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图:一对亲密野马不幸分开 一夫妇助其团聚

人气 536

【大纪元2023年10月03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Louise Chambers报导/赵孜济编译)来自犹他州奥纳基山(Onaqui Mountain)的一对野马被悲剧性地分开。它们在一次围捕中被捉住,并被送往不同的饲养设施。幸运的是,这不是它们故事的结尾。一对夫妇让这对以前形影不离的夫妇团聚,并为它们的余生提供一个安全的避风港。

野马摄影师兼美国野马运动(AWHC,the American Wild Horse Campaign)副主任梅丽莎‧特里廷格(Melissa Tritinger)小时候拥有一匹野生血统的小马,这激发了她对该品种的热爱。多年后,她在第一次前往奥纳基山脉拍摄野马的探险中首次发现了斑托(pinto)种马(Stargazer)。

“我被它的表现所震惊,它在马群中脱颖而出……它总是在表演。我一直在旅途中寻找它。许多人喜欢它和它所代表的东西:以自己的方式追寻自由”,梅丽莎对《大纪元时报》说。

“观星者”有一个伴侣,一匹名叫北极星(Northstar)的深灰色小母马,简称“诺拉”(Nora)。它们在2020年春天相遇。据说这匹母马因受伤而使它的速度变慢,因而被马群遗弃。“观星者”成了它的保护者,从不离开它的身边。

“观星者”(Stargazer)(L)和“诺拉”,在奥纳基山脉上狂野而自由。(由Darlene Smith提供)

“在野外,‘观星者’经常与其它种马发生冲突,表明它决心保护诺拉”,梅丽莎说,“当一个休息时,另一个为它守望。它们经常和马群一起在水塘饮水。”

被捉后彼此分离

“观星者”和诺拉在国家土地管理局(BLM)管理的超过20万英亩的公共山谷里上自由漫游,四周环绕着杜松树,散布着鼠尾草,还有“通往水源的小径”,直到直升机来了将它们分开。

诺拉在2021年7月16日的一次围捕中被捉。它“被一架盘旋的直升机追赶,并驱赶到人造金属陷阱中”,而“观星者”则被抛在了后面。

“‘观星者’知道那天它在混乱中失去了诺拉”,梅丽莎说,“在视频里可以看到,它疯狂地奔跑,好像在寻找诺拉。它躲过了抓捕,又享受了一晚的自由。然而,第二天,当直升机返回时,它也被俘虏了。”

当梅丽莎和她的丈夫得知“观星者”和诺拉的遭遇时,他们自己采取了行动。她说她必须做点什么,让“观星者”和诺拉“写在星星上”的故事可以继续下去。

2021年围捕。(由Tandin Chapman提供)
“观星者”寻找“诺拉”。(由Tandin Chapman提供)
“观星者”逃脱了围捕。(由Tandin Chapman提供)

“对我来说,它们体现了所有纯粹和野性的东西,我不能让它们的故事以这种方式结束”,梅丽莎说。

“没有人愿意收养的马,没有人注意到的马,都被安置在长期的拘留设施中,所有这些都由纳税人支付。……管理得当的避难所的空间有限,需要帮助的马匹数量是压倒性的。”

为了使野马重聚,梅丽莎和丈夫需要确保他们在BLM举行的为期一周的互联网拍卖中赢得这两匹马。在“拍卖开始前多次延迟,以及许多焦虑和担忧”之后,这对夫妇赢得了两个竞标,流下了如释重负的泪水。

“观星者”和“诺拉”重聚的第一天。(由Melissa Tritinger提供)

团聚

2022年1月10日,在它们突然分离六个月后,“观星者”和“诺拉”从围栏里被放出来,装上同一辆拖车,开往梅丽莎夫妇的农场。梅丽莎前往犹他州见证它们的团聚。

“那是一股情绪的旋风”,她说,“头一天晚上它们一起待在一个特殊的围栏里。它们似乎一下子就辨认出对方。它们如胶似漆,耳鬓厮磨。“观星者”待在围栏和“诺拉”之间。……,在星空的笼罩下,拖车准时到达了它们的安全空间。”

第二天早上,这对夫妇第一次看到了它们的新家。

它们一起吃了第一口干草。(由Melissa Tritinger提供)

“它们都太脏了,” 梅丽莎说,“它们的眼睛很疲惫,动作缓慢,好像背负着过去六个月的磨难。……在收容所里堆积的粪便和碎草在它们的毛发上形成了干团,遍布全身,当它们移动时,可以听见沙沙的声音。”

梅丽莎夫妇的“首要任务”是检查“诺拉”是否怀孕,但筋疲力尽的母马在他们检查之前就已经开始分娩了。在“观星者”的身边,她生下了一匹灰白色的雄性斑托小马驹。梅丽莎夫妇将它命名为“小北斗”(Lil’ Dipper),因为诺拉的正式名字,北极星,是北斗七星座中最亮的恒星。

梅丽莎说:“它们的第一匹也是唯一一匹小马驹是在它们在野外享受自由的时候怀上的。我们愿意相信,它在广阔的星空下是奔放而自由的。……尽管诺拉和“观星者”不能再把奥纳基称为家,但北斗七星座将永远在上面,现在又多了一颗小星星。”

梅丽莎和马。(由Melissa Tritinger提供)

永远的家

尽管他们曾经分离,但“观星者”和诺拉“似乎意识到它们不再处于危险之中”。梅丽莎夫妇希望它们能回到野外,但这是被BLM禁止的。但看到野马慢慢接受它们的新看护人,夫妇二人都感到鼓舞。干燥舒适的围栏、营养丰富的食物和干净的水、温柔的触摸以及梅丽莎家里养着的阉马Ruby,都有助于它们适应新家。

“我们认为,成为它们永远的家是一种特权和荣幸”,梅丽萨说,“每天这两匹神奇的野马都保持着好奇心、开放和信任的心态,尽管有些时候更多一些。它们专心聆听,耳朵向前,漆黑柔和的眼睛跟随我们的一举一动。”

“我们非常爱它们,我们尽一切努力帮助进一步融合进新家,温柔地,按照它们能接受的速度帮助它们适应新环境。”

(由Melissa Tritinger提供)

虽然“观星者”和诺拉的故事有一个美好的结局,但它们的故事是个例外。梅丽莎说,成千上万的野马和驴子没有同样幸运的结果,她认为,让大众都意识到这一点是“帮助无能的政府系统中所有野马的基本要素”。

你可以在Instagram上关注Stargazer和Nora的旅程以及农场的新生活。◇

原文“‘Wild Love Story Written in the Stars’: Woman Reunites Bonded Wild Horses Tragically Separated in Roundup”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网站。

责任编辑:韩玉#

相关新闻
大丹犬是野马最好的朋友 它甚至吃牧草 自认是匹马
新西兰300余野马过剩 你不想领养吗?
联邦政府启动计划调查野马数量
漂流偶救溺水野马 几天后马儿奔向恩人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系上鞋带去郊游 ECCO优惠高达5折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