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涉毒疫苗案 下台的吉林高官复出引质疑

人气 237

【大纪元2023年05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宁海钟综合报导)2018年因长春长生公司问题疫苗案(也被称毒疫苗案)而被免职的吉林省副省长金育辉,已于近期出任吉林省政府党组成员,引发网友质疑。金育辉并非首个因疫苗案被免再复出的官员。涉事被问责官员频频复出,已成官场惯例。观察人士认为是中共体制的必然。

大陆每经网17日报导,吉林省政府网16日消息显示,吉林省委近日的官方活动显示,金育辉已是省政府党组成员。

公开资料显示,金育辉,1966年1月出生,吉林榆树人,曾任吉林辽源市委副书记、市长,吉林通化市委书记等职,2017年3月升任吉林省副省长。2017年4月起分管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管工作,2018年8月,因吉林长春长生公司问题疫苗案,金育辉被免去吉林省副省长职务。

每经网指,金育辉2021年10月已以吉林省重大项目谋划推进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的身份,在省内调研制药公司。

对此,有大陆微博网友疑联系到近日发生的脱口秀演员李昊石因言获罪的事件,质问:“为什么一句话就一棍子打死,疫苗问题这么严重的问题官员却可以东山再起??”

还有网友说:“我们国家为什么对于犯罪的官员这么宽容,他们都是什么治国人才吗?没有新人能接替他们坐办公室是吗?这种人居然能继续一点事没有,酒驾的回来了,搭讪骚扰打人的也没事,疫情当保护伞赚黑心钱开公司的也赚够了,长生疫苗这种害了多少老百姓的居然也高枕无忧,现在铁饭碗真的是铁饭碗。​”

推特上也有网友调侃。

我行我诉:“主动能为领导背锅的干部是好干部”。

反共日记:“匪共官僚个个皆是罪犯,因为只有具备投名状,才能升官发财。只要躲过人们的愤怒,转身又是官场一条好汉!”

2018年7月,长春长生生物公司被举报疫苗造假,假疫苗导致孩童死亡、残疾的事件曝光,引发群情激愤。在舆论压力下,当局随后吊销长春长生公司药品生产许可证,并罚款人民币91亿元;深交所对该公司股票强制退市;公司董事长高俊芳等18人被批捕。

2018年8月16日,7名省部级官员被处理:吉林省副省长金育辉、吉林省政协副主席李晋修等6人分别受到免职、责令辞职、引咎辞职和做检查。其中原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副局长吴浈被立案审查调查。

另外,十九届中央委员、时任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局长(前国家食药监局局长)毕井泉,引咎辞职。

在金育辉复出之前,毕井泉也已在2020年8月27日,获增补为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同年12月,毕井泉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的新身份,正式低调“复出”。

中共问题官员被免后复出成惯例

中共问题官员被免后复出,一直引发极大争议。2014年,《新京报》曾报导,2008年以来,引起舆论关注的52起官员免职案例中,85名官员被免职,其中三成复出。三鹿毒奶粉事件过去六年,当时被免职的三名石家庄市领导已悉数复出。

因2010年上海静安大火被撤职的时任静安区区长张仁良,2012年初“复出”,远赴新疆担任喀什地委副书记后,后重返上海,出任国有独资的上海同盛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总裁、党委副书记。

2020年新冠(中共病毒)疫情爆发初期,被民间指涉瞒疫、后被免职的中共湖北省委原书记蒋超良,在今年3月的全国人大召开期间,获任全国人大常委。

《美国之音》曾引述社会问题学者田奇庄评论指,按照中共的逻辑,这些官员实际上“是替党分担了忧愁、背了黑锅、担了担子的。在这种情况下,党觉得他是有功的,有了机会还是要重用的。他们被认为是党可以信任的同志。”

田奇庄认为,免职官员重新复出的原因主要在于人民没有真正的选举权。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向《德国之声》表示,官员复出,在目前的体制下是必然。“因为官员的帽子掌握在上级手中。上级想让他复出就复出,无论他犯了天大的错误。民众没有发言权。问题就出在这里。官员和他的上级往往是同谋,是合伙,或者说他们结成了一个权力网。上级一般都会竭尽全力保护下级,因为他如果不保护他的下级,下级出了问题就会牵扯出上级的问题,就会形成一个窝案。”

胡星斗说,在发达国家,如果一个官员触犯了法律,或者存在道德方面的问题,那恐怕他一辈子也别想再重返政坛。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王友群:七一至 中共内忧兵变 外忧围堵
涉嫌为中共从事间谍活动 挪威公民被捕
哈尔滨政法委书记梁野落马 大量参与迫害法轮功
宁夏国投前董事长赵其宏落马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