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FBI在前线打击中共对美秘密战争

人气 6636

【大纪元2023年08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Eva Fu报导/程雯编译)40名中共官员、一名退休的纽约警察局中士、两名美国海军水手变身的中共间谍,以及纽约一个中共秘密警察站的两名中共代理人——这个清单越来越长,因为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正在将重点放在打击中共间谍活动上。这些案件也会越来越多,FBI已将这一领域列为“反情报首要任务”。

FBI发言人对《大纪元时报》说:“我们对手的目标是针对我们国家的核心经济资产——我们的信息和点子想法、我们的创新、我们的研发、我们的技术。”

“没有哪个国家比中国(中共)对这些资产构成更广泛、更严重的威胁。”

为了正确看待这一规模,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在2020 年表示,中国共产党(CCP)影响美国行业的“深度、广泛和持久”能力促使FBI大约每10小时就要启动一项与中国相关的调查。

情报咨询公司BlackOps Partners Corporation的首席执行官凯西·弗莱明(Casey Fleming)表示,中共会“尽一切努力削弱我们的社会”。

他说,中共的目标是“不战而胜”。

弗莱明先生的这家公司为企业提供网络安全和企业反情报战略方面的咨询。

他对《大纪元时报》说:“中国共产党的间谍活动、影响力和颠覆程度超出了大多数人的理解。”

划下休止符

弗莱明表示,FBI对中共威胁的关注标志着美国几十年来政策的转变,这个转折点是在过去大约五年时间里才出现的。

2018年晚些时候,前总统川普政府时期的美国司法部启动了“中国倡议”(China Initiative),作为应对中共国家安全威胁的新战略重点的一部分。在美国国务院国家安全部门的领导下,该行动引发了美国司法部针对中共政府支持的窃取美国商业机密行为的起诉急剧增加,重点针对中共黑客、间谍以及涉嫌为中共利益从美国雇主那里窃取知识产权的人。

2018年2月,上任刚半年的雷在美国国会参议院一个委员会关于中共间谍活动的听证会上作证表示,中共对美国构成了“全社会”的威胁。

他当时对立法者们说:“当我们一次又一次对经济间谍活动展开调查时,这些调查总是把线索指向中国(中共)。”

几个月后,雷将中共政权列为“我们作为一个国家面临的最广泛、最具挑战性、最重大的威胁”。

弗莱明表示,大约在那个时候,FBI似乎与共产中国划清了“界限”。

他说:“过去,我们的政府会视而不见,并说道,‘好吧,这只是一次性的。’”相反,他表示,现在针对在美国境内活动的中共代理人的案件更加频繁。

中共正在采取越来越有针对性的方式,利用前美国情报官员的安全许可和其个人遇到的麻烦,诱惑他们去获取美国政府敏感信息。(STEPHEN SHAVER/AFP/Getty Images)

军事渗透

美国海军士兵魏金超(Wei Jinchao,音译)在入籍美国公民三个月前,据悉有一名中共情报官员接近了他,他知道自己面临着什么。

法庭文件显示,同月,即 2022年2月,魏金超告诉另一名美国海军水手,他“被要求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共)从事间谍活动”。

起诉书称,从那时起直到今年8月初被捕,22岁的魏金超向中国(中共)政权递交了五十多本技术手册,以及包含与美国海军舰艇和军事武器有关的详细信息的照片和视频。 一些文件还揭示了美国海军两栖攻击舰的操作系统和动力结构、维修以及舰艇的弱点。

法庭文件显示,魏提供的至少10份手册是与他接触的那名中共情报官员以前从未见过的。那人向魏支付了至少九笔款项,甚至祝贺魏在去年5月获得了美国公民身份。

在另一起案件中,另一名美国加州的海军水手赵文恒(Zhao Wenheng,音译)也因在更长时间里为中共提供美国军事数据而获利近1.5万美元。

美国前高级海军情报官员约翰·乔丹(John Jordan)表示,中国共产党“想要从内部掏空美国”。

乔丹认为,自由社会的存在本身就是对中共统治的威胁,因此,对抗中共影响“关系到美国政治体系的生存”。

弗莱明认为,像魏金超这样的人加入美国军队是“完全错误的”。

他说:“他不应该、永远不应该被允许加入美国军队——永远。”

“尤其是在任何一个他可以收集情报并将其交给中国共产党的级别。这是我们的政府和军​​队必须认识到的又一个实例,这种间谍活动以及中共的超限战有多么严重。”

五角大楼没有回应《大纪元时报》关于其招募外国人担任敏感军事职位的政策的问题。

“幕后花絮”

海军水手案是FBI反情报部门监管的最新案件之一,该部门是FBI内负责打击来自中共等敌对势力间谍活动的主要部门。

在过去四个月里,FBI提起多项诉讼,其中针对两名男子涉嫌试图贿赂一名假扮的美国国税局官员,藉以帮助中共政权“镇压”法轮功;另外两名男子涉嫌在曼哈顿经营非法的中共秘密警察站;一名波士顿男子被指控秘密监视反共的民主活动人士;还有参与骚扰美国居民的40名中共警察。

今年6月,纽约布鲁克林一家法院判定三名男子有罪,其中包括一名退休的纽约市警察局警官,其罪名是跟踪新泽西州一个华人家庭并施压以迫使他们返回中国。这是此类案件中第一个进入审判阶段的案件,揭露了中共政权从海外强制遣返华人回国的“猎狐行动”。

在FBI工作了20年,曾处理过大量反间谍案件的已退休前资深探员马克·罗斯金(Marc Ruskin)表示,在任何案件得以推进之前,幕后都会发生很多事情。

为了启动初步调查,FBI需要提供足够的可能理由来指派一个案件负责人。

罗斯金告诉《大纪元时报》,聘请卧底往往是最好的技术手段,但也是最耗费人力和成本的。

著有《伪装者》(The Pretender)一书的罗斯金说:“基本上来说,你需要一整个团队,然后你必须根据案件的性质获得不同级别的授权。”

在增加额外人力之前,FBI对不同调查和卧底场景的详细说明以及预算细目的提案必须获得批准。罗斯金表示,在整个行动过程中,这种授权通常需要每六个月更新一次,直到检察官认为他们有足够证据进行逮捕。

他说,一个典型的案例是最近发生的国税局贿赂案,涉及一名冒充税务官员的FBI卧底特工。

图为2019年10月4日在纽约的FBI前资深探员、《伪装者》一书的作者马克·罗斯金(Marc Ruskin)。(Samira Bouaou/The Epoch Times)

法庭文件显示,一名线人与冒充国税局官员的FBI卧底特工合作,与两名嫌疑人取得联系并记录对话,这两名嫌疑人付钱给FBI特工,以让国税局对由法轮功学员经营的一个实体展开调查。法轮功是一个自1999年以来一直遭到中共政权残酷迫害的信仰团体。

罗斯金说,FBI便衣特工“尝试与嫌疑人进行尽可能多的会面”。

冒充国税局官员的FBI特工在第一次会面时获得了嫌疑人支付的1,000美元首付,然后在第二次会面时又获得了4,000美元。

“这样一来,他就有了两次会面机会,而不是一次。这样你可以获得两倍的对话,并且非常清楚地表明,(嫌疑人)贿赂的目的已经毫无疑问。”罗斯金说。

他还说:“再加上被截获的两名被告之间的通话,然后还拿出有关那名中国公职人员的证据,这使得这个使用卧底的案件无懈可击。”

罗斯金表示,此案对于中共政权来说将“非常尴尬”。

他说,“针对法轮功攻击的性质是毫无疑问的”,中共代理人试图干涉人们在美国领土上行使宪法权利和信仰自由的权利,同时还试图“让美国公职人员腐败,这是非常可耻的”。

罗斯金表示,FBI卧底特工是“最好的证人”。他说:“这是FBI可以做的最有价值的工作,因为证人是FBI特工。这不像你从街上找到一些人,让他们成为证人,或者利用线人。”

训练有素的FBI特工在法庭上的可靠性是“毫无疑问的”,罗斯金认为,而且“这给中华人民共和国(PRC,共产中国)尝试为所发生事情提供替代解释没有留下任何回旋余地”。

“无论谁起诉此案,这起案件都将是一记重案。”

北京的剧本

中共渗透和间谍行动的策略并不局限于任何一个方面,其目标也不限于任何一个方面。

无论是立法者、企业、学术机构,还是公众,都无法幸免于中共政权的影响。中共经常威胁和骚扰身在美国的中共批评者,向美国政界人士施加压力,以使美国的政策符合中共的喜好。中共还通过慷慨的贿赂或黑客攻击以侵略性地获取美国商业秘密和情报。

根据美国知识产权盗窃委员会(Commission on the Theft of American Intellectual Property)的估计,中共通过由国家支持的对美国系统性贸易盗窃行为,每年给美国造成2,250亿至6,000亿美元的损失。

中共还拥有世界上最庞大的黑客军队。据FBI局长雷估计,中共的黑客数量“比其它所有国家的总和还多”,并且以至少是 50比1的比例远超美国网络专家的数量。

美国司法部的“中国倡议”导致大量研究人员因隐瞒其与中共国家资助的“千人计划”联系而受到刑事指控,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哈佛大学前化学系主任查尔斯·利伯(Charles Lieber)。

哈佛大学化学系主任Charles Lieber(右一)在2020年1月28日被美国司法部刑事指控,指控他参与中共的“千人计划”、却没有对美国国防部以及国立卫生研究院(NIH)说实话。(MENAHEM KAHANA/AFP/GettyImages)

利伯于今年4月被判处两天监禁和两年监外监管。他获得六项重罪罪名,都与他在从事美国敏感研究时隐瞒其从中国方面收到的数万美元有关。

他还在中国武汉理工大学以哈佛大学的名义开设并共同领导了一个联合纳米技术实验室。

美国司法部前负责国家安全的助理部长约翰·查尔斯·德默斯(John Charles Demers)2020年12月时曾表示,FBI打击签证欺诈(实际是中共军官伪装成学生或学者到美国留学或做访问学者),再加上中共驻美国休斯敦领事馆因间谍活动而被川普政府关闭,这让一千多名与中共军方有联系的中国研究人员离开美国。

2020年7月22日,中共驻休斯顿总领事馆门外,人们驻足观看。(Go Nakamura/Getty Images)

“中国倡议”在2022年2月被拜登政府的司法部取消。司法部新任负责国家安全的助理部长马修·奥尔森(Matthew Olsen)表示,“中国倡议”被批评有“反亚裔歧视”,他认为面对中共威胁局面需要更广泛的应对方法。

弗莱明表示,“中国倡议”项目的关闭正中了中共政权的下怀,而亚裔仇恨言论说也会受到中共政权的煽动。

中共通过在其下属或受其洗脑宣传误导人的帮助下,通过社交媒体和主流媒体夸大所谓“反亚裔歧视”的危害,实现了转移责任并将焦点从中共邪恶活动上转移走的目标。

弗莱明说:“我们正在慢慢意识到这种威胁到底是什么。这是一场我们过去从不熟悉的战争,我们必须在一夜之间成为应对专家。”

FBI发言人表示,中共针对的是美国企业、学术机构、研究人员、立法者和公众。该发言人说:“(美国)政府和私营部门必须致力于共同努力,更好地理解和应对这一威胁。”

FBI也发布了有针对性的广告,呼吁华裔美国人社区成员在受到中共政权迫害时要站出来作证。

中共输出暴力

最近,研究人员在53个国家发现了一百多个非法中共秘密警察站,其中至少有4个在美国。

纽约一处此类中共警察站的曝光导致两名中共代理人被指控和被捕。检察官表示,其中一人在2015年付费给一群华人并把他们用大巴车运到现场,以欢迎中共领导人习近平访美,并对抗法轮功学员的和平抗议活动。美国司法部的文件称,该男子还参与了强迫一名所谓“中国逃犯”返回中国的“猎狐行动”。

FBI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中国(中共)政府寻求操纵美国的政治和经济政策,同时试图在(美国)地方社区整合他们的议程,为他们自己的议程服务,并在我们境内施加他们的执法权威。”

美国陆军退役少校军官熊焱在2022年中期选举中竞选纽约长岛美国国会议员时,再次亲身领教了中共政权的镇压行动。熊焱曾经是1989年天安门民主活动中的学生领袖之一。之后,熊焱逃离中国来到美国,最后入籍美国公民并在美国军队服役27年。

2022年8月22日,初选日前的拉票冲刺阶段,熊焱(Yan Xiong)竞选的LED宣传车在选区巡游造势,引起反响。(熊焱竞选团队提供)

一名受到指控的中共代理人在指示一名美国私家侦探密谋挫败熊焱的竞选活动时说:“打他、揍他,直到他无法参加竞选。”

联邦检察官表示,这一阴谋始于2021年9月,即熊焱宣布参选后不久。法庭文件援引涉嫌中共代理人林启明(Lin Qiming,音译)的话说: “现在我们不希望他当选。什么价钱都行。只要你能做到。”

林启明要求那名私家侦探指控熊焱从事嫖娼、逃税和儿童色情活动。他建议聘请一位漂亮女性作为熊焱的竞选志愿者,以便“与他建立关系”。

当那名私家侦探表示实施该计划需要花费4万美元时,林启明回答说:“没问题。 钱不是问题。”

林还在一个录音电话中问:“如果你跟踪他几个星期没有发现任何事情,我们可以制造出一些事情吗?”

根据法庭文件,林后来在一个语音信息中说:“最后,暴力也可以。”他补充说,表示可以使用殴打或其它方式造成熊焱身体伤害。

“你,你考虑一下。出车祸,(他)就彻底完了[笑声],是不是? 不知道,嗯,无论什么方式都行,从各个角度看。或者说,在选举当天,他自己到不了那里,对吧?”

几个月的时间里,熊焱自己完全不知道他周围正在发生这样的阴谋。2022年3月,当他结束在乌克兰的旅行返回美国时,他惊讶地发现自己成为了头条新闻。

尽管很生气,但熊焱认为中共的这些努力是非常可笑的。

他告诉《大纪元时报》说:“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来让自己蒙羞,因此没有理由害怕。”

对这个阴谋的披露让熊焱能够把一些原本没有什么意义的事情联系起来。例如,2021年11月的一天,他记得他很早就要从他在长岛的独户住宅停车场出发去见一位朋友。凌晨三点左右,他正要出门时,就看到一辆轿车驶了进来。开车人似乎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低着头。

他回忆说:“他们一直在跟踪我。”

在美国司法部对涉嫌这场阴谋的实施者提出指控几天后,熊焱为其竞选活动举办了一场大型筹款活动。五百多名预期客人中只有三分之一到场。一位未能出席的嘉宾后来给熊焱的竞选团队打电话解释说,中共领事馆已警告他和其他人,不要向熊焱的竞选团队捐款,不要参加他的竞选活动或投票给他,否则他们可能无法在中国做生意。

熊焱说:“他们(选民)很害怕。不是怕我——并不是他们不喜欢我。他们害怕的是中共会如何迫害他们。”

“恐惧气氛”

将家人扣为人质是中共政权控制旅美华人、压制不利声音的典型策略,美国维吾尔活动人士茹珊·阿巴斯(Rushan Abbas)就经历过这种中共威胁。

自从父母去世后,茹珊就将她仍居住在乌鲁木齐的姐姐古尔珊·阿巴斯(Gulshan Abbas)视为母亲。古尔珊是一位退休中医。茹珊在2017年停止了与姐姐的联系,因为她在那年创立了一个非营利组织“维吾尔人运动”(Campaign for Uyghurs),她希望能保护她最亲近的姐姐免受中共当局的报复。

但是这并没有用。 2018年9月,茹珊在哈德逊研究所谈到维吾尔人遭受虐待的六天后,她的姐姐古尔珊就失踪了,就像茹珊在中国的许多其他亲戚一样。

直到两年后,茹珊才得知姐姐被判入狱20年的消息。当她为姐姐争取自由而在美国举行营救活动时,中共官方媒体攻击了她,声称她窃取了维吾尔人的照片作为“编造荒诞故事的道具”。

茹珊表示,如果要说什么的话,那就是中共政权低估了她的意志力。

“中共以为可以让我闭嘴。但它们失败了,这只会让我变得更坚强,因为我会更加努力地战斗。”她对《大纪元时报》说,这时她姐姐已经身处中共监狱第五个年头了。

茹珊2019年首次就她姐姐的困境在美国国会作证几天后,她所在组织的网站就崩溃了,她认为这一事件与中共政府支持的网络黑客攻击有关。

她说,中共正试图在“持不同政见团体内部营造一种恐惧、自我审查和犹豫的气氛”。

她对美国日益加大打击中共代理人的做法表示赞赏,但表示美国需要采取更多措施来帮助保护像她这样的持不同政见者,因为他们在面对中共“这个巨大强权”。

“如果没有人能对在中国境内面临种族灭绝的人们、在中国境内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西藏人或香港人做任何保护的话,那么至少(西方)政府可以保护境外的、仍然面临中共跨国镇压的人们。”茹珊说。

“施加实际成本”

总部位于纽约的法轮大法信息中心执行主任列维·布劳德(Levi Browde)表示,美国司法部起诉案例的增加可能会让中共政权的支持者停下手来。

“FBI的任何逮捕都会起到威慑作用。”他对《大纪元时报》说。

布劳德说,每个在海外帮助中共追捕法轮功学员和其他持不同政见者的人“这样做是因为,如果他们取得了一些‘胜利’,他们就会得到更多的钱,如果他们取得了‘胜利’,他们就会获得晋升。”

他表示,看到别人被FBI逮捕,其他的中共代理人就应该思考:“为了金钱和职业发展值得在美国监狱里度日吗?”

美国前高级海军情报官员乔丹表示,美国应该开始“将制裁摆上桌面”,并“让中国共产党付出真正的代价”。

他说:“除非北京方面继续这样做比停止这样做的成本更高,否则这种情况就不会停止,因为他们也会进行成本效益分析——就这么简单。”

熊焱指出,美国的打击努力极大地挫败了中共代理人的“傲慢”。

过去,华人社区举行抗议中共政权暴行的活动和示威活动都会吸引大量“到处悬挂红旗(血旗)”的破坏者。熊焱说:“现在他们不敢再这么明目张胆了。”

情报咨询公司BlackOps Partners Corporation的弗莱明表示,他希望看到美国政府投入至少10倍于现在的资源来对抗中共。

他说:“中国共产党的间谍活动、影响力和颠覆程度超出了大多数人的理解。”

“这是共产主义与自由的对立。这就是利害攸关的地方。”◇

(原文:FBI on Frontline in Fight Against CCP’s Covert War on US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美警告航天公司警惕中俄间谍活动
英媒爆潜伏多年中共间谍 企图引诱数千官员
美采取前所未有行动 调查中国汽车国安风险
【晚间新闻】麦康奈尔将卸任参院共和党领袖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旅行健身都可派上 WONHOX 亚马逊5折优惠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