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最高院重塑法律 或终结大学招生平权政策

人气 2360

【大纪元2022年07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宋唐综合报导)美国最高法院在一周之内,连续投下五颗震撼弹,且并没有停止的迹象;相反,拥有6-3多数席位的保守派大法官们,推翻判案先例的工作可能才刚刚开始。

进入7月份,最高法院进入休庭期,10月最高法院将开始下一个开庭期,在受理的案件中,有两个案件值得关注:一个与华裔密切相关,有可能结束大学招生的种族平权政策;另一个与选举公正有关,对2024年总统大选之后的选举,会产生广泛影响。

这可能是几十年以来,美国最高法院最重要的任期。保守派大法官大胆行使其权力,对堕胎、枪支、宗教和气候变化政策作出了重大裁决,对美国社会产生深远影响。

最高法院系列裁决 重塑美国法律

自从2020年,前总统川普任命第三位保守派大法官艾米‧康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后,改变了美国最高法院的结构,保守派大法官以6-3占多数,他们变得越来越自信、无所畏惧,摇摆于左右之间的首席大法官罗伯茨,则被边缘化。

弗吉尼亚大学法学院教授道格拉斯‧莱科克(Douglas Laycock)对路透社表示,“我认为最保守的法官,不喜欢美国现代法律的大部分内容,正在积极改变它,他们不会让先例妨碍他们的工作。”

保守派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在抛弃最高法院的先例方面一直直言不讳:“当面对一个明显错误的先例时,我的规则很简单,我们不应该遵循它。”托马斯在2019年一个案件的意见书中写道。

特别是推翻了有半个世纪之久、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罗诉韦德案》裁决,否定了有关“堕胎权”的推理过程,不再承认“堕胎权”是一种基本的宪法权利。一些保守派希望更进一步,通过国会立法或最高法院的裁决,在全国范围内禁止堕胎。

图为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更重要的是,那些以同样“推理过程”而获取的权利,如同性婚姻合法化等所谓“新”权利系列,则受到质疑。

托马斯大法官在《罗诉韦德案》意见书中写道,最高法院应该考虑推翻其它基于保护“个人自由”的先例,包括2015年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裁决、2003年取消同性恋关系禁令的裁决,以及1965年保护节育权的裁决,这引起了左派的巨大恐慌。

自由派大法官视《宪法》为一个“活着的”并不断“进化”的文本,为了支持结论,论据、标准和规则不断变化,例如,在为“堕胎权”寻找理由的过程中,先后就有隐私权、自主权、不当负担等多种说辞。

而保守派大法官则侧重于《宪法》的文本依据是否得到历史或传统的支持。在高中橄榄球教练祈祷案中,大法官尼尔‧戈萨奇(Neil Gorsuch)在意见书中写道,本法院必须通过“参考历史惯例和理解”来解释“确立条款”(即政教分离条款),而不是采用“抽象和非历史性”的方法。

其它如“西弗吉尼亚诉环保局”(West Virginia v. EPA)的裁决,则影响到所有“绿色新政”和气候变化政策,遏制了监管机构膨胀的权力。因为最高法院援引了“重大问题原则”(big issues doctrine),即事关国家重大问题的决策,政府机构的行动需得到国会的明确授权。

《纽约州步枪和手枪协会诉布鲁恩案》(NYSRPA v. Bruen)的裁决,废除了纽约州的隐蔽携带枪支许可法律,首次承认《宪法修正案》赋予公众携带枪支进行自卫的权利。律师们预测,更多的枪支限制将会松动,因为裁决还说,今后下级法院,必须参照美国传统的枪支限制令,来评估这些限制是否合宪。

在《肯尼迪诉布雷默顿学区案》(Kennedy v. Bremerton School District,即高中橄榄球教练祈祷案)中,最高法院厘清“政教分离”内涵,政府没有责任特别反对私人的宗教言论。这个裁决还为新的诉讼打开了大门,即政府雇员,包括公立学校教师,可以在多大程度上在工作中表达他们的宗教观点,同时为宗教团体参与纳税人资助的项目,提供了方便。

图中从左到右、从上到下分别为最高法院大法官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艾米·康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塞缪尔·阿里托(Samuel Alito)。 (Brendan Smialowski, Greg Nash, Mandel Ngan/AFP via Getty Images)

有望结束美国大学招生的种族平权政策

1月24日,最高法院宣布,将就两所大学招生中基于种族的平权行动进行听证。10月后,预计要审理这项大学招生种族配额案。

这两起诉讼案都是“公平录取学生”(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组织发起的,起诉哈佛大学和北卡罗来纳大学歧视亚裔申请人。

“公平录取学生”组织表示,哈佛大学对亚裔申请者施加了“种族惩罚”,系统地在某些类别中,给亚裔申请者打分低于其他申请者,并对黑人和西班牙裔申请者给予了“大量偏袒”。

但下级法院驳回了诉讼,理由是美国最高法院四十多年来,一直允许学院和大学在招生录取决定中考虑种族问题。

这涉及到最高法院的两个先例:2003年,最高法院裁决,支持密歇根大学在招生时将族裔作为加分因素。2016年,最高法院维持德克萨斯大学的种族配额招生计划。

图为2018年10月15日,亚裔教育平等支持者在波士顿科普利广场(Copley Square)集会,要求哈佛及其它大学依据个人能力而非种族因素录取学生。(刘景烨/大纪元)

如今,最高法院组成有变,支持种族配额两位法官中,肯尼迪(Anthony Kennedy)退休,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去世。与此同时,川普任命了三位新的保守派大法官,当时投票反对种族配额的三名大法官罗伯茨、托马斯和阿利托仍然在位。而立场摇摆的罗伯茨,也反对者公共项目中使用种族因素,他曾写道:“这是一项肮脏的业务,这是用种族来分离我们。”

如果种族配额被否决的话,这意味着美国大学招生中的“平权运动”将会终结,而受益最大的是华裔和亚裔子弟。

限制州法院审查选举的权力

6月30日,美国最高法院同意审理一项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的上诉,如果赢得上诉,将会限制州法院审查联邦选举的权力,而州立法机构则可获得更大的权力,这一裁决结果将对2024年美国大选以至今后的选举,产生深远影响。

去年11月,在北卡罗来纳州立法机构通过重新绘制的选区地图后,民主党提起诉讼。北卡罗来纳州最高法院于2月4日否决了该地图,认为对民主党人有偏见,稀释了他们“平等投票权的基本权利”。

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则认为,《美国宪法》赋予了立法机构,而不是州法院或其它机构制定选举规则,包括选区划分的权力。因为《美国宪法》明文规定,联邦选举的“时间、地点和方式”,应由各州的立法机构来规定,而州最高法院篡夺了这一权力。

共和党立法者还表示,该案的影响超出重新划分选区,延伸到“整个投票问题,从缺席投票的最后期限,到证人要求,从选民身份证到路边投票等” 。

2020年11月7日,一名内华达州的选举工作人员正在整理邮寄的选票。(Ethan Miller/Getty Images)

美国最高法院将在10月开始的下一个开庭期审理此案,并于2023年6月做出裁决。预计这一裁决,不会在今年11月的中期选举前做出,但可能适用于2024年包括总统竞选在内的美国大选。

法律专家说,保护立法机构制定选举规则的权力,免受州法院甚至州长的干预,会对一些有争议选举的结果产生影响,也更难放松投票限制。

此外,6月27日,最高法院同意受理另一起上诉案件,可能会限制联邦政府《清洁水法》保护湿地的管辖权。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美最高院裁决 限制环保局设气候标准权力
最高院裁决 拜登可结束“留在墨西哥”政策
美最高院限制环保局设气候标准权力 各方回应
美最高法院再推翻下级法院支持限枪判决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习终于敢出国?军演自毁中共经脉
【思想领袖】森格:谁在利用大流行攫取权力
【新闻大家谈】美国会议员再访台 白宫痛批北京
【未解之谜】都市传说or真相? 揭秘月球与登月计划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