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失踪六周年 专访耿和:走出痛苦的阴影

人气 2427

【大纪元2023年08月21日讯】(大纪元俞元旧金山采访报导)“这2年我一直在调整自己,练习笑容,今年我终于会笑了。”在高智晟被失踪6周年之际,太太耿和感慨地说。

她表示,今年美国国会、全球都在关注高智晟,呼吁中共当局释放高智晟,这让她感到很欣慰,也非常感恩。

目前她和孩子之间也充满了理解信任,一家人正逐渐地从高智晟失踪的痛苦阴影中走出来。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妈妈为什么总是生气的样子

“妈妈,我们没有做错什么呀,你怎么看起来总是这么生气?孩子觉得我很严肃,躲着我,不愿和我交流。”耿和回忆说。

她说:“其实我没有生气,只是太多的负荷,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每一天都有幻想,明天是不是会好一些,会不会有高智晟的消息,煎熬着每一天。”

为了生计,耿和做一份全职工的同时,还做两份钟点工,回到家里还要忙家务,每天忙得像陀螺一样转个不停。

甚至当她听到得知高智晟的姐姐自杀的消息,都没有时间痛哭一场。

2006年1月高智晟与夫人耿和、女儿耿格和儿子高天宇的全家福。(耿和提供)

耿和不想给孩子的成长造成更多的心理阴影,她没有告诉孩子:老家亲人被株连的悲惨遭遇;自己长期对高智晟的挂念焦虑,她把这一切埋藏在自己心里。

夜深人静时,耿和有时给老家打电话,探听高智晟的消息;有时抚摸着高智晟的书,看着他的相片,诉说着自己的艰辛与形单影孤;孩子成长的烦恼;孩子人生中重要时刻(孩子的初、高中毕业典礼,女儿的结婚),他的缺席……

“时间长了,我感到自己的脸部都僵硬了,人也变得比较呆板,孩子看着我有点害怕,有事情也不告诉我。”耿和无奈地说。

儿子的变化

高智晟的儿子高天宇(Peter),五岁时跟着妈妈、姐姐一起逃离了中国大陆。他在美国时间长了,渐渐不会说中文了。

耿和与儿子Peter之间的沟通,常常依赖于女儿耿格的翻译。

之前,耿和很少跟儿子提起高智晟的事情,也一直没有告诉他父亲的去向。

今年6月初,耿和告诉儿子:“父亲节快到了,你给爸爸写个贺卡吧。”

没想到儿子一口答应下来了,立刻和妈妈去超市精心挑选了一张贺卡。

回家后,Peter瞬间在卡片上用英文写好了给爸爸说的心里话,并用Google翻译给妈妈看:

父亲节快乐!

爸爸,我很难记起,我上一次见到您是多少年前了。但我知道,在妈妈独自一人抚养我长大的苦难历程中,我变得坚韧不拔和善于思考。很多时候我在想,如果您能看到我所学到的一切,您会是多么的骄傲。我永远无法找回我所失去的,但我努力成为您心目中期待的那种儿子,当我们再次见面时您就会看到。

Happy Father’s Day!
Dad, it’s hard to remember how many years it’s been since I last saw you, but I know that the hardships I endured growing up by a single parent made me resilient and resourceful, and many times I wonder how proud you would be if you could see all that I have learned. I will never get back what I have lost, but I am committed to being the kind of son you want me to be when we meet again.

耿和当时就流泪了,感觉孩子真的长大了。

儿子平时很少提及父亲,看起来很轻松的样子,没想到他的心里却深深埋藏着对父亲的挚爱,并以父亲为榜样而成长。

“孩子的变化,可能跟高智晟写给儿子的书有关系。”耿和沉思了片刻后说。

2014年8月,高智晟律师被“释放”后,软禁在陕北老家的窑洞之中。

2023年6月儿子Peter写给高智晟的父亲节贺卡。(耿和提供)

耿和要求他给孩子一个交代,这么多年为什么不在孩子的身边。

2016年,高智晟给孩子写了一本书《爸爸的故事》,与《2017年,起来中国》这本书一起从中国传到美国。

耿和说:“高智晟给孩子写的这本书,讲了他自己三代的家谱,这些年他为何不能与家人在一起,解开儿子多年的困惑,也是儿子学中文的好教材。”

耿和告诉大纪元,Peter每周都会去姐姐家一次,“看”高智晟的书。

姐姐先用中文读一段书中的内容,再用英文口头翻译给Peter听,每周读几个章节。

耿和表示,起初Peter比较消极,常常借口事情忙,不去姐姐家。

后来他越来越主动,每周很早就安排好了去姐姐家读书的时间。

Peter的姐姐格格说:“我以前总认为他是个小屁孩,只会淘气、玩耍。现在才知道他非常有思想,在我面前是立体的。”

耿格告诉妈妈,她和弟弟在父亲的这本书上有很多交流;姐弟俩还经常商量,筹划为营救父亲做点什么事情。

“快15年了,我们能够互相理解,摆脱精神、心理上的创伤,走到今天这一步,非常不容易。目前是我们一家人最好的时刻。”耿和微笑着说。

耿和最后说:“今年美国国会选择4月20日、高智晟59岁生日那天,举行了特别听证会;8月13日全球许多城市举办声援高智晟的活动,让我感到很欣慰,也非常感恩”。◇

责任编辑:宋佳怡#

相关新闻
【环球直击】高智晟失踪六年 民运人士华府营救
“释放高智晟”洛杉矶中领馆前逾十团体声援
【新唐人快报】习一语成谶?面临三定时炸弹
姜福祯:六年了,高智晟你在哪里?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系上鞋带去郊游 ECCO优惠高达5折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