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大变局 阿根廷摒弃社会主义急速右转

【大纪元2023年11月28日讯】(大纪元专题部记者赵彬采访报导)阿根廷在一战、二战时曾是世界十大经济体,其富有程度一如“阿根廷”的西班牙语意思——白银之国。然而二战后,阿根廷因选择社会主义从此“白银”黯淡失色。经历从富有跌入漫长贫困后,阿根廷迎来百年大变局,新政府要与社会主义做彻底切割,尽管这种急速右转面临着诸多的挑战。

阿根廷当选总统哈维尔·米莱(Javier Milei)将于12月10日正式就任总统,任期4年。选前这位挥舞着电锯的自由主义经济学家,誓言要砍掉持续数十年的大规模国家支出,还要废除央行、实施改用美元等政策,“让阿根廷的衰落划下句点”。他同时誓言与中共停止合作。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米莱11月24日表示,已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乔治艾娃(Kristalina Georgieva)讨论了调整阿根廷财政政策和货币计划等问题。他说,对阿根廷所需的结构性解决方案,IMF表示支持与合作。

据乔治艾娃透露,两人讨论了阿根廷经济面临的“重大挑战”,以及所需的“果断”行动。她还表示“IMF支持(阿根廷)降低通货膨胀、改善公共财政和提高私营部门主导所做的持久努力”。

社会主义穷途末路 阿根廷急速右转

提到阿根廷,球迷们首先想到的是球星梅西,而经济学家想到的则是通货膨胀。通胀在阿根廷成常态,目前的通货膨胀率接近不可思议的150%,四成以上人口处于贫困状态。经济衰退,外汇准备为负100亿美元,经济依赖于IMF440亿美元的纾困贷款计划。

1971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库兹涅兹(Simon Kuznets)从独特的经济角度,把世界上的国家分为四类: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以及日本和阿根廷。前两者已成普通常识,而后两者则上演了两种政治体制带来两种经济发展结局的教科书一样的范例。

缺乏资源、能源的日本在二战后,接受美国倡导的自由人权价值的民主宪政,从废墟中迅速崛起,排名发达国家前列,成为经济成长的奇迹;而拥有得天独厚各种经济资源的阿根廷则演绎了另一种“奇迹”——从富有的世界十大经济体急速跌入贫困。

1946年胡安·裴隆(Juan Perón)登上阿根廷权力宝座,在阿根廷推行国家主导的计划经济,之后被称为“裴隆主义”。他把外国资本参与的农产品出口称之为“谋求私利的非人道经济”,要与这样的经济诀别。于是由国家带头“将财富平均分配给1,400万阿根廷人民”,并陆续使外资拥有的经济基础建设与基础工业国有化。

很快,无视经营效率的经济政策,导致经济成长停滞、政府财政赤字扩大、外汇储备枯竭、阿根廷货币比索暴跌。

1955年,裴隆在一场军事政变中被迫下台,流亡西班牙。之后的几十年中,阿根廷一直在“裴隆主义”与“反裴隆主义”之间左右摇摆,轮番交替政权。

针对阿根廷的现状,奉行经济自由主义和财政保守主义的米莱主张小政府制度,他批判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是造成贫困的制度,他主张政府应只关注正义和安全。甚至认为国家是一个犯罪组织,通过武力向人们征税来资助国家。他正在归还政治阶层偷走的钱。

废弃央行 导入美元 涉足未知领域

近期,阿根廷通货膨胀率再次回到100%以上,同时,美元持续加息,比索持续贬值,加速进口商品价格上涨。尽管阿根廷央行大幅调高政策利率,但这并没有阻止物价上涨,民众不满情绪日益高涨。

在此背景下,米莱在竞选中承诺废除央行,称其是“地球上最烂的垃圾”,他还呼吁美元化。他的多种“激进”政策得到阿根廷民众支持,米莱被推上总统宝座。11月24日米莱办公室在X平台表示,关闭阿根廷央行的计划“没有商量余地”。这意味着阿根廷首次闯入一个未知领域,将面临可行性、操作性等巨大挑战。

日本生命基金研究所的上野刚志(Tsuyoshi Ueno)表示,导入美元的好处是不再受汇率波动困扰,“但是这意味着放弃本国货币政策,完全服从美联储的决定。当本国经济疲软时,由于无法降低利率等问题,弊端也相当大。”

上野认为废除央行的最大风险是,“失去中央银行这个‘最后贷款人’后,将无法救助本国内因资金不足而陷入困境的民间银行等,可能导致金融体系的崩溃和经济衰退。”

此外,米莱所属的政党在议会中是少数派,提议的政策需与其它党派合作,像美元化和废除央行这种极端的政策可能受到巨大挑战。

不与“共产党”合作 退出金砖联盟

米莱当选阿根廷总统后,另一项重大举措也成世界关注焦点。米莱曾直言不与“共产党”合作,要与中共政权完全“脱钩”,寻求加强与美国的关系。米莱曾形容中共是“刺客”,并说中国人民“不自由”。而即将卸任的阿根廷现总统费尔南德斯(Alberto Fernández)则一直推行亲共政策,称中共是“真正的朋友”。

米莱提名的外长人选戴安娜·蒙迪诺(Diana Mondino)在关于中阿两国贸易问题时表示,将停止与北京互动,包括两国之间“不透明”的双边贸易。蒙迪诺暗示可能与阿根廷第二大贸易伙伴中共“脱钩”。

此外,今年8月在南非举行的金砖国家峰会上,阿根廷受邀于2024年1月1日加入由中俄主导的对抗欧美G7的金砖国家成员国(BRICS)。阿根廷现政府热中加入金砖国家以及一带一路协议。不过,新当选总统米莱曾多次反对阿根廷加入金砖国家。米莱明确表示,“我们地缘政治的盟友是美国和以色列,我们将不会与任何共产主义国家结盟。”此发言意味着阿根廷将拒绝成为对抗欧美G7的金砖国家成员国。

阿根廷要与中共彻底“脱钩”的动向令中共又惊又怕,米莱要与中共脱钩的言论被中共媒体彻底封锁。

北美投资顾问Mike Sun对大纪元表示,“阿根廷与中共做切割,选择西方和美国,迈出关键一步,大的发展方向值得肯定。高通膨,经济下滑,人心思变,迎来米莱这样大胆的政治素人登上政治舞台。他振臂一呼,受到多数人,特别是年轻一代的追捧,体现出阿根廷社会的迫切选择。米莱主张的经济政策极富挑战性。”

二战爆发前,阿根廷曾是全球第八大经济体,其成就令世人瞩目。二战后左转搞社会主义,国家迅速从富有跌入贫困底层。如今,阿根廷再次迎来一个历史性大转弯,要抛弃社会主义,回归传统市场经济,此举引发世界关注,特别是与阿根廷有同样经历的南美众多国家的关注。

独立撰稿人诸葛明阳认为,作为一个经济学家,阿根廷新总统米莱不可能不知道改革所面临的风险和阻力。但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所谓经济模式给人民和国家所带来的灾难是有目共睹的,对每个亲历者来说都是血的经历。不管阵痛如何,与共产主义切割,与中共切割,必将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福祉。◇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阿根廷换货币解通膨?总体经济改变是关键
阿根廷当选总统:关闭央行“无商量余地”
【时事金扫描】阿根廷翻盘 米莱3治国方案惊人
谢金河:荷兰阿根廷变天是川普现象的扩散
纪元商城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每日更新:112粒Tide三合一洗衣球 有3大功效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