得习近平为什么一定要给普京通这个电话呢?在6月份的这样一个时间点?他有什么需求呢?

桑普:对,这个需求就很简单。就是中共一直都想当美俄之间的快乐第三人,但随着俄乌战争,这个战争的结果可能越来越清晰,这个时候中共一定要做出一个行为,押宝。那押宝它也押不下去,因为现在的局势还是没有完全明朗,所以一方面它要说,拍拍俄罗斯的肩膀说:普京我是你的友人,我也会帮助你。

主持人:安抚一下。

桑普:安抚一下,不能让他离开。同时也不要说到我要去援助你军事、经济、财政,不能说这样的话,去让美国放心。那这个快乐第三人的光谱跟空间其实越来越窄了,那窄到什么地步会破灭?是局势清晰。比方说这个战争停了,和盘结束了,或者说俄罗斯打败了,或者一方已经是投降了,这个情况下整个会不一样。

但是现在中共很想当快乐第三人,所以希望说,乌克兰也希望寻求它的帮助只有在这种可能性,乌克兰从来没有去抵消掉,或者是去排除这个可能性。所以你看到它是首鼠两端,希望时间拖得越长越好,所以那个战争越快明朗化,其实对中共越不利,因为全世界就会把矛头跟焦点聚焦在中共这个第一位的那个专制政权上面,所以中共其实是买时间但不能很久了。

唐山事件告诉我们中共是最大黑帮

主持人:是,我觉得中共最大的问题还是它面临这种国内的局势。所以也请您来分析一下中国现在的国内的政局。那最近一段时间这个,您刚才提到这个唐山打人的事件,它又成了一个社会的热点。现在已经一周多过去了,其实民众还是没有真相的,这个被害者这四个女孩子到底生死怎么样,官方现在是发了通告了说,这个其中两个人伤势非常轻微已经早就出院了,另外两个人也是轻伤等等。但是没有他们出面也没有家人出面,然后记者也都不让去唐山采访,甚至还不让律师接手这个案件。所以您觉得唐山事件告诉了我们什么呢?

桑普:唐山事件告诉我们,其实整个中国黑帮的最大保护伞就是中国共产党。那你看到在事件发生以后,有很多诡谲的事情发生,第一个受伤或者说不知道是死亡、重伤或者是轻伤的人,没有一个人接受记者采访,他们的家人都被噤声,没有办法说出这样的话。

第二个事情是你看到整个店都倒了,那个店员出去帮人家被打到非常遍体鳞伤,那个太太也是没办法,就是把整个店倒下来。另外一方面这个录影带,这个录影带不可能是店家两个老人家去放到社交媒体上,提交给公安之后,公安里面有人把它捅出去,哎这个就奇怪了,一炸开锅之后,一堆的艺人,成龙等等人都是非常地宣传说,一定是打击这些犯罪嘛,然后这是非常不寻常,因为通常在一种群体性的事件,中共会摀住的,这个摀不住,全世界都传遍了,然后天安社,就针对这个黑帮来打,天安社是跟江苏有关也跟唐山有关,一这个案件到廊坊去审理,但是上面的保护伞是政法机关。

政法机关习近平时代整治了多少人,对不对?孙力军、孟建柱就不能数清楚了。那现在真的公安部部长是谁?赵克志,对不对,真的要监督他的是习派的人物王小洪,外事部的副部长,党委书记。

所以你看到政争,政治权力的斗争正在发生。那如果这个事情一直蔓延开去,成为政法部门权力斗争的一个反腐。唐山事件可以说是其中之一,它只能够治标不治本,目的是以民变成为政治斗争的一个本钱。

而且更重要的是,唐山事件在全中国多少事件在发生,有没有人在关注这个事情呢?就好像铁链女,中国多少的铁链女在那边发生,上海一个封城多少的封城发生,甚至唐山现在也封城了,不给人家进出了。那你看到整个局面也是你看得到,是照顾中共本身的权力斗争的需要,对于民情来讲完全没有怜悯。

每一个人那如果说去抗争,去帮人家,去打击这些黑帮,因而遭了杀身之祸。那这一次黑帮被炸开锅被挡住,都是前面的人物,后面的后台是谁?一定是共产党。那所以我说中国共产党才是最大的黑帮就是这个意思。制度不变,文化不变,这种情况一直都不会变化。

中共暴政下更多人觉醒,自由的秘密是理性和勇气

主持人:嗯,是,唐山事件我觉得大家也并不指望说官方能给一个真相,至于说什么解决就更不要提了。因为我们从铁链女案件等等都已经看到一个模式,这个是比较让人沮丧的方面。但是另外一方面我觉得就是铁链女的这个事件,当时多少亿的这个点击量,这是全中国人都在追那个事情。

那然后上海封城也让人看到了很多不可思议的情况,再加上现在唐山事件,就是这些事件它在某种程度上一个正面的意义,就是它确实引发了很大的一个民怨和觉醒。那您觉得这方面的这个作用到底有多大?然后这方面对于中共的统治的冲击又有多大呢?

桑普:我认为要分两面看,我觉得激起对于这个社会不公的一种呐喊,基于良知的一种抗争,我觉得这种力量开始冒起。这个是我觉得十年以内比较强烈的一年,也是刚好在二十大前这个当口上有这个地方,因为前面有这个共同富裕的一块,那也有一些爆雷就P2P的问题啊,还有那爆雷的问题,河南有爆雷跟健康码突然转红的问题,所以一系列的事情你看得到民怨开始累积。但是另外一个方面,你看到这个民怨的累积要求的是什么?要求的是说,比方说上海它七浦路的那个抗争是要求退租。

其实我觉得真的抗争,你看香港来讲是要求自由,要求挣脱真正的制度上的铁链,挣脱中共的宰制。那如果人民如果从要求退租转到说要反专制、反中共,去真的争取自由、争取人权、争取法治、争取民主的时候,整个中国就不一样了。

很可惜,到现在这个看到这个时机,我觉得除了少数人之外,其实就是躺平状态。那他们抗争,也不敢讲自由的声音。所以我希望如果大家学习香港这个很不错。你看得到很多,雨伞或者各方面的事,或者那些各方面的那个组织力,其实中国都有在看香港的反送中运动跟雨伞运动。那如果中国人能够在这个方面,能够争一口气,有勇气一点,那我觉得说情况就会不一样,那民变到现在我看不出来还到一个变质的阶段,到了一种反专制的的独裁或者重回“八九六四”那个风潮。但是如果有一天能够这样转变的话,事情就会不一样。

主持人:我想就是说从思想到行动可能还是有一些距离,当然也有很多人可能是因为怕,但是他们在思想上,就是说面对这些这么多事情的发生,可能也在反思,也在考虑说到底这个制度是怎么回事。所以您觉得就是说至少说,在想法上是不是确实让他们更多地认清了国内,就是中共统治的这种黑暗和这种本身的这种制度体制的问题呢?

桑普:对,没错,我觉得一个人的反省都是从压迫开始的。当一个人被压迫或者你要看上海、看河南、看铁链女、看那个唐山,都是看到一种灾难性的人祸嘛。那问题是你在压迫以后,你产生的是恐慌、仇恨就止于那个地方,是不会有突破的。

当你不是只有恐慌,不是仅止于仇恨,而是把它理性化为一种反省制度底因,反省原因的时候,就不是“天安社”的问题那么简单的一回事,而是说那个背后整个制度的环境,你才真的知道说我们真的努力对象是什么目标。当你有理性的认识就有可能产生勇气。

那我觉得勇气是基于说你在制度的藩篱里面,你怎么样去突破自己做更多的事情。我相信一步一步来吧,那我觉得说从“八九六四”的震撼之后萎缩的一个良知的爆发正在慢慢萌生。虽然现在天眼系统,现在是社会信用系统,跟大数据非常肆虐,但是我想没有一个制度是滴水不漏的,没有的,滴水不漏的一个监控是不存在。只是说勇气、组织、实力怎么样培养起来。这个我寄望很多人都能够明辨是非,而且自由的秘密就是勇气,共勉之。

台湾苹果日报易手“假买卖真套料”

主持人:是,就是人心的这个觉醒和改变才是最关键的。好,那下面再请您分析一下台湾最近的一个事情,桑普先生,就是台湾的这个《苹果日报》易手这个事情。一开始说这个买家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后来又说又没有卖,这个香港的这个壹传媒又说我们没有卖,所以这个很奇怪,您觉得这背后到底有什么样的因素,那就是外界关注点说是有可能有中资渗透甚至操纵的原因,您又怎么看呢?

桑普:这也是非常奇怪的一件事情。因为台湾苹果要不要卖本身不应该是一个公开的行动嘛,因为商业交易都会在秘密进行,而且要报那个政府部门批准你的股份转让才能公开嘛。但问题是6月8号台湾苹果声明出售案已经出售并且已经完成交接,非常奇怪。

那之后在14号突然之间在香港的苹果的股东的清盘人,就壹传媒有限公司发一个声明说,媒体报导内容不准确,清盘人和董事都没有授权出售,或者收取有关的金额,根本没有出售这回事。

那所以说这个买卖如果相信这个清盘人说的,这个卖方说的,就没有买卖可言啊,那买方也是讳莫如深,是黄浩、潘杰贤还有谁,没有人能够出面去认,那更重要的是一个李永康的人,他是疑似用“香港苹果台湾分公司顾问”的身份来台湾,拿到那个聘雇许可,用工作签证的方式来居留,但是他却大量地收集有关的数据。

那清盘人现在你看得到,是清盘人的人李永康派的,还是买方的代表李永康派的呢?我不知道。但是李永康就被请走了,10天内离开台湾,那更重要的一方买卖没有,但重点在什么地方,他来这一边是来调查这边的资料库的,苹果最重要的地方是什么?不是那些厂房机器员工,是什么?资料,个人资料,包括很多当时资讯统筹中心收集的历年来订阅者、爆料者、受访者、投稿者、撰稿者所有的资料,员工的薪资的记录,资料库的一个秘密,还有债权人、债务人的清单,员工各方面的人的名字跟个人资料。这些人都是在买卖完成前会套取的一个资料,所以我用六个字来形容这个交易“假买卖真套料”。就是有一帮人来这边套料,所以怪不得台湾的文化部是拒绝,严词拒绝把香港法院跟指定清算人来这边做。

因为指定清算人来这边去做事情,是执行“港版国安法”的要求的,台湾,中华民国台湾政府怎可能允许一个这样子的人去执行香港国安法在这一边,是不可思议的,所以这个交易第一个,所有转手都需要经过审定。那就算你境外交易不需要投审会申请,在台投资计划的变更都需要经济部的商业司跟投审会去审定。你不审批不可能有效的。那第二方面是为什么假借李永康一个叫做顾问的身份、雇员的身份来台湾去执行一些不是台湾苹果做的事,而是卖方或者买方要的事,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那所以这个事情会让大家更清楚,会不会怀疑台湾《苹果日报》那里面会不会有内应,有内线人帮他去协助。所以这个地方牵涉到比较严重的国安的问题,那台湾当局是非常重视这个事情,我希望李永康不但赶快离境,他所有的通讯工具都要被搜索、扣押。那希望调查清楚跟他联系的人是谁。

中共欲插手台湾苹果日报有三重意图

主持人:其实香港的《苹果日报》现在在中共的打压下,那基本上他已经所有的资讯可能都在香港警方的手里了。所以我想,中共手上已经有相当多的资讯了,您认为中共还觉得需要冒这么大的努力来台湾,把台湾《苹果日报》的资讯进一步掌握吗?

桑普:有的,因为我想说台湾《苹果日报》还是独立运营,而且你想想看,香港希望做到是两个,一个是因为“港版国安法”第38条,有所谓的普世的管辖权。它要彰显一种形象是说国安法有一个第一案是运用在香港以外的境外的地方,通过国安法的实施能够套取那一份的资料,实现国安法第43条搜索扣押的结果,这个就是希望造成境外搜索扣押第一案,这第一个。

第二个事情它希望颠覆掉台湾《苹果》的最后的光荣。因为你知道黎智英先生被抓掉,张剑虹抓了,那你整个亲法人都是共产党的人在那边……就是亲近中共的人在那边运作了。但是台湾这个地方还是有独立的运营的空间,它希望台湾《苹果》没有善终,就被它吃掉,把它赤化。这个地方是中共希望塑造成这样的形象,要把一个人不只要搞垮还要斗臭。这个地方是中共斗争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

第三个才是刚刚讲的,要把台湾这些料套过来。因为你光请他们拿过来,拿不过来,就请人通过那些人的接应来去做这个事情。

所以我认为台湾《苹果》的同仁如果处理好薪水跟之前的问题,能够在资遣员工、停止业务、变卖资产、清结债务、留下空壳、撒手不干这个地方发展,我觉得总比没有办法善终来得好。否则的话我觉得说这个是浪费掉黎智英先生的一番心血,更重要的是破坏掉台湾的国家安全,也是损害到很多香港人对《苹果》的一种最后的思念。我希望大家都能够珍惜《苹果》,能够让它有一个完全的善终,我觉得这个是总比被一些不明来历的资金吃掉来得好。

主持人:是,我觉得从台湾苹果这个日报可以看出,中共很多时候它的手法是非常狡猾的,甚至可以说防不胜防的。所以您觉得台湾在立法或者是行政方面,它有没有一个很好的应对的方式呢?

桑普:我认为是有的,其实台湾现在的法律都可以管得到满细的。刚刚讲的买卖,它是假买卖。那如果真的是真买卖,还是经过经济部商业司跟投审会的审批。因为我们有港澳条例第31条搭配那个外国人投资条例跟公司法,既有一堆的成文法来去处理这一点的,那另外一方面文化部也是管个人资料的问题。它明文已经讲过,台湾《苹果》必须要拒绝香港法院跟指定清算人的任何指定跟要求。这个是去年十二月发的函令,而且说不得跨境传输所保有的所有的个人资料,都已经三令五申。

我相信《苹果日报》看得到,这一次我相信无论是移民署、经济部、文化部都要求台湾《苹果》说明而且要提醒,要求它们限期内要解释清楚,究竟是为什么出现这个问题。所以台湾的管理跟监控都有,更不用说国安的一个审查都有。

问题是台湾《苹果》采取什么行动,主动权在台湾《苹果》身上,如果它采取合法的、合理的行动,我觉得会得到大家的认同。

如果有些人说要卖给中资,如果他们的初衷是希望拯救黎智英,希望跟中共达成一个魔鬼交易。以为可以让步给黄浩、让步给清算人,就可以拯救黎智英跟香港的《苹果》高层提前释放他们,不会再继续拘押他们、去囚禁他们,我相信这个是缘木求鱼,根本是枉费心思的。

因为了解中共本质的人都知道,这个是跟恐怖主义在那边谈判跟讨价还价,是没有意思的。所以我希望大家要秉持一个事情,而且就算现在还没有善终,《苹果日报》报导不可以失去独立的分寸,不能够丧失它明显当初黎智英先生创立时候的一个反共的色彩。

那我觉得这个地方很重要。那如果不批判中共、不去做真相的调查跟去报导的话,那我觉得说是非常可疑。那希望留下来的人在余下的时光中,发挥它独立新闻的角色,好好办好这个苹果新闻网,也希望高层主管能够给《苹果》一个善终或者说让给一个好的买家,功德圆满、功德无量。

习近平如来香港不会过夜 不用对新任班子抱希望

主持人:好的,最后我相信桑普先生您还是很关心香港的情况,所以还是得要请您谈几句。就是最新的这个香港的李家超这个行政当局7月1号就要上马了,然后习近平7月1号去不去香港,外界也很多揣测。那我想就这件事情也请您点评几句。

桑普:那习近平来不来香港系于三个因素。一个是他本身的健康状况,因为他说有两杯物体在他的桌子上,一杯是水一杯是药。那另外一个是他怕染疫,因为香港现在疫情升温嘛,每一天超过一千个,所以你看到他也怕,他很怕死。那第三个是他怕离开北京政变会发生。1991年的时候戈巴契夫差一点被政变掉,因为那个时候他去度假期间就发生军事政变,还好当时叶尔钦去帮忙,否则的话他早已经是被暗杀了。所以习近平很怕。

那他来香港这个地方应该说有人放风,他就算来也不会住一个晚上。他是要冲着主权移交25周年这一个喜气,希望来这边去做,但摆明不会去跟任何市民有接触、任何香港的人有接触,也不会在那边居住任何酒店。当天来当天走,这是有可能但是还没确定。

那现在这个时间就是说李家超上任,他筹组的班子基本上都是一些从文官、武官提拔的一些人,都是把林郑月娥原来的很多若干人士都把它剁掉成为新的班子。那很多人就觉得新人是新作风,会不会说香港焕然一新会有一个蜜月期,其实不会。有“港版国安法”的一天,有所谓完善选举制度的一天,所谓的红色恐怖一直都会存在,如影随形。

我认为说香港的形式只会越来越糟糕,你会看得到很多人离开香港,很多外资会撤走、经济金融中心会没有。最近那个珍宝海鲜舫也是离开的时候,到西沙群岛那个地方去,在一千多公尺深的海沉没连尸骸都看不到。

那个珍宝的沉没就好像香港的沉沦一样,是我们很多香港来的人的一个感慨。那香港就好像当时的海鲜舫有三艘,一艘是珍宝海鲜舫是到外面沉没了。那有一艘是送中了,因为它辗转就卖给菲律宾之后就卖给了青岛。

另外一艘还是滞留在香港,在那边躺平,都不知道怎么办,所以香港人也是如此。所以这个是很鲜活的一个象征,就告诉大家就是千万不要死、要好好活、准备好,等运气到来的时候,时来运转一定能够真的终结掉中共这个暴政,迎来光明璀璨的前途。

主持人:好的,那桑普先生非常感谢您今天来给我们解读这些事件,给我们提供很多资讯和独特的视角。我想观众朋友也会受益匪浅的,好,谢谢您。

桑普:谢谢方菲女士,谢谢各位观众朋友,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主持人:好,观众朋友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方菲访谈》,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方菲访谈》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方菲访谈】任松林:从清零运动看中共本质  
【方菲访谈】专访李有甫:武林盛会 复兴传统
【方菲访谈】韩美联盟 对抗中朝
【方菲访谈】林培瑞:六四与今天的中国(上)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习北上李南下 跛足改革大势已去
【新闻看点】长江干涸发电量腰斩 鄱阳湖瘦成河
【新闻大家谈】AI脑控士兵 中共恐怖计划曝光
【马克时空】南早爆料共军糗事 Su-30成台海演习主力?!
【十字路口】比黑社会更坏 中共伪国家黑帮
【未解之谜】“与世隔绝”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