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籍高管谈上海封控:塑造恐怖 不知为谁而战?

图为上海警察执行封城。(Hector RETAMAL / AFP)
人气: 61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22年09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原彰、林岑心、易如报导)中国第一大城上海今年面临严格的封控措施,街道曾空无一人,堪称史上头一遭,不只台商在当地的生产受影响,台商、台籍干部也一度面临生存难题。一名在上海经历2个月封控的台干向《大纪元时报》倾诉自身经历,认为中共的做法“太恐怖”、“太夸张”,整个封控的运作机制没有灵魂“不知为何而战”。

蔡佑芳(化名)是一名具金融财务背景的台籍高管,她分享自己这次的经历,她说,自己在台湾过完年,回到上海时已在全面封控的前夕,当时几乎是全面戒备,有确诊者的大楼被封锁,餐厅不营业,但至少可以取得生活物资。直到3月底官方无预警临时宣布封控,民众无法自由取得生活必需品,一切得靠配给,让他们面临基本生存权的考验。

图为上海市容。(Hector RETAMAL / AFP)

封城一再延期 强制手段日益激烈

蔡佑芳说,一开始以为只要封控4天,但解封时间一延再延,人们开始不抱希望,同时中共当局的强制手段越来越激烈,让人们感到恐惧。

蔡佑芳说,她的年长邻居快筛阳性,社区之后已做过核酸检测确保没有疑虑,但在半夜时,大白(防疫人员)为了要求再做核酸,却把他们的门敲坏,让年长者差点心脏病发。还有许多状况是,人们到医院等待核酸检测时,急症复发病人就先过世。

蔡佑芳说,她住在上海长达10年,知道上海在硬体方面确实很先进,但在软体面,包括:文化、教养、道德观等,还有进步空间,但在这次封控的过程里,完全暴露出当地与先进国家的差距。

蔡佑芳说,整个上海的防疫体制是僵化的,而且动态清零政策凌驾在个人生命权、安全之上,不讲道理,基层执行者没有思考能力,不知为何而战,没有悲悯之心,即使出现人命关天的状况,也不懂得弹性调整。最可怕的是,这些基层者会放大自己的使命感与权力,做出超越职权的事情,即使会伤害别人也在所不惜。

恐惧氛围下  开始出现猎巫情况

蔡佑芳说,每个人只能赌运气,看遇到的人有没有修养,但在这样的恐惧之下,生存权面临挑战,人们开始求自保,出现许多猎巫的状况,猜忌同栋的住户是不是确诊,要求居委让他们进方舱医院,以免影响到自己,“一般人的人性坏的一面,也被逼出来”。

蔡佑芳说,她们的社区被封锁2个月的时间,即使5月31日开放出门,也只有每天2小时的外出时间,“无法想像现代社会还有软禁这件事”。

“我一直以来,都知道中国跟台湾的差别。”她说,只是这次中共的做法实在太夸张,这确实让许多人认识到在中国生活的风险,她周遭的外国朋友们,几乎有一半以上选择离开中国,即使无法离开,继续住在上海的生活模式也有转变,人们开始会在家里囤物资与药品,以防万一。

病毒不可怕 共存是主流做法

在中共二十大即将到来之际,防疫更加紧缩,日前外媒路透社以“中国人恐惧封城,甚于恐惧病毒”的现象为主轴进行报导。蔡佑芳说,中共做了很多宣传,刻意强化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恐怖程度,但她能接触到海外资讯,深深了解到病毒并不可怕,各国都在与病毒共存,真正可怕的是中共干预人权与自由,使民众被带到方舱医院,或被软禁在家里。

蔡佑芳说,全世界都走向开放国门,中国不可能一直因为疫情而锁国,但现在事情很复杂,中共想要塑造恐怖氛围,强化自己的统治基础。这种做法开心的只有统治者,大众的生活却受到剧烈影响,是不及格的做法。

“我支持台湾的做法。”蔡佑芳说,台湾目前介在中国与欧美中间,大方向是往欧美靠拢,只是松绑速度没有他们快,但至少是走在好的路线上。她说,只是美中不足的是,快筛费用、核酸检测费用太贵,以及入境隔离政策等,还是让人民有些不理解,但考量到亚洲人普遍比较保守的个性,指挥中心不敢一下子松绑太多,她还是可以体谅。

作家致信李克强 诉核酸封城之恶

除了台商外,也有中国民众分享受害经历。年约90岁的中国作家铁流近日就没做核酸就不让进医院一事,致信给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信中反映中国老百姓在封城期间的真实处境。25日,铁流接受《大纪元时报》采访,谈及他发表公开信的原委。

信中批评,“党管党,政府管政,可现在党把一切都管完了。疫情中封城封道,天天核酸,红码黄码,拉走隔离,乱得一团糟,老百姓怨声载道,皆无处申诉。”

他提到,22日当天,自己去成都西区医院特殊门诊看病开药,医院不让他进去,说政府规定没核酸证明不得进医院,他要求对方拿出政府文件来,医院拿不出来,还不让他进去,甚至还出手推他。

铁流说,“我是不依不饶,我就是要问清楚,是不是国务院规定的,如果不是国务院规定的,又不是政府规定的,你们凭啥子不让人进医院?”

公开信发表后,官方没有回应他,只希望他不要再写了,但是他没答应,“我说只要有法律,为啥不(让)写呢?”对方也回答不上,就说以后他要看病,只要打通电话,他们会派医生来,不需要上医院了。铁流对此表示存疑,说以后会试试看,看是否真的有此待遇。

铁流气愤的说,“不做核酸,不仅不准进医院,不准进超市,还不能进村镇,这叫啥子规定,没有一个法律嘛,就单方面层层加码。”◇

责任编辑:玉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